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3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 少年王

983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大寨主和这些队长一起来到我的身前,显然已经等待已久,就等黑刀南宫向我解释清楚一切,然后一起出发去杀朴尔。在他们眼里,我就是自己人,所以才会等我。 想到二寨主和二寨主的人全都死了,大寨主和大寨主的人却都活着,我的心中不免生出一股悲凉。 这场暗战的最终胜利者,终究还是落在了大寨主头上,这么强大的阵营,秒掉朴尔是分分钟的事了。 此时此刻的大寨主,眉飞色舞、神采飞扬,一脸洋洋得意的神情。他确实有得意的资本,玩了一出精彩的借刀杀人,自己这边没有丝毫损伤,对手却已经全军覆没,怎么能不高兴、怎么能不开心! 我的心中却是一阵发寒,那可是他的亲兄弟啊,他也真能下得了手、笑得出来! 大寨主走到我的身前,拍着我的肩膀说道:“好兄弟,干得不错。” 大寨主一脸笑意,看向我的眼神也充满赞许,好像这一切都是我的功劳,可我在这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的内心有点苦涩,只好冲他苦笑了一下,大寨主并不知道我的心情,仍旧开心地说:“王巍,这次你可立了大功,回去我一定要好好赏你!” 接着,他又对身边的人说:“你们知道吗,巴图都死在了他的手上!” 我相信大寨主之前并没有派人跟踪我,但他跟踪了朴尔,所以对我的事也知道一些。身边的这些卫队队长,有比巴图厉害的,也有不如巴图的,但在听说我干掉巴图以后。个个都是惊讶无比,然后冲我挑大拇指,说我真是太出色了。 苗家寨中,普通卫兵战胜卫队队长的事不是没有,但也绝对不多;偶尔出现一个,当做大熊猫看待也不稀奇。 最起码的,我的实力放在这里,他们就没人胆敢看不起我。 谁都知道,此事大功告成以后,大寨主回去至少封我一个卫队队长,到时候就和他们平起平坐。所以,他们也一个个向我道喜、祝贺。我也只能应承和敷衍着他们,说些虚伪和客套的话。 大寨主也极力拉拢着我,拍着我的肩膀说道:“王巍,我杀了他们所有的人,唯独留下了雪雁,就是因为你啊!” 苗家寨中人人都知道我喜欢苗雪雁,哪怕结婚当天发生了新娘跟人私奔的事,我也毫不嫌弃地和苗雪雁继续完了婚。在众人看来,我实在太不容易,对苗雪雁也太痴心、太卑微了。 我的形象在苗家寨已经是这样了,只能接茬演下去了,否则前后不一,容易遭到疑心。 我只能做出一副极其感动的样子,说大寨主,谢谢你! “不用谢、不用谢,你也帮了我大忙啊。”大寨主一脸笑呵呵的样子。 我又问大寨主把苗雪雁送到哪里去了,大寨主告诉我说苗雪雁疲劳过度,被他的人送回去休息了。苗雪雁是不是疲劳过度,这事估摸着有点悬,有可能是被大寨主给打昏的,但只要苗雪雁和万毒公子平安无事,我也就放心了。 现在,该把刘鑫和一清道人救出来了。 于是我说:“大寨主,我也很累了,能不能先回去休息?你们这么多人,也足够收拾朴尔了吧。” 我背上的伤,人人都看得见,鲜血甚至染红了整个后背,算是标准的伤员了,不能不放我假吧?等我回去以后,就把刘鑫和一清道人都放出来。我的计划很好,大寨主却笑着说:“你小子,有那么着急见你老婆?放心,她真的没事!击杀朴尔的最后一刻,我希望咱们兄弟共同见证,所以最好你也在场!” 大寨主都把话说成这样了。我也不好拒绝,只能答应,但其实心急如焚。 留下我后,大寨主便带着众人往回返,准备半路截杀朴尔。不料,我的伤却愈发严重起来,朴尔那刀好像含了暗劲,虽然已经包扎过了,但还是折磨的我痛不欲生,在加上之前拼命奔跑了一阵,确实有点力竭,所以没走几步就气喘吁吁起来,面色也发白的很严重,身子也愈发地虚弱了,几乎走不动路。 大寨主倒是对我挺关心的,看我实在撑不住了,让我不行就先回去。 但我当时已经虚弱到了极点,单凭自己已经很难走回苗家寨了,其他队长还都等着击杀朴尔,也没办法送我回去。大寨主让人搀扶着我勉强走了一段,但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么下去我就成累赘了。 大寨主观察了下地形,说道:“这里是进入苗家寨的必经之路了,不如就在这里等着朴尔。” 又对我说:“一会儿朴尔来了,你就不用动手了,坐在地上休息就行。” 大寨主他们足够收拾朴尔,确实用不着我出手。我便点了点头,靠着大树坐了下来休息,众人也都埋伏好了,等着朴尔那一群人现身。当时我还蛮着急的,心想错过这个机会以后,再想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就难了,但我当时确实走都走不动了,除了干着急外一点办法都没。 我心里想,万毒公子也回去了,或许他会想办法救刘鑫? 但他和千虫君子在一起,估计行动也不方便。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是朴尔始终不来。众人也觉得奇怪,按照时间来说,朴尔也该来了。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突然传来,一个汉子从密林中钻了出来,边跑还边喊着:“大寨主、大寨主!” 大寨主立刻现身,问他怎么回事? 这人气喘吁吁地奔到大寨主身前,说道:“不好了大寨主,我把朴尔给跟丢了……” 看这意思,这汉子就是被大寨主派去盯梢朴尔的人。大寨主一听也急了,挑着眉毛说道:“怎么会跟丢的?” 黑刀南宫等人也都纷纷走了出来,问这汉子怎么回事。汉子摇着头,说道:“我也不太清楚怎么回事,我本来跟得他们好好的,但他们突然说肚子有点饿了,要打几只山鸡和野兔来吃。他们有的拾柴、有的去打兔子,当时我也没有多想,就在原地等着他们,结果他们再也没出现过……” 大寨主一听,顿时怒火中烧,一个耳刮子甩在那个汉子脸上,说他是个废物,连个人都看不好。 汉子也不敢回嘴,捂着脸颊缩在一边。 但,无论大寨主怎么生气,朴尔确实是跟丢了,而且也不知道上哪去了。朴尔这人非常危险,而且花花肠子很多,指不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如果不能将他及时清理,大寨主晚上都睡不着觉了。 大寨主又问其他队长的意见,黑刀南宫说道:“朴尔肯定发现了有人在跟踪他,所以才把人甩开了。但这里是进入苗家寨的必经之路,他不从这里经过能上哪去?” 众人纷纷七嘴八舌。普遍认为朴尔狡猾如狼,必须第一时间将他给找出来,否则以后肯定后患无穷。 朴尔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的高手,而且还掌握了十二天罡大阵的本事,就连二寨主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如果不能及时将他干掉,别说大寨主了,在场的所有人都会寝食不安,从此一个好觉都睡不上。 本来挺顺利的一件事情,半路却出现了这样的插曲,大寨主也有点心烦意乱。大寨主虽然没把朴尔放在眼里,但也不至于完全视若无物,本来是利用朴尔这把刀的。结果这把刀却自己消失不见了,当然让他内心烦躁。 大寨主仔细想了一下,说道:“大家分头去找,务必将他给找出来。但是记住,千万不要和他交手,找到以后第一时间来汇报我!还有,无论找得到、找不到,一个小时之后都来这里集合。” 无论怎么看,这都是最好的主意了,毕竟朴尔刚刚消失不久,现在去找还来得及。时间拖久一点,凤凰山如此之大,上哪去找朴尔?众人接受命令,顿时四散飞奔出去,沿着各个方向寻找朴尔去了,相信不久之后就能有所消息,十几个人不能插着翅膀飞走了吧。 因为我的伤势严重,连行动都成了困难,所以肯定不用我找,我仍可以在原地休息。众人四散奔出之后,现场只剩我和大寨主两人,大寨主也走到我的身前,问我怎么样了。 我摇摇头,意思是我现在的状况很不好。 大寨主也有些愧疚地说:“早知道刚才就该让你回去。” 我又摇摇头说:“就我这个身体状况,就算刚才提前走了,也会瘫在半路,没准还被朴尔给撞上了,还是和你们在一起比较安全。” 大寨主点了点头:“你再撑一阵子,等杀掉朴尔,咱们就回去。” 也只能这样子了。 我和大寨主有一句没一句地扯着,他现在还蛮信任我的,告诉了我很多事情。他说他和二寨主的关系本来很好,但是近年来逐渐开始恶化,彼此都不信任了,卯足了劲想把对方干掉,还说如果他不借这个机会除掉二寨主。二寨主也迟早会找机会干掉他的,所做得一切都是无奈之举。 大寨主说得一切有点粉饰自己的意思,反正我跟二寨主这么长时间,没觉得二寨主想干掉大寨主,二寨主自始至终都在防守,没有主动进攻的表现;反倒是大寨主,无时不刻都想干掉二寨主,每天能把我叫过去问好几次话,打听二寨主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 当然,二人的关系恶化确实是真的,二人除了在迎战外敌的时候团结一点,其他时间无一不在内斗、暗战。苗家寨给我的感觉就像华夏的缩影。外敌侵入的时候才会格外团结,平时内斗起来真是比谁都凶,要不抗战能打八年? 干掉二寨主后,大寨主明显轻松很多,只剩一个朴尔就能大功告成。但这事也急不来,总得先找到朴尔再说。大寨主索性也坐下来,和我并排坐着聊天,抬头仰望着天空说道:“平时总想我兄弟死,觉得等他死了我就好过了,结果现在他真的死了,我反倒有点难过啊……” 大寨主没有必要在我面前演戏,也没有任何理由来这样做。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他的内心确实不太好受。 毕竟是自己亲弟弟死了啊…… 我试探着问:“那你后悔吗?” 大寨主想了想,又摇摇头说:“会难过,但不后悔。他死,我难过一阵子;他不死,我每一天都不好过。” 一句话道破真理。 虽然于心不忍,但还是会杀,让我想起古代那些王爷之间的纷争,骨肉相残的事从古至今都不罕见。 大寨主倒是很少有这种感性的时候,平时的他总是高高在上、冷酷无情,今天倒是愿意和我拉几句家常。大概是二寨主刚死,身边又没什么人在,才触发了他内心柔软的一部分吧。 当时的我,回苗家寨也无望了,更无可能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索性耐心倾听大寨主的肺腑之言。大寨主伤春悲秋了一会儿,又对我说:“回去以后,你就能和雪雁好好过日子了,反正明月已经死了,没人能再对你产生威胁。” 我点了点头。 大寨主又说:“当然,咱们的事,你可千万别对苗雪雁说,千万不能让雪雁知道二寨主是咱们给害死的。” 这样的话,黑刀南宫已经对我说过一遍,我知道大寨主是为了我好。所以又点了点头。就像黑刀南宫说的,大寨主完全可以杀了苗雪雁的,但他考虑到我的心情,才放了苗雪雁一马。 不论大寨主还是二寨主,对自己的兄弟其实都很不错,不过可惜的是,他们自己之间反而充满猜忌,最后才落了这么一个结果。 我不太想谈二寨主的事了,又问起苗刀朴尔的事来,说我虽然是第一天认识朴尔,但听他反复提起三年前的一桩冤案,他当时到底有没有偷长生果? 我之所以敢直接问大寨主,还是觉得我俩的关系已经挺近,就算比不上黑刀南宫和他的关系,但也强过其他的队长了。果然,大寨主并没对我隐瞒,直截了当地说:“他冤枉个屁,他就算没真的偷,也对长生果垂涎三尺!” 接着大寨主便滔滔不绝起来,将当初那件往事原原本本给我复述了一遍。 当年,朴尔还是主宅的卫队队长时,也有进入后院的资格。当然,他虽然有资格,但也不该没事就进后院,一天能进四五次,说是巡查,眼睛直勾勾盯着长生树,盯着长生果。 “妈的,我和二寨主在里面练功,他没事就进来晃一圈,盯着长生果看半天,我们不怀疑他,怀疑谁?” “可朴尔说,三年前长生果还没有熟,他没必要偷啊?” “我哪知道他怎么想的?”大寨主言之凿凿地说:“他的行为,本来就让我和二寨主颇起疑心。但也没有真的对他怎样。但是有天,南宫突然来告诉我,说朴尔又进后院去了……” 说到这里,大寨主顿了一下,才继续说,当时他立刻叫了二寨主一起去看,就发现朴尔的手已经伸到长生树里去了。 “妈的,要不是长生树有保护措施,长生果就被那小子给摘走了!” 我不知道一棵树要怎么保护,我也进过后院一次,没觉得那树有什么特别。但大寨主没说,我也不好意思去问。总之,发现朴尔这个行为以后,大寨主和二寨主立刻怒了,上前抓住朴尔就是一顿暴打,还把其他卫队队长都叫来了,准备将他当众处决。 当然,朴尔也足够狡猾,在行刑的关键时刻,竟然挣开锁链跑了。 “其实当时想追也能追上,但二寨主说算了,放他一条生路吧……唉,二寨主就是心太软了,所以才有今天的下场!”大寨主唉声叹气。 大寨主说的这些,我也不知是真是假,因为人在叙述一件事的时候,往往会在潜意识中偏向自己这边。就算这事是大寨主设计好的,他也不会对我实话实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二寨主肯定是不知情的,他是真的以为朴尔要偷长生果。 朴尔说自己没偷,大寨主却说他偷了,三年前的一桩悬案,真相似乎永远不会水落石出。 “他娘的,怎么还没有人回来,一个朴尔有那么难找吗?” 大寨主突然站了起来左右四望,还是一心想要杀了朴尔。 我正想安慰大寨主几句,说不着急,再等等吧。但我的话还没有出口,前方不远处的丛林里突然传来了脚步声,而且听声音还不是一个人,大寨主以为黑刀南宫他们回来了,立刻冲着那个方向说道:“怎么样,找到朴尔没有?” 别说大寨主了,就连我都以为是黑刀南宫他们,所以满怀期待地看向那边。虽然在我心里谁都不站,觉得两边都不是什么好鸟,打起来也是狗咬狗的行为。但我还是希望大寨主能杀了朴尔,毕竟这天晚上可没少受朴尔的折磨。 然而出乎我和大寨主所料的是,对方不仅没有说话,反而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 嘿嘿嘿……嘿嘿嘿…… 这笑声异常阴森、恐怖,像是来自阴曹地府似的,让人浑身毛骨悚然、遍体生寒。 大寨主旗下的卫队队长,绝不会用这种笑声回应大寨主的问候。 无论是我,还是大寨主,心中顿时一沉。 “谁?!”大寨主厉声喝道。 确实,大寨主这么发问纯属多此一举,在这凤凰山中,二寨主和他的人都死了,又不是大寨主这边的人,还能有谁呢? 或许,大寨主也抱着一线希望吧…… 但,这线希望很快就破灭了。 “大寨主,你不是一直在找我吗,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啦?” 这个声音依旧阴冷、阴森,我和大寨主本就沉下去的心更是跌到谷底。对面黑暗的密林之中,终于渐渐走出一群人来,领头的手持一柄苗刀,一只眼睛遮着罩子,正是我们刚才还谈到的苗刀朴尔;在他身后,当然就是他那一群兄弟。个个持刀拿棍、杀气腾腾,像是一群行走在暗夜中的狼。 这一瞬间,我突然明白了一切。 朴尔故意甩脱了跟踪他的汉子,是因为他已经识破了大寨主的计划,其实他早就在附近了,就在等大寨主落单,才现身收割大寨主的人头! 好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 大寨主以为自己是猎人,朴尔是猎物,殊不知情形早已发生变化,朴尔成了猎人,大寨主成了猎物! 果然如同朴尔所说,他既然三年之后返回凤凰山中。就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和把握! 我都想到了这点,更别提大寨主了。 大寨主知道自己中了计,面色凝重地看着对面发出冷笑的朴尔,缓缓说道:“既然你早就在附近了,为什么现在才现身呢?” 朴尔笑着说道:“大寨主,瞧你说的,我总得等南宫他们走远了,才方便下手杀掉你啊!否则你一嗓子,他们都回来了怎么办?” 接着又说:“大寨主,你这一手借刀杀人玩得真好,我还纳闷呢,今天怎么这么顺利,一个接着一个的往我这里送,连苗家寨都没有进去,二寨主都死在我手上了……嘿嘿,好在我也不傻,立刻猜到背后是你作祟,接下来的一切不都顺理成章了吗?” 不得不说,朴尔确实比我聪明,我是在见到黑刀南宫以后才想明白一切的,而他仅从一系列反常的现象就领悟到了真相当然,我也一早就发现了不对劲,只是一直没有时间静下心来思考。 不过,朴尔也确实很有耐心了。直到现在才现身来杀大寨主,他对大寨主的仇恨比天还高,竟然能够忍住,实在很了不起。 也是,他连三年都熬过来了,区区几十分钟又算得了什么? 大寨主抬头看了看月亮,说道:“你确定能在半个小时以内杀掉我么?南宫他们可是马上就回来了。” 之前大寨主就对黑刀南宫等人说过,一个小时以后如果找不到人,还来这里集合。现在已经过去半小时了,如果朴尔不能在这期间干掉大寨主,那么全军覆没的将是他们。 “嘿嘿,既然我选择现在现身。当然是有把握的……” 朴尔直勾勾地盯着大寨主,语气愈发阴森起来:“我杀掉二寨主,也就用了二十分钟而已……” 说完这句话后,朴尔没有再浪费时间了,立刻冷声说道:“还是老规矩,我来拖住大寨主,你们先把王巍干掉!”

下一篇   984 最后的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