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9 女中豪杰,苗雪雁 - 少年王

969 女中豪杰,苗雪雁

实话实说,明月的这个问题毫无意义,我和苗雪雁都结婚一个多月了,正常情况下苗雪雁都该怀孕了,他还纠结我俩发生过关系没有,简直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明月把最后一个问题放在这件事上,说明他还挺在乎这种东西,怪不得一个多月吃不好睡不好。 苗雪雁的回答则有点较劲的意思,既没承认也没否认,反问明月发生过了,你会怎样? 虽然之前我和苗雪雁说过不让她对外宣扬我们的事,但我觉得她肯定不是出于这样的考虑,而是单纯想看看明月的反应。男人和女人终究是两种不同的动物,男人希望女人任何时候都能保持完璧之身,而女人则希望男人能够无条件地爱着自己,哪怕自己并不完美。 明月的脸果然一下僵了,身子都微微有些颤抖起来:“你……你怎么不反抗呢?” “我一个弱女子,他一个大男人,我怎么反抗?”苗雪雁的声音有些颤抖:“你要是在乎这个,以后就不要再爱我了!” 明月显然伤到了苗雪雁,说完这句话后,苗雪雁转身就走,一脸非常生气的样子。明月也着急了,赶紧抓住苗雪雁的胳膊,仓皇地说:“我不在乎,我只爱你一个,哪怕你并不完美,我也只爱你一个!” 明月这一番话本来是表忠心的,谁知反而捅了更大的马蜂窝,苗雪雁回过头来,怒气冲冲地说:“我怎么就不完美了?我和别人发生过什么就是不完美了?那你快去找个完美的人,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其实仔细想想,苗雪雁的话也不无道理,她是个人,又不是个东西,又不是缺胳膊断腿了。怎么就和完美扯上关系了呢? 不是处女就不完美了吗? 或许男人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女孩听到这样的话肯定都要火冒三丈。 所以明月这一番话,不仅没有起到安抚作用,反而让苗雪雁更加生气。 明月果然更加慌张:“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面对苗雪雁的怒火,明月完全慌了,说话都语无伦次,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苗雪雁却猛地一甩明月的手,气势汹汹地大步往前走去,看来这场约会有个并不完美的结尾啊。 苗雪雁的态度,似乎让明月也有点急了,苗雪雁还没走上几步。明月突然恼火地说:“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总是那么刚烈,别说和你发生什么,就是抱抱你都不让……怎么和他在一起,那么快就缴械投降了?苗雪雁,你真是让我失望!” 看来明月是真着急了,“二小姐”也不叫了,而是直呼其名。 苗雪雁哪里是个让人的主儿,再次回过头来说道:“对啊,我就是这么随便、轻浮、放荡!我都是他的妻子了,不让他碰难道让你碰吗?我爸昨天还问我什么时候要个孩子,我本来是没打算这么快要的,现在决定回去就跟他要,马上就要!” 听着这一番话,我心里想哇塞,真的假的,君子一言可是驷马难追,说了要孩子就必须要孩子,谁反悔谁是狗! 开玩笑的,我知道苗雪雁说的都是气话。 其实苗雪雁真的很刚烈,宁肯自杀也不和我发生什么,明月确实冤枉她了。但我也不可能跳出去为苗雪雁作证,我还没有那么傻逼,更没那么圣母,两人乐意吵就吵呗,关我什么事呢? 吵架这种东西,永远都是一方生气,另一方就更生气,一方不理智了,另一方就更不理智,所以这架才会越吵越凶。 苗雪雁这一番话出口,明月一样怒火中烧:“你去啊,去吧,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了!” 苗雪雁明显愣了一下:“什么意思?什么不是第一次了?” 明月怒气冲冲地说:“你不记得了吗?我还记得!之前那个王皇帝,你敢说你和他什么事都没有?人家才来苗家寨一次,就把你迷得神魂颠倒。冒着贬为苗奴的风险也要救他,还把自己随身携带的驱虫囊送给了他,结果人家回头就派人来攻打苗家寨,你满意了吗?!人家早就把你忘了,你还对他念念不忘,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结婚当天让我带你走,就是为了去阳城找他!现在想想我可真傻逼啊,我痴心地爱了你那么久,你却对别人那么好,你和苗冰骆没有什么两样!” 我去,竟然还有这种事情?! 我的心里掀起惊涛骇浪,苗雪雁结婚那天突然私奔,竟然是为了到阳城找我? 这究竟是明月猜的,还是确有其事? 再看苗雪雁,已经气得浑身都哆嗦起来,大声叫道:“你说对了,我就是对你没有感觉,我就是对别人好!我不仅对王皇帝念念不忘,而且还和王巍的感情越来越深!我既然嫁给了王巍,就会一辈子做他的妻子,更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你也趁早对我死心了吧!” 吼完这番话后,苗雪雁转身飞奔出去。 明月意识到苗雪雁这一走,两人就真的彻底完了,连忙上前去追:“雪雁、雪雁!” 但苗雪雁跑的极快,不一会儿就隐没在了黑暗之中。 以明月的实力,如果真的发足狂奔,还是可以追到苗雪雁的。但明月不知在想什么,追了几步以后就不再追了,站在原地咬牙切齿、浑身发抖。 或许,他对苗雪雁也彻底绝望了吧。 “啊……” 明月突然爆发出一声狂吼,猛地从背后拔出长枪,“飕飕飕”地挥舞起来。 月光之下,一杆银色的长枪上下翻飞、肆意游走,凌厉的破空之声顿时响彻四方。黑色的枪头,也不时戳戳点点,击在早已硬实的土地上,激起一片烟尘和土块。 明月,显然已经愤怒到了极点,正用这种方式来发泄自己。 我可没有心情看什么明月,我现在必须要回去了,而且得赶在苗雪雁之前回去,否则让她发现我不在房里就不好了。 于是我也迅速闪了出去,在黑暗的小巷子里发足狂奔,从另一条路绕回主宅去了。 还好,终于比苗雪雁快了一步。 我刚躺在沙发上面,就听见“吱呀”一声门响,苗雪雁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她离开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将我惊醒,现在回来却无所顾忌,故意闹出很大的动静,并且把蜡烛给点着了。我也不能再装睡了,只能假装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脸疑惑地说:“你干什么?” 苗雪雁仍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迅速来到我的身前,抓着我的领子说道:“王巍,你是不是个男人?” 我去,这种问题…… 我认认真真地说:“当然是个男人,如假包换……” “那你娶了我这么久,为什么不肯动我?是不是我没有魅力?”苗雪雁一边说,一边“呲啦”一声,撕开了自己的半边衣襟,露出了她不算雪白但也极度诱人的香肩。 尤其在这种暧昧的烛光照耀之下,现在的苗雪雁更是显得诱惑十足,哪怕是个阳痿的男人都不会无动于衷。 我去,来真的啊…… 我以为她之前说的都是气话,没想到竟然动真格的! 我服! 苗雪雁真乃女中豪杰! 面对此情此景,如果是个普通的正常男人,肯定早就饿虎扑食一样扑上去了。呃,我也不是说我不正常,相反我是很正常的,男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哪怕面对一个毫无感情基础的女人,也能变得兽欲大发、淫心顿起,这是基因和本能决定的,实在不怪男人都是色狼。 现在的我,当然也快兽欲大发、淫心顿起了。 不过还是那一句话,人之所以是人,就是因为比动物多了感情、思想、理智和克制。 一个能成大事的男人,理智必然能够压过本能。 不是不能上,是上了以后太麻烦。 我是龙组的人,要协助万毒公子剿灭苗家寨的,两位寨主更是此次任务的重点,等到龙组大军杀到的那天。我该怎么面对苗雪雁?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多一桩麻烦不如少一桩麻烦。 青龙元帅和怀香格格的事已经发生过一次了,我不想再发生第二次。 于是我假装很迷茫地看着苗雪雁:“二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苗雪雁依旧怒火冲冲:“我们结婚这么久了,难道你就对我一点不动心吗?” 我点头,说动心,当然动心,可是我也说过,我不只想得到你的人,更想得到你的心…… “你怎么像个娘们一样婆婆妈妈!”不等我话说完,苗雪雁就气呼呼地打断了我:“我是你的妻子,我们做什么都理所当然、天经地义,你要什么心不心的?我们以后生儿育女、地久天长,我的心不迟早是你的吗?我就没见过你这么没用的男人!” 嗯,有道理。 苗雪雁的话可真有道理啊。 事已至此,我已经被逼上梁山,“没用的男人”这么严重的话都说出来了,我要是再不做点什么,岂不是坐实了这句话吗? 我心一横,猛地拦腰抱起苗雪雁,朝着床边走去。 苗雪雁很明显地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我要来真的,但她又很快接受了现实,做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两只手臂甚至勾住了我的脖颈。 苗雪雁的身上很香,毕竟刚从外面约会回来,除去她本身的少女幽香之外,还额外多喷了一些香水。 而我,又天生对女人身上的香味没什么抵抗力,至今仍把李娇娇的那块贴身手帕带在身上,所以无疑让我更加的兽性大发。 很快,我就来到床边,轻轻弯腰把苗雪雁放在了床上。 刚才还一副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苗雪雁,躺在床上的一瞬间,身子迅速发起颤来,抖得像是一片风中的树叶。 嘿。看来也没那么豪气嘛。 我的心中不禁笑了一下。 但,苗雪雁显然也骑虎难下了,努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嘴巴咬得很紧,眼睛也闭上了,双手死死抓着床单,那感觉好像真的准备去死。 我则开始解衣服了,一颗纽扣、两颗纽扣、三颗纽扣。 哒、哒、哒。 每颗纽扣解开,都有一点轻微声响,像是一把重重的铁锤,狠狠击在苗雪雁的心房。苗雪雁更紧张了,气息浓重、浑身发抖。牙齿咯咯直响,像是要上断头台。 你看,不是我不中用,是苗雪雁自己不行。 我摇头苦笑,没有继续解扣子了,而是拉过被子,轻轻盖在了苗雪雁的身上。 苗雪雁愣了一下,睁开眼睛看我,目光里面满是疑惑。 我则轻声说道:“我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但我明显看得出来你现在只是赌气,而且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睡吧,我说过了,在没有得到你的心之前,我是绝对不会动你一下的。” 苗雪雁彻底愣住,呆呆地看着我。 而我什么话都没说了,转过身去吹灭蜡烛,重新躺在了沙发上。 黑暗之中,苗雪雁看着我的方向,许久、许久…… 到了第二天,我还是去上班,苗雪雁则在房里,一切照旧、一切如旧。 只是,苗雪雁没有再和明月见过面了,我看到过明月以见二寨主之名,想去见见苗雪雁,但是都被苗雪雁给拒绝了。 照这情况看来,两人是真的完了,总体感觉还是挺可惜的,但这也不能完全怪我,明月本身也有错吧。 与之相反的,是苗雪雁不再那么厌烦我了,偶尔会主动和我说几句话,即便我们坐在一起吃饭,她也不像以前那样排斥,甚至也会给我夹点菜吃。从这点来看,苗雪雁起码把我当做朋友。 看着我们的感情越来越好。二寨主也挺开心的。 另一方面,因为我在两个寨主之间游走,而且把握的分寸极好,所以两位寨主越来越信任我。 作为二寨主的女婿,我终于有了一次进入后院的机会。 事情是这样的,因为刘鑫和一清道人都被关在后院的地牢之中,平时总要有人送饭。这活儿一般都是黑刀南宫去做,但是黑刀南宫那天恰好有事出门在外,两位寨主不可能去送饭,于是这活儿就落到了我的身上。 第一次进入后院,我还是挺激动的。 后院不大,也就几十个平方的样子,但是极其整洁、一尘不染,院中还栽着一棵不算太大的树。这树,我从没见过,树干很粗、枝叶繁茂,但是也就两米来高,我一伸手就能摸到树顶。 茂密的枝叶之间,竟然还藏着一颗果子,长得有点像梨,但又并不是梨,总体白生生的,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玉,就是还略微透着点青涩,显然就快成熟了。 我正纳闷这是什么果实的时候,突然想了起来,这就是传说中吃了可以包治百病、甚至修为大进的长生果! 一清道人心心念念的就是这个东西,他说过只要他吃了长生果,就能一举突破第四十八处穴道,达到龙脉图“大圆满”的境界,到时候他就能够真的横扫华夏风云榜,除了仍旧不是左飞、猴子等人的对手以外,整个天下再无敌手! 看到这个神奇的东西,我的心里也挺激动,不过我知道这东西不属于我,所以也没多看。而是匆匆往地牢走去。 自从刘鑫和一清道人被抓以后,我就每天心心念念着他们两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见到他们,现在终于可以达成这个愿望了。因为并不知道下面是个什么情况,所以我也并没换上王峰的面具,而是以王巍的身份下了地牢。 地牢在某个小房子里,房子里面什么都没,但是掀开其中的一块地砖,一截楼梯就会出现在我面前。 我点了油灯,提着食盒,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去。 但凡地牢,总是阴暗、潮湿的,这里当然也不例外,一股子霉味直窜我的鼻间。想到刘鑫和一清道人已经在这呆了好几个月,我的心中还蛮惭愧,都是我的无能,才让他们受了这么多苦。 随着我的脚步声响起,地牢里面立刻传来骂骂咧咧的声音:“龟儿子,有能耐就把爷爷杀了,整天把老子关在这种不见天日的地方搞什么鬼?” 听到这个骂声,我的心里不禁觉得好笑,没想到一清道人已经被关了这么久,脾气还是这么火爆,中气还是这么十足,那我就放心了。 进入地牢以后,我用油灯往前一晃,果然看到墙根锁着两人,一个须发皆白,正是一清道人,一个身材瘦弱,则是刘鑫。两人都用极粗的铁链锁着,但是手脚都能活动,想来是方便他们可以吃饭。 进来之前,大寨主就告诉过我,千万不要靠近他们,将食盒踢过去就行了。 这是必须的,只要一过去,一清道人分分钟就弄死我了。 经过几个月的休养,可以看出两人身上的伤都好了,但是因为长久不见阳光,以及不给自由和活动空间,二人看上去蓬头垢面、极其肮脏,脸色也苍白的吓人。 我用油灯晃过去的瞬间,不仅是我看清了他们的脸,他们也看清了我的脸。 我现在这张王巍的脸,一清道人虽不认识,刘鑫却是认识的。刘鑫当时就吃了一惊,一双眼睛瞪得贼大。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不过还好,他并没有叫出声来,毕竟旁边还有个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则“哟”了一声:“换人了啊?你是哪个王八蛋?” 我沉沉地说:“我是二寨主的女婿,王巍!” 这一番话,我表面上是说给一清道人,其实是说给刘鑫听的。我想让刘鑫知道我现在的情况,让他放心,我会尽快来救他的。刘鑫多聪明啊,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所以当时默不作声。 一清道人还在骂骂咧咧:“老子管你是什么鬼,赶紧把吃的送过来,老子饿了!” 我也不说废话,立刻把食盒踢了过去。 哗啦啦的铁链声响起,一清道人和刘鑫都坐下了,这地方哪有筷子,直接用手抓着饭吃。 吃完以后,刘鑫又把食盒踢了回来。 我则拎着食盒,转身走出地牢。 虽然已经接近二人,并且也了解了这里的地形,但我还是不能马上放他们走。一清道人不是两位寨主的对手,更何况还有其他卫队队长,出来也是死路一条,还是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 既要救出他们,又不引发冲突。最好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他们。 这个机会很快就来了。 苗家寨一年一度的“秋猎”到了。 所谓秋猎,就是秋天打猎。虽然凤凰山里一年四季温暖如春,但还是有一点点季节差别的,每到秋天时节,两位寨主就会带着各位队长,以及一些卫兵出去打猎,打到猎物最多的人,两位寨主当然重重有赏。 每到这个时候,几乎人去寨空,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只要我稍施手段,应该就能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 作为二寨主的女婿。我肯定也要参加秋猎,但是没有关系,到时候我可以装病不去。 这样,主宅就只剩我一人了嘛。 我和万毒公子商量过后,我俩都觉得这个计划可行,到时候刘鑫和一清道人一走,我俩继续留下来对付苗家寨,可谓万事大吉。 为了逼真一点,我从几天前就开始装了,先是晚上开始咳嗽,苗雪雁问我怎么了,我说有点风寒;接着白天也开始咳嗽,两位寨主问我怎么回事,我也一样回答。 总之,我咳嗽的越来越厉害,脸色也越来越虚弱,到了秋猎开始的那天早晨,我直接在沙发上爬不起来了。 我有气无力地说:“二小姐,我实在太难受了,秋猎就不参加了,麻烦你和二寨主说一声!” 我俩共处这么多天,始终相安无事,苗雪雁对我这位丈夫还是蛮信任的,而且也对我蛮有好感。我提出请求。苗雪雁当然答应,立刻说了声好,开门就去找二寨主了。 过了一会儿,苗雪雁返了回来,说二寨主准了我假,让我好好休息。 我点点头,说:“二小姐,希望你在秋猎上能拿个好成绩。” 苗雪雁问我行不行,用不用她照顾? 我心里想,这二小姐也真是的,平常也没见她对我这么关心,今天这是咋了。当然嘴上还是和声和气:“放心吧二小姐。我是身体有些不适,休息几天也就好了,我一个大男人,不用你照顾的,你快去参加秋猎吧,你不是最喜欢打猎了吗?” 苗雪雁点了点头,这才开门出去。 我也在心里长舒口气,每天朝思暮想啊,今天终于可以救出刘鑫和一清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