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0 心惊的敲门声 - 少年王

990 心惊的敲门声

让大寨主撤销封山令这事虽然紧迫,但也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容易露出马脚。 所以,虽然我一路小跑到了主宅,但还是在主宅门口多站了会儿,准备缓口气再进去。主宅门口人来人往,大街上也时不时有人走过,以我今时今日在苗家寨的地位,主动和我打招呼、献殷勤的当然不少,我也和往常一样笑眯眯的回应,看上去和平常完全没有什么不同。 在门口抽了支烟后,让自己显得淡定一点,我才进入主宅的大门。 我在主宅做过事,和这里的卫兵也熟,大家也都和我打招呼。我并没急着去找大寨主。而是先去和黑刀南宫唠了会儿嗑,我在苗家寨能有今天,离不幵他的帮助,所以我俩关系也挺近的。 当然,近归近。如果有天需要抜刀相向,我也会毫不留情、毫不犹豫,这是一个龙组成员的基本素质。 我和苗冰骆结婚以后,黑刀南宫并未表现出过什么异常,以前对我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他甚至提醒过我,说苗冰骆那个人小心眼,让我注意别让她欺负了苗雪雁! 一方面,黑刀南宫对我是真不错;另一方面,黑刀南宫是真的放下苗冰骆了。 和黑刀南宫聊了一会儿。我便向他提议,说去拜访下大寨主吧。 我是大寨主的女婿,来到主宅了不能不去见见大寨主。黑刀南宫沉默一下,答应和我一起前往。自从我娶了苗冰骆以后,就取代黑刀南宫成了大寨主的第一心腹,黑刀南宫和大寨主的关系也有点发生变化,不太愿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我必须拖着他去,这样才显得不那么刻意! 大寨主在后院练功。 现在的我,是大寨主的女婿,当然是有资格进入后院的,不过没什么事一般也不会进去。我和黑刀南宫走了进去,向大寨主问好。大寨主正坐在长生树下运气,我的练功方式和他们都不一样所以也沿什么可参考的。 倒是大寨主头顶的那颗长生果愈发娇艳,据说这几天就该成熟了,让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长生树十年结一次果,按一清道人的话说就是这玩意儿特别神奇,不仅能够包治百病,还延年益寿,练功的人吃了更有好处,能够促进暗劲的强化。而且这东西是纯天然的,没有任何的副作用,绝对不会导致暗劲紊乱、走火入魔,比提气丸那种合成物要强不少,两位寨主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和第七,就离不开这长生果的滋补。 一清道人也说,只要他吃了长生果,就能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八处穴道,达到最终的“大圆满”境界,除了不是左飞等人联合的对手,几乎堪称天下无敌,哪怕碰上当年名震天下的东洋樱花神,也能毫不畏惧、不落下风! 总之,就是牛的一逼。 此时此刻。哪个让众多江湖中人无比垂涎的长生果,距离我只有咫尺之遥,但我也不敢多看,生怕引起大寨主的疑心。毕竟当初的朴尔,就是因为多看了几眼长生果,才被两位寨主给盯上的。 其实相比长生果,我更关心刘鑫和一清道人,他俩同样距离我只有咫尺之遥,甚至就在我的脚下,不过我也同样不敢多看。 我和黑刀南宫进入院中以后,立刻向大寨主问好。大寨主让我们坐。 我们便席地而坐,后院被打扫的一尘不染,也不用担心弄脏裤子什么的。 有资格进入后院的不多,黑刀南宫算一个,我也算一个。所以我很珍惜这样的机会。大寨主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没事,就是路过这里,来向您老人家问一声好。 我是大寨主的女婿,问声好当然也挺正常。不来问好反而不对。 大寨主点了点头,便随意和我聊起天来。 话题当然绕不开苗冰骆。 大寨主知道我们结婚以后,一直都是分开睡的,我每天晚上都会去西厢房的苗雪雁处。为了这事,大寨主也挺头疼,也说过我不止一次了,每当这种吋候我就觉得他和一位普通的老人并无区别,也会为子女的事情操碎了心,絮絮叨叨个没完。 哪怕是当世最无情的大魔头,也总有内心柔软的时候。 大寨主问我这几天和苗冰骆处得怎样。我说还行, 就第一天吵过一次以后,后来就没吵过架了。大寨主又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到苗冰骆的房里过夜,我说近几天吧,我们在这之前没有什么感情。总要慢慢来的。 大寨主也松了口气,说是,慢慢来吧。 我能感觉得到,大寨主挺重视我这个女婿的,特别希望我能和他女儿结合。最好尽快给他生个外孙出来。 这是为什么呢? 我到现在也没想通,不过也不需要想通了,我来这里是有其他事情做的。我和大寨主聊了一会儿苗冰骆的事后,我便有意无意地把话题扯到了苗家寨的生意上面,封山令已经让寨中积压了好几个月的白货。再不出手怕是要失去外面的客户了。 客户可等不了,在你这里拿不到货,就会去别的地方拿货! 这件事情,我提的并不突兀,因为这是寨中近段时间以来都很关心的问题,封山令让大家很长时间没有出去透过气了,冋样憋闷的慌,不止是我一人提过这事。 所以,这算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 大家普遍认为过去这么久了,王皇帝没有一点动静,应该是没胆子来了王皇帝他师父都被抓了,王皇帝应该知道苗家寨的实力了,难道还敢触我们的霉头,他到底有几个胆子? 结果我一说这件事情,大寨主却显得很不耐烦。摆着手说:“不要说了,现在不是时候!王皇帝不是我的对手,可他的背后有夜明、政府和军队,根本不是我们苗家寨能惹起的!别人不知道这事有多严重,王巍你还不知道吗,你可是外面世界的人!再等等吧,到明年看看风头!” 苗家寨能屹立这么多年不倒,大寨主确实是有几分水平的,他对自己的认知十分清醒,虽然他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在国内可以说是罕逢敌手了,可他也知道自己绝对不是政府和军队的对手,只能窝在这里当个掌控万把人的山大王。 这也是他拒不出山的原因,据说是年轻的时候被龙组给打怕了,听见“龙组”这两个字就哆嗦。 但。明年再看风头决定是否开山,怎么可能! 现在刚刚入冬(当然,在苗家寨感觉不到),距离过年至少还有俩月,如果没出苗冰骆的事,我等这俩月也没什么;但是现在,我宅子里的下人都死了,苗冰骆也被我绑在屋里,根本连三天都等不了啊! 进来主宅之前,我一再告诫自己不要着急。一定要平心静气,别让大寨主看出什么端倪。 但是现在,我确实有点急了,再次劝起大寨主来,希望他能现在就把封山令给撤掉。 可能是我的语气有点焦急,终究还是让大寨主看出一点问题。大寨主皱着眉说:“王巍,你急着开山干嘛,难道你想离开苗家寨吗?” 我的心里一紧,立刻说没有,我不是那个意思。 大寨主说:“你是国家a级的通缉犯。还是待在苗家寨里比较稳妥,不要再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其他我都自有安排。好了,我要继续练功了,你们两个都出去吧。” 黑刀南宫站了起来。我只好也站了起来。 我感觉大寨主对我起了一点疑心,确实不方便再说下去了,只好和黑刀南宫一起离开。 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回到我的宅中,万毒公子和苗雪雁已经把尸体处理干净,等着我的消息。我把大寨主的原话告诉了他们! 他们也都愁眉苦脸,不知道怎么办好。大寨主不撤封山令,万毒公子就出不去,万毒公子出不去,救兵就到不了。 “最大的问题不是这个。”万毒公子忧心忡忡地说:“如果像你说的,大寨主对你生了疑心,怀疑你急着想出山的话,没准会派人来看看怎么回事,再不济也得问问大小姐什么情况” 我说你可别乌鸦嘴,本来能拖一个星期的事,照你这么一说连一天都拖不了! 我也算是服了万毒公子的乌鸦嘴,当初在夜明兵部的时候就是这样,但凡是他说的,往往都会应验。万毒公子说道:“这怎么是乌鸦嘴呢,这是我的合理推测,确实有这样的可能性嘛。” 万毒公子刚说完话,就听院中大门传来“咣咣咣”的敲门声。 这敲门声一响,我们三人的头皮同时发麻,万毒公子都无比绝望地说:“我去,不会这么准吧?” 苗雪雁也十分紧张,无所适从地看着我。 我只好安慰他俩,说別吓唬自己,哪可能那么快啊,没准是我一寨的手下。 我回过头去,冲着门说:“谁啊?” “我!”外面的人回应。 听到这个声音,我们三人更显绝望,因为这是黑刀南宫的声音!

下一篇   991 我,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