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 狗男女,滚 - 少年王

996 狗男女,滚

走,现在就走! 做出这个决定,我并不是一时冲动,除了对苗冰骆感到有点抱歉以外,昨天晚上突然登门的大寨主确实把我给吓到了,这应该是我进入苗家寨以来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了! 虽说按照计划,左飞的龙组三队今天晚上就该到了,但我还是担心中途会有什么变故,那么到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而且龙组三队一到,苗家寨有我没我都一样的,我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之前没走,是因为我也不知道出山的路,昨天晚上被大寨主这么一带,我也做到心里面有数了,知道翻过那座瀑布以后,就能出凤凰山了。趁现在天还没有彻底亮了,苗家寨也没有彻底封锁,赶紧离开才是王道。 虽然我不知道如何翻越那座看上去根本就不可能穿过的瀑布。但我觉得我研究一下还是没问题的。唯一让我放心不下的就是刘鑫和一清 道人,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把他们俩给救出来,不过万毒公子肯定会做这件事的,应该也不用我担心。 所以,现在只要把苗雪雁给带走就可以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苗雪雁,苗雪雁的神情显然不是太情愿。因为她还想亲手为她父亲报仇。 不过,她也没说什么,显然一切由我安排。 听了我的决定以后,苗冰骆也松了一大口气,看得出来她还是挺担心我的,能够把我劝离也让她心里好受一点。不过很快。苗冰骆的神情又变得愤怒起来,两只眼睛狠狠瞪着我和苗雪雁:“滚,你们这对狗男女,快滚!” 苗冰骆这个人的性格也蛮刚烈,就像她自己说的,虽然她不喜欢我。但是既然嫁给我了,就会好好和我过日子。但是现在,我要撇下她,带苗雪雁走了,她的心情当然不好受了,搞得好像她被抛弃一样,她的自尊心那么强,当然会无比的生气。 所以我也并没回嘴,而是冲苗雪雁使了一个眼色,就准备和她一起离开这了。 至于苗冰骆,我并没有给她松绑,因为不久之后就要天亮,点名的时候我要不在,很快就能发现我不见了,很快就会有人来搜我的屋子,到时候苗冰骆也就获救了。 这么想着,我便和苗雪雁准备出门,但就在我准备跨出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苗冰骆颤颤巍巍的声音:“你……你真就这么走了?” 我奇怪地回过头去,就见苗冰骆整个身子都在发颤,牙齿也晈得咯咯直响,显然愤怒到了极点。但她在愤怒之余,眼圈也有些发红,眼眶里也有泪花,看上去都快哭出来了,所以我并不知道她的真实情绪,只是觉得她很奇怪。 不是她让我走的吗,怎么现在又问我真就这么走了? 我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苗冰骆喘着粗气,死死地瞪着我,似乎终于鼓起勇气:“你……你就不问问我跟不跟你一起走吗?” --起走?! 我吃惊地看着苗冰骆,不敢相信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可我看着她的眼神,看着她的表情,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的,她是真的想和我一起走!苗冰骆真的像她自己说得那样,即便是没有多喜欢我,但只要和我结了婚,就会将我看做丈夫,一心一意地和我过日子,无论天涯海角都跟着我! 我不相信苗冰骆有什么目的,毕竟时至今日也没那个必要了,跟我一起离开能利用我什么呢? 所以,我相信她是认真、诚恳的,我也确确实实被她感动了。我说过,我是别人敬我一尺、我就敬人一丈的人,而且仔细想想的话,苗冰骆从来没有对不起我的地方,自始至终她针对的都是苗雪雁而已。 但。我连苗雪雁都不是真心想带走的,我只是不想让她在这里送命而已。而且,无论她们把这结婚有多当真,我也一直都当假的看待,等到有朝一日水落石出,我会和她们说清楚的。到时候她们爱上哪去就上哪去。 并非我渣,也不是我故作纯情,我早就接受自己可以有很多老婆的设定了,可我感觉自己并没那么想谈恋爱,毕竟我爸我妈还在危险之中,还是击败陈老、救出他们要紧,也就不会再浪费时间在这上面。 更何况,大寨主迟早会被左飞抓的,到时候苗冰骆恨我都来不及,怎么可能还跟着我? 那不是给自己埋了个地雷吗! 我是这样想的,怎么可能带苗冰骆走昵? 于是我沉思再三,还是冲着苗冰骆摇了摇头。 这些事情,苗冰骆并不知道,以为我就是不想带她走。所以,她简直都要气炸了,气得她的手脚都在不停哆嗦,气得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冲我晈牙切齿地说:“好。王巍,你够绝情!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眼睛里只有苗雪雁一个人,连带我一起走都不愿意?我们好歹夫妻一场,你就这么对我?好,你走。你尽可以走,我在这里发誓,你们走了以后,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 苗冰骆是真的气到极点了,才会放出这么狠的话。 但她再狠,我也不能带她走啊,只好长叹了口气说道:“对不起了,恐怕我们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如果你以后碰到心仪的男人,再另嫁吧。” “滚,有多远滚多远!”苗冰骆咆哮着说。 我一回头,走出门去,苗雪雁也跟了上来。 此时此刻,天刚蒙蒙亮,街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我和苗雪雁趁着暗色潜行,很快就来到了寨门附近,寨门顶上当然有人守着,不过他们熬了一夜,也在打着瞌睡。 现在,防守还不是很严密,趁着现在要赶紧走了,否则等到天亮以后,真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以我和苗雪雁在苗家寨的地位,当然可以大摇大摆地出去。根本没有卫兵敢拦。即便如此,我们也没惊扰守门卫兵,而是绕了一个大圈,来到一处偏僻的寨墙下面。 我让苗雪雁伏在我肩膀上,我用腰间钢刀在墙上凿出洞来,然后慢慢爬到墙的上面,接着又从另外一边跳了下去。 当初我进入苗家寨的时候就是用这样的方式,如今一晃已经过去半年了,来的时候是春夏相交,现在已经是深冬了,没想到又要以这种方式出去。翻出苗家寨后,便沿着大寨主昨晚走过的路继续前行。 我的速度很快。苗雪雁的速度也不慢,毕竟她也经常在山林里乱穿,除非一些十分险峻的路,需要我背着她走以外,其他的路基本都能自理。 太阳渐渐升高,将林间的雾气都吹尽了,我们两人一步不停地赶路,隐隐约约已经可以听到瀑布的声音了,大概还有四五里的山路。 我对苗雪雁说:“再加把劲,就快到了,马上就能出山!” 苗雪雁的身体素质虽然挺强,但也扛不住这么崎岖的山路和漫长的时间,头上的青丝和身上的衣衫都被汗水给浸湿了,但她一句累也没有喊过,不停地跟我赶路。 走着走着,已经隐约可以看到瀑布,也就一两里的路了。 按照时间推断,大寨主现在应该已经救出苗冰骆,并且发现我和苗雪雁不见了,如果他在寨中搜寻一圈没有下落,那就也会追到这边来的。所以,我们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但也就在这时,一路都沉默不语的苗雪雁开口说道:“王巍,咱们真就这么走了?” 我说:“你放心吧,杜城的救兵到了以后,一定会杀掉大寨主的!” 苗雪雁摇了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你,真的不带我姐姐走吗?看得出来她是很想和你一起走的。” 我听出了苗雪雁的弦外之音,她说得是“你”,而不是“我们”,意思是说出山以后,她就不会跟我走了。果然和苗冰骆说得一样,苗雪雁就是在利用找,利完了就会把我一脚踢开。 所以,苗雪雁希望苗冰骆能和我结为伴侣共行。 但我并不在乎这个,说道:“现在还说这个没意义了,大寨主不用多久都要追上来了,咱们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吧,前面还有一道难关。” 苗雪雁不再说话了。 我带着她,迅速奔到瀑布脚下,这瀑布确实大到离谱,堪称一道天堑,看上去根本难以翻越。我很纳闷朴尔是怎么进来的。黑刀南宫又是怎么过去的,但我觉得他们既然能够翻越,我当然也可以! 我站在瀑布脚下,仔细观察这个瀑布的上下左右,看看到底哪里有路可以通行。 可我看来看去,始终不得要领,哪里都是悬崖峭壁,难不成这玩意儿和水帘洞似的,所谓的路在那个巨型瀑布后面吗? 还真有这个可能啊,不然他们是怎么翻的? 我想了想,便对苗雪雁说:“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脱了衣服,只留一条内裤,然后顺着山崖往下一跃,一头扎进了深不见底的水潭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