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5 我们走,现在就走 - 少年王

995 我们走,现在就走

我也早该想到,整个苗家寨中,敢这么不客气敲我门的,也就只有大寨主苗家仁了。 我一向是个谨慎小心的人,未料胜、先料败,大寨主亲自到来这种情况不是没有想过。可在我的想象之中,这种情况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大寨主怎么可能亲自登我的门,无论他想见我还是想见苗冰骆,派个人过来叫就行了。 我和苗冰骆结婚一个多月,大寨主一次也没上过我的门! 这一次,他为什么来了? 我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两点,一个是他还想再问问我有关黑刀南宫和万毒公子的事,一个是他发现了什么端倪,所以才亲自上我的门。可如果是前者,他完全可以让人来叫我啊,根本没有必要亲自登我的门。 那,就是第二种可能性了? 我的冷汗再次涔涔而下,我想不到我哪里出了疏漏,竟然被大寨主逮了个正着吗? 在我思绪如潮的时候,大寨主还在外面疯狂的敲门,问我怎么还不给他开门,还问我院子里的人是不是都死绝了,怎么一个过去给他开门的都没有。 大寨主这话说得一点没错,院中下人还真的是死绝了,没想到他还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不过这么听来,大寨主急是急了一点,对我好像也没恶意,否则他早就破门而入了。 苗雪雁听到大寨主的声音,顿时吓得面色惨白,立刻朝我看了过来。虽然她的心志已经非常坚定,但在这种情况之下还是乱了手脚。 苗冰骆则阴险地笑着:“嘿嘿,我看你们这次该怎么办。” 苗冰骆是开心极了。她被绑了两天一夜,无时不刻都在盼望有人能来救她。 现在大寨主亲自到了,她能不高兴吗? 我冲苗雪雁使了一个眼色,让她把苗冰骆给看紧了,我去看看情况。我总觉得,大寨主不是发现了什么,否则他早就闯进来了。交代完后,我便从西厢房出来,急匆匆奔向门口,边跑还边喊:“来了、来了!” 走到门口,我可不敢像对待黑刀南宫那样只开一条门缝。我直接把整个大门都敞开了,我觉得我越是光明正大,越不容易引起大寨主的怀疑。 门一打开,门外果然站着人高马大的大寨主,在他身后还站着好几个卫队队长,看上去一个个面色凝重。 “怎么这么晚才开门,你们家的下人呢?!”大寨主等了有几分钟,门一开就劈头盖脸地问我。 也不愧是大寨主,一眼就看出了我家的奇怪,偌大一个宅子竟然连个下人都没,还得我这个一寨的队长亲自开门。我赶紧说:“我家的下人,都被我派出去找黑刀南宫和杜城了。” 因为这两人的失踪,整个苗家寨都很混乱,哪里都有人在跑来跑去,真正的全民参与、全民投入,我说派人去找人了也没什么奇怪。大寨主没怀疑我,直接说道:“还是没找到那两个王八蛋,我打算亲自去搜搜山,你跟我去转转!” 原来是大寨主要亲自动身,怪不得带了这么多队长,还来我家里了。 只要不是为了苗冰骆就好! 我立刻说好,接着就走出去,准备把门关上,和大寨主一起走了。 “等等。”大寨主突然按住了我的门,同时眼睛朝着院里瞄去。 我的心里也砰砰直跳起来。 大寨主说:“两个姑娘睡了没有?” 两个姑娘,当然指的是苗冰骆和苗雪雁。大寨主都来到这了,关心一下她俩也很正常,要说她俩睡了肯定不太现实,毕竟现在时间还早,我也是刚刚回来而已,连碗汤都没来得及喝完。 所以我只能说:“还没有呢。” 我挺担心大寨主会就坡下驴,提出看看她们两个的要求。 结果还真被我猜到了,大寨主直接说道:“我都到门口了。不见见她俩也不合适,走吧。” 当时我的冷汗都流下来了,心想这次是真完了,我还没来得及想什么理由阻止,大寨主已经跨步走了进来,朝着东厢房走了过去,边走还边叫:“冰骆,冰骆!” 按理来说,大寨主都亲自登门了,两个姑娘应该亲自出来迎接,但是现在谁也没有出来,就让大寨主起了疑心。 东厢房亮着烛光,但是无人应答,大寨主眉头微皱,脚步也更快了,众多队长也都哗啦啦地跟上。当时我已经完全慌了手脚,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一起走了过去。 大寨主很快到了东厢房的门口,因为苗冰骆始终没有应答,他都不敲门了,直接“砰”的一声把门撞开。 屋里当然空空如也。 “人呢?!” 大寨主回头瞪我,眉毛也高高挑了起来。 当时的我冷汗齐出,已经完全没了主意,什么聪明才智、机灵善变,现在统统派不上用场了,苗冰骆不在屋子里面,我说再多的谎也是扯淡! “我他妈的问你人呢?!” 大寨主突然一声暴喝,双手猛地抓住了我的衣领。显然,大寨主已经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怒目圆睁、龇牙咧嘴,脸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双手也像铁钳一样牢固,仿佛随时都能扭断我的脑袋。 最坏的情况终于还是发生了,我仍旧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整个脑子都一片空白,嗡嗡直响。 按照时间推断,左飞的部队明天晚上就该到了,可我愣是今天都没撑过! “我他妈的……” 大寨主彻底怒火中烧,手也移到了我的脖子上,看样子准备对我下狠手了。 然而就在这时,西厢房里突然传来声音:“爸,我在这里!” 是苗冰骆的声音! 当时我就吃了一惊,因为苗雪雁应该已经把苗冰骆的嘴堵上了,苗冰骆怎么还能说话?以及,按照我和苗雪雁定下的计划,如果真的出了什么漏子,到了极其关键的时刻,她要用苗冰骆做人质的。 我不知道屋里的情况,大寨主就更不知道了。 听到苗冰骆的声音,大寨主立刻松开了我,急匆匆朝着西厢房走了过去,边走边说:“冰骆,你没事吧?” 我的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趁现在逃走,但大寨主怎么可能放过我呢,而且苗雪雁也在屋子里面,我不可能丢下她啊。与此同时,西厢房里再次传出苗冰骆的声音:“爸,我和雪雁不太方便,你就别进来了……” 不太方便?! 院中众人均是面面相觑,两个女人不太方便,几乎人人都能猜到是为什么,恐怕已经脱了衣服,躺在床上…… 大寨主饱经风雨,什么世面没有见过,当然也能猜出怎么回事。大寨主站住脚步。回头朝我看了过来,眼神之中充满讶异。毕竟苗家寨中人人皆知,我和苗冰骆结婚以后,关系处得并不是太融洽,我甚至连她的屋子都不进…… 现在两个女人竟然不太方便地躺在一起,大寨主当然无比吃惊! 别说大寨主了,连我都很惊讶,完全不知道屋子里面发生什么事情,刚才的声音是苗冰骆没错,但她为什么没有求救,反而转过头来帮我?难道苗雪雁抓住了她什么把柄。逼得她不得不这么干? 或许,苗雪雁现在正用尖刀抵着她的喉咙? 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大可能,如果是我也会这么干的。 与此同时,西厢房里又传来苗雪雁弱弱的声音:“大伯,真是对不起了,我和姐姐确实不太方便,回头再去向您老人家赔罪!” 这个时候,天空也就刚刚擦黑而已,好多人家甚至还没开始吃饭。但是在我这里,竟都准备睡了,也太迫不及待了点,新婚夫妻的炮火果然猛烈……而且看这情况,还是三个人一起来,玩得果然够高端啊! 很多队长朝我投来艳羡的眼神,能抱着苗家寨两个最美的女人睡觉,是多少人连梦都梦不到的!这种神仙般的待遇,就发生在我的身上,让他们怎么能不眼红,怎么能不嫉妒! 大寨主倒是处变不惊,毕竟对方是他的女儿和侄女,他就算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可能从脸上表现出来。大寨主淡淡地说:“好了,你们既不方便,那我就回头再来看你们吧!” 说完这句话后,大寨主便转身往外走去,众多队长也哗啦啦地跟上。 我虽然对屋子里的情况很好奇,不知道苗雪雁是怎么让苗冰骆配合的,但大寨主让我跟他一起去搜山,我也只能先跟他走。出了大门,我便把门关上,和众多队长一起,跟着大寨主匆匆往寨子外面走。 之前所发生的事情,虽然让大家心里浮想联翩。但有大寨主在这里,也没人敢说什么。 大寨主也像没事人一样,他见过多少大风大浪,还不至于为了这事大惊小怪。更何况那两个女人本来就都是我的老婆,大床同卧、大被同盖也很正常,也犯不着小题大做。 众人一路无言,出了寨后极速飞奔,一群人都是高手中的高手,速度就算有快有慢也能跟上节奏。 我注意到,现在所走的这条路,并不是正常的出山道路。崇山峻岭、悬崖峭壁格外的多,一不小心都有摔落悬崖的可能。看来,这就是朴尔和黑刀南宫所说的另外一条路了,这条路果然不是一般人所能走的我指得不仅是实力,哪怕是个绝顶高手,如果对路况不熟悉,也有丧命的可能性。 一路穿梭、飞奔,大概走了小半夜,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湍流声。 抬头一看,眼前有一道巨大瀑布拦住了我们的去路,瀑布少说也有上百丈高、几十丈宽,流水声都能传出好几里地,根本就不是人力能翻越的。 大寨主站在瀑布的不远处,若有所思。 我们站在他的身后,一语不发。 不知过了多久,其中一个卫队队长说道:“大寨主,如果追到这里还是不见他们的人影……看来他们确实已经离开凤凰山了。” 这名卫队队长是二寨的,人送外号通臂猴,天生手长脚长,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二十,也是大寨主比较器重的一名队长。通臂猴擅长登高越岭,追踪也是一把好手,如果他说追不上,那就真的是追不上了。 大寨主看着眼前的瀑布,也长长地叹了口气:“是啊,追不上了……黑刀南宫这个王八蛋,我真是养了一只白眼狼!” 听他们的意思,这道瀑布就是最大的屏障了,如果黑刀南宫和杜城已经越过这里,那就追不上了。 “我真不知道,我哪里对不起黑刀南宫?” “他要想走,和我说一声啊,难道我会拦着他吗?” “既然他不告而别。那也别怪我不客气,此生我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必将他碎尸万段!” 看着眼前的巨大瀑布,大寨主咬牙切齿、杀气腾腾,身后众人皆是不寒而栗。大家心里都很明白,大寨主这番话看似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所有人听的,也算是给众人一个警示。 大寨主说了,此生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黑刀南宫碎尸万段,说的是“此生”,不是现在。 大寨主现在还不敢出山,毕竟多的是人要抓他。 于是我们又往回返。 既然确定抓不到黑刀南宫了,大寨主也接受了这个现实,回去的路上也就不那么急了,而是保持正常速度即可。甚至,他还抽了个空专门问我,之前到我家的时候,为什么我不肯说苗冰骆在哪里? 我故作害羞地说:“不好意思!” 大寨主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们是正常的夫妻关系,在一起做什么都很正常。你看看,是不是差点闹出误会?” 我点点头,说我记住了,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 这么多的队长,大寨主还是和我说话最多。 他已经接受了黑刀南宫叛逃的事实,也就不会浪费唾沫在这事上了,而是问了我家里的一些情况,又和我说:“有机会咱们去帝城救你父亲!” 我心里想,你他妈连凤凰山都不敢出,还敢去帝城救我父亲,真是吹牛不上税啊。我知道他是故意卖好,但我还是假装很感动地说了谢谢,反正动动嘴皮子又不用花钱。既然大家都这么虚伪,那就一起虚伪好了。 回到苗家寨,天都快亮了,大寨主回了主宅,我们也各自回去休息。 我回到我的宅院,匆匆忙忙就往西厢房赶,苗雪雁竟然还没有睡,不断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看到我回来才松了一大口气,立刻上来为我宽衣解带。至于苗冰骆,则靠着墙角睡着了,身上当然还绑着绳子。 我把这一晚上的情况和苗雪雁说了一下,又问她之前怎么回事? 在我的想象里,苗雪雁应该是用刀子抵着苗冰骆的脖子,所以苗冰骆才会说出那一番话,否则她早求救了。但让我意外的是,苗雪雁看了沉睡着的苗冰骆一眼,神情复杂地说:“是她主动帮我们的!” “为什么?!”我吃惊地问着,想不通苗冰骆为什么会这样做。 “不知道……”苗雪雁依旧神情复杂:“我问她,她也不说,还让我滚……” 苗雪雁告诉我说,在我出去给大寨主开门以后,当时的她有点被吓到了,竟然忘了堵住苗冰骆的嘴巴。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迟了,苗冰骆已经说出“我在这里”的话,她匆匆忙忙要拿抹布去堵苗冰骆的嘴,但苗冰骆接下来的表现却让她很震惊。 至于苗冰骆为什么这样做,苗雪雁确实不清楚,因为苗冰骆拒绝和她交流。 我看着苗冰骆沉睡的脸,心中一样无比复杂。 “王巍,你饿了吧,我去给你煮点面吃。”苗雪雁奔向厨房。 现在的苗雪雁,越来越有贤妻的特质了,一夜没睡还能给我煮面。当然,也有可能像苗冰骆说得,苗雪雁现在只是有求于我,所以才会对我这么好,有朝一日大仇得报,估计分分钟就把我踹了。 当然,我也不在乎这个。 面,很快送了上来。 清汤面,撒了一些葱花,香味直冲我的鼻子,给我个神仙我都不当。 奔波一夜。确实又累又乏,有碗清汤面吃确实人间美味。我呼噜呼噜地吃着,苗冰骆被我给吵醒了,一看我在吃面,立刻说道:“我也要吃!” 苗冰骆被我们绑着,本来就管吃饭,否则不饿死她了?更何况,她昨晚帮了我们那么大忙,现在更得慰劳她一下了。苗雪雁立刻奔向厨房,给苗冰骆捞了碗面过来,平时也是她负责喂苗冰骆吃饭的,苗冰骆今天却傲娇了起来,挺着下巴说道:“让王巍喂我!” 放到平时,我早骂上去了,说你爱吃不吃。但是今天,苗冰骆刚帮了我的大忙,要不是她说的那番话,我和苗雪雁昨晚已经死了,我也就破格喂她一次。我走过去,从苗雪雁手里接过碗来,蹲在苗冰骆身前,喂起她来。 苗冰骆很是傲娇。大大方方地接受我的喂食,我喂一口、她吃一口,还毛病贼多,不是嫌我喂得多了,就是嫌我喂得少了,要么就是嘴边沾了汁水,让我给她擦下嘴角。 好不容易一碗面喂完了,我把空碗递给苗雪雁,才问苗冰骆说:“昨晚为什么帮我们?” 苗冰骆翻了个白眼,说道:“谁帮你们?我帮的是你!你是我丈夫,我肯定不能看着你死。至于那个小贱人嘛,死多少次我都不在乎。” 苗雪雁咬了咬唇,没有说话。 我沉默一阵,说道:“你知道我想杀你父亲的。” 苗冰骆“噗嗤”一笑,说道:“可拉倒吧,就你那两下子,能杀了我爸才算有鬼。王巍,我真劝你别白日做梦了,你觉得这可能吗,我爸一只手也打得过你!你要想杀我爸,还是睡一觉做个梦更快一点。” 苗冰骆说得一点没错,大寨主一只手也打得过我,闭着眼睛都能把我揍翻。 看我不说话了,苗冰骆继续说道:“王巍,那天晚上我已经和你说得很清楚了,跟着苗雪雁就是死路一条,你真不如跟着我和我爸,起码我爸是真器重你,能够给你很多东西,让你安安全全地地呆在这里;而我,也会踏踏实实做你妻子,不会对你有什么歪心思。不说有多喜欢你,起码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苗雪雁能给你什么?她连做你妻子都不是真心的!你又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将来又能躲到哪里去呢?” 苗冰骆这一番话,直接当着苗雪雁的面说了出来,说明她确实有这样的自信。 她说得确实有道理,相比苗雪雁,她的优势确实很多。苗雪雁和她一比,真的一文不值。 苗雪雁都被说得无地自容,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了。 我也一句话都没说,感觉很对不起苗冰骆的这番诚意。 看我还是不说话,苗冰骆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对雪雁还真是痴情啊……我想不通。她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你这样为她付出?你迟早会栽在她手上的,你别不信我的,事实就是如此。” “但你一定要帮她,我也没有办法……” 苗冰骆一脸的无奈和绝望。 “你是我的丈夫,我也不想看着你死。但我劝你还是走吧,带着苗雪雁一起走,你们斗不过我父亲的。” “真的,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黑刀南宫和杜城莫名失踪,只会让苗家寨的封锁变得更加严密,到时候你们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了。” 虽然苗冰骆一直绑在屋子里面,但昨天的事闹那么大,整个苗家寨都沸沸扬扬,就连大寨主都亲自上门了,苗冰骆当然也知道了一些东西。不得不说,苗冰骆的建议确实有理,整个苗家寨都要被戒严了,我们再不走就走不掉了。 苗冰骆昨天晚上帮了我们一次,如果我们还要继续绑她,未免有点太过分了,我做不出这种事情。 “好,我们走,现在就走。” 我看着苗冰骆,说出这一句话。

上一篇   994 大寨主,到

下一篇   996 狗男女,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