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1 我,要走了 - 少年王

991 我,要走了

黑刀南宫来了! 虽说我在苗家寨的地位已经超越黑刀南宫,可黑刀南宫毕竟是大寨主看着长大的,要说信任还是黑刀南宫排在第一位。我刚从主宅出来,黑刀南宫就来了,难道大寨主发现了什么不对,所以派他来查看一下情况? 我没敢应声,回头看向苗雪雁和万毒公子。 苗雪雁已经慌得不行了,双腿也在不停打颤,万毒公子倒是强装镇定,认真地说:“黑刀南宫而已,你怕什么?平常来你这里的队长还少吗?” 万毒公子这话倒是说得没错,自从我做了大寨主的女婿以后,我这里就经常门庭若市,前来拜访、串门的队长、头领络绎不绝,哪个不想和我王巍攀上一点关系? 可如果是其他队长也就算了,黑刀南宫从来没有到过我这里啊! 我和黑刀南宫的关系虽然不错,但他可能是为了避嫌,自从我和苗冰骆结婚以后,他就从来没有登过我的门,这会儿怎么好端端就来了?对此,我确实是匪夷所思,更加不敢掉以轻心。 与此同时。黑刀南宫还在不断敲门,并且不停叫着我的名字:“王巍?王巍?你怎么了?” 刚才我还问是谁,黑刀南宫回答以后,我反而没声音了,更加引起黑刀南宫的怀疑。随着黑刀南宫的敲门声越来越激烈,万毒公子晈着牙说:“该来的总会来,去开门吧,没准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二小姐先到屋里躲躲!” 也只能这么办了。 万毒公子拉着苗雪雁的胳膊就往西厢房跑,我看了着急地说:“你躲就躲,别拉我老婆的手!” 万毒公子回头就骂:“你他妈都快死了,你老婆就让我照顾吧!” 万毒公子和苗雪雁躲进西厢房中,我也狠一狠心,说了一声来了,然后就朝门口走去。我开了门,但没开全,只幵了一条小缝,看到外面果然站着黑刀南宫,而且只有他一个人。 黑刀南宫莫名其妙地说:“你干什么呢,半天都不开门,你家的下人都到哪里去了?” 黑刀南宫一边说,一边就要推门进来,我挡住了他的手。说南宫队长,有事就在外面说吧。 黑刀南宫一脸莫名其妙:“怎么,不让我进你家里?” 我苦着脸说:“南宫队长,你见谅下,家里的两个内人刚吵完架,院子里摔了一地的东西,实在不太雅观,下人正在收拾,您就别进来了……” 说到这里,我又压低声音:“南宫队长,这件事情千万别和大寨主说,拜托您了!” 黑刀南宫愣了一下,随即又摇了摇头,叹着气说:“苗家寨人人都羡慕你的福气,哪里知道你也有烦恼啊!” 我说是啊、是啊,南宫队长你能理解就好。 接着又问:“南宫队长,找我有什么事?” 黑刀南宫沉默一下,对我说道:“你出来吧,咱们好好聊聊。” 我意识到黑刀南宫不是大寨主派来的,否则他早闯进来了;他是自己来找我的,好像有什么事要和我说。我立刻开门走了出去,并且在外面把门关上了,和黑刀南宫走到了墙的另一边。 黑刀南宫摸出支烟来递给我,我叼在嘴里抽着,我们两个靠着墙,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不知怎么,我觉得黑刀南宫今天怪怪的,但我也没有问,一直在等他主动说。 抽完了一支烟,黑刀南宫终于开口:“王巍,我要走了。” 走?! 我吃了一惊,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他。 “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黑刀南宫说道:“我要走了。离开苗家寨、离开凤凰山。” 我更吃惊,惊到几乎说不出话。 “很意外吧?” 黑刀南宫晡喃地说着,像是在自巨自语:“我虽然不是苗家寨土生土长的人,但也算是在苗家寨长大的……多少年都这么过来了,我 以为我会死在这里,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离幵’, 黑刀南宫一边说,一边抬起头来看天上的云。 一朵云、两朵云、三朵云。 苗家寨的天,永远都是那么蔚蓝、清澈,这里虽然盛产着世界上最毒的东西,但它的美丽也是这世界上极少有的。 我听过黑刀南宫的故事。 他在七八岁的时候,是外面世界的一个流浪儿,被当时还在外面漂泊的大寨主检了回来.给他吃、给他暍,并且传授他功夫,一直抚养到了今天。大寨主对黑刀南宫的恩情,可以说比天高、比海深,黑刀南宫就是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也不能报答大寨主对他的恩。 这样的人,竟然说他要走! “为什么?”我问。 像是没有听到我的发问,黑刀南宫还仰望着天,喃喃地自语着:“我被领进苗家寨的那年,大小姐也正好出生了。大寨主指着刚出生的大小姐告诉我说,从今天起,这就是我的妹妹,如果妹妹少了一根汗毛,就唯我是问……于是从那天起,我就真把大小姐看成了我的妹妹,并且严格履行着大寨主对我的要求,绝不让大小姐受到一丁点的欺负,有一次她和二小姐抢一只竹蜻蜓,我一把就将二小姐给推倒了。为此,我还挨了二寨主一顿揍,但我一点都不后悔,因为保护大小姐,就是我的职责,谁要伤她一根寒毛,我就和谁没完!” 听着黑刀南宫的话,我的心里顿时砰砰直跳,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苗冰骆不久之前才被我绐打昏,还被我用绳子绑起来丢在西厢房了,何止伤了一根汗毛,皮都不知蹭破多少! 要按黑刀南宫的标准,那我还不立刻驾鹤西游? 真是冷汗都从我后脑勺流下来了。 好在黑刀南宫并没注意到这些,而是继续幽幽地讲着:“真的,我一点都不骗你,我从小就把大小姐当妹妹,从来没有正眼看过二小姐,大小姐想要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想办法摘下来,二小姐摔倒在地,我连看都不看……这也就是二寨主一直都不喜欢我的原因,但我从不后悔,因为我知道谁才是我的恩人。” 我意识到黑刀南宫今天并不是为了大小姐来的,他只是想讲讲小时候的故事。所以我也耐心地倾听着。 “后来随着大小姐渐渐长大,出落得愈发漂亮起来,那个时候她也就十四五岁,但已经是苗家寨第一美人了。至于二小姐,还是个疯丫头昵,整天在田野里玩泥巴,无论气质还是容貌,都不能和大小姐比……当然,无论大小姐漂亮成什么样子,我也从未对她产生过邪念,因为大寨主说了。我只能把她当妹妹!” “大小姐渐渐长大,我当然也渐渐长大,在我十八九岁的时候,已经是苗家寨很出se的高手之一了,除了时任主宅卫队队长的朴尔,以及之前的一寨队长明月,就属我的实力最强。大寨主也对我很满意,直接让我做了主宅卫队的副队长。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大寨主开始有意无意地告诉我,他将来会把大小姐许配给我,让我做他的女婿,亲上加亲……” “从哥哥到未婚夫,我当然是开心的,既然是大寨主的命令,我当然就责无旁货。从那时候起,我就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大小姐的未婚夫,一心一意地对她好,也只爱她一个人,心若磐石、忠贞不二!但是后来的事,你也知道了……” 后来的事,我确实知道了。 苗冰骆背叛了他,背着他和其他队长搞在一起……虽然黑刀南宫现在没什么了。但当寸的情形我记得很清楚,说黑刀南宫的心在滴血也不为过。黑刀南宫曾经有多爱苗冰骆,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我现在都忘不了他满面通红、小心翼翼地递给苗冰骆一包大白兔奶糖的样子…… 那样的黑刀南宫,再也不会出现了吧。 自从黑刀南宫在巷子口冲着苗冰骆鞠下一躬,并说出那句“谢谢你,教会我成长”的话后,那个会害羞会脸红的黑刀南宫就彻底死掉了。 “你以为我恨大小姐吗?不是的。” 嗯? 我奇怪地看着黑刀南宫。 黑刀南宫继续说道:“我知道那不是大小姐的本意,她之所以和花斑虎等人胡混在一起,完全是大寨主授意、安排的。” 我吃惊地张大嘴巴,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事情原来真的是这样的! 或许这就能够解释,苗冰骆相好的对象为什么怡好都是二寨主那边的人了…… 当然,我相信苗冰骆也不是无辜的,她对苗雪雁是真的心怀恶意,至少和大寨主是一拍即合。这对yin险的父女,未免太下作了一点。 黑刀南宫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并不反对大寨主对付二寨主,只要他一声令下,我随时都能为他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只是,他连我都不信任,很多事情不和我说,所说的话也总是变来变去,不知哪个才是他真正的主意……我感觉 我越来越不懂他,距离他也越来越远,所以我想。是该我离开的时候了。” 黑刀南宫说得轻描淡写,但我觉得我能明白他的心理。 自从黑刀南宫被大寨主带到苗家寨,黑刀南宫就觉得自己是为大寨主而生的了,自己这一生最大的价值就是为大寨主效力,为大寨主生、为大寨主死,为大寨主冲锋陷阵、肝脑涂地,亦在所不惜、无怨无悔! 但最可怕的,是大寨主不再需要黑刀南宫了。 大寨主不让黑刀南宫做他的女婿,也不让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这比杀了黑刀南宫还要难过。黑刀南宫感觉自己不再重要,地位越来越轻。甚至比不上几个月前才来的我。 所以,他想走了,离开苗家寨,离开凤凰山。 “不是你的原因。”黑刀南宫说道:“自从我擅作主张让你拍摄了大小姐和其他队长幽会的视频以后,大寨主就对我失望了,渐渐开始远离 我了!” “可,还是有我的一部分原因吧?”我满怀愧疚地看着黑刀南宫:“如果我不出现,大寨主最器重的人一定还是你。” 这是毋容置疑的,毕竟现在的阵营里面,也找不出一个比黑刀南宫更能干的队长了。 黑刀南宫沉默了一阵,突然看着我说:“你知道大寨主为什么器重你吗?” 黑刀南宫的这个问题,确实问到我了。 因为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最困扰的问题,要说能力,我也不是苗家寨最强的,就因为我在朴尔一战中立了大功,辅助大寨主战胜了十二天罡大阵,所以他才感动得将女儿嫁给了我? 别操蛋了,我可不认为苗家寨这位以冷酷无情出名,连亲弟弟都能杀害、亲闺女都能利用的大寨主,会是个知恩图报的人! 他能赏赐我一些金锒财宝,已经算是善心大发了……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黑刀南宫看着我,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是大阎王的儿子!” 因为我是大阎王的儿子?! 我吃惊地看着黑刀南宫,实在想不通这其中有什么关联。大寨主当然知道我是大阎王的儿子! 恶斗十二天罡大阵的时候,也承认过自己是大阎王的儿子。 看着我惊讶的面孔,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你父亲当年名震帝城的时候,两位寨主还是籍籍无名的小角se,并且被龙组追得像狗一样。他们在那时候,就已经听说了你父亲的大名,并且坚定地认为这世上只有你父亲才能战胜龙组!” 我心里想,他们未免太看得起我爸了,我爸是挺强的,但要战胜龙组,那是不可能的。但如果他们这么认为,我也没有办法。我便说道:“大寨主要是想借助我父亲的能力击败龙组,那他的算盘就打错了,我爸已经被抓了,被关在帝城,就连我都流落四方!” 黑刀南宫摇着头:“大寨主当然知道你父亲被抓了,但大寨主坚持认为你父亲一定会逃出来的,毕竟以大阎王的能力。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拦住他!到那时候,大寨主和你父亲就是亲家,就能够借助你父亲的东风,共同雄霸华复、一统九州!” 原来大寨主打的是这个主意! 我确实没有想到,也确实挺吃惊的。大寨主确实很看得起我爸啊,竟然想和我爸共同雄霸华夏、一统九州,可愔我爸并没有他想的那么大野心,我爸早在二十多年前就立志做个普通人了,要不是因为我和我妈的事,我爸才不会重返帝城! 不过,我也总算是明白大寨主为什么执意要让我做他的女婿了,我就说我无才又无貌,怎么就看上我了? 原来这个老婆娶的,沾得还是我爸的光! “不止大寨主是这么想的,二寨主也是这么想的。” 黑刀南宫再次一语道破天机,我也再次暗自苦笑,原来我这两个老婆,都是我爸帮我娶的,果然是人的名、树的影,我爸连面都没露,就能让我娶到两个如花似玉、性格迥异的老婆,我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说到这里。黑刀南宫拍了拍我的肩膀:“所以,你理应成为大寨主现在最信任、最器重的人,我输得一点都不委屈,一点都不冤枉。好了,话就说到这里,我该走了,希望你以后好好辅佐大寨主,对得起他的信任!” 说完这句话后,还不等我反应过来,黑刀南宫已经转身就走。 我愣了一下,立刻说道:“不是封山了吗。你怎么走?” 黑刀南宫头也没回,摆了摆手说道:“这就不用你担心了,朴尔既然能进得来,我当然就出得去!” 这话我信,虽然大寨主下令封住了凤凰山的七处要道,可朴尔还是带着他的兄弟混进来了。 按照朴尔自己的话说,就是他还知道一条极其险峻的路,几乎冒着生命危险才能穿过。 这条路,应该是少数人才知道的。 朴尔都能知道,黑刀南宫当然也是知道的。 看着黑刀南宫渐渐远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什么。迅速奔回院内,又跑到西厢房里。万毒公子和苗雪雁在这藏着,我看到苗冰骆已经醒了,他们几人正在说着什么。 我也没功夫计较他们在说什么,时间可不等人! 我立刻把万毒公子拉出门外,将刚才的事迅速讲了一遍,让他立刻跟上黑刀南宫,就有机会出凤凰山了! 万毒公子也没二话,毕竟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 万毒公子也用极快的速度说道:“你和二小姐也要小心,千万把大小姐给看好了,关键时刻可以用她来抵命的!” 我知道万毒公子是什么意思,大小姐苗冰骆现在算是我们的人质,如果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我们可以用她来要挟大寨主,起码可以平安离幵苗家寨。但我对此不抱什么希望,毕竟大寨主是个狠毒到连女儿都能牺牲的人,用苗冰骆真能逼迫他就范吗? “三天,无论如何,一定要撑过去三天!” 抛下这句话后,万毒公子便迅速地离开了,毕竟要去追赶黑刀南宫的脚步。 我一点都不担心万毒公子的追踪技巧,而且不用担心会被黑刀南宫发现。随身携带的毒虫可以帮他解决很多问题。小阎王教过我很多追踪技巧,在这上面我也算是个中高手,但和万毒公子一比就是渣渣。 苗雪雁也走了出来,问我什么情况,我把刚才的事也和她说了一遍。苗雪雁也激动地说:“那就是说,三天以后救兵就能到了?” 我说:“不出意外,应该是的!” 出山一天半,逬山一天半,如果不出任何意外,三天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到时候,万毒公子就会带着龙组三队从天而降。但有道是未料胜、先料败,我这人行事比较谨慎,一向习惯考虑到最坏的结果,所以我也没有过于激动。 我告诉苗雪雁,虽说计划是三天,但我们要做好长期作战的准备,在这期间无论如何也要守好这个秘密。 苗雪雁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她从小在苗家寨娇生惯养,之前被贬为苗奴已经是人生的异变,二寨主、明月等人的过世更是她人生的低谷,现在和大寨主作对更是她以前从未想过的事。 即便如此,苗雪雁的成长已经足够快了。起码能够很快的完成角se转变,并且懂得忍辱负重、卧薪尝胆,在我看来简直强的不像一个女人。 实话实说,我愿意帮助这样的人。 我又问苗雪雁,刚才和苗冰骆在说什么? 苗雪雁告诉我说,苗冰骆醒了以后就对她破口大骂,说她是婊子、荡妇什么的。 我心里暗自好笑,心想苗冰骆竟然还有资格说这种话? 我一走进屋里,苗冰骆果然骂了起来:“王巍,你还是个人吗,我爸对你那么好、那么器重你。把我这个掌上明珠都嫁给你了,你对得起他老人家吗?你的良心被狗吃了,竟然和苗雪雁串通好了要害我爸,她到底给你灌了什么迷魂药,她到底有哪一点比我强,她有我漂亮,还是有我身材好?” 听到这样的话,苗雪雁都惭愧地低下了头,毕竟她也知道自己和苗冰骆没法比。 苗冰骆坐在墙角,浑身被五花大绑,我将她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一字一句地说:“二小姐哪一点都比你强!”

上一篇   990 心惊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