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3 苗冰骆的肺腑之言 - 少年王

993 苗冰骆的肺腑之言

虽说我已经打定主意盯紧了苗冰骆,无论她做什么都要牢牢将她看好,但在她脱下裤子的瞬间,我还是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同时脸也跟着有点发烫,毕竟还是看到一点不该看的东西。 妈蛋,我以为自己漂泊这么多年,已经变得足够厚颜无耻、恶贯满盈,没想到关键时刻还是有点害羞,这算是我良心未泯的征兆吗? 身后很快传来一种人人都听过的“嘘嘘”声,也让我的脸更加有点红了。 这种事情说白了也没什么,要脸红也是苗冰骆脸红啊,也不知道我一个大男人害什么羞,我明明都已经是有儿子的人了,女朋友也不止一个,却表现得跟个初出茅庐的雏儿相似。 苗冰骆当然注意到了我的状态,刚才还急得直跺脚、直骂街的她,现在竟然反客为主,嘲笑起我来了:“哟,刚才吹得那么凶,原来你也不过如此嘛,没想到还是个纯情小男生” 被女人看不起。我的心里当然有点恼火,背对着苗冰骆说:“你赶紧的,少说废话!我警告你,你要敢耍什么花花肠子,我立刻就要了你的命!” 背后变得沉默起来。 我皱着眉问:“你好没有,怎么没声音了?” 苗冰骆幽幽地说:“你什么时候对我能像对雪雁一样温柔就好了,同样都是你的老婆,凭什么差别那么大呢?” 我冷冷地说:“你要有二小姐十分之一的善良,我就对你一样温柔!” 这和老婆不老婆没有关系,只要是个善良的人,无论男女,我都不会凶言恶词,苗冰骆这么歹毒的人还是算了。 苗冰骆一听,就很不服气地说:“我怎么不善良了?你凭什么说我不善良?” 我心里想,这还用我说吗,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当初你怎么害得苗雪雁,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苗雪雁那么尊重你、信任你,你把她往死里整,说你恶毒都算轻了。 当然,我肯定不能说起这事,否则不就暴露我是王皇帝了? 至于其他的事,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来。苗冰骆虽然和几个队长同时谈恋爱但也实在称 不上是不善良毕竟我自己都有好多女朋友,实在没资格去指责人家什么况且还是她老爸的命令。 不过,苗雪雁那件事就已经是她一生的黑点了,谁也洗白不了。 我不耐烦地说:“我没兴趣和你废话,你到底好了没有?” 背后又是沉默半晌,才响起苗冰骆略带抱怨的声音:“好了!我好歹是你老婆,你就不能温柔点吗?” 我哼了一声,回过头去一看,苗冰骆果然已经解决完毕,穿着裤子坐在马桶上。 我走过去,将她绑了起来,又将她抱回到了卧室。苗雪雁还睡着,一点反应都没,她确实是太累了。 我把苗冰骆抱到屋角,准备往她嘴里塞上抹布,苗冰骆突然幽幽地说:“坐在这已经够累了,别给我塞这东西了,真的很不舒服!” 我也被人塞过这种东西,当然知道很不舒服,苗冰骆的语气还行,有点恳求的味道,而不是骂娘、命令,让我有点心软。 我说:“你不会乱喊乱叫吧?” 苗冰骆说:“咱家宅子这么大,就算我乱喊乱叫,也没人会听到的。” 我心里想,谁跟你“咱家”了,你还真拿自己不当外人。 我冷哼着说:“我是怕你吵着我和二小姐睡觉!” 这句话把苗冰骆气得够呛,一张脸都涨成了猪肝色,牙齿也咬得咯咯直响。看得出来,她很想骂我两句,但她最终还是忍住了,说道:“好嘛,我保证不吵就是了。” 苗冰骆也还不错。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知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既然苗冰骆做过保证,我也就不给她塞抹布了,又警告了她两句之后,就把油灯吹灭,返回沙发上睡了。苗冰骆确实很乖,没有吵吵半句,但我刚有一点睡意,黑暗中突然传来苗冰骆的声音:“王巍,你睡了没?” 我说干嘛?别说你又小解,我可不信你这一套。 苗冰骆沉默一阵,说道:“你睡不着,你能陪我聊会儿天吗?” 我说不能,你睡不着,我睡得着。 苗冰骆又沉默一阵,说道:“你就陪我说说话吧。” 我立刻起身,摸着黑走到苗冰骆身前,捡起地上的抹布就往苗冰骆嘴巴里塞。 苗冰骆“哎哎”地叫了两声:“好了好了,我不吵吵了,你别给我塞” 但是已经迟了,抹布已经塞到苗冰骆的嘴里,苗冰骆“鸣鸣鸣”地叫着,显然特别生气,又在骂我。但我并不管她,又返回沙发上躺着了,苗冰骆“鸣鸣鸣”地叫了一阵,我也自始至终没搭理她,过了一会儿,她也终于累了,没声音了。 结果她是没声音了,我倒没了睡意,翻过来、覆过去,怎么都睡不着。 我一急眼,只好又起了身,摸黑来到苗冰骆身前,将她嘴巴里的抹布给摘掉了。 苗冰骆还没睡着,估计是今天睡太多了,奇怪地问:“你干嘛啊?” 我躺回到沙发上,说你不是要聊天吗,聊吧! 苗冰骆气呼呼说:“现在你想聊啦?我还不想聊呐!” 我说你爱聊不聊。 黑暗中,苗冰骆沉默了一阵子后终于开口:“王巍,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老这么绑着我也不是事啊,我爸迟早会知道的,到时候你和雪雁都得玩完。” 我和万毒公子商量的东西,就连苗雪雁都一知半解,更别说苗冰骆了。 我说这就不用你管了,我们自有对策。 苗冰骆说:“对策什么啊,你们就两个人,顶多再加上那个什么杜城,还真准备拿我爸怎么样啊,你知道我爸有多厉害吗?真的,我劝你一句,你还是别做梦了,你和她一起就是死路一条。不如站在我这一边,咱俩好好过日子。” 我冷冷地说:“如果你和我聊天,就是为了劝我归降你爸,那你还是别浪费这个时间了!” 苗冰骆着急地说:“你怎么就不听昵,你觉得你是我爸的对手吗?” 我说你要再讲这个话题,别怪我堵你嘴巴了。 苗冰骆沉默了下去。 黑暗中,过了好大一会儿,苗冰骆才幽幽说道:“王巍,苗雪雁真的值得你冒这么大风险吗?” 其实没有苗雪雁,我也一样要对付大寨主的。 当然,我当着苗冰骆的面肯定不能这么说。便坚定地说:“值得!” “苗雪雁真有那么好,让你这么死心塌地?”苗冰骆的语气充满惊诧。 我也再次认真地回:“是的!” 死心塌地不敢讲,但苗雪雁这个人确实不错,我第一次进入苗家寨的时候,要不是她仗义出手,我就死翘翘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敬我一尺,我就还人一丈,和男女之情没有关系,苗雪雁就算是个男的,我也会这么义无反顾。 苗冰骆再次沉默下去,显然特别惊讶我的痴情。 不知过了多久,苗冰骆才幽幽地说:“看来在你眼里,我确实是哪里都比不上苗雪雁啊,你看着她的时候眼里都会发光,眼神里面全是宠溺,看向我的时候只有嫌弃和厌烦” 我看苗雪雁的时候发不发光我不知道,但我确实是烦苗冰骆。 “但,我不觉得苗雪雁有你说得那么好。”苗冰骆轻轻地咬着牙,说道:“我爸和二寨主内斗那么久,这是整个苗家寨都知道的事情。他俩都这样了,我们两个孩子能好到哪去?我看到她就烦。可她见到我却姐姐长、姐姐短的,我都搞不清楚她是装傻,还是真心对我这么尊敬!连我都看不透的女生,真有你说得那么善良吗?我觉得她就是有心计,把自己伪装的很好,你看她都知道她爸是我爸害死的了,还能那么亲热的叫我爸! 单纯?我觉得你就是被她给骗了,才会傻乎乎地给她卖命。” 乍一听,苗冰骆好像说得有几分道理,苗雪雁确实没有表面看着那么单纯,毕竟连我都没看出来她心里藏着那么大事。但我觉得这很正常,活在世上总得有点心计,不然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岂不被人给玩死了? 善良可不等于傻啊! 越是善良的人,越要保持警惕,越要足智多谋,否则怎么打过坏人? 就像《九品芝麻官》里说的,清官必须更狠,才能斗过贪官,是一样的道理。 而且苗雪雁的成长。也是在近几个月才露出苗头,我不仅不会觉得她变坏了,反而还为她的变化感到可喜,这样才能变得强大起来啊。 我知道苗冰骆是在挑拨我和苗雪雁,所以并没搭理。 苗冰骆继续说道:“你觉得我说得有没有道理?像你这种男人,最容易被苗雪雁这种表面单纯、实际心机的女人给欺骗了,她就是在利用你,完事就会把你一脚踢开,外面世界有个词语,叫做绿茶婊,就是形容她这种人的。” 听到苗冰骆这么诋毁苗雪雁。我没好气地说:“只许你有心机,不许别人有心机?只许你骗别人,不许别人骗你?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是电,你是光,还是唯一的神话?凭什么大家都得围着你转?” 在苗冰骆看来,我这纯粹不知好歹,也同样生气地说:“你以为你一味付出就能得到苗雪雁的心了?我告诉你,别痴心妄想了,她早就心有所属!你知道阳城的王皇帝吧?她就喜欢那个王皇帝,之前就是为了那个王皇帝。她才被贬为苗奴的!你说她贱不贱,身边有这么多人对她好,尤其是你,宠得她都快到天上去了,她却对那个只见过一次的王皇帝念念不忘,之前和你结婚的时候跟着明月私奔,就是为了去找王皇帝!你就是个大傻子、大备胎,是只千年的绿毛龟!” 我和苗冰骆说是聊天,但其实已经隐隐有火药味了,我也同样很气地说:“我愿意这么做,关你什么事?我就是要对苗雪雁好。宠她上天也是我的自由!你以为你就好吗,南宫队长之前对你一心一意,你还不是背着他做些肮脏的事?把南宫队长伤成那样,你满意啦?高兴啦?” 我这一记反杀,正中苗冰骆的七寸,噎得她是哑口无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那那是他自己愿意的,我从来都不喜欢他。”苗冰骆的声音很低,显得很没底气。 我都懒得说她,她要是对黑刀南宫没感觉,倒是一开始就说清楚啊,一边吊着黑刀南宫,一边又和其他队长暖味,虽然不是什么大恶,但也道德败坏。我冷冷地哼了一声,表示对她极大的不屑。 苗冰骆再次沉默许久,黑暗之中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就在我以为苗冰骆不会再说话的时候,终于又有声音幽幽响了起来:“王巍,你真的从来没把我当回事吗?我也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啊,我们也是拜了天地的夫妻,你这么对我是不是太过分了?真的,我长到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种委屈,我是不是不该嫁给你的?” 苗冰骆竟然拿结婚这事来压我,还挺让我无语。 我说:“难道你就是真心嫁给我的?你说我没把你当回事,难道你就把我当回事了?你是因为喜欢我才嫁给我的?” 我的语气之中充满嘲讽,毕竟大寨主为什么把她许配给我,我们两人各自心知肚明,又何必装这大尾巴狼,在这打什么感情牌?以为我会惭愧、内疚?别操蛋了,我还没有那么圣母。 面对我的质问,苗冰骆又沉默了一阵,才幽幽地说:“王巍,我承认我是不喜欢你,可我爸已经把我嫁给你了,我也就将我看做你的妻子。 新婚之夜,苗雪雁没让你上床吧,你看我有抗拒过你吗?难道,这还不能说明我的真心?我以前的感情是乱了点,和好几个男人都有来往,可你看我结婚以后还有再乱来吗,我是一心一意想和你过日子的!而且而且” 说到这里,苗冰骆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想说什么又没好意思说。“而且”了好几遍后才晈着牙说:“我现在还是处子之身,起码从来没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就这么伤我,真的没有一点愧疚?” 苗冰骆这话倒是真的,自从她和我结婚以后,真的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她父亲那里都很少去,对我也还蛮尊敬的,好像真的成了一个遵守三从四德的女性典范。 至于处子之身什么的,说实话我并不在乎这个,我又没真的将她当做过妻子看。但是听得出来,苗冰骆能说出这几个字,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简直把脸都豁出去了,虽说她的作风一向比较豪放,可她毕竟是个女孩,说到这种问题还是很害羞的。 虽然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想来已经红了。 说出那几个字后,苗冰骆的声音才顺畅多了:“同样都是结婚,苗雪雁有把你当过丈夫看吗?你都帮她到这种地步了,她都不让你上她的床,还是让你在沙发上睡。我都为你感到不值、难过!当然,我也为我自己感到不值、难过,我把你当做自己的丈夫,傻乎乎的信任你、依赖你,把你当做天和一切,你却把我给绑了,还要和她一起杀我父亲。王巍,我就问问你,你的良心过得去吗?” “是,我爸把我许配给你,肯定有他的想法和理由。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王巍,我可是真真正正地嫁给你了,无论身体和心都交给你了,是要和你躺在一张床上睡觉过一辈子的,你觉得我会拿自己的后半生开玩笑吗?还有我爸,就算他有什么目的,可他都把我许配给你了,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他的诚意?我爸对你怎样,有亏待过你一分一毫吗?!王巍,咱俩到底谁做得过分,到底是谁坏了良心。到底是谁不善良?” 苗冰骆这一字字、一句句,像是皮鞭一样抽在我的心里,让我的心像是针扎一样疼了起来。 苗冰骆越说越气,声音里甚至带着哭腔,显然已经伤心、难过到了极点。 以我的阅历,苗冰骆想骗到我还有点难度,我能听得出来她这番话都是出自真心、发自肺腑。我是真没想到苗冰骆是这样的想法,没想到她婚前和婚后会是两个样子,就像苗冰骆说的一样,我现在确实有些内疚和惭愧了。 确实,都是我的妻子,我明显更偏心苗雪雁,对待苗冰骆也的确太苛刻了。 还有大寨主,苗冰骆说得没错,大寨主确实对我不错! 苗冰骆这些话的确让我产生了愧疚之心。当然,这和她的真情实感也有关系,如果不是确实有这样的委屈。她也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但是平心而论,我并不想被她打动,我更希望她就是个阴险恶毒的女人,这样我对付起她和她父亲来也没有愧疚感。于是我问她说:“你口口声声说把我当做丈夫,把我当做唯一的信任和依赖,那我问你,我和你爸打起来了,你站谁的_边?” 其实这问题很蠢,就好像女人问男人“我和你妈掉水里了你先救谁”一样蠢,但我就是要问。 苗冰骆生气地说:“你为什么一定要和我爸打呢,你觉得你能打过他吗?” 我说这你别管,我就问你,你会帮谁? 苗冰骆说:“这问题毫无意义,你和我爸打起来了,根本不用我帮,我爸也能弄死你的……” 我说,假定我们实力相当,说你帮谁? 苗冰骆踌躇半晌,说道:“如果你们打起来了,我谁都不会帮,但是……” 说到这里,苗冰骆的声音低了下来:“如果我爸要杀了你。我肯定会为你求情,想尽一切办法救你如果救不出来,我、我我不敢说我会殉情,我也没那么伟大,但我肯定终生不再嫁了虽然我谈的恋爱很多,但我肯定只嫁一个人的……” 苗冰骆的这一句话,犹如一杷重锤,狠狠捶在我的心上。 苗冰骆这人可真是矛盾啊,一边作风豪迈,和多个男人恋爱,一边似乎又很传统。一生只肯嫁一个人虽然她未必真能做到,但她在说这 番话的时候,显然是出自真心的! 人,本来就是复杂和充满矛盾的,谁都有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 说真的,如果不是我有特殊身份,还身怀特殊使命,没准我真被苗冰骆给打动了。虽然我不至于转过头来帮着苗冰骆,毕竟对我来说还是刘鑫和一清道人,以及龙组的任务更加重要,但我心里也在琢磨,起码最后能放苗冰骆一条生路吧,毕竟这个姑娘也没犯啥十恶不赦的大过。 对于龙组来说,s级的通缉犯,苗家寨大寨主苗家仁,才是他们要抓捕和击杀的对象。 “王巍,就算你对我实在没有感情,从来都没把我当做过你的妻子算我求你,你别帮着 苗雪雁杀我父亲了,你斗不过他的,我是为了你好!” “睡吧。” 我轻轻地说了一句,翻了个身、闭上眼睛。 黑暗中,苗冰骆也没有再说话了。 她也知道,她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劝我,如果这样还是不能将我打动,那说再多的话也没用了。 对我来说,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也没必要纠缠这些没什么用的东西。 大寨主,是一定要杀的。 而且到了明天,苗家寨会有一场小型的暴风雨到来。 黑刀南宫和万毒公子离奇失踪的事,肯定要瞒不住了。大寨主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以及又会做出什么决定,到现在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下一篇   994 大寨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