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 恶人先告状 - 少年王

955 恶人先告状

千虫君子来了又走,还说了些奇怪的话,经历了这么多事,沙漠狐就是再傻,也该看出些端倪来了。 更何况,沙漠狐也不傻。 能做苗家寨的卫队队长,哪有一个真的傻子?看似当局者迷、深陷情海的黑刀南宫,不也及时清醒过来了吗? 这个当口,沙漠狐突然止刀,询问苗冰骆到底怎么回事,显然是想留条后路,以免我被杀了灭口。 可想而知,苗冰骆哪有心思去说这个,着急地说:“不要废话,你先把他杀了!” 沙漠狐咬了咬牙,知道从苗冰骆那里是得不来答案了,转头对我说道:“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我就不杀你!” 看来,又一个人要觉醒了啊。 在苗家寨,大小姐、二小姐的地位虽然超然,各个卫队队长也挺尊重她们,但还不至于怕。所以,沙漠狐才敢忤逆苗冰骆的命令,擅自做主让我交代所有事情,并承诺我说可以放过我这条命。 我还没有答话,苗冰骆就先急了,她猜得出我不是第一次跟踪她了,也能料到我掌握了她很多秘密,如果全说出来,她哪还有脸见人,在苗家寨怎么抬得起头? 所以不等我说什么,苗冰骆就冲了过来,一把抢过沙漠狐的刀。伸手就要砍我。 我打不过沙漠狐,难道还打不过她?所以我身子一侧就躲开了,苗冰骆还要再来砍我,“唰唰唰”往我身上砍,我也轻轻松松全躲开了。沙漠狐则伸手去抢苗冰骆手里的刀,两人反而纠缠、撕扯在了一起,沙漠狐恼火地说:“你到底有什么事,为什么不告诉我?” 趁着两人撕扯的时候,我当然撒腿就跑,我要不跑我不傻吗? 我现在就想跑回两位寨主的宅院,找到黑刀南宫。我觉得能救我的只有他了。 看到我跑了,苗冰骆急得直跺脚:“沙漠狐,你先把他杀了,不然咱俩都完蛋了,我的事情随后再慢慢说……” 沙漠狐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毕竟我是黑刀南宫的人,他还是比较畏惧的。于是他又撒腿朝我奔来,但我在一瞬间里已经奔出去几十米远,并且看到前面有个关键性的路口,绕出去后安全系数要大一些,所以更加撒足狂奔。 结果刚一转弯,就“咣”一声撞在某人身上。 就这一下,身后的脚步声就近了,我心说完了完了,猛一抬头,才发现站在我身前的就是黑刀南宫。冷漠的脸、阴沉的眼,像是孤山上的鹰。我愣了一下,说南宫队长,您怎么来了? 黑刀南宫低声说道:“千虫君子让我来的。” 千虫君子?! 我的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暖流,虽然他之前没有管我,但能帮我通知黑刀南宫,已经让我特别意外和感动了。 与此同时,身后的脚步声也近了,显然是沙漠狐追了上来。但,因为有黑刀南宫的存在,沙漠狐没有再攻击我,而是站在原地没动。这是什么,这是守得云开见月明、农奴翻身把歌唱啊! 我,终于盼来了春天! 千虫君子是万毒公子的靠山,黑刀南宫就是我的靠山! 有了黑刀南宫做依赖,我的底气瞬间足了,回过头去看着沙漠狐。 果不其然,沙漠狐的脸色有些慌张:“南……南宫队长。”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脚步声传来,是苗冰骆追了上来。苗冰骆边跑边喊:“沙漠狐,你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他杀……”话还没有说完,她也看到了站在我身后的黑刀南宫,瞬间就哑巴了。 黑刀南宫盯着沙漠狐和苗冰骆,场面一时之间变得十分尴尬,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现在,谁也杀不掉我了。 “走。” 黑刀南宫轻轻说了一声,转身往前走去,我也立刻跟上。 “南宫、南宫!” 苗冰骆不再管沙漠狐了,着急地叫着追了上来,伸手去拉黑刀南宫的胳膊:“你听我解释……” 这一次,黑刀南宫没有心软,猛地把苗冰骆的手甩开了,冷冷地说:“大小姐,有什么话,你去和大寨主说吧!” 显然,黑刀南宫要去向大寨主禀报这一切了。 苗冰骆更加着急,仍旧不断拽着黑刀南宫的胳膊,希望黑刀南宫不要把事情做那么绝。黑刀南宫置之不理,仍旧无情地往前走着,苗冰骆也发火了,怒气冲冲地说:“你找我爸有什么用?你把我逼急了,咱们两个玉石俱焚!” 黑刀南宫冷哼一声,显然不把苗冰骆的威胁当一回事,继续面无表情地往前走着。 苗冰骆使出浑身解数,一会儿说好话,一会儿放狠话。说好话的时候,撒娇撒的让人起鸡皮疙瘩,仿佛黑刀南宫是她最爱的男人;放狠话的时候,用词之毒让人不寒而栗,仿佛她是全天底下最恶毒的女人。 但,不管苗冰骆怎么说,黑刀南宫始终面无表情、置之不理,觉醒之后的他已经不再被苗冰骆所蛊惑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沙漠狐还站在原地,呆呆愣愣地看着逐渐走远的苗冰骆和黑刀南宫,也不知道此刻的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黑刀南宫,你一定要这么绝吗?!”苗冰骆似乎已经绝望,突然不再往前走了,大吼着道:“这么做对你有什么好处,难道我能回到你身边吗?!” 黑刀南宫依旧不发一言地往前走着,我也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直到走出去十多米远,黑刀南宫才沉沉说道:“得不到你,就毁了你。” 得不到你,就毁了你。 好狠的一句话! 我的心中顿时一震,知道黑刀南宫这次是来真格的了。我知道黑刀南宫曾经有多喜欢苗冰骆,曾经的他,多看苗冰骆一眼都会紧张,苗冰骆冲他笑上一下,他都神魂颠倒、六神无主,连手都不知往哪放了。 黑刀南宫无疑是个心狠手辣的人,否则也不会得到大寨主苗家仁的器重,成为十三卫队队长之首。 但在感情上面,他曾单纯的像个小孩,苗冰骆就是他的整个世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黑刀南宫开始变得心灰意冷、绝情冷血? 是他第一次发现苗冰骆和花斑虎缠绵的时候,还是苗冰骆那一巴掌甩在他脸上的时候? 在感情上,黑刀南宫不再是个小孩,他慢慢地蜕变了、长大了、成熟了,不再被感情所羁绊,甚至不再相信感情,这是一件喜事,还是一件悲事? 我抬头看了一眼黑刀南宫,他的一张脸依旧漠然。看不出任何的悲喜。 我知道,那个在罂粟丛中小心翼翼地摸出一包大白兔奶糖的黑刀南宫,从此消失不见,再也无踪影了。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苗冰骆,她满脸错愕地站在原地,显然不敢相信黑刀南宫会说出那么狠毒的话。那个唯她是从、俯首帖耳的黑刀南宫,显然再也回不来了。 我同样也不知道,苗冰骆的心中有没有那么一丝后悔? 黑刀南宫不断地往前走着,满脸都是决绝和坚毅,一次都没回头。 一直走到巷子尽头,黑刀南宫突然站住脚步。回过头去。 我的心中一紧,以为他反悔了。 苗冰骆也是这么想的,一张脸顿时变得激动起来:“南宫,你还爱我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绝的……” 她一边说,一边朝着黑刀南宫奔来。 黑刀南宫突然弯下腰去,冲着苗冰骆鞠了一躬。 “谢谢你。”他说:“谢谢你教会我成长,谢谢你让我彻底变成铁石心肠。再见了,大小姐。” 再见了,曾经我爱的人。 再见了,曾经傻傻的自己。 黑刀南宫在和苗冰骆告别,也在和曾经的自己告别。 一颗眼泪,从他脸上悄然滑下,无声无息地落在地上。 但,也仅仅一颗而已,黑刀南宫的那一张脸,变得更加冷漠和决绝了。 苗冰骆也猛地站住,没有再往前跑了。 她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再上她的当了。 黑刀南宫站起身来,回过头去,继续前行。 我也紧紧跟上。 渐渐的,我们来到了繁华的大马路上,苗冰骆也彻底没了踪影。 “我没来迟吧?”黑刀南宫突然和我答话。 “还好,挺及时的。”我说。 “千虫君子一通知我,我就马上赶过去了。”黑刀南宫说道:“我以为你不会出事的。” 我“嗯”了一声,也只能“嗯”一声。 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不过,你的实力明明在沙漠狐之上,为什么反而被他追成那个样子?” 听了黑刀南宫的话,我顿时吃了一惊。 我的实力在沙漠狐之上? 我琢磨着黑刀南宫不是犯傻了吧,沙漠狐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我哪里是他的对手? 我莫名其妙地看着黑刀南宫,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看出我是真的不懂。黑刀南宫认真地说:“你已经达到暗劲外泄的程度了吧?” “是。” 我和黑刀南宫交过手,他也考察过我的实力,知道我的进度并不奇怪。 “那沙漠狐就不是你的对手。”黑刀南宫斩钉截铁地说:“他还没有暗劲外泄。” 沙漠狐还没暗劲外泄?! 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四十六的存在啊,怎么可能不会暗劲外泄,这不是开国际玩笑吗? 我这个刚刚踏入华夏百强级别的人,都能暗劲外泄了啊! 我正想提出质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之前一清道人和我讨论过暗劲外泄的事,他说即便是号称“千算子”的抚琴的人,也不能完全囊括所有华夏的高手,毕竟还有很多隐居的、从未露过面的高人! 一清道人说过。达到暗劲外泄的程度以后,就能跻身华夏百强高手之列了,但在华夏风云榜上,只有排名前四十的,才会暗劲外泄! 这么说来,排名第四十六的沙漠狐,还真的不会暗劲外泄? “可是,我确实不是沙漠狐的对手啊……”我仔细回忆着之前我和沙漠狐对战时的情况,我在他手上都走不了几招,无论速度还是力量,似乎都差着他一截,分分钟就被他给秒了。 说到这里,黑刀南宫突然站住脚步,转头盯着我说:“王巍,你计划瞒到什么时候?” 瞒到什么时候?! 我吃了一惊,不明白黑刀南宫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看出我的身份来了? 黑刀南宫突然抓住了我的右手,说道:“之前我就注意到了,你右手的虎口处有老茧,这是经常用刀、用棍的表现,你却说你从来不用武器,到底是因为什么?” 我的右手之前抓过沙漠狐的刀,现在仍旧鲜血淋漓,不过虎口处确实有老茧的痕迹。 这么微小的细节,黑刀南宫竟然都注意到了。 看我沉默,黑刀南宫继续说道:“你不说也没关系,但我知道你肯定不是苗家寨的人,苗家寨如果出了你这样的高手,我不会不知道的……不过千虫君子既然这么帮你,说明你身份还是没问题的。你之所以输给沙漠狐,一来是你没用擅长的武器,战斗力至少减掉一半;二来沙漠狐本来就是以诡异的速度见长,你会产生不是他对手的幻觉也很正常;三来你以为自己不是沙漠狐的对手。战力和意志都不怎么强,高手交战,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听着黑刀南宫的分析,我的心中先是掀起惊涛骇浪,接着又是一阵感动。黑刀南宫这份细致劲儿,显然是以“队长”的身份在教导我,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六的他,教我确实绰绰有余! 刚从“失恋”打击中走出来的黑刀南宫,像个循循善诱的老师,直接蹲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划拉起来,给我讲述着沙漠狐的惯用招式,以及应对他的策略等等。 这份难得的教导,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像个小学生一样认真地倾听着,汲取着黑刀南宫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养分。 黑刀南宫讲着讲着,突然说道:“王巍,你到底是用什么兵器的,真的不能说吗?知道你用什么兵器,我才能更好的帮你出谋划策。” 我心一横,说道:“南宫队长,我是用刀的,我之所以隐瞒,是因为我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我怕被人给认出来,所以不太敢用武器。杜城,你知道的吧,就是五寨队长千虫君子手下那个,就是他带我进来的,我们在外面就是朋友……千虫君子对我确实不错,一直帮我隐瞒到了现在。” 对我来说,刀棍其实相差不大,反正我用棍的时候。也常常当刀一样劈。而且我学过不少刀法,陈队长教过我,还自学过王家刀法,运用起来也挺熟练的,不比打神棍法差着多少。 黑刀南宫更加奇怪:“用刀的千千万万,怎么会认出你,难道你的刀不一样?” 我说:“我是用王家刀法的,国内会用王家刀法的不多了,我怕被人给认出来……” 听了我的话后,黑刀南宫哈哈大笑起来:“原来如此,不过你放心吧,这里是犯罪者的天堂,没人会举报你的,你的王家刀法能随便用。” 看到瞒过黑刀南宫,我也松了口气,还好我会的东西不少,刀棍能随便来,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技多不压身啊! 黑刀南宫来了兴趣,继续在地上给我划拉,说:“你是用刀的,那就再好不过,可以和他的双刀拼拼。你看,这样……” 黑刀南宫在地上划了两个小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沙漠狐。黑刀南宫真挺厉害,不仅了解沙漠狐的刀法,对王家刀法竟也了如指掌,两种刀法在他手里信手拈来,告诉我该怎么破、怎么解,怎么拆、怎么防,讲得十分认真。 黑刀南宫讲起比武的事来,那叫一个如痴如醉,显然全身心都投入到了其中。繁华的大马路上人来人往,他这么大的一个卫队队长,就蹲在地上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原来再冷漠的人,说起自己感兴趣的事来,都是如此的兴奋和多话。 刚刚失恋的他,似乎已经完全忘怀和不介意了。 黑刀南宫这一讲,就讲了一个多小时,当然我也听得津津有味。有了黑刀南宫的教导以后,我觉得自己下次再对上沙漠狐,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输了。我们正讲的时候,一个卫兵突然急匆匆奔了过来。说道:“南宫队长,大寨主让你去一趟……” 黑刀南宫的眉头皱了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卫兵有些犹豫地说:“好像和大小姐的事情有关……” 苗冰骆? 黑刀南宫的眉头更深,起身说道:“把你知道的情况都说一遍。” 卫兵是两位寨主宅院里的,是黑刀南宫的手下。黑刀南宫问他,他当然不敢不回答了。卫兵小心翼翼地说:“大小姐告诉大寨主,说她刚才去找十一寨队长沙漠狐商谈事情,突然你就出现,指责大小姐行为不检点,还和沙漠狐打了一架……南宫队长,你小心点吧,大寨主现在很生气……” 原来是苗冰骆恶人先告状! 大寨主有意让黑刀南宫做他女婿,这是苗家寨中人人皆知的事,但这件事还未挑明,如果黑刀南宫自以为是,做出这样不可理喻的事,肯定会让大寨主生气的。 大寨主一怒,雷霆万钧啊…… 我的一颗心猛地沉了下来,没想到苗冰骆还玩这一手。不过,黑刀南宫要不是给我在这讲解怎么对付沙漠狐,恐怕也不会让苗冰骆捷足先登。我面带愧疚地看了黑刀南宫一眼,但是黑刀南宫并未怪我。只是轻轻叹了口气。 “本来想放过她的……” “刚才,我只是吓唬她一下,其实并未真的打算怎样,大家好聚好散就是……” “既然如此,那我只好也不客气了。” 黑刀南宫叹着气,对眼前的卫兵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我马上到。” “是。” 卫兵应了一声,急匆匆转身就走。 我则立刻抬头,说南宫队长。怎么办? 黑刀南宫看着我,有些疑惑地说:“王巍,你平时不是挺机灵的,今天怎么……” 黑刀南宫这么一提醒,我才立刻反应过来,一拍脑门,立刻从怀里把那台黑色的老式dv机拿了出来。 这里面用影像记录着苗冰骆和其他几位队长幽会的视频,虽然只有搂搂抱抱的镜头,但也足以说明一切了。说是普通朋友,谁会相信?更何况,还有苗冰骆说过的一些话,什么“我只爱你一个不要太早提亲”之类的话,脑子稍微正常点的也知道怎么回事了。 甚至,还有苗冰骆“骚扰”明月的场景,只是每次都是明月严词拒绝。 这些都是实打实的证据,苗冰骆就是舌灿莲花也不可能翻身了。 就像黑刀南宫自己说的,苗冰骆不仁,就别怪他不义。 黑刀南宫拿着dv,来回查看了一下视频。 黑刀南宫一直虽然装得没事,一副早就释怀的样子,但他真正看到视频的时候,眼睛里面终于冒出了火。 毕竟是他爱过那么多年的女人。而且这个女人每天都蒙蔽他、欺骗他,让他以为自己和这女人终会走上婚姻的殿堂。现在,眼睁睁看着这个女人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卿卿我我,让他怎么接受得了? 说句实话,我都担心他会和夜哭郎君一样变得“神经”起来。 好在,黑刀南宫没有那么脆弱。 黑刀南宫眼里的火一点一点泯灭下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平静,嘴角甚至勾起一抹冷笑,看着视频里跟谁都撒娇的苗冰骆,眼中尽是不屑、鄙夷。 似乎,是真的放下了吧。 “苗家寨。要变天了……”黑刀南宫抬起头来,看着晴朗无云的天空,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我不太明白,就算证实苗冰骆在说谎,但也最多说明她是个生活作风不是太好的女人而已,最多也就是她在众人心中的形象坍塌,但也不至于有多严重的后果,怎么还和“苗家寨要变天了”扯上联系? 黑刀南宫没说,我当然也就没问。 我只是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这件事情肯定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兄弟,走吧。”黑刀南宫拍拍我的肩膀:“待会儿或许需要你出面作证。” 我点点头,迅速跟着黑刀南宫往前走去……

上一篇   954 来了,又走了

下一篇   956 纸,包不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