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6 千虫君子,你也来了 - 少年王

976 千虫君子,你也来了

葫芦娃救爷爷,一个一个送? 不得不说,这是一句很俏皮的话,但是除了朴尔的那群兄弟,我和苗雪雁哪里能笑得出来?前有花斑虎,后有绝情狼,这地方就如此邪门,总是有人主动往这里送? 不用多说,肯定又是那个神秘的卫兵搞鬼,告诉绝情狼说明月在这杀我,所以他才来了! 这个卫兵,到底是什么人物? 一股阴谋的味道,愈发浓重! 但,朴尔可不管什么阴谋不阴谋的,他本来的目的就是屠尽苗家寨,有人送上门来当然正合他意。朴尔的眼神兴奋起来,像是一头嗅到猎物气味的狼,瞬间就把苗刀拔了出来。“镗啷啷”一声寒光四射。 这一次,苗雪雁的反应速度快了许多,当时就焦急地大喊道:“绝情狼,你快走,朴尔在这,他已经杀了明月和花斑虎!” 短短的一句话。便把整件事情讲明白了,同时也将这里的危险说得清清楚楚。绝情狼的反应可比花斑虎快多了,听到苗雪雁的话后,立刻转身就跑,真的如同一头丛林里的狼,瞬间就窜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但。朴尔不会将嘴边的猎物放跑,同样提刀迅速追了出去,刹那间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一场丛林中的追逐战显然正在开启。 朴尔一走,我顿时觉得轻松不少,刚才我就绞尽脑汁去想怎么拖延时间,结果半路杀出来个绝情狼帮了我的大忙。我估摸着,绝情狼肯定不是朴尔的对手,迟早要被朴尔给抓到,但是对我来说已经足够。 刚才我差一点就能解开绳子,现在更是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去解最后一点。本来是十分顺利的,但朴尔的那几个伙伴也不是吃素的,朴尔离幵以后,他们立刻严阵以待起来,一方面用布条堵住了苗雪雁的嘴,省得她再坏事,一方面团团把我围住,提防我会跑掉。 我能解幵绳子不假,但我不知道这几个汉子实力怎样,我是不是他们的对手。看他们的样子,个个长得彪悍,显然并不好惹,朴尔既然带着他们一起潜进凤凰山里,应该都不是普通角色吧? 就在我犹豫的一瞬间,就听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一个黑影渐渐出现,原来是朴尔回来了,手里还提着鲜血淋漓的绝情狼。 好快的速度! 我想到绝情狼不是朴尔的对手,迟早会被朴尔给抓回来,但是真心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两人还交过手了,绝情狼受了不轻的伤,连最基本的行动能力都丧失了,殷红的鲜血不断从他身上淌下。 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三的绝情狼,和排名第十的朴尔未免差距太大了些,简直就是光速! “啪晤”一声,朴尔把绝情狼丟到了地上,绝情狼吃力地抬起头来,看到了被五花大绑的苗雪雁,看到了被绑在树上的我,还看到了不远处明月和花斑虎的尸体,都没了头。绝情狼的脸色惨白,不知道是吓的,还是伤的。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情狼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也没像花斑虎表现的那么窝囊,而是把头垂了下去。 苗雪雁虽然被堵了嘴巴,但也不妨碍她唉声叹气、一脸无奈。 作为大赢家的朴尔,此刻更是难掩得意之情,嬉笑着说:“绝情狼,好久不见啊,想必你知道我是回来干什么的?” 绝情狼低着头没有答话。 朴尔继续说道:“来来来,告诉我,你到这来干什么了?” 绝情狼终于开口说道:“现在还说这个有什么意义?” 确实,人都快要死了,还说这个有何意义? 朴尔仍旧嘿嘿地笑:“你不说我也知道,是不是有人告诉你说,明月要在这里杀掉王巍,所以你是来帮忙的?” 绝情狼顿时一脸讶异:“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朴尔猜对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连我都能猜得出来。 朴尔继续笑道:“很简单啊,花斑虎也是这个目的。” 朴尔一边说,一边指了指不远处花斑虎的尸体。 绝情狼一脸沉默。 朴尔又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小兄弟,你这二姑爷做得忒惨了,看看有多少人想要你的命!” 我也一脸沉默。 确实,我这二姑爷做得有点惨。就因为娶了二小姐苗雪雁,才不断遭来杀身之祸。在苗家寨,还有二寨主罩着我,但一来到这凤凰山里,他们一个个就冲我露出了獠牙。 朴尔继续冲我说道:“现在我要杀了绝情狼,你的心里是不是很开心?” 开心? 开心虽然不至于,但也绝对不会悲伤。 我并没有答话,这种兔死狐悲的事我也做不出来,毕竟下一个就轮到我了。 朴尔也没有继续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而是冲着绝情狼说:“绝情狼,我也知道你的脾气,所以我就不跟你多废话了。我为什么杀你,想必你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说完这番话后,朴尔立刻手起刀落,朝着绝情狼的脑袋砍了下去。 绝情狼确实是个硬汉,起码比花斑虎要硬多了,从头到尾也没求过半句饶。 这一瞬间,苗雪雁闭上了眼睛。眼泪也再次无声滑落,她哪里能接受得了这种场景? 同样的在这一瞬间,我挣脱了身上的绳子,然后拔腿就跑! 我不知道自己跑的时机对不对,但我知道如果再不去跑,就真的没机会了。朴尔杀完绝情狼后。下一个必然是我。“扑通”一声,随着绝情狼的脑袋落地,我撒丫子往前跑! 但是可想而知,就连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三十三的绝情狼。都能在顷刻间被朴尔追上,更别提我了。 听着朴尔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的心中顿时闪过一丝绝望,心想这次真的要完蛋了吗? “唰!” 一道凌厉的刀风在我背后猝然响起,朴尔的刀显然已经劈了上来。 我明明知道这一点,却怎么都避不开。 连绝情狼都避不幵。别提我了。 “呲!” 仅仅是一瞬间,朴尔的刀就划开了我背上的衣服,接着冰冷的刀锋划破我的皮肉,鲜血在刹那间弥漫幵来,我整个人也像是一片被风吹落的树叶,无力而又颓然地摔到地上,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才停下来。 我用双臂撑着地面,吃力地爬了起来。 说句实话,不怎么疼,一来朴尔的刀足够快,疼痛神经还未彻底发作,二来我经常修炼龙脉图,对疼痛的敏感度比一般人都低--些。 但是想要再逃,显然已经不可能了。 身后渐渐走来的朴尔,也不会同意我这么倣得。 我吃力地站起身来,转过头去看着朴尔。 手持苗刀的朴尔一步步朝我走来,脸上有着一丝隐隐的愠怒之色:“他妈的看你这小子长得老实巴交,没想到一肚子的鬼水,竟敢在我眼皮底下逃跑,你到底长了几个胆子,敢做这种事情? 还有,你这个王八蛋东西,二小姐刚才那么为你求情,你脱身了就想一个人跑,完全不管二小姐了,你说你是不是个混蛋?怪不得人人都想杀你,你看你做的这龌龊事!” 面对朴尔的嘲讽,我并沒有答话,因为我知道我问心无愧,随便他怎么去想都行。 就在这时,又有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响起,朴尔的那群兄弟押着苗雪雁走过来了。朴尔指着我,冲苗雪雁说:“二小姐,看清你这丈夫是个什么东西了吧,我现在要杀掉他,你应该不会反对了吧?” 苗雪雁同样没有答话,我俩虽然什么都没发生,但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这点默契还是有的。 我知道我跑不掉了,所以默默地抽出了钢刀。 既然跑不掉了,那就战吧。 就算知道结果是输。也要战他一个痛快! 背后的伤开始隐隐作痛,并且不时有血流出,但我体内的战意还是隐隐澎湃起来。 “哟哟哟,还拔上刀了!”朴尔像是化身说唱的人,连说了好几个“哟”字,才继续说:“出息了哈,这是什么意思,要和我战一场啊?来来来,爷爷让你输个心服口服!” “唰”的一声,朴尔将他的刀也提了起来。 一场恶战,一触即发! 我正准备率先进攻,毕竟我已经处在弱势,就得先下手为强,或许还有一点机会。然而,就在我准备拔步上前的时候,就听到四周突然传来许多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正有什么东西朝着我们这边爬来,数量无比之多,堪称铺天盖地。 我对这个声音并不陌生,虽然四周一片漆黑,还有无数枝叶、草丛遮挡,但我知道是什么东西爬过来了。 就连朴尔,都忍不住左右四望,接着朗声说道:“千虫君子,你也来啦?”

上一篇   975 葫芦娃救爷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