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0 第一次,敞开心扉 - 少年王

970 第一次,敞开心扉

秋猎对苗家寨来说是项很重要的活动,据说这个习俗已经延续上百年了,人人争先、个个恐后,都想在秋猎中表现一下自己。在苗家寨这样落后的蛮荒区域,武力是备受推崇的东西,武力越强,得到的尊重也就越多。 打到的猎物越多,自然证明实力越强。 所以,苗家寨中但凡有点本事的人,都不会错过这次来之不易的秋猎。 我对这种虛名不感兴趣,更何况我还有其他事情,也就不去凑那个热闹了。我躺在屋子里面,听到外面大寨主和二寨主分别发言,说些什么“希望大家能有个好收成”之类的话,接着又是三声炮响。众人“哦哦哦”地叫着,还有马蹄声响,声势足可震天,乱了好一阵子,才慢慢地安静下来。 从声音来听。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最多留了几个老弱的卫兵守门,待会儿把刘鑫和一清道人放出来,他们凭借自己的能力也足以冲出去了。 至于两位寨主回来,询问刘鑫和一清道人是怎么跑的。那我哪知道啊,我一直在屋子里养病,这地方又没有什么监控,不好怨到我身上的。 这么想着,我也慢慢兴奋起来。估摸着他们差不多已经走远了,便从沙发上坐起来,准备去救刘鑫和一清道入。然而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苗雪雁竟然走了进来。 当时我就吃惊不已,这娘们怎么返回来了! 苗雪雁同样吃惊:“呀,你怎么坐起来了,快点躺下休息!” 苗雪雁百米冲刺一般奔了过来,伸手就把我往沙发上按,按到一半突然想起什么,又说:“你生病啦,不能老在沙发上躺, 走,我扶你到床上去!” 也不问我愿不愿意,拖着我就要往床上去。我是盛情难却,又要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只好顺从着她来到床上躺下。 这是结婚以来,我第一次躺在我们的婚床上,心中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滋味。扶我躺下以后,苗雪雁又问我刚才坐起来干什么,我能说实话吗,当然说我口渴了,刚才想去喝一点水。 “我帮你倒。” 苗雪雁立刻去倒了杯水过来,殷勤的让我怀疑根本不是她了。 我一边暍水边问她:“二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 苗雪雁说:“你生病了,我是你的妻子,当然要照顾你了,你现在怎么样了?” 我我好得很,一点小病而已,杠得住的。又说:“二小姐,你真不用管我,一年就这么一次秋猎的机会,你可不能错过!” 苗雪雁摇着头:“不行,我必须要照顾你。上次我发烧生病,不就是你照顾我的?” 不管我怎么说,苗雪雁就是不肯离开,死乞白赖地要留下来照顾我。我心里都快急死了,好不容易有次机会,却被她给打乱了,简直天不助我。苗雪雁啥时候变得这么贤惠了? 苗雪雁摸我额头,说还好,并不发烧,又问我吃过药没。 我说我吃过啦,就是没一点用。 苗雪雁说:“外面的药确实没什么用,还是我们苗家寨的草药管用。等着,我去给你熬点药来。” 我只好在屋子里面等着。 苗雪雁在这里,我肯定不能再动手了,得想办法将她支开才行。 过了一会儿。苗雪雁盛了碗药过来要喂我暍。嚯,那药黑黝黝的,闻着就苦到了极点,我皱着眉头暍下去了,又说:“二小姐。你真的不用管我,我休息一下就好,你快参加秋猎去吧。” 苗雪雁说:“你干嘛老赶我走?他们已经走很远了,我再追也追不上,不如留下来陪你。” 我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苗雪雁以前多讨厌我啊,恨不得能离我有八丈远,现在竟然赶都赶不走了。我知道她是在还我人情, 毕竟之前我也照顾过她一次,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管她,结果今天可麻烦了。 我只好说那行吧,我先睡上一觉。 我想着等我睡着以后,苗雪雁觉得没什么意思。可能就离开了。结果我闭眼闭了好长时间,也没发现苗雪雁有一丁点要走的迹象,等我再睁眼一看,发现苗雪雁正坐在床边织着什么东西。 “你在干嘛?”我疑惑地问。 “呀,你醒啦?”苗雪雁开心地说:“感觉怎么样了?” 我能说什么呢。我本来就没什么事,只好说感觉挺好,你的草药蛮管用的,接着又指着她手里的东西,说那是什么? “这个啊!”苗雪雁晃了晃手里的东西。 “保密!”苗雪雁突然俏皮的说了一句!突然又看到我兴趣怏怏的样子! “你还好吧!,现在我虽然还不喜欢你,但是你真的是个好人,我会努力爱上你的!”苗雪雁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摇摇头,说还好,你不喜欢我才是正常的,毕竟我们的身份有着天壤之别。 “不,这和身份倒没什么关系”苗雪雁低着头,轻声说道:“是我心里已经有人了。” “明月?” “不不是他。”苗雪雁轻轻抿着嘴:“其实我一直把他当哥哥” 我想起一个答案,有些惊讶地说:“不会是王皇帝吧?” 我突然提到王皇帝的名字,苗雪雁倒是并不怎么惊讶,毕竟苗家寨中人人知道她之前就是因为私放了王皇帝才被贬为苗奴的, 关于她和王皇帝的八卦至今也没断过,仍旧是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甚至有种声音,说苗雪雁和苗冰胳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那种喜欢吊着很多男人的女人。 苗雪雁仍旧低着头,咬着唇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他,反正他走以后。我心里确实空荡荡的。后来那个一清道人攻进来后,我就一直想到阳城去问问他,为什么要说话不算话,他明明答应过我不报复苗家寨的其实结婚那天我离开这,不是想 和明月私奔,而是想去阳城” 我明白了她的意思。 其实她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心,所以才想去阳城见见王皇帝,好确认一下自己到底怎么回事,可惜半路上就被二寨主给带回来了。 说到这里,苗雪雁突然停了下来,有些愧疚地看着我说:“不好意思,和你说这些事,对你来说不太公平!毕竟我已经是你的妻子,心里却还是老想着別人” 苗雪雁这个女孩确实纯真、善良,是那种你对她好、她就一定会对你好的女孩。和她姐姐苗冰骆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一样米养百样人。 我摇摇头,说没关系的,你能和我吐露心声,我已经很幵心了。 在苗雪雁看来,我是一个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甚至愿意付出一切的男人。听到我这么说后,她则轻轻笑了起来:“王巍,真是对不起了。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我觉得我们既然已经是夫妻了,我就一定会做好自己的分内之事,并且努力地去爱上你 但,可能短时间内无法做到,无法真正地去接纳你,可能需要一点时间,你能谅解我吗?” 我点点头,说能。 接着又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娶你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又如何比的上你心目中的他。你就是一辈子不爱我都没有关系,甚至你可以随时去追寻自己的幸福,无论你爱上谁,我都会放你走的。” 我说这番话的意思,本意是想让苗雪雁不用对我愧疚,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苗雪雁当然明白我的意思,但她却更感动了,一双眼睛红通通的,说道:“王巍,别这么说,你也很优秀的,以后你也肯定能够找到一个你爱她、她也爱你的女孩!” 我也点了点头,说好,我会努力。 这是我们结婚以来,第一次互相敞幵心扉。那天上午在房间里,我们说了很久很久的话,仿佛是一对相识已久的老朋友。苗雪雁给我讲了好多她小时候的故事,听得我一会儿乐一会儿笑,房间里面充斥着欢快的笑声! 虽然我心里还惦记着刘鑫和一清道人,但是看这情况,今天恐怕是救不出他们了,只能沉下心來陪着苗雪雁聊天。 聊着聊着,苗雪雁突然问我:王巍,你的病到底怎么样了?” 我能说什么昵,我只能说:“已经好很多了, “哈!” 苗雪雁乐了一下,脸上绽放出欢快的笑,拉着我的手说:“那我们去打猎吧,现在一定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