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8 我,是你的丈夫 - 少年王

988 我,是你的丈夫

苗雪雁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其实我也能够猜到一二。 虽然二寨主过世了,但以苗雪雁的地位,苗家寨中敢动她的人实在寥寥无几。我只是奇怪苗雪雁为什么不告诉我,或者为什么不到大寨主那里告状,大寨主就算偏着苗冰骆,也不至于太欺负苗雪雁的。 我猫着腰,悄悄来到西厢房的门前,门正好是虚掩着的,可以透过门缝看到里面的情况。 我一眼就看到了苗冰骆的屁股,她正背对着我,叉腰指着床边,口中也在骂骂咧咧。而苗雪雁,像个受了欺负的孩子,抱着双腿坐在床边暗自哭泣。苗冰骆骂得很难听,说苗雪雁就是个婊子,不知用了什么迷魂手段,把我迷得神魂颠倒。每天只往她的屋子里跑。 “你长得没我好看,身材也没我好,你到底凭什么,嗯?”苗冰骆咬牙切齿,牙齿缝里蹦出的每一个字都满怀恨意。 其实在我看来,苗冰骆就是比苗雪雁稍白一点。至于谁更好看,其实见仁见智。 苗雪雁抬起头来,无奈地说:“姐,我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了,王巍就是来我这里睡觉,我们也什么都没发生,他每天晚上都在沙发上睡。我们结婚这两个多月,到现在也还是清白的!” “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吗?!”苗冰骆恼火地说:“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两个多月,一点事都没有发生?还是说你的魅力达到一定程度了,即便不让王巍上床也能让他每天乖乖来你这里?” 其实我和苗雪雁讲过,不让她把我俩至今没有同房的事说出去,毕竟我也是个男人,要面子的。 结果苗雪雁还是说了,好在苗冰骆根本不信。 苗冰骆咬牙切齿地说:“你到底给他灌了什么迷魂药,你说!” “真的什么都没有啊。”苗雪雁无奈地说:“他就说他不止想得到我的人,还想得到我的心,所以到现在也没动我……姐,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我一直都是这样!” 苗冰骆突然扑了上去,冲着苗雪雁又抓又打,边打还边骂:“我就看不惯你整天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更看不惯他们对你好的样子!你都二十岁了,整天装纯给谁看呢,我就不信你没有一点心机,一点都没看出来我想抢走你的一切!” 苗雪雁虽然没有什么功夫,但她经常在凤凰山里骑马打猎,身体素质还是非常好的,要想收拾一个娇生惯养的苗冰骆,别提有多容易了。可她只是阻挡,并没还手,一边挡着自己的脸,一边叫苦连天地说:“姐,你别这样,你想要什么东西都行,我不会和你争的!” “我想要王巍的心,我想让他爱上我!” 苗冰骆打不到苗雪雁,又去抓苗雪雁的头发,苗雪雁“啊啊”的叫,已经完全说不出话。 苗冰骆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她有多希望得到我,只是因为我喜欢苗雪雁,让她非常生气,想要夺走属于苗雪雁的喜欢。苗冰骆已经彻底疯了,像个变态一样盯着苗雪雁,就像她自己说的,想要夺走苗雪雁的一切。 苗冰骆撕打着苗雪雁,虽然苗雪雁极力阻挡,但苗冰骆还是抓伤了她的脸。 自始至终,苗雪雁都没还手,只是不断阻拦,不断哀求。我本来想进去阻止的,但是看到苗雪雁那样窝囊就来气,她自己都不知道反抗,我又为什么要帮她呢? 这两个都是我名义上的老婆。凭什么我就要偏着其中一个? 不知不觉,我也和小阎王一样无情了。记得当初,我就是被人欺负不知道还手,所以小阎王才会觉得我很窝囊,根本不愿意管我。 小阎王当初的心理,我也揣摩的很清楚了。你自己如果要强,我还愿意伸一把手,你自己要是个烂泥扶不上墙的的玩意儿,我都懒得看你一眼。 不要怪我心狠,这就是丛林法则。 所以,里面的声音虽然激烈,我也当做没听到一样,反而靠在外面的墙上,悠悠地抽了支烟。 院中的下人看我没有什么反应,也都低下头去继续工作了。 不知过了多久,苗冰骆终于打累了,里面渐渐安静下来,只有苗雪雁还在轻声地啜泣着。这种柔柔弱弱的哭声,足以令任何一个男人产生同情心、爆发保护欲,但我却没有一点感觉,反而越听越烦。 我搞不懂,当初那个新婚之夜拿刀捅我的勇敢女孩到哪去了? 苗冰骆又骂了两声,这才转身出来。 我立刻躲到旁边的一堵墙后。看着苗冰骆走进东厢房里,才又出来。院中的下人虽然知道我在这里,但也没敢当着我面去给苗冰骆通风报信,仍旧低着头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我突然觉得这事挺无聊的,还是做我的工作去吧。 我刚往前迈了两步,突然觉得有件事不太对劲。但是哪里不对,我又想不出来。我稍稍一沉思,突然明白过来,苗雪雁的啜泣声怎么没了我不是说她就该一直哭,可她收声未免太快了些,似乎苗冰骆刚走,她就不再哭了。 我莫名其妙,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还想透过门缝去看里面的情况。让我意外的是,门已经彻底关上,一点缝都没了,什么都看不到。与此同时,我还听到里面传来“呲呲”的声音,也不知苗雪雁究竟在搞什么鬼。 我的心里更疑惑了,又轻步来到窗边,用手沾了点唾液,轻轻捅开了窗户纸是的,苗家寨的房子很古老。又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所以窗户都是用木头和纸糊的。 捅开一个小口以后,我便眯着一只眼往里面看。 这一看不要紧,真是吓了一跳。 苗雪雁已经不哭了,正在床边磨着一把刀,那刀就是我俩结婚时候,她用来防身的刀。她坐在地上,将刀放在磨刀石上,“呲呲呲”地不断磨着。她刚挨了顿打,头发散乱、衣衫褴褛,可她的样子看上去一点都不可怜,反而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一层坚定,尤其那双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神,让我这个杀人无数的魔头看了都有点头皮发麻。 我相信苗雪雁磨这把刀不是为了杀我,否则我俩整天共处一室,她早就对我动手了。 那她…… 我现在完全相信,她之前的痛哭流涕和苦苦哀求,都是在忍辱负重、韬光养晦。她肯定准备做一件什么大事! 我不知道苗雪雁准备做什么事,可她磨刀时的狰狞样子确实让我心里有点不太舒服。 我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但是就这一点微小的动静,竟然被苗雪雁给注意到了。 “谁?!”苗雪雁厉声问道。 苗雪雁应该也吓了一跳,所以声音明显有点大了,院中的下人也都抬头朝着这边看来。我怕别人注意到苗雪雁的异状,立刻推开门走了进去,同时迅速把门关上,说是我! 苗雪雁当时手里还拿着那把刀,她看看我,又看看刀,似乎意识到我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牙一咬,突然持刀朝我冲了过来。 “唰!” 苗雪雁往下猛劈,尖刀在我眼前闪过一道白光。 但她怎么可能杀得了我! 我猛地抓住她的手腕,说你有病啊,杀我干嘛? 苗雪雁咬牙切齿,还要挣扎、刺我。我猛一用力,苗雪雁就“啊”的一声,刀也跌落到了地上。我一伸腿,把刀踢到了床底下,接着又说:“苗雪雁,你给我冷静一点,我和你无冤无仇,你杀我干什么?” 苗雪雁还是一脸狰狞的样子。不断挣扎、反抗,但她在我手里怎么可能挣脱得了。 苗雪雁突然气喘吁吁地说:“既然你发现了,那你去告诉大小姐吧,让她给我一个痛快,一刀将我杀了!” 我莫名其妙地说:“我为什么要去告诉大小姐?” 苗雪雁咬牙切齿地说:“王巍,你装什么,你每天的工作,不就是监视我么?” 苗雪雁的这个问题,让我更加觉得莫名其妙,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认认真真地说:“二小姐,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从来没有监视过你。我每天在你这里睡觉,就是喜欢和你在一起而已。还有,我不知道你磨刀要做什么,但我不希望你做傻事,你有什么事情可以和我说,只要我能帮的。我都一定会帮!毕竟,我是你的丈夫!” 这番话我说得半真半假,我可没把自己当苗雪雁的丈夫,但我确实不愿意看到她做傻事。 听完我这番话后,苗雪雁很明显地愣住了。她看着我,眼睛直勾勾的,将我从头看到脚,又从脚看到头,像是从来没见过我,第一次认识我似的。过了好大一会儿,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突然冲我说道:“王巍。我现在还能信任你吗?” 这句话的意思是,她曾经很信任我我猜,是秋猎之前,我们的关系确实很好。但到后来,她又不信任我了,所以才会这么问我。 我毫不犹豫地说:“能!” 听到我这个字。苗雪雁的眼泪突然流了下来,就好像压抑许久的山洪终于爆发。她颤抖地抓住我的两条胳膊,就好像终于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泪流满面地说:“那你告诉我,我爸到底是怎么死的?”

上一篇   987 第二次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