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最大的功臣 - 少年王

985 最大的功臣

十二天罡大阵的本质,就是由十二个不怎么强的,联手去对付一个特别强的。 否则怎么需要用到阵法,直接单挑不就好了? 十二天罡大阵前期,就是运用各种手段折磨、损耗陷于阵中的人,直到阵中的人伤痕累累、意志消沉的吋候,再使出“天地归一”的杀招,彻底将其铲除。现在,显然已经到了使出杀招的时候,身为阵眼的朴尔是天,另外十一名兄弟是地,无论大寨主往前还是往后,都是死路一条! 但我却让大寨主向前,不要后退,因为我记得很清楚,我舅舅就是在这破了十二天罡大阵的! 前方只有朴尔一人,以大寨主的实力完全可以将其击杀,只是大寨主现在已经失去了斗志,所以才本能地往后退去。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的大寨主,实力比起小阎王来绝对只高不低,小阎王能破解了十二天罡大阵,大寨主也一定能! 在我的呼喊之下,大寨主也如梦方醒、恍然大悟,毕竟到了他这个级别。对武学的领悟也远胜一般人了。所以我的这声提醒,对他来说已经足够,甚至并不需要过多解释,大寨主便明白了一切,猛地抄起大刀往前冲去。 这一刹那,大寨主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虽然他浑身是伤、血迹斑斑,但是并不影响他这一刻的爆发。绝地求生也好、死中求活也罢,大寨主的眼睛通红,浑身散发着暴戾之气,一声通天彻地的怒吼之后,一口大刀像是泰山压顶,猛地朝着朴尔劈斩过去。 朴尔尚在空中,但大寨主这一刀劈得比他还高,不仅完全抵消掉了朴尔手里的苗刀,幵山大刀仍旧余力未消,持续往前劈斩。 朴尔怎么可能扛得住大寨主的全力一击、殊死一搏! 排名第六和排名第十,终究还是有差别的。 大寨主的这一刀,直接斩在朴尔胸口! 大刀相当宽大,直接从肩胛骨砍到腰间,几乎要把朴尔斩成两半。朴尔“眭”的一声,整个人从空中跌落,砰砰砰池打了好几个滚,整个上半身都被鲜血染红,还连带了不少的土地和草坪,望眼看去红通通的一片。 一刀,仅仅一刀,劈砍得朴尔爬不起来了! 朴尔趴在地上,努力挣扎了几下,始终无济于事,只能气喘吁吁地继续趴着,目光里面自然闪出一丝绝望,显然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功亏一篑。 而大寨主,看到朴尔已经没有任何行动能力,并不急于找他麻烦。而是猛地回头去看另外十一个人。作为他们的老大,还是十二天罡大阵阵眼的朴尔都倒池了,另外十一个人哪有勇气再战大寨主,一个个像是寒风中的鸡仔,哆哆嗦嗦地看着大寨主,;方佛大寨主是穷凶极恶的大灰狼,马上要把他们全部吃掉。 不得不说,他们的预感非常正确。 大寨主怎么可能放过他们? 大寨主这一身的伤,还是拜他们所赐!上次伤成这样,还是因为一清道人,一清道人好歹强得离谱,被其伤了也算心甘情愿。这帮家伙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把他伤成这样? 大寨主一声咆哮,持着大刀便朝那一群人扑了上去。 雄獅,终于从牢笼中解脱出来。 可想而知,朴尔倒地以后,十二天罡大阵就组不起来了,剩下的十一个人也完全沦为渣渣,在大寨主疯狂的开山刀下毫无抵抗之力。现场惨叫连连、鲜血飞溅,不用几分钟的功夫,这些人就全部倒地、当场咽气! 我也算是见识过不少杀人的场面了,此刻还是看得心惊肉跳、毛骨悚然。 爆发后的大寨主果然可怕,说是杀人魔王一点也不为过。当然,他也理应凶残,毕竟这一群人也想要他的命,甚至差一点点就成功了。 在他屠杀的过程之中,重伤倒地的朴尔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兄弟一个接着一个的被杀,最后绝望到整个脑袋都伏到草丛里面,放声大哭起来。 只差一点点, 就差一点点,他就能够拿下苗家寨了啊,明明所有的计划都万无一失,最终却栽在了这么一个节骨眼上,让他怎么能够甘心、怎么能够心服! 手持大刀的大寨主,一步一步朝着朴尔走去,双脚踩在地上发起嘎吱嘎吱的声音。 听到脚步声后,朴尔抬起头来。 朴尔的脸上布满泪水,像他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轻易会哭,只有在极端的悲愤和压抑之下才会产生这种现象。 靠在树下的我,知道朴尔要完蛋了,也忍不住长呼了一口气。虽然我的木意不是要帮大寨主,但如果我不帮他,连我都要玩完,最终不得不帮。大寨主很快走到朴尔身前,“唰”的一声将刀抵在朴尔的脖子边上,冷冷地说:“服吗?” 满脸不甘和不忿的朴尔,看着满地自己兄弟的尸体,反而冷笑起来:“服也不是服你!” “哦?”大寨主问:“那你服谁?” 朴尔沉沉地说:“如果不是他,你早就死在我刀下了!” 朴尔一边说,一边抬头朝我这边看来,眼睛也苜勾勾地盯件了我:“我皋真没想到,苗家寨中竟然有人知道怎么破解十二天罡大阵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怎么知道的?” 听这意思,朴尔也知道十二天罡大阵里最大的杀招,同时也是唯一可以破解的一招。 我沉默了一下,才沉沉地说:“我是大阎王的儿子。” 大阎王的儿子! 听到这几个字后,朴尔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样子:“你你真是大阎王的儿子?” 朴尔愣了半响,才哈哈大笑起来:“外面都以为你在想办法救你爸,原来你躲到苗家寨里来了!你在这干什么,指望两个寨主帮你忙吗,他们连凤凰山都不敢踏出一步” 朴尔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寨主一刀就挥了下去,朴尔立刻人头落地,下场和明月等人一样。 果然是一报还一报啊。 “废话真多”大寨主喃喃地说着,接着转头朝我这边看来:“王巍,不用听他胡说,你可以一辈子子躲在这里。” 这也算是大寨主对我的承诺,我又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四面八方都响起了脚步声,黑刀南宫他们果然准时赶了回来。当他们看到满地的尸体和朴尔的人头,还有伤痕累累的大寨主时,当然个个大吃一惊,纷纷围了上来询问情况。 大寨主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同时对我好一顿夸,说要是没我关键时刻指点,他的命就保不住了等等。总之,就是把我的功劳吹上了天,众人一遍谩骂朴尔实在狡猾,一边围到我的左右表示感谢。 其实我虽然懂得破解十二天罡大阵之法,但如果刚才是我被围,我也一定会死,因为即便是和朴尔单挑,我也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大寨主能羸,主要还是靠他自己。 我把这一点说出来,众人都说我太谦虚了,仍旧众星捧月一样夸赞着我。 于是我莫名其妙地成了这场围歼朴尔和二寨 主的最大功臣,大寨主也承诺我说回去以后一定重重赏我。 黑刀南宫提了朴尔的人头,众人也搀扶着伤重的我和大寨主,深一脚浅一脚地返回苗家寨 去。到苗家寨,已经后半夜了,我和大寨主分别料理过伤以后,就先回去睡了,毕竟大家都很疲累。 回到我的房中,才发现苗雪雁就在床上躺着。黑刀南宫和大寨主没有骗我,他们果然把苗雪雁给救回来了。 不过苗雪雁睡得不好,不光脸色极其苍白,人也不停打着哆嗦,似乎十分害怕的样了,显然还没从之前的事件中走出来。我想了想,轻轻将她挽在怀里,在我怀抱中后,苗雪雁果然抖得没有那么厉害了,睡相也逐渐安稳、平和下来。 我轻轻叹了□气,回想起之前一整夜的事情,从明月到花斑虎最后到二寨主,二寨主这边的人可以说是全军覆没,一个都没活着。就包括躺在我怀里的苗雪雁,也是大寨土看在我面子上,才没把她一并杀了! 等到苗雪雁醒来,知道这一切后,该有多难过啊…… 说实话,我还挺心疼这个姑娘的。 因为我怀抱着苗雪雁,也没法躺下好好休息,只好靠在墙头,就这么坐着睡着了。 梦中,杀声四起。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怀中一阵蠕动。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苗雪雁已经醒了,只是神情有些呆滞,正愣愣地看着我。 窗外,也亮了起来,第二天已经到了。 我赶紧说:“二小姐,你没事吧?” 二小姐还是有些发怔。 我意识到自己还抱着她,赶紧松开自己的手臂,说不好意思,昨晚看你睡得不太踏实,所以才抱着你的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苗雪雁就“跐溜”一声从床上爬起,惊讶池捏着我的胳膊、摸着我的胸膛,颤抖地说:“王巍,真的是你,你没有死,实在是太好了!” 我立刻摇头,说我没死,我逃出来了 “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苗雪雁着急地问我:“是不是你去通知了我爸,然后我爸将朴尔给杀了?” 话题终于来到这里。 看着苗雪雁一脸焦急的样子,我又怎么忍心告诉她真相呢,只能长长地叹了口气。 “你说啊!”苗雪雁好像预感到了什么,神色愈发焦急起来。 就在这时。门外的院中突然响起一阵哀乐。苗雪雁的身子顿吋猛地一颗。 苗雪雁哆哆嗦嗦地下了床,颤颤巍巍地走到门口,一把将门推幵。 门外已经是一片雪白的世界,白色的布、白色的烛、白色的灵堂,以及一群身穿白衣的人。哀乐混杂着哭声,充斥在主宅的院中,形成一片悲伤的海洋,仿佛世界末日都要来了。 院中放着六口棺材,每口棺材上方有个牌位,分别写着不同的名字,有一寨队长明月、三寨队长花斑虎、七寨队长绝情狼、九寨队长巴图、十一寨队长沙漠狐,当然还有二寨主苗家桐。 前五个人的死,苗雪雁昨天晚上就知道了,父亲的死,却直到今天早晨才知道。 朴尔的人头,就摆在六口棺材前方。 苗雪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顿时疯了一样地扑过去。 棺材还没加盖。场郎部出被千上。 苗雪雁一眼就看到了父亲的尸体,顿时整个人都完全傻住了、愣住了,接着身子一歪,昏迷过去。站在她身后的我,立刻将她抱住,接着又将她抱起,送回房中。 这一觉,苗雪雁一直睡到下午才醒过来。 而我。始终守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的身子不断发抖,眼泪也浸湿了整个枕头。她醒过来后,看上去终于沉静了不少,唯有目光仍旧一片呆滞,问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按照大寨主的说法,“原原本本”给她讲了一遍。 我说我昨晚逃出来后,沿路回去寻找援兵,但是并没找到二寨主,而是找到了大寨主。 大寨主立刻带人前去截杀朴尔,但还是迟了一步。等我们赶到的时候,二寨主已经死在了朴尔手上,据幸存下来的人说,二寨主是去找明月的,因为听说明目要杀我,所以前去阻止,结果半路上遇到了朴尔。 朴尔使出十二天罡大阵,将二寨主给杀了。 大寨主当然怒火中烧,联合其余队长一起将朴尔等人杀了。 这就是整个过程。 大寨主已经统一好了所有口径,无论苗雪雁去问谁,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答案。 苗雪雁比我想象中要坚强。 她默默地走出门去,披麻戴孝,跪倒在二寨主的灵前。 --跪,就是三天。 三天以后,二寨主和明月等人下葬,苗雪雁这才再一次昏迷过去。 一睡,又是三天。 这三天里,我寸步不离地照顾着苗雪雁,不管是出于同情,还是身为她的丈夫,我都做得毫怨言。苗雪雁醒来以后,第一时间去向大寨主问安,感谢大寨主帮他父亲报仇,还说从此以后,她就只有大寨主这一个亲人了。 大寨主也温和地说:“雪雁,你放心吧。虽然你父亲去世了,但我还在,我对你会像亲生女儿一样。” 苗雪雁哭着磕头道谢。 这场面其实很虐,当时我满脑子就四个字:认贼作父。 苗雪雁如果知道害死她父亲的凶手其实是大寨主,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总之从今天后,苗雪雁变得稍微正常些了,渐渐从过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对人也有说有笑的。但她的变化,只有身为丈夫的我才知道,因为她只要回到房中就变得沉默寡言,甚至和我都 很少说话。 当时我很担心她的状态,怕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每天工作完后就会第一时间回到房中,尽量陪伴着她,让她不那么孤单。 不过,效果似乎不怎么好。 在这事发生以前,其实我和苗雪雁的关系已经很不错了,秋猎的时候还同骑了一匹马,不说有多恩爱,起码也有说不完的话;但这事后,我们之间的关系仿佛回到刚结婚的时候,中间隔了一道看不见摸不着,却真实存在的巨大屏障。 当然,我也不是很在乎这个,毕竟我来苗家寨是有任务在身的,可不是为了泡妞,或是哄哪个女孩开心。 所以,苗雪雁不理我就不理我,我也没有太当回事。 如今,二寨主已经死了,苗家寨是大寨主一个人说了算,不过力量明显减弱很多。我和万毒公子都觉得,现在是龙组逬攻的好机会了,如果左飞带人杀到这里,必定能把大寨主一网打尽。 万毒公子想把这信儿报给左飞,但是凤凰山依旧封锁的很严重,根本就出不去。万毒公子也没朴尔那个本事,能够绕开防守混到外面。我们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想办法劝说大寨主打开山门,重新恢复正常的交易和秩序,毕竟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想必王皇帝不会再报复了。 等到山门大幵,万毒公子就能去报信了。 现在,我在大寨主面前的地位很高,几乎能和黑刀南宫平起平坐,说话当然是管用的,所以这事就交给我了,等有机会就向他谏言。 至于刘鑫和一清道人。只能等到龙组攻破苗家寨的那天再救他们,现在是没什么机会了,毕竟我也进不去后院。 之前大寨主说好的封赏,因力要给二寨主举办葬礼,所以往后推延了一段时间。直到一个月后,苗家寨的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各寨空缺的卫队队长也都填补上了大寨主的人,我也取代了明月,做了一寨队长一至于之前不肯站队的千虫君子等人,现在苗家寨只有一个大寨主了,他们也就只能效忠大寨主了确定整个苗家寨都被大寨主掌控,大寨主才召开了一次封赏大会。 在朴尔事件中立下功的,统统都有赏赐。 我的功劳最大,大寨主赏了我一堆金银财宝 以后,又问我还想要什么,一定尽我所能地满足我。我便当着众人的面,跪在地上说道:“希望大寨主赦免大小姐苗冰骆。” 听到我的请求,众人都是大吃一惊,之前我为二小姐求情也就算了,毕竟大家都知道我喜欢二小姐,怎么现在又为大小姐求起情来了,难道我对大小姐也有汁么心思?但实际上,哪个鬼才想救苗冰骆啊,我想起苗冰骆的恶心嘴脸就要吐了,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心要坏了也玻人所不齿。但是没有办法,在开封赏大会之前,大寨主专门找我谈了一次话,希望我能借着机会帮大小姐苗冰骆求情。 之前,大寨主把亲闺女苗冰骆贬为苗奴,那是实在没办法了,要给二案主一个交代。现在,二寨主已经死了,大寨主当然想把闺女救出来了,可又不能直截了当地赦免,毕竟他也要顾及自己的声誉,所以才想让我代劳,借我的口提出要求。 这样,大寨主就能借坡下驴,赦免苗冰骆了。 我在大寨主手下做事,当然一切都要听大寨主的,所以只能照办。 了解大寨主的,立刻就能猜出这是大寨主在背后作祟,不了解的还以为我想打什么鬼主意,议事厅里一时间议论纷纷、交头接耳。 大寨主故作一脸惊讶地说:“王巍,你为什么要帮冰骆求情,她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这老东西,戏演得倒挺真的。 我也只能按照他之前的吩咐,将理由一点一点阐述出来,说大小姐只是年轻爱玩,才和几个队长的关系纠缠不清,也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不算不可饶恕的错误,经过这次惩罚,想必大小姐已经知道错了等等,反正就是尽我所能地为大小姐开脱罪责,希望大寨主能赦免了她。 我这一开头,其他聪明点的卫队队长、各寨头领纷纷附和,说大小姐确实没犯什么天怒人怨的错,年轻人喜欢多交朋友也是很正常的。希望大寨主能再给大小姐一个机会。 几乎所有人都发了话,唯有黑刀南宫一声不吭。 毕竟,苗冰骆给黑刀南宫带来的伤害太大,黑刀南宫没有跳出来表示反对已经仁至义尽。 总之,在我的带领下,众人纷纷为苗冰骆求情,希望大寨主能够开心。大寨主犹豫再三、慎重思考过后,才“勉为其难”地说:“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再给她个机会!如果还有下次,绝不赦免!” 就这样,苗冰骆终于获得了赦免的机会。 有卫兵去把苗冰骆带了回来,并且有老妈妈为她梳洗打扮,重新打理好后才来到了议事厅。苗冰骆受了几个目的苦,身子十分虚弱,路都走不太动,但她毕竟底子不错,无论脸蛋还是身材都属上等,现在又经过一番打扮,穿上十分漂亮的衣服,又变得像仙女一样惊艳起来,众人均是眼前一亮、喷喷称赞! 苗冰骆盈盈跪倒在地,感谢大寨主的赦免之恩。 大寨主板着脸说:“谢我干什么,还是谢谢王巍吧,我可没想放你!要不是他求情,你还在田里趴着!” 苗冰骆在来之前,已经听卫兵说过是怎么回事了,所以也没表现惊讶,直接转头冲我说道:“王巍队长,谢谢你了!” 现在我是一寨的卫队队长,苗冰骆称呼我为王巍队长也没什么不妥。苗冰骆现在态度很好,一副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的样子,但我心里还是对她很烦,一想到她做过的那些恶心的事,就有一种想要吐的感觉。 只是当看众人的面,我也不太好表现自己的情绪,只能沉沉池说:“大小姐,你客气了!” 苗冰骆笑着说道:“听说你和雪雁结婚了,算是得偿所愿,恭喜你呀!” 苗冰骆知道我一直喜欢苗雪雁,认力我是捡了大便宜,我也没说什么,又道了声谢。 苗冰骆知道不止我一个人给她求情,所以又转头去谢其他队长、头领。苗冰骆态度诚恳、语气温和,对每一个人都毕恭毕敬、客客气气。当然,睢独隔过去黑刀南宫了,黑刀南宫一样不去看她,看来两人之间算是彻底完了。 苗冰骆又成了高高在上的大小姐,众人当然对她也很客气,不停夸赞她的美貌等等。旁边的我,听得十分不屑,心想这样的女人,就是再美貌又怎么样,只会让人觉得恶心,以后谁娶了她才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 我真同情她以后的老公,袓上缺了什么大德才会和她结婚,要和这样的女人同床共枕,至少得丟十年阳寿吧? 就在我心中暗自吐槽的时候,大寨主突然说道:“大家安静一下,我要宣布一件事情!” 大寨主要说事情,大家当然立刻安静下来,并且纷纷转头看他。 大寨主清了一下嗓子,面上也浮现出一丝微笑,目光慢慢扫过众人,沉沉说道:冰骆的年纪也不小了,我准备给她找个丈夫,让她赶紧完婚,大家觉得王巍怎样?”

上一篇   984 最后的杀招

下一篇   986 恭喜大寨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