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6 纸,包不住火 - 少年王

956 纸,包不住火

我跟随着黑刀南宫的脚步,很快就来到了两个寨主的宅院。 这座宅院,在苗家寨被称为主宅,意思是整个苗家寨的中心。此时此刻的主宅,上空弥漫着一股肃杀之气,所有卫兵都面色严肃、倚墙而立,谁都看得出来有事要发生了。 黑刀南宫领着我跨进院门,所有卫兵都微微低头,以示尊敬。 不管一会儿要发生什么事情,黑刀南宫此时仍是主宅的卫队队长,对他表示尊敬是应该的。而我,谁都知道我是黑刀南宫近段时间以来身边的红人,所以一样冲我微微躬身。 再往前数一个月,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在苗家寨里还能拥有这种待遇。 命运真的是太神奇了。 进入院子以后,黑刀南宫又往东厢房走了过去。我当然也迅速跟上。东厢房的某个房间,就是大寨主苗家仁的住所,虽然我是主宅的卫兵之一,但我平时也很少见两位寨主,据说两位寨主主要是在后院活动。 我们还没走近。就听见房间里传来嘤嘤的哭声。 是苗冰骆的声音。 “父亲,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我可受不了这份气……” “唉,你哭什么,南宫一向性子沉稳,不会做出那种事的,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待会儿我问问他!” 黑刀南宫来到门前,双膝一弯跪了下去,我也赶紧跪倒在地。 虽说很不情愿,但该跪还是得跪,这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大寨主,我来了。”黑刀南宫俯首贴地。 “南宫,你来了,快进来!”苗家仁的声音响起。 黑刀南宫站了起来。回头冲我说道:“王巍,你就在这,哪都别去,一会儿我叫你。” “好。”我点了点头。 我也不知道帮黑刀南宫作证是不是件好事,但是事已至此,已经骑虎难下。 黑刀南宫进门以后,就把门关上了,我也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毕竟是桩涉及大小姐的丑闻,该做的防护还是要做。 我也站了起来,倚在门梁下面等着,整个宅院一片安静,所有卫兵都不做声。我也站着沉默不语,但是实在无聊,只好抬头看天上的云,天上的云时卷时舒,犹如命运一样无常。 就在这时,对面西厢房的某扇门突然开了,人高马大的二寨主苗家桐出现在了那里,同时朝我招手:“你,过来!” 二寨主突然叫我,身为卫兵的我当然不敢不听。 我立刻一溜小跑奔了过去:“二寨主,有什么事?” 二寨主眼高于顶,显然没把我当一回事,只是用下巴指了指对面的东厢房,问我:“怎么回事?” 主宅突然发生这样的事,所有卫兵一片沉默,傻子也该知道有事发生,别说二寨主了。二寨主看我和黑刀南宫一起进来,料定我是知情者,所以才会问我。 我沉默了一下。我肯定是不敢骗二寨主的,二寨主稍微一查,便知我在说谎;但也不能全盘托出,显得我这人嘴巴太碎,于是便说:“南宫队长和大小姐发生了点感情上的纠纷……” “哦?!” 二寨主的眼睛顿时一亮。饶有兴致地说:“怎么个感情纠纷?” 我心里想,二寨主这么大的人了,竟还这么八卦,无奈地说:“好像……好像大小姐喜欢上别人了。” “谁?!”二寨主立刻追根问底,眼睛里的八卦之火更加剧烈。 我只好继续无奈地说:“好像是沙漠狐……” “什么?!” 二寨主的声音一下变了,眼中的八卦之火也瞬间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浓浓的愤怒,甚至脸色都变得有点狰狞起来。 “砰”的一声,二寨主狠狠一拳砸在旁边门柱上,门柱顿时木屑飞溅,凹出一个大窟窿来。把我吓了一跳,心想苗冰骆和沙漠狐纠缠上了,二寨主气成这样干嘛,二寨主不会是暗恋大小姐,所以争风吃醋、由爱生恨吧? 啊。呸呸呸,大小姐是二寨主的亲侄女,绝不可能会有这种事情,我的思想不能太龌龊了。 那是怎么回事? 我百思不得其解,实在想不出大小姐和别人谈情说爱。关这位二寨主什么事情? 不论二寨主在想什么,他都不可能告诉我的。 二寨主看了对面的东厢房一眼,“哼”了一声之后,眼中怒火愈盛,转身走进房间,留下一头雾水的我。 我仍旧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是隐隐觉得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我又返回到了东厢房的门口,等待着黑刀南宫的召唤。 也不知道房间里面怎么样了,进展到哪一步了,只能干等着。 等着等着,终归有点无聊,想起黑刀南宫之前教我的对付沙漠狐的法子,忍不住在脑海里面推演起。脑子里面仿佛有两个小人,一个是沙漠狐,一个是我。你来我往、十分热闹。 我虽然不是个武痴,但也挺喜欢功夫的,否则不会坚持这么长的时间。想着想着,不禁兴奋起来,觉得浑身热血澎湃,仿佛要有什么东西冲出体内,当时再也忍不住了,从旁边卫兵腰间抽出一柄钢刀,也不管现场适不适合,就“唰唰唰”的劈砍起来,将王家刀法从头到尾耍了一遍。 院中的气氛虽然严肃,但实际上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不敢说话、不敢声张。突然看我耍起刀来,一个个都朝我看过来,我耍刀也是一把好手。王家刀法早就烂熟于心,更何况我现在已经到了暗劲外泄的境界,耍起刀来更是一个痛快、潇洒,四周众人也忍不住开始为我喝彩。 “好,耍得好!” “原来王巍的本事这么高啊,真是让人开眼界了!” “嘿嘿,能做南宫队长身边的红人,你以为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吗?” 四周的喝彩声越热烈,我的兴致也就越高,更加肆意地舞起刀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耍过刀了,还以为自己忘得差不多了,没想到还是这么娴熟,原来这玩意儿和骑车、游泳一样,只要学会,再也不会忘了。 我耍得越来越尽兴,钢刀上下翻飞、密不透风,仿佛沙漠狐就在我的身前,我正和他展开一场激烈的决一死战…… 与此同时,大寨主屋内。 大寨主坐在正中的椅子上,黑刀南宫跪在他的面前。苗冰骆则在一边嘤嘤哭着,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 “啪!” 大寨主猛地拍了一下扶手,喝道:“南宫,我是和你说过,将来会把女儿许配给你,可这也不是你肆无忌惮的理由!怎么冰骆和其他男生正常交往,你也要干涉呢?!” 说到这里,旁边的苗冰骆哭得更大声了,仿佛她比窦娥还冤。 “父亲!” 苗冰骆扑到大寨主的腿上,呜呜地说:“我对南宫一片真心。他却这么猜疑我、诋毁我,我实在是太难过了,您一定要为我出头啊!” 苗冰骆是大寨主的亲生女儿,哪有父亲不疼女儿的?苗冰骆哭得越伤心,大寨主就越恼火。指着黑刀南宫说道:“你今天给我一个说法!你和冰骆如果不合适,以后也不用再发展了。” 黑刀南宫抬起头来,看着趴在大寨主腿上的苗冰骆,轻轻叹了口气。 接着,黑刀南宫从怀里摸出dv机来,双手呈上说道:“大寨主,您看一下这个,就全明白了。” “什么?” 大寨主一头雾水,伸手接过dv机,并按下了播放键。 dv机上不光有画面。而且有声音。 确实在黑刀南宫刚拿出dv机的时候,苗冰骆的脸色就变了,隐隐猜到什么;当dv机里传出声音的时候,她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自己和那几个队长的所作所为。全部被人录了下来! 有这东西,苗冰骆之前所撒过的谎全部被推翻了。 苗冰骆颓坐在地,一脸死灰,显然已经绝望。 而大寨主,看着dv里的画面,一双手越来越颤抖,一张脸也越来越愤怒。 “你这个混蛋!” 苗冰骆突然狠狠骂了一声,朝着黑刀南宫扑了过去:“你怎么能拍这种东西!” 黑刀南宫一动不动,任由苗冰骆又抓又打,但是大寨主站了起来,狠狠一巴掌将苗冰骆扇倒在了一边。 苗冰骆颓然倒地,一句话都不再说了。 大寨主手里拿着dv,冲着黑刀南宫说道:“这东西,有几个人看过了?” 黑刀南宫沉默了一下,说道:“加上您,一共三人。除了我外,还有拍摄dv的人。” 大寨主叹了口气:“二寨主知道这件事么?” “暂时不知道的……”黑刀南宫想了想,又说:“现在应该知道一点了吧……”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纸又怎么包得住火? 苗冰骆闹成这样,消息总会透露出去一点风声。 大寨主沉默了一番,似乎做着什么衡量,半晌才说:“让拍摄dv那个小子进来吧……咱们需要好好商量一下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黑刀南宫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朝着外面走去。 推开门后,他往外望了一下,有些疑惑地说:“王巍哪里去了?”

上一篇   955 恶人先告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