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2 总有一天,十倍奉还 - 少年王

992 总有一天,十倍奉还

我的心里明白,苗冰骆最喜欢和苗雪雁比,虽然她已经样样比苗雪雁强,但还是喜欢和苗雪雁比,甚至想把苗雪雁的一切夺走,心智已经到了有点神经病的程度。 所以,当我说苗雪雁样样都比苗冰骆强的寸候,可想而知,苗冰骆能气成什么样子,再次对我破口大骂起来,说我是瞎了眼,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喜欢苗雪雁而不喜欢她;甚至还骂苗雪雁,说她平时装得天真无邪,看上去一副纯洁少女的模样,实际勾引起男人来一个顶仨。 其实我也有点幼稚,苗冰骆越是生气,我就越刺激她。说她就是不如苗雪雁,她连苗雪雁的脚后跟都比不上,将她贬得一无是处、一文不值,又将苗雪雁捧得高高美若天仙。 苗冰骆真是要气炸了,各种难听的话都骂出来,骂遍了我和苗雪雁的祖宗十八代。 苗冰骆骂我也就算了。但她骂苗雪雁的祖宗,不就是骂她自己吗,这娘们也是不可理喻。后来我也懒得和她说下去了,再次一手刀劈在她后脑勺上,让她好好地睡一觉,至少能管几个小时。 苗冰骆昏倒以后。我就问苗雪雁怎么样了,有没有被苗冰骆给气到? 苗雪雁摇头,说没什么,比起这几天的屈辱,被骂两句已经不痛不痒了。 我也点点头,说像你这个姐姐,早点认清她的面目对你也有好处。 接下来我又对苗雪雁说,最迟不超过明天,大寨主就会发现黑刀南宫和万毒公子都逃走了,肯定会特别生气,甚至大发雷霆、派人去追,注意力暂时放不到我们这来,只要我们隐藏的够好,撑过三天绝对没有问题。 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和往常一样就好,不要被人看出任何马脚,更不要随便给人开门。 像我,就要去继续工作,才不会被人发现端倪。 我又告诫了苗雪雁几句,让她务必要看好苗冰骆,如果苗冰骆醒过来了,可以往她嘴里塞块抹布之类。其实我并不担心,以苗雪雁的身体素质,盯个苗冰骆绝对绰绰有 交代完后,我便准备出门去工作了。 但在我出门的刹那,苗雪雁又叫住了我:“王巍!” “嗯?”我回过头去,疑惑地看着她。 苗雪雁轻轻晈了晈牙,说道:“会后悔帮我吗?” 在苗雪雁看来,我这样不顾自己的生命危险去和大寨主作对,为的就是帮她报仇。听上去有点太不值了。我心里想,我后悔个毛啊,就算没你这事,我也是要干大寨主的。 当然,我还是很认真地说:“不后悔!” 听到我这坚定的三个字后,苗雪雁的眼眶明显有些泛红,显然被我给感动到了。不过话说回来,她也确实该感动的,否则我完全可以再等俩月,等到大寨主撤销封山令后,再光明正大地把龙组三队给带进来,而不是提前就冒这么大的风险。 当然,男子汉大丈夫,做了也就做了,真没什么可后悔和懊恼的。 我冲苗雪雁笑了一下,转过头去准备出门。 “王巍!”苗雪雁再次叫住了我。 “嗯?”我也再次回过头去。 这一次,苗雪雁的脸颊微微发红,面带羞涩地说:“我真有你说得那么好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马上反应过来,刚才我为了气苗冰骆,故意把苗雪雁说得天上罕见、地上少有,苗雪雁说到底也不过是个小女生,当然也喜欢别人恭维她了,我再次微微笑了一下:“是的,你有我说得那么好,甚至比我说得还好,苗冰骆根本就比不上你。” 苗雪雁的表情更加羞涩,脸颊红扑扑的,眼神闪亮亮的,说她少女怀春都不为过了。 苗雪雁咬着嘴唇说道:“第一次有人说我比姐姐好看真的,你是第一个,虽然有可能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我摇头笑了一下,心想真是个小女生啊,这样都能那么幵心。 我回过头去,准备离幵。 “王巍!”苗雪雁又把我叫住了。 这是第三次了。 我就算再有耐心。也忍不住有点烦了,毕竟现在事情很多、很乱,我也没有时间一直哄她幵心。 我再次回过头去,问她有什么事? 这一次,苗雪雁的眼神异常坚定,语气也意外的执着:“王巍,如果我们真能报仇,我一定会死心塌地的跟着你,做你的妻子、做你的爱人,为你生儿育女,你走到哪、我跟到哪,一辈子不离不弃!我发誓、我保证!” 听到这样的话,我心里还是很惊讶的,虽然她这番话和之前激动到脱自己衣服往我身上扑的时候说得没有什么两样,可那个时候她毕竟是冲动的、不理智的,现在则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内心充满诚意的。 她是真的想和我在一起生活,组建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 我笑了笑,说别想这些了。还是能活下来再说吧。 女人啊,就是爱不切实际的幻想。 我离幵了宅院,到外面继续我的工作,一切都还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动静发生。 发现黑刀南宫和万毒公子失踪不见,至少还在明天。今天是没事的。 果然和我推测的一样,今天一整天顺利地过来了,没人发现黑刀南宫和万毒公子走了。毕竟苗家寨也挺大的,外面还有那么多的罂粟田,可能在哪里巡视也说不定。 一场小小的暴风雨,明天才会真正来临。 晚上回到家里。宅院特别安静。 当然安静,所有下人都死绝了。 苗雪雁像个贤妻良母,为我宽衣解带,还给我倒洗脚水,伺候的我妥妥帖帖。苗冰骆也早就醒了,不过嘴巴被堵了抹布。想骂也骂不出来。我问苗雪雁,说她还老实吗? 苗雪雁瞥了苗冰骆一眼,说一开始不老实,给她塞上抹布以后就老实多了。 我说那是,抹布专治各种不服。 看得出来,苗雪雁看了苗冰骆一天。紧张了整整一天,担心了整整一天,精神始终处在高度集中状态,现在也挺累了。我让她早点睡觉,说有我在这里,苗冰骆跑不掉的。 有我。苗雪雁确实放心很多,很快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我也躺在了沙发上准备睡觉,临睡前看了苗冰骆一眼,说你最好老实一点,我能杀光家里的下人,也能把你杀了。 苗冰骆“呜呜”地叫了一阵,也不知道说了点啥,但是看她不服不忿的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话。 我也懒得理她,躺在沙发上面,很快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哼哼唧唧、鸣呜眭哇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一看,就见本来靠在墙角的苗冰骆已经半躺在了地上,身子也蜷缩成了一团,像只蝉蛹一样乱拱,两条长腿不断挤压、摩擦,一张脸则憋得通红,额角也往下淌着冷汗,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我一脸莫名其妙,说你干嘛,要变身啊? 苗冰骆冲我“呜鸣”叫着,脸上愈发愤怒,似乎有话要说。 我走过去,摘了她嘴上的抹布,说你干嘛,大半夜作什么妖? 苗冰骆气得通红,低声骂道:“你妈的白痴,老娘要小解!” 我这才反应过来她是怎么回事,看她忍得这么痛苦,也不像是装的。 这种事情,肯定要交给苗雪雁了,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方便。可我回头看了一眼,苗雪雁正睡得香甜,她这一天确实累了,我也不太想打扰她。 我心一横,便把苗冰骆抱了起来,走到卫生间里,才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 我说:“你最好老实一点,你知道你逃不出我手掌心的。” 苗冰骆憋得难受,哪有心情和我斗嘴,匆匆忙忙奔到马桶边上,正准备脱裤子。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冲我说道:“你干嘛呢,还不出去,难道你要看着我小解吗?” 我靠在卫生间的门上,说你少废话,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苗冰骆急得跺脚,说:“我就在卫生间里,又跑不了!” 苗冰骆这人贼阴,和大寨主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指不定会耍什么花花肠子,我是真不敢让她在我眼前消失一秒。虽说她确实是跑不了,可谁知道她在卫生间里会干什么? 我今天就是耍流氓了,也必须睁大眼睛盯紧了她。 我说我是你老公,看你小解怎么了,你赶紧的吧! 苗冰骆气得咬牙切齿:“什么我老公, 你有把我当做老婆过吗,你心里只有苗雪雁!你必须得出去,否则我解不出来。” 我说你解不出来,说明还是不着急,那就跟我回去吧。 我一边说,一边朝着苗冰骆走过去,还把手里的绳子也拉紧了,准备再次将她五花大绑。苗冰骆是真急了,再憋下去非解到裤子里不可,对她这样一个爱惜形象的女生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只能咬牙切齿、龇牙咧嘴地说:“王巍,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本姑娘要十倍奉还!” 说完这句话后,苗冰骆也是心一横,就把裤子脱了下来……

上一篇   991 我,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