997 一律,格杀勿论 - 少年王

997 一律,格杀勿论

这水潭是真的深不见底,而且冰冷彻骨,还好我的水性不错,以前接受过小阎王的训练,当时就像只灵活的鱼儿一般朝着瀑布方向游去。距离瀑布越近,水流就越湍急,根本不是人力能够阻挡了的,以我现在的实力都游得很吃力,费了好半天的劲才游到瀑布下方。 到了瀑布下方以后,水流巨大的冲击力差点让我失去意识,我忍不住心想如果通道真的就在瀑布后方,苗雪雁要怎么过得来呢,她那个身板肯定扛不住的,就算我挟着她,她也得昏厥过去。 激荡的水流充斥在四周,好不容易穿过巨大的瀑流层,来到后面湿漉漉长满青苔的巨大的瀑流层,来到后面湿漉源长满胃吾的悬崖峭壁时,摸索了半天才终于摸到一处窄窄方方的洞口,看上去只能同时容纳一人通行,但是里面黑漆漆的,也不知道究竟什么情况。 我朝着洞口里面吼了一声,声音钻进去就没了影子,显然深不见底。 我又往下看了看,果然在洞口边上看到一些脚印。 有人从这里走过! 我几乎百分之百可以确定,一定就是这个地方可以穿过这道天堑了!我的心里充满兴奋,以前一直以为西游记里是骗人的,瀑布后面怎么可能会有洞呢,现在才知道传说来源于生活,虽然这洞跟水帘洞肯定没法比,但也确实很神奇了。 我不信这洞是人工凿出来的,谁有那么大能耐啊,肯定是天然形成。 我兴奋极了,确定这里就是出山的入口后。便又往后游了回去,准备带苗雪雁一起过来。我爬上岸,就看到苗雪雁站在不远处,也没过来问问我什么情况,就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我,感觉神情有点奇怪。 我也没当回事,再加身上湿漉漉的,忙着擦身上的水,也没往其他方面想。我抹了一把脸,冲苗雪雁说:“找到出口了,不过水流有点急。恐怕需要我挟着你。你准备一下,咱们一会儿就游过去。” 我说得准备一下,就是让苗雪雁脱了衣服,毕竟穿着衣服游泳肯定不方便的,会带来很大的阻力。衣服可以带着,到了那边再换上嘛。苗雪雁爱好打猎,常年上山下河,游泳也是没问题的,某些关键地方帮她一下就行。 我说完后,就等着苗雪雁脱衣服了,但她还是一动不动。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笑着说:“怎么?不好意思啦?放心吧,我不会偷偷占你便宜的。” 我和苗雪雁结婚这么久,我都没有偷偷占过她便宜,更不用说现在了,没必要嘛。但苗雪雁还是一动不动,什么动作都没,连句话也不说。我终于觉得有点奇怪,擦了一把脸上的水,有些疑惑地问:“二小姐,你怎么了?咱们得加快速度了,大寨主不久之后就要追上来的。” 我一边说。一边朝着苗雪雁走过去。 苗雪雁离我不远,也就十几米的距离,随着我们之间越来越近,我注意到她的脸色极其惨白,根本不像是正常人的肤色,好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她的眼神也很颓然无力,空洞洞的一片,仿佛失去了灵魂。 “你到底怎么了?”我察觉到了异状,立刻快步走了过去。 苗雪雁的嘴唇微动,仿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轻飘飘的吐出两个字来:“快走!” 快走?! 我吃了一惊。我相信苗雪雁不会无缘无故发出这样的警示,她肯定是看到了什么、发生了什么,才会让我快走。虽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也能猜到肯定事情不小,但我肯定不会丢下她啊。 现在也来不及问了,我快步走到她的身前,拉了她的手说:“要走就一起走!” 我心里想,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带着苗雪雁快点跳入水潭之中,迅速游到湍急的瀑布下面,有这样的天然屏障,大罗金仙都拦不住我们。 结果我不拉她的手还好,一拉反而坏了事情! 苗雪雁的身体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又像是被浇了一身水的烂泥,瞬间就像软面条似的瘫倒在了地上。 “二小姐?!” 我吃惊地看着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她倒下,我才看到她的背后有个恐怖的血洞,看上去像是什么重物给凿出来的, 巨大无比,几乎将她整个身体凿穿,鲜血也顺着她的衣服慢慢往下流着。 有人趁我跳下水潭的时候,伤了苗雪雁! 我也算是见识过不少大场面了,可是这么恐怖的伤口真是第一次见,感觉比砍了脑袋还要可怕! 一看这个伤口,我的头皮就一阵发麻, 这样怎么可能还活得了,内脏几乎全被震碎了啊!现在的苗雪雁,确实也只剩一口气了,整张脸上毫无血色,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快、快走” 当时我整个脑袋都是懵的,我好不容易才把苗雪雁带到这里,结果却让她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几乎可以断定她百分之百要没命了,除非现在碰到那种很厉害的神医,否则她这条命肯定是保不住了! 我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一个人,现在就变得生命垂危了,这变故未免来得太快了点! 大寨主已经追上来了? 不可能啊! 他就是有飞毛腿,都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啊! “是谁伤了你?”我晈牙切齿地问。 苗雪雁吃力地摇了摇头:“快走快 走,, 苗雪雁的意思很明确,就是不让我再问了,让我快走。 当时,苗雪雁基本可以断定没有命了,我最该做的就是跳下水潭,迅速离开这个地方。可我看着苗雪雁凄惨的样子,又实在于心不忍。如果现在能够遇到一位神医,或是在器材十分先进的大型医院,一定可以救回她的命啊! 可是现在怎么办呢,就算我抱着她跳下水潭,她也根本扛不住这冰冷刺骨的水,分分钟就会被冷水激死的啊! 我没办法救她,又不忍心将她抛下不管,就在我左右为难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轻轻的叹气声。 我吃了一惊,猛地回头去看,只见刚才的水潭边上站着一个长手长脚的中年人。正是苗家寨的二寨队长通臂猴。通臂猴的右手上还血淋淋的,显然就是他伤了苗雪雁,就是他那条恐怖的长手,在苗雪雁的背上开了那么大一个血洞! 鲜血,顺着通臂猴的右手慢慢流淌下来。 “她让你走,你还不走,你对她还真是痴情,怪不得被称为苗家寨第一绿毛龟。”通臂猴轻轻叹着气说:“当然,有我在这,你也是走不了的。” 看到通臂猴的刹那,我的头皮再度发麻,他都来了,岂不是大寨主不远了吗,怎么会这么快的速度? 我迅速往左右一看,暂时没看到其他人。 “不用看了,就我一人。”通臂猴幽幽地说:“有我一人,也就够了。” 我晈着牙,说你什么时候追上来的? 我知道通臂猴号称苗家寨第一追踪高手,可我真不信他能有这么快的速度,几乎和我同时到了瀑布边上? “追上来的?” 昨天晚上就没离幵?! 大寨主昨天晚上带着我们各路队长来到这个瀑布边上。停留了大概十多分钟就往回赶了,通臂猴竟然没有一起回去?我一路上和大寨主说话,竟然没注意到这一点。 看着我惊讶的表情,通臂猴嘿嘿笑着说道:“大寨主让我留在这的。其实,大寨主知道追不上黑刀南宫和杜城了,但还是带着大家来到这里,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听了通臂猴的话后,我的脑袋嗡嗡直响,已然明白一切。 大寨主知道追不上黑刀南宫和杜城了,但他还是带我们来到这里,故意将出山的路指给我们看。就是想知道谁还有异心,谁还想逃离苗家寨。因为大家都知道,苗家寨接下来要完全戒严、封锁了,想走只能趁着今天早上,所以才让通臂猴留在这里守株待兔。 明月死了,黑刀南宫走了,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位的通臂猴就成了卫队队长中的第一高手,又擅长追踪和监视,他在这里镇守最合适不过。 大寨主挖了一个陷阱,而我跳了进去! 通臂猴叹着气说:“大寨主怀疑过所有的队长,唯独没有怀疑过你啊王巍。你说你,这是图什么呢,大寨主有哪里对不起你吗?他那么信任你,又那么器重你,还把大小姐都嫁给你,你在苗家寨的地位,堪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苗家寨哪个队长不羡慕你、不眼红你,你为什么要自掘坟墓、作茧自缚呢?” 通臂猴一边说,一边举起了自己那只血淋淋的右手,啧啧地说:“大寨主说了,无论谁来到这。都必须将其斩杀。二小姐差不多快死了,现在该轮到你!” 我回头看了一眼躺在血泊中的苗雪雁,她连动一下都很艰难了,只有两只眼睛睁着,无奈而绝望地看着我。 逃离苗家寨虽然是苗冰骆的建议,但却是我做出的决定,我该为这一切负责。 早知道还不如不走,提心吊胆地呆上一天,也比死在这里强啊! 可世界上哪里有卖后悔药的,又有谁敢保证自己的决定永远正确? 我咬牙切齿、怒火中烧地盯着通臂猴:“你杀我就算了,怎么对二小姐也下这么重的手?她可是二小姐,二寨主的女儿,你无权处置她!” “那又怎么样呢?”通臂猴不屑地说:“二寨主早就死了,现在是大寨主当家,你真以为她还是金枝玉叶呢?” “王八蛋!” 我怒吼一声,猛地就地一个打滚,扑到我的衣服边上,捡起放在一边的钢刀,疯狂地朝着通臂猴冲了过去。 通臂猴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的高手,之前我对付排名第三十一的巴图还极其吃力,利用手段和技巧才获胜了的,更别提通臂猴了。我知道我不是通臂猴的对手,可当时就是憋不住心里的气了,就是想和通臂猴拼命、力战! 更何况,就算我不主动上,通臂猴一样会攻击我的。 既然不是对手,那还不如先下手为强,没准还能占得一点先机。 但,面对我怒火中烧、杀气腾腾的进攻,通臂猴根本就没放在眼里。在我冲上去的时候,他也不过冷笑一声,轻轻松松就避幵了我劈斩过去的钢刀,接着那只血淋淋的右手猛地在我身上一拍。我的身子犹如被车撞出去的野狗,“砰”的一声摔到地上,还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我撑着双臂刚想爬起,就觉得肋骨处传来剧痛,被通臂猴刚才那么一拍,不知断了几根骨头。 我一晈牙、忍着疼痛,强行站了起来,再次朝着通臂猴扑了上去。 我把手里的钢刀挥舞得嗡嗡直响,快到几乎只能看到一片白光,这真的已经是非常强的攻击了,但通臂猴还是不慌不忙、游刃余,在我冲到他近前的时候才猛地出手。 还是他那只血淋淋的长手。 “砰”的一声,正中我的腰间,我的身子也再度飞了出去,打了好几个滚才摔倒在草丛里。 我终于认清了自己的现实,突破龙脉图第四十一处穴道的我,根本就不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的通臂猴的对手,在他手上甚至连一招都过不了。之前在南方十三城的比武大会上,别看我和华夏风云榜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鏖战了许多回合,那是人家看我是王皇帝,故意让着我的! 我趴在地上,呼呼地喘着气,腰间和胸骨都传来剧痛,不知断了几根骨头。虽然这点疼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这样下去我迟早死在通臂猴的手上,我也不能一味地上去送死啊,总得想想其他办法! 我转头看向趴在另外一边的苗雪雁,她是真的只剩一口气了,眼睛却一直看着我,眼眶里还噙着泪水。 她的嘴巴,也在不断动着,用口型对我说:“走、走” 我很理解苗雪雁的心情,她知道自己活不下去,不想让我再管她了,只想让我快点逃走。 但我怎么走得了呢,就算我想走,通臂猴也不会同意啊! 脚步声响起,通臂猴一步步朝我走了过来。 “王巍,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心理路程?”通臂猴一边走一边说:“我实在是想不通,你在苗家寨这么高的地位,还有两个美人做妻子,为什么还执意想要逃离苗家寨呢,还只带着二小姐一个人?” 苗冰骆被绑在我的屋子里。现在大寨主肯定知道了一切,并且正往这边赶来。通臂猴因为昨天晚上就在这里,所以对苗家寨的事情一无所知,对他来说实在太奇怪了,所以才会问我。 但我怎么可能告诉他呢,我晈着牙说:“关你屁事?” 通臂猴笑了起来:“好,答得好,既然你不肯说,那你就去死吧!” 说完这句话后,通臂猴突然快跑几步,迅速奔到我的身前,血淋淋的右手直接抓向我的心脏,显然准备要我命了。也就是在这刹那,我也整个一跃而起,朝着通臂猴扑了上去。 我没有再拿刀去劈他,而是狠狠一拳砸向了他。 我已经确定自己拿刀不是他的对手了,当然要试试拳脚上的功夫。因为通臂猴是不用武器的,他的武器就是他的双手和双脚,因为常年攀山越岭,他的四肢十分发达、坚硬,虽然比不上缠龙手,但也十分强了。 那我就只能试试我的杀手锏“炎烧拳”了。 炎烧拳对我来说是个很隐秘的招数。往往在出其不意的时候能够发挥很大效果,尤其是对付通臂猴这种单纯用手脚做武器的,猛地出招废掉他一只手不是问题! 我迅速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穿过右手手腕处的阳谷穴后,一股灼热的能量迅速贯穿整个右手。我握紧了整个拳头,丝丝白气从指缝中腾起,整只拳头也变得无比通红。 我已经很久没用过炎烧拳了,现在再用也没有任何的阻滞,而且比以往更加的娴熟。 再加上我现在突破了第四十一处穴道,体内的龙脉之力也很澎湃,这记炎烧拳的威力也就无比强大。只要能够碰到通臂猴的身体,我有信心能够将他瞬间击溃。 我不信他能那么快反应过来,在一瞬间将暗劲外泄,形成所谓的护体罡气! 通臂猴朝我一掌拍来,我也朝他一拳砸去,按照人的本能反应,通臂猴会来挡我的拳,到时候就能烧伤他的手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在我轰出拳后,通臂猴冷笑一声,立刻举掌就拍。 我的一颗心几乎都要跳出来。我就等着这一手了,这是我唯一能够击败通臂猴的机会! 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在我们一拳、一掌就快相撞的时候,通臂猴突然发现了我拳头上的问题,当时就“咦”了一身,没敢轻举妄动,猛地收手。 无论炎烧拳还是寒冰拳,强大是强大,但有一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发动的时候会腾白气。 腾个毛啊倒是。这还让我怎么偷袭?! 通臂猴没敢接我的拳,迅速收手之后,另外一只手又窜了过来,他的手很长,又很灵活,“砰”的一下击在我胸口上,我也“哇”的一声,整个身子再度倒飞出去,又往地上吐了口血。 这一下,伤得我着实不轻。 我的炎烧拳没能发挥效果,但是仍旧一片通红。还腾着白气。 通臂猴十分惊讶地朝我看来:“这是什么功夫,看上去有点意思啊!” “能够杀掉你的功夫!” 我狂暍一声,整个人再次一跃而起,双拳再次催动龙脉之力,一个炎烧拳、一个寒冰拳,同时腾着白气,朝着通臂猴轰了上去。 当时,我已经知道我不是通臂猴的对手了,无论怎么打下去也是死路一条,索性孤注一掷,将我最大的杀招使了出来。这两拳一起轰出。威力相当之大,能够帮我干掉很多实力强过我的对手! 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招了! 可惜的是,通臂猴仍旧不肯接我的拳。 他整个人高高跃起,躲开我这必杀的两拳之后,又从我的头顶跃了过去,接着狠狠一腿抽在我的脊背上面。 砰! 又是一记重击,我的身子整个往前扑出,我还没穿衣服,皮肉摩擦在地上。瞬间擦出很多血痕,看上去惨不忍睹,骨碌碌滚了一圈,正好跌到苗雪雁的身边。 看着我的惨状,苗雪雁的眼泪流得更多,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愧疚。 在她看来,完全是因为她,我才有了现在的下场。 但实际上,不管有没有她,恐怕我都摆脱不了今天的命运。 我们两人相对无言,她愧疚地看着我。我也愧疚地看着她,是我的决策失误,才造成了现在的后果。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苗雪雁了,我让自己送命也就算了,还连累了她。 通臂猴再次朝着我一步步走了过来,脚步声缓慢而沉重,一下下敲在我的心房,像是催命的音符。 “说实话,我看到你们两个的时候非常吃惊,我想象过任何人出逃,也没想到会是你们。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大寨主说了,无论是谁出现在这,一律格杀勿论。” “所以,对不住了。” 通臂猴距离我们越来越近,他身上的杀气也越来越重。 其实,现在的我还能站起,但我觉得没什么必要了,不如安心去受死吧。 苗雪雁的眼泪越流越多,我也没办法去安慰她,也没必要安慰了,都是要死的人了。 然而就在这时,通臂猴突然站住了脚步,接着发出“咦”的一声,充满疑惑、惊奇。 通臂猴发现了什么? 就在我也疑惑不解的时候,与此同时,四周突然响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吃惊地看着左右,就见一只又一只的毒虫从我四周的石缝里爬出来,有蜈蚣和蝎子,还有壁虎和毒蛇,有的灰色、有的红色、有的绿色、有的黑色,花花绿绿的一大片,密密麻麻、层层叠叠,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圈子,恰好将我和苗雪雁围在其中

上一篇   996 狗男女,滚

下一篇   998 我就是王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