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7 第二次大婚 - 少年王

987 第二次大婚

实话实说,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追出去,完全就是一种身体上的本能,仿佛我不这么做的话,就不会原谅自己似的。 我很快冲出门外,追随藿苗雪雁的背影,不断大喊着她的名字。 苗雪雁终于站住脚步,回过头来问我:“有什么事吗?” 我一下愣住,我有什么事呢,难道我要安抚她,说我娶苗冰骆,不是我本人的意恧?苗雪雁信不信我这番话,或者说,需不需要我的安抚?如果说她掉了点泪,或者是眼睛红了一点,我都可以安慰下她。 可是从头到尾,她也没表现出过什么异祥,如果我强行去解释的话,是不是有点自以为是了? 所以我憋了半天,也只说出一句:“没事。” 苗雪雁很有礼貌地笑了一下,却又拒我于千里之外,转身奔回房内。 此后的三天内,虽然我们仍旧共处一室,但是再没说过一句话了。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登门拜访的人当然不少,都是来送贺礼,顺便拍我一波马屁的,比我当初娶二小姐的时候还要隆重。毕竟同时娶到两位小姐,我也是苗家寨有史以来的第一人,绝对算得上是人人艳羡、眼红的对象了, 而且,等我娶了苗冰骆后,我在苗家寨的地位就稳超黑刀南宫了,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等大寨主过世以后,赛主的位子没准会落到我头上。我只是个外乡人啊,我自己都想不通大寨主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到底有什么惊天的阴谋,需要付出这样的牺牲和代价,把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嫁给我了? 万毒公子倒是很兴奋,说随着我在苗家察的地位越来越高,我们的最终胜算肯定越来越大,最起码的,我去劝说大寨主放幵山门,肯定要比其他人去说管用多了。到时候万毒公子就能去找龙组的援兵了。 至于大寨主有什么阴谋,万毒公子让我不用多想,说不管他有什么阴谋,只要龙组大军一到,他就得彻底玩儿完。 倒确实是这么个理儿,还是万毒公子想的透彻。 至于结婚什么的就里无所谓,反正都是假的,也没有领过证,再来一次也无所谓不过总的来说,我对龙组做出的粞牲也够大了,单单肉体就出卖了两次,不给我记功都不行了。 当然,我知道不是人人都羡慕我,也有人在背地里看我笑话的。娶苗雪雁的时候,苗雪雁跟明月私奔了一回,当时多少人在背地里嘲笑我啊,没少说我是个满头长草的绿毛龟;至于苗冰骆,那就更扯淡了,人人都知道她的生活作风放荡,之前和好几个队长在感情上有染,现在这姑娘又嫁给我,我的头上好像就更绿了。仿佛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虽说根据我的了解,苗雪雁和明月什么事都没有,而苗冰骆虽然谈了多个男友,却始终将自己保护得很好,至今没让人占了什么便宜,可苗家寨的人哪里知道这些,他们都认为两个小姐已经不“纯洁”了,而我就是传说中可怜巴巴的绿巨人。 简直惨绝人寰! 总之,两个寨主的女儿嫁给我,有人羡慕我,也有人笑话我,算是褒贬不一。 对于这些,万毒公子则安慰我,说谁还没有个过去,只要真心相爱,以前都不算事的。 嗯,到底是外面世界的人,思想观念就是比较开明! 但,谁和她们相爱啦? 为了给我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大寨主专门赐了我一个宅子,毕竟我已经是一寨队长了,而且还有两个老婆,老住在主宅也不合适。宅子敞亮,也分东厢房和西厢房,苗雪雁自觉搬进了西厢房中,她知道东厢房是要给苗冰骆留的。 至于中间的主屋,则是招待客人用的。 院子里则种着各类植物,还有一方养金鱼的池塘,算是个小小的花园了。搬进宅子的那天,万毒公子当然来了一趙,啧哦称赞地说:“我在这都快一年了还没这个待遇,你才半年就能住上这样的房子,我对你佩服的真是五体投地。” 在我和苗冰骆结婚的前一天夜里,我躺在西厢房的沙发上,对苗雪雁说:“明天,我就要和大小姐结婚了。” 彼时,为了迎接第二天的新娘,院中已经张灯结彩,到处都挂藿红灯笼,处处洋溢着欢愉的气氛,暖红色的光芒照逬窗内,将我们的小屋子都映得一片通红。 苗雪雁躺在床上,背对着我,淡淡地说了一声:“哦,恭喜。” 客气的像个外人。 说句实话,我还蛮怀念秋猎之前的,起码我们之间不会这么冰冷。谁能想到我们共乘一匹马,就是我们关系最好的顶点了,从此以后便一路下坡。 到了第二天,锣鼓声、唢呐声、鞭炮声、呼喊声将我吵醒,还有很多人在外面敲我的门。我从沙发上起来,看到苗雪雁还睡着,便幵始洗涮、穿衣,来到门外以后,众人又把我迎到主屋,为我换上了新郎官的衣服,接着又把我送到门外,已经有一列高头大马在等着我。 这是第二次了,当然一切轻车熟路。 我翻身上马,还是万毒公子给我牵着,乐呵呵地在鞭炮声中往前走去。 青烟弥漫之中,万毒公子忍不住说:“这场景好熟悉啊,好像在梦中经历过。” 我:“……” 万毒公子又说:“真羡慕你,来苗家寨不到半年就娶了两个老婆,真是人生贏家。” 我:“……” 万毒公子:“哎,你怎么不笑一下?娶老婆可是大喜事啊,你老苦看个脸可不像样 我还是一语不发! 记得得娶苗雪雁时,我的内心起码是开心的,因为我知道苗雪雁这个姑娘不错,和她结婚我也并不吃亏,但和苗冰骆结婚,我打心眼里排斥,一想到要和这个恶毒的姑娘拜天地、入洞房,内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还是那句话,长得漂亮有什么用呢,内心恶毒只会让人敬而言之! 对我来说,虽然两场婚礼都是假的,可第一场的时候心情愉悦。第二场的时候心情烦躁,却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体验。 高头大马穿街过巷,入群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紛毕竟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就结了两次婚,结婚对象还分别是苗家赛的两颗明珠,即便是苗家寨这种与世隔绝的所在,也足够让人慼到吃惊的了。 马队很快来到主宅门口,又是一系列的烟花、鞭炮燃放,噼里啪啦炸响整个苗家赛的上空。 在万毒公子的搀扶下,我从马上下来,又走进主宅之中。 主宅里面,和我第一次结婚时的布置差不多,有铺着红地毯的礼台,也有排列得整整齐齐的座椅。 主持人竟然还是黑刀南宫。 当时的我有点失望,本来我还想着黑刀南宫能带苗冰骆私奔的,唉 我缓缓穿过人群,每一个人都对我眉开眼笑,说着祝福的话,我也礼貌性地回应。最终,我来到礼台边上,和黑刀南宫站在了一起,黑刀南宫对我的态度没有什么变化,还和往常一样有说有笑,看不出他有任何的悲伤痕迹。 我很想问问他,我和苗冰骆结婚,他是什么感受, 最终还是忍住了。 这场婚礼,比我之前和苗雪雁的那场顺利得多,苗冰骆很快就出现在了礼台的另一边。不得不说,苗冰骆比之前的苗雪雁还要漂亮,虽然她被贬为苗奴以后吃了一段时间的苦,可她的肌肤依旧白得像雪,身上穿着苗家寨特有的新娘服。环佩叮当、银光闪闪,在阳光的照耀下愈发光彩夺目,浑身上下更是散发着一股高贵之气,看上去像是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 苗冰骆越好看,我的心中就越遗憾,这么美丽的姑娘,心肠为何那么恶毒? 苗冰骆既然都出现了,婚礼当然顺利进行^ 一切都很顺利,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中间没有产生任何的插曲。这和我的期望不符,我一直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大喊一声“我不同意”,然后噼里啪啦打倒所有的人,拉着苗冰骆就跑我一定会开心到飞起来的! 可惜没有,一个都没有,没人来抢亲,也没人拉着苗冰骆跑,现场的每一个人都老老实实。 就连曾经深爱着苗冰骆的黑刀南宫,都很安分地为我和苗冰骆主持着婚礼,一丁点要闹事的意思都没有! 于是这场婚礼非常顺利地进行了下去, 仪式举办完后,酒席就开始了,苗冰骆先送回我的宅子里面,而我挨个敬酒、答谢。敬的人太多、喝的酒也太多,我不知道喝了多少,最后喝得昏天暗地,被人架着才回到宅子里面。 我本能地就往西厢房走去! “错啦,新郎官,新娘在东厢房!” 众人欢呼着把我送逬东厢房的屋子里面。 “洞房花烛夜啊,新郎官好好享受吧!”众人欢呼着,把我推了逬去,还贴心地帮我带上了门。 闹洞房? 他们怎么敢呢,这可是大寨主的女儿啊! 我晕晕乎乎地看着坐在床上的苗冰骆,和当初的苗雪雁一样。头上披着个红盖头。我摇摇晃晃地走过去,虽然脑子很还是有理智的。我很希望苗冰骆能和苗雪雁一样,勇敢地摸出一把刀来刺我,或是用刀架蕃自己的脖子,说我要是敢轻举妄动,她就自裁等等,那我就能顺坡下驴,到沙发上去睡了。 我走过去,伸手揭开了苗冰骆头上的盖头。 虽然我一直很烦苗冰骆,但是这一瞬间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因为她真的是太好看了,本就无比精致的五官,在忽明忽暗的烛光照耀下,显得更加妩媚动人。 我也再一次忍不住叹息,像天仙一样好看的姑娘,心肠却如魔鬼一般恶毒。 苗冰骆并没摸出刀来捅我。 甚至,她还主动轻解罗裳,轻轻解开了衣襟前的两颗扣子,一大片雪白顿时映花了我的眼,让我情不自禁地有了一些反应。 男人真是下贱的动物,哪怕无比讨厌一个女人。也会产生一些不该有的反应。 好在我还有理智,我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苗冰骆没有继续往下解扣子了,而是用一种非常勾人的眼神看着我,还用一种很妩媚的声音轻轻说道:“还要我自己动手吗,难道你自己不会扑上来?” 我很吃惊! 真的,我特吃惊。 我相信这是大寨主的阴谋,他不会无缘无故把女儿嫁给我的,苗冰骆肯定是知道内情的! 他们究竟为了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牺牲? 二寨主已经死了,在我身上还有什么值得挖掘的东西? 我看着衣衫半解、酥胸半裸的苗冰骆,有些疑惑地说:“你喜欢我么?” 苗冰骆愣了一下。似乎觉得我这个问题很可笑,“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我都嫁给你啦,你说呢?” “我觉得你不喜欢我。”我认认真真地说:“我们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感情更是一点没有,你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苗冰骆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些都无所谓啦。”苗冰骆笑着说道:“其实我很少喜欢什么东西,但只要是雪雁的东西,我都爱抢。你是雪雁的老公,就算我爸不将我嫁给你,我也一定要把你弄到手的。好了,春宵苦短,我们快开始吧。” 苗冰骆伸手_拉,勾着我的脖子就往床上倒去,我们两个人的身体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我一直知道苗冰骆对苗雪雁不满,之前苗雪雁被贬为苗奴,就是苗冰骆在背后作崇。但我真没想到苗冰骆会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而且我也终于弄明白了她为什么要和花斑虎等人纠缠不清,根本就不是她有多花心,或是有多爱那些队长,她就是看不得那些队长对苗雪雁好,所以才想都夺过来! 我实在无法理解苗冰骆的心思,如果她处处比不上苗雪雁,爱抢苗雪雁的东西也能理解,姐妹之间互相嫉妒、互相争抢的事多了去了,也不多苗冰骆这一个女生。 可苗冰骆明明样祥都比苗雪雁强,无论容貌还是家世,都要强过一截,何必要这样昵? 这不神经病吗? 心理妥妥的有问题! 倒在床上以后,苗冰骆将我抱得很紧,一股女生特有的香气播入我的鼻间。无论从哪方面看,苗冰骆都是个极品女人,身材和容貌都是顶级的,在苗家寨这种地方能长成这样,绝对算是上天的眷恋和照顾。更是男人梦寐以求的交往对象,随便一个眼神都能让男人为之疯狂,更不用说想现在这样衣衫半裸、眼神迷醉地躺在床上了。 没有一个男人能受得了! 但我还是很厌烦地将她推开,站在床边说道:“不好窻思,我暍醉了,实在没有什么心情。”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退到一边,躺在沙发上睡了。 我是真的睡了,因为喝了很多的酒,沾着沙发就睡着了,呼噜都打得震天响。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被一阵巨大的摇晃惊醒。睁开眼睹一看,苗冰骆怒气汹汹地站在沙发边上,一脸的恼火和愤怒:“没有心情就滚出去睡,别打扰我休息!” 我不声不晌地起身,走出门去。 “砰”的一声,苗冰骆把门给关上了。 院中,宾客已经都散去了,现场一片狼藉,一些下人正在打扫卫生,这些下人都是苗冰骆带来的嫁妆。 新婚之夜,我突然被新娘子给赶了出来,院中的下人个个都是一脸震惊。 但也没有人敢问我。 我坐在台阶上,抽出烟来抽了一支。 等到院中的下人也都散去,我才慢慢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朝着对面的西厢房走去。 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王巍,你今天要是走了,以后别想再登我的门i!” 我回过头去.看到苗冰骆就站在窗边,一双眼睛充满恶毒地看看我。 我摇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 苗冰骆以为自己是这世界上最有魅力的女生,只要她想抢的东西。就没有抢不过来的。 我想告诉她,她错了。 我继续往西厢房走 “啊……” 苗冰骆气得大叫起来,凄厉的叫声响彻苗家寨的整个夜空。 苗冰骆以为我在和她的新婚之夜都要去找苗雪雁睡觉,但其实不是这样,我到西厢房去,一样是睡沙发&我推开西厢房的门,看到苗雪雁坐在床上,正愣愣地看着我。 显然,她也听到了苗冰骆刚才的威胁和凄厉的叫声。 “你的那位好姐姐,说她就喜欢抢你的东西 我耸了耸肩膀,直接躺在沙发上睡了。 苗冰骆以前还装一下,做出一副温婉可人的模样,现在连装都不装了。我猜,是因为她觉得二寨主已经过世了,以后也无所畏惧了,既然她自都这样了,我也没必要帮她瞒着,早点帮苗雪雁认清这个姐姐的真实面目也未尝不可。 那一夜,苗雪雁在床边坐了很久很久。 第二天,我照常去工作,身为一赛队长,要负责的事情很多,操练卫兵、巡视各点。除此之外,我还要自己练功,一直忙到晚上才能回来。苗冰骆既然说了不让我去她房里睡觉,那我自然乐得其所,继续到西厢房里睡觉。 连续几天,我都是这么干的,完全冷落了苗冰骆这个新娘,彻底当她不存在似的,好像根本没娶过她。 我也心无旁骛,每天忙着自己的事,不过我修炼的龙脉图又到了瓶颈状态,第四十二处穴道迟迟无法突破,--清道入也说过。越往后越难练,除非真的天陚异禀,否则必须要靠一些药物辅助才能突破,比如说提气丸这一类的东西。 一清道人能有现在的实力,离不幵陈老在他背后的支持,各种灵丹奇药随便他吃,才“灌”出了这样一个横扫华夏风云榜的高手。 至于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哪有那么多奇药供给我吃,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了。 但我从来不到苗冰骆的房里过夜,这事肯定是瞒不住的,更何况我宅子里的下人还是大寨主派过来的,怎么可能传不到大褰主的耳朵里呢。一天上午.大寨主将我找了过去,询问我是怎么回事。 我当然捡对自己有利的说,我说我那天晚上喝醉了,本身就没有什么状态,大小姐不体谅我也就算了,还把我给赶出了屋子,让我以后别再去她那里。 怪我喽? 大寨主对找的容忍度确实是高,一点都没怪找,甚至说苗冰骆被他给宠坏了。说他肯定会狠狠批评苗冰骆的,让我也对苗冰骆多点耐心,夫妻之间还是要互相包容等等。 我嘴上说好,但还是我行我素,每天晚上只到西厢房去睡觉,东厢房那边连门槛都不跨上一下。 我倒要看看大赛主对我能容忍到什么地步,他和苗冰骆究竞在打什么主意? 但我没有想到,我没出什么事情,出事的是苗雪雁。 虽然我现在名义上有两个妻子,但和两个妻子的关系都很一般,别看我每天在西厢房里过夜,其实我和苗雪雁的交流也几乎为零,但有那么几天,我发现苗雷雁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坱的,好像受了点伤。 我很奇怪,就问她是怎么回事? 苗雪雁却说没什么,不小心撞到墙上了。 但是那伤,根本就不是撞墙能撞出来的,而且哪里有人每天撞墙?我的心里疑怒,但是苗雪雁又不肯说,我也没有办法。某天上午,我又照常去外面工作,但只是出去点了个名,就迅速溜了回来,想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我一进宅子,正在院中打扫卫生的下人就吃了一惊,正想和我问好,被我用眼神给制止了。 他们没敢说话,但是一个个都很慌张,眼神也忍不住往西厢房看去。 与此同时,我也听到西厢房里,苗雪雁住的地方,传来一阵阵叱骂的声音

上一篇   986 恭喜大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