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9 事情,越闹越大 - 少年王

989 事情,越闹越大

听到苗雪雁的这个问题,我的心中不禁为之一震! 原来,苗雪雁终究还是察觉到了一点端倪, 否则她不会对她父亲的死产生疑惑。看着苗雪雁浑身颤抖的样子,我知道她是下了极大的决心,才鼓起勇气提出这个问题。 不用多说,在这之前,她肯定认为我是不值得信任的,或是处于极其矛盾的处境,不知道我该不该信任,所以憋到现在才问。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在这犹豫的一瞬间,苗雪雁立刻捕捉到了,又颤声说:“我爸的死有蹊跷,是不是?” 我硬着头皮,说有什么蹊跷?你爸确实是死在朴尔手上的! 我权衡再三,还是决定不告诉苗雪雁真相了,就算她知道真相又有什么用呢,难道她还能去找大寨主报仇吗?在我回答过苗雪雁的问题以后,苗雪雁顿时如遭雷劈似的,整张脸都如同死灰一样木然,双手放幵了我的胳膊,双脚也慢慢往后退去,最后一脸颓然地跌坐在了床边。 “你说我能信任你的……你说我能信任你的……”苗雪雁晒喃地说着这句话。整个人就好像傻了一样,看上去痴痴呆呆的。 看她这样,其实我的心里满难过的。记得我第一次见她时,她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背着黄桃木的弓箭嚷着要打野猪,满脸都是天真无邪的模样,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啊…… 人,总是要长大的。 我狠了狠心,说了声不好意思,便转头往门外走去。 不是我不告诉她真相,是她根本无法承受真相带来的后果,难道她要用那把刀去行刺大寨主吗?在她无能为力的情况下,还不如不知道真相,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她好。 然而,我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一点动静。 回头一看,就见苗雪雁已经将那把刀捡了起来,朝着自己胸口狠狠插去! “你干什么!” 我吃惊地叫出来,立刻飞身扑出,抓住了苗雪雁的手腕,不让她的刀子再逬一步。 “你放开我!”苗雪雁晈牙切齿地说:“让我去死!”。 “你至于吗?” 我猛地从苗雪雁手里夺过了刀,说你怎么突然就要死要活的,死能解决什么问题吗? “我为什么不能死?在这世界上,唯一能够让我信任的人也不管我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死了!”苗雪雁还是咬牙切齿,拼命夺着我手里的刀。 唯一让她信任的人? 是指我吗? 我愣了一下,随即又想起来,在整个苗家寨中,能够让她信任的人都死光了,确实只剩下一个我了。我是她合法的丈夫,是她唯一的依赖,可我现在也不管她,让她怎么能不绝望昵? 可是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告诉她真相。 我说二小姐,你不要乱想了。你好好休息一下,一切都会过去的!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把刀收了起来,再次往外走去。身后却传来苗雪雁沉沉的声音:“你拿走刀有什么用?想死的办法有千千万,难道你能拦得住我?” 如果从理性分析,苗雪雁死不死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对我和万毒公子的计划也没影响。她就算是自杀,别人也怪不到我头上,更何况二寨主也死了,有谁会怪我呢? 可我就是狠不下这个心离开房间。 我回过头去,无奈地说:“二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 苗雷雁看着我,再次泪流满面,突然跪倒在了我的身前,抱着我的小腿说道:“王巍,我求求你,告诉我吧……” 苗雪雁的哭声激荡着我的耳朵,敲打着我的灵魂和心灵,我也终于没办法再狠下去了。我长叹了口气,只好去扶苗雪雁的身体,说二小姐,你别这样,我告诉你,我都告诉你…… 但苗雪雁还是不肯起来,仍旧跪在我的身前,我也只好也坐在地上,握着她的手说:“二小姐,我可以告诉你真相,但你答应我千万不要冲动,行吗?” 苗雪雁流着眼泪点了点头。 我稍稍组织了下语言,便把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讲给她听。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没有什么关系,之前我做双面间谍,在两位寨主之间来回跑,两位寨主都信任我,苗雪雁也是知道的。 所以,我基本没有撒谎,事情本来是怎样的,我就怎样讲给苗雪雁听。 整个过程之中,苗雪雁听得手脚发抖,呼吸也逐渐浓重起来,哆哆嗦嗦地说:“我就知道是这样的!我就觉得奇怪,我爸那边的人怎么一个接着一个跑去送死,果然一切都是大寨主在背后作崇!” 苗雪雁叫大寨主是大伯,但是现在也不叫了。 看着苗雪雁愈发激动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要出去和大寨主拼命,我赶紧按住她的肩膀,说二小姐,你一定要冷静啊,你刚才答应过我不冲动的! 但,事关她父亲的死亡真相,苗雪雁怎么可能冷静得下来,感觉她都快要暴走了,随时都要冲出门外。我死死地抱着她,不断地让她冷静、 冷静,并且给她分析时弊,说你现在去找大寨主也是死路一条,不仅报不了仇还把自己给搭上了,到时候就更加没人给二寨主报仇了。 在我的安抚之下,苗雪雁终于慢慢冷静下来,身子不再抖了,眼神也不狠了,眼泪却流得更多。 苗雪雁瘫在地上,抓着我的手说:“王巍,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还没来得及思考,苗雪雁就等不及了,又迫切地说:“王巍,你会帮我的吧?” 一样,我还没来得及说话,苗雪雁就又等不及了,好像怕我不肯答应似的,突然着急地说:“王巍,只要你答应帮我,我不仅人是你的,心也是你的!从现在起,我只爱你一个人! 我再也不想着什么王皇帝了,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会给你生儿育女,你说生几个就生几个,一辈子踏踏实实在你身边!我发誓、我保证,我每一句话都是真心的,绝对没有半句谎言,否则让雷劈死我!” 苗雪雁一边说,一边脱起了自己的衣服,甚至还往我身上扑,显然想要把自己交给我,以此明志。 类似的经过,我前几天已经有过,苗冰骆也是这样往我身上扑,还说春宵苦短要及时行乐,这对姐妹还真挺像的,脱起衣服来都那么相似。当然,我的心里明白,她们两个还是不一样的,苗冰胳纯粹是心理变态,而苗雪雁是被逼到这份上了。 苗雪雁为了获得我的帮助。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她以为我一直都喜欢她,为了得到她一直都很努力,所以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当然,除了她的身体,她也没有其他可以交换的条件了。 我还在发愣之间,苗雪雁的衣服已经扯下来一大半了,露出大半个肩膀和若隐若现的胸。 她的肌肤虽然没有苗冰骆那么白,但也是很健康的小麦se,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同样诱惑十足、性感撩人,能让男人血脉愤张、兽性大发。 说句实话,我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更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漂泊江湖这么多年了,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我并不排斥和女孩发生点什么。当初在帝城杨家,任雨晴当着我面脱了衣服,还挑衅地问我是不是个男人,我立刻将她扑进了草丛里面,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了我是个男人,足以证明我在本质上其实也是个禽兽。 前两天的大婚之夜,我之所以没和苗冰骆发生什么,那是因为打心眼里烦她、恶心她。 但凡她是个正常点的女人。我也就上了。 但,苗雪雁这个情况不一样,我知道她是在冲动之下做出的抉择,而且我也并不愿意趁人之危做出这种事情。虽然我本质上是个禽兽,也经常做出点禽兽的事,但我还是有一点人性的,我要真趁现在占有了苗雪雁,连我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所作所为。 所以我立刻把苗雪雁的衣服拉上了,并且为了防止她还有下一步的动作,我又紧紧将她抱在怀里,贴着她的耳边说道:“二小姐,你不需要这样子的,我会帮你,一定会帮你!” 为了让她安心,我甚至还说:“我是想得到你的心,更想得到你的人,但我不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 在我软声细语的安抚之下,苗雪雁终于不那么激动了,也不强行脱自己的衣服了。她靠在我的肩膀上,无声池流着泪,又轻轻地说:“王巍,我只有你一个人可信任了,也只有你能让我依赖了!” 我抚摸着她的头发,不停地嗯、嗯。 苗雪雁又问我:“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既然答应了要帮苗雪雁的忙。肯定要给她一个方案,不然不就成欺骗了吗?我稍作思考,说二小姐,你还和以前一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剰下的事交给我来办吧,我一定会想办法除掉大寨主的。 我并不是见se起意,为了苗雪雁才这么干的,而是我本来就有这个打算,我和万毒公子一直都在思考怎么除掉大寨主。现在,不过是兵合一家,在完成我们目标的同时,也能顺便帮了苗雪雁的忙。 在我的安抚之下,苗雪雁终于慢慢沉静下来,她已经彻底信任了我、依赖了我,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我的身上。 苗雪雁靠在我肩膀上,许久、许久都没有动一下,又和我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她说她从一幵始就觉得事情不大对劲,她父亲死得实在太蹊跷了,而且整个朴尔事件中,死掉的全是她父亲那边的人,让人很难不怀疑到大寨主的身上。 也是,我能看出不对,朴尔能看出不对。苗雪雁当然也能看出不对。 这些日子以来,苗雪雁一直在忍辱负重,虽然她没有确切的证据,但还是将大寨主看成敌人。为了不让敌人对自己产生怀疑,她甚至百般去讨好大寨主,就是为了让大寨主对她掉以轻心;甚至,面对苗冰骆的欺辱,她也从来没有反抗,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可以报仇。 但她一个人、一把刀,又能做得了什么呢? 每次受了欺辱,她只能把自己关在房里,默默地磨着本就锋利无比的刀,以此来发泄她心中的怨恨和憋屈。 在这过程之中,她连身为丈夫的我都无法信任,因为她父亲那边的人都死了,唯有我活了下来,足够让她怀疑我的立场。但是现在好了,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了一切,她愿意相信我、依赖我,并且听从我的一切安排。用苗雪雁自己的话说,就是我的存在,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不知过了多久,苗雪雁在我怀里渐渐地睡着了。 这应该是二寨主过世以来,她睡得最安稳的一觉了,因为有我在她身边。 我轻轻抱起苗雪雁,将她放到床上,又将被子盖到她的身上。看着她安睡的脸颊,以及微微颤动的睫毛,我终于还是没有忍住,低头轻轻吻了她光滑的额头一下。 这个女孩,确实让我产生了保护的欲望,也是我进苗家寨以来,第一次有了心软的感觉。 在此之前,我可是足够冰冷和狠毒的啊,苗家寨无论谁死,我都不会眨下眼睛。 安置好了苗雪雁后。我就准备继续去工作了。然而我刚回头,就瞥到窗外有个影子一闪而过,因为这窗户是纸糊的,有透光性,所以看得很清楚。我很确定,刚才就是有人在外面偷听我们说话! 这一瞬间,我头上的冷汗都淌下来了,因为这院子里充斥着大寨主的眼线,如果让大寨主知道我和苗雪雁的谈话内容,分分钟就会将我给宰了啊! 我向来不是这么不小心的人,我和万毒公子身为龙组成员,在苗家寨潜伏这么久了也没有被人发现,足以证明我这个人还是很谨慎的。可是刚才,可能是因为苗雪雁实在太激动了,分散了我的注意力,才让我没发现外面的人。 当然,无论现在怎么分析、自责,都已经无法改变有人偷听到了我们谈话的事实,与其自怨自艾,不如趁早把那个家伙给解决掉! 杀掉一个下人,对我这个一寨队长来说,还是完全有资格的! 我立刻冲了出去。 那个黑影刚刚从我窗前闪过,他想一瞬间就逃走,也是没可能的。我一出门,就看到了那个黑影,正往大门方向急匆匆奔去,显然是要去给大寨主报信。这种情况之下,只要我冲上去,将那黑影杀掉就可以了。 可我定睛一看,那个黑影根本不是什么下人,而是我另外一个老婆,大小姐苗冰骆! 刚才偷听我们说话的,是苗冰骆! 下人可以杀掉,苗冰骆怎么能杀?将她杀了,我还有命在吗? 完了、完了! 我的脑中嗡嗡直响,任凭我江湖经验极其丰富,也没遇过这种措手不及的事。在我犹豫的一瞬间,苗冰骆已经奔到门口,准备冲出门去。 我肯定不能眼睁睁看她离开,不管这事要怎么解决,不能让她离幵这里半步! “大小姐!” 我叫了一声,立刻抜腿去追。 当时我还心存一丝侥幸,或许苗冰骆并没听到什么,只是看到我和苗雪雁抱在一起而已。但苗冰骆听到我的叫声以后,不仅没有回应,反而跑得更快。我就知道,这事闹大了,苗冰骆什么都听到了。 我立刻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以我的实力,想要追到苗冰骆可太容易了。在苗冰骆跨出门的同时,我就一把抓住她的后领,将她给拽了回来,同时又把门给关上,还假惺惺地问她:“大小姐,你去哪里? 当时我想,或许我能凭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她以为我和苗雪雁逢场作戏,并没真的打算去和大寨主作对什么的。 但苗冰骆根本不给我这个机会,立刻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啊,王巍要谋反啦,他要杀了我爸!” 一听这话,我的脑中顿时嗡嗡直响,肯定不能让她这么再喊下去,否则我小命都保不住了。我立刻以手作刀,在她后脑勺上磕了一下,苗冰 骆哼都没哼一声,眼睛一闭就昏过去。 但还是迟了,院中的下人纷纷涌了出来,惊愕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苗冰骆。 苗冰骆刚才的喊叫,他们都听到了,又看到我劈倒苗冰骆,无论我怎么解释都没用了。 他们都是大寨主的人,看到这个情况以后,纷纷抄起刀棍,朝我冲了过来。 事情,越闹越大。 我一咬牙,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立刻拔出钢刀冲了上去…… 对付这群下人,根本不费我什么力气,也就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十几个下人被我杀个干净,全部倒在了血泊之中。看着地上的一群尸体。 我知道这回没人能再张嘴了。 只剩下一个昏倒的苗冰骆,我实在没有勇气将她一并杀了。 可是这么多人死了,总要有个交代的,现在该怎么办?更何况,苗冰骆还活着,她知道我和苗雪雁的秘密,纸永远也包不住火啊。 西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苗雪雁走了出来,震惊地看着院中的一切。 刚才的动静毕竟挺大,即便她在沉睡,也听到了。 她看着满院的尸体,以及昏倒的苗冰骆,整个人也完全呆了。 “先别愣着了,帮我把苗冰骆绑起来!” 虽然知道这事是瞒不住的,但也只能尽量去瞒了。 苗雪雁虽然是个弱女子,但也不是遇到事情只会哭泣的累赘和拖油瓶,否则她就不会忍辱负重这么久了。苗雪雁立刻回屋拿了绳子,匆匆忙忙地过来把苗冰骆绑住,然后和我一起将她拖到了西厢房的屋中。 听我说完刚才的事,苗雪雁问我:“现在该怎么办?” 整个宅院之中,除了昏睡着的苗冰骆,只剩我和苗雪雁两个活人了。我稍稍想了一下,便说:“你在这里等等,我去找个人来。” 我出门去,把万毒公子找了过来。 整个苗家寨中,只有万毒公子和我是一路的。也是我最信得过的人,遇到这种事情,必须找他商量。 我把万毒公子叫到我的宅中,绐他看了满院的尸体和昏迷着的苗冰骆,万毒公子一脸兴奋地说:“眭,你这事可闹得真大,简直比好莱坞大片还刺激啊……” 我一脸莫名其妙,说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万毒公子无奈地说:“事情都已经这样了, 你让我怎么办昵,总不能哭吧?” 苗雪雁则很紧张地问我这人能信任吗,他不是大寨主的人吗? 一听这话,万毒公子就不开心了,冲着苗雪雁说:“二小姐,你做他老婆才多长时间,我俩兄弟已经好几年了!不瞒你说,也就我俩的性向都是女人,但凡有一个是gay,根本轮不到你……” 不等万毒公子说完,我就打断了他,说行了,别贫了,说说这事该怎么办? 万毒公子说道:“能怎么办,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 又问我说:“这事,你觉得你最多能瞒多久?” 我想了想,说最多也就一个礼拜。 苗冰骆嫁给我了,肯定不会没事就往主宅跑,至于其他的下人,也不会每天去给大寨主汇报情况。只要我瞒得够紧,一个星期应该不是问题,但就怕这期间出现什么意外,比如大寨主抽风了过来看望他的女儿,或是其他卫队队长来我这里窜门,都有可能泄露机密! 万毒公子说道:“不管那些,咱们就卯着一个星期的时间。一个星期之内,你尽快说服大寨主撤销封山令,这样我就能够到外面去搬救兵了。” 万毒公子所谓的救兵,当然是指龙组三队的人,剿灭苗家寨的任务,就是龙组三队在负责的。自从二寨主死了以后,苗家寨的力量锐减一半,龙组三队应该没问题了,更何况左飞也能喊来援手,就像小阎王当初喊他帮忙一样。 只是当着苗雪雁的面,万毒公子肯定不能说得太详细了,所以就用“救兵”二字代替。 不过,因为路途遥远,就算龙组三队时刻准备着,万毒公子一来一回也要三天时间。这样一来,我必须在三天之内说服大寨主撤销封山令,这事说起来确实有些难度,但也只有这一个法子,我们必须努力去办。 苗雪雁悄悄问我什么救兵,我说我和杜城以前在外面世界的时候,有过一批兄弟,或许可以帮忙。 万毒公子说事不宜迟,让我赶紧去找大寨主,他和苗雪雁在这里清理尸体。 我便急匆匆出了门,到主宅找大寨主去了。

下一篇   990 心惊的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