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3 苗家寨,遇故人 - 少年王

943 苗家寨,遇故人

苗冰骆和黑刀南宫一起出现的时候,我还以为这位大小姐是来帮她妹妹的,毕竟现在只有她才能暂时拖住黑刀南宫谁都看得出来,黑刀南宫是对苗冰骆有意思的,而苗冰骆似乎也对黑刀南宫芳心暗许。 然而,在我听到苗冰骆的话后,心中不禁掀起了惊涛骇浪! 眼中钉?! 苗冰骆,竟然称呼她的妹妹苗雪雁是眼中钉?!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那位看上去知书达理、温柔善良的大小姐,私下里竟然还有着这样的一面!同时我也意识到,这是大小姐苗冰骆布下的局,目的就是为了除掉苗雪雁这个妹妹! 我不知道苗冰骆和苗雪雁有什么仇,可我看得出来苗雪雁非常尊重、爱戴她的姐姐,如果让她知道姐姐其实在处心积虑地害她,心里该有多么难过、绝望、震惊? 我坐在花丛里,一动也不敢动,一方面是太过震惊,一方面也怕暴露身形。 就听黑刀南宫低声说道:“恭喜大小姐,贺喜大小姐!二小姐这次绝对在劫难逃,大寨主一定不会放过她的!以大寨主的脾气,一怒之下将她杀了都有可能!” 显而易见,如果苗雪雁死掉的话,对苗冰骆来说是件大好事。 果不其然,苗冰骆的脸上露出微笑,得意地说:“也不一定死,毕竟她是二寨主的女儿,但是至少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整个苗家寨以后谁还会相信她呢……哎呦,你是不知道啊,为了说服那个小贱人去救王皇帝,我可费了不少的口舌呢,教育她做人一定要知恩图报什么的,还好这小婊子一向听我的话。这次总算是上钩了!” 苗冰骆一口一个小贱人、小婊子,看得出来她对苗雪雁确实怀恨在心,而且恨得不是一星半点。我实在是想不通,苗冰骆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苗雪雁对她有什么威胁? 争权夺利,还是争风吃醋? 争权夺利似乎不太现实,苗家仁和苗家桐两位寨主还很健康,完全没有打算交代后事的样子,更何况一个大寨主,一个二寨主,以后可以继续继承。有什么好争的? 争风吃醋也扯淡啊,苗冰骆和黑刀南宫两情相悦,怎么看都没有苗雪雁的份。 苗冰骆到底为什么愤恨苗雪雁? 想到苗冰骆在苗雪雁面前展现出的那副关心、爱护的模样,再看看苗冰骆现在这副恶毒的嘴脸,实在让人不寒而栗、浑身发毛。两面三刀的人,其实我也见过不少,而且经过这么多年的锤炼,我也算是火眼金睛了吧,可是在这之前愣是没有看出苗冰骆的问题! 而苗雪雁,明明那么信任、尊重她的姐姐,换来的却是姐姐阴险的谋害…… 好可怕的世界,好可怕的姐姐! 正当我思绪万千的时候,不远处的苗家寨里突然传来“铛铛铛”的声音,似乎是什么警报正在响起。听到这个声音,苗冰骆和黑刀南宫同时回头朝着寨门方向望去,苗冰骆说:“可能是雪雁去自首了,我爸一会儿肯定找你问话。南宫,你快去吧!” 黑刀南宫点了点头,迅速朝着寨门方向走去,但是没走两步,突然响起什么似的,又回过头来,从怀里摸出一小包奶糖,递给了苗冰骆。 “啊,我最喜欢吃的!”苗冰骆伸手接了过来,抬头对着黑刀南宫甜甜一笑:“谢谢!” 这一笑,显然让黑刀南宫激动不已,这位平时看上去冷漠无比的青年,此时此刻开心的手都不知往哪放了,摸着脑袋不好意思地说:“你喜欢吃,下次我再让人给你带!” “嗯!”苗冰骆用力点了点头,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黑刀南宫。 说是含情脉脉,都一点不为过了。 黑刀南宫更加激动。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轻轻抱住了苗冰骆。苗冰骆也没有反抗,轻轻靠在黑刀南宫的肩上,脸上挂着星都的笑。二人就这样轻轻地相拥着,四周是灿若彩虹的花海,时间仿佛都定格在了这一刻。 “大……大小姐……”黑刀南宫激动的话都有点说不利索了:“我会尽快向大寨主提亲的!” “不要着急。”苗冰骆撒着娇说:“我还不想那么早的嫁人!还有,我们的事也暂时别让人知道哦!” “是,我知道,毕竟我们身份有差……等你想嫁人的时候,我再提亲!”黑刀南宫喘着粗气说道:“我发誓,我会一生一世都对你好!” 看得出来,黑刀南宫并不会说什么花言巧语,“我会一生一世对你好”已经是他最重的一句承诺了。看着二人你情我浓的样子,我忍不住又想,苗冰骆什么也不缺了,到底为何那么恨她妹妹? 苗冰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将黑刀南宫拥得更紧。 黑刀南宫情难自禁,轻轻低下头去要吻苗冰骆的嘴唇。 苗冰骆却躲开了,撒着娇说:“干嘛啦你,不许欺负我哦!” “对不起,对不起!”黑刀南宫连连道歉,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好啦……”苗冰骆轻轻推了一下黑刀南宫:“你快去吧,两位寨主要找你问话了。” 黑刀南宫点了点头,往后退了两步,依依不舍地看了一眼苗冰骆,才一头钻进花丛之中,顷刻间就不见踪影。 黑刀南宫离开以后,不可思议的一幕又发生了,苗冰骆脸上的笑容瞬间收回,同时又做出一副很嫌恶的样子,拼命拍打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拍还一边说道:“真恶心,真恶心!” 刚才和黑刀南宫有过肢体接触的部位,竟然全被苗冰骆拍了个遍,似乎想把黑刀南宫的痕迹全部拍掉。如果这里有个澡盆,我怀疑她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洗个澡。 拍完以后,苗冰骆突然又把手里那包奶糖也丢在地上,还狠狠踢了一脚,那包奶糖“刺溜”一声,钻进花丛之中不见踪影。 “什么烂东西,也来给我?”苗冰骆哼了一声,这才转身走了。 看着苗冰骆逐渐消失在花丛中的背影,我当然是目瞪口呆、又惊又傻,原来她不仅恼恨自己妹妹,对黑刀南宫也不是真心的! 两面三刀、虚伪奸诈的人,其实我见过不少,以前觉得冯天道已经是极致了,现在才知道我有多么幼稚,苗冰骆简直要甩冯天道几条街啊。要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苗冰骆是这样的人,所以并不能怪苗雪雁和黑刀南宫不知道她的真实面目,毕竟连我都曾经被她所骗,以为她真的是个善良美好的女孩子啊! 苗冰骆和这片罂粟花简直一模一样,外表绚丽、内心恶毒! 太可怕了,实在太可怕了。 我想不通苗冰骆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明明什么都不缺了,为什么还要伤害身边这些爱她的人? 不过,我也没有必要去想通了,现在的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否则苗家寨的大部队要追上来了。 至于苗冰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她又到底想要干点什么,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他们之间斗的再狠,对我来说不过是狗咬狗,我是一点都不在乎。惊讶完了也该走了! 我迅速起身,朝着相反方向奔了出去。 止住血后,我的身体轻松许多,虽然不能回到巅峰状态,但是起码头不晕了。我飞快地往前跑着,很快就脱离这片罂粟花丛,一头扎进古木森森的密林之中,双腿像是上了马达似的不断飞奔,凭借我过人的记忆力和观察力,来时的路牢牢记在我的脑子里面。 但我奔着奔着,终究于心不忍起来。 我不知道苗雪雁会有什么后果。真的像她自己说的那样,她是二寨主的女儿,所以肯定没事? 可苗冰骆说过,就算她不死,也会付出极惨重的代价! 会是什么代价? 苗冰骆处心积虑地设下这个圈套,会让苗雪雁平安无事吗? 我满脑子都在对自己说:“王巍,你可千万别圣母啊,你好不容易逃出来了,管她死活干嘛?再说,你回去又有什么用呢,你能救出苗雪雁,还是能够打倒苗冰骆?你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外人,不仅什么作用都起不了,还会把自己给搭进去!而且,苗家寨里没有一个好人,每一个人的双手都沾满了血腥和罪恶,他们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王巍,别管,别管!” 可,我真的能不管吗? 我低下头去,看着系在自己腰间的香囊,上面缝制的金线以及大雁,都让我可以无比清晰地回忆起苗雪雁那张有着小麦色皮肤的脸。那个女孩或许有点任性,但是心地绝对不坏,和她姐姐完全不是一类的人。 作为苗家桐的女儿,作为苗家寨的二小姐,她生下来就在这里长大,这漫山遍野的罂粟花,和她又有什么关系? 知恩图报啊……王巍! 如果你就这么走了,怎么对得起那个女孩,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件事如果说出去,天底下的人会不会耻笑你、看不起你? 是,只要你不说。或许就没人知道,但你骗得了别人,骗得了自己吗? 每每午夜梦回的时候,想起那个生死未卜的女孩,心里真能过意的去,真能睡得着吗? 我一遍遍地问着自己。 做人,到底能不能亏了良心? 我一咬牙,又转身朝着苗家寨的方向奔了回去。 是,或许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救不出苗雪雁,对付不了苗冰骆。甚至还会搭上自己的命。但,我好歹要提醒一下苗雪雁,小心你的姐姐,一切都是她在背后设计害你! 只有做到这件事情,我才能够问心无愧,哪怕是死都能瞑目了。 我像风一样地奔跑着,来时有多快,返回的时候就有多快。 等我又回到那篇漫山遍野的罂粟花田时,就看到正有一大群人从寨门方向奔了出来,手持刀枪、杀气腾腾,领头的人是黑刀南宫。 不用多想,也知道他们是来抓我。 我迅速躲在花丛之中,隐藏好了自己的身形。 就像黑刀南宫猜测的那样,他们都以为我已经奔出去很远了,所以根本没查周围这片罂粟花田,气势冲冲地朝着山里的方向奔去。 等到他们走远以后,我才猫着腰继续往前跑去。 很快,我就距离寨门不远了,寨门之上仍有许多卫兵来回游走,直接从正门肯定是进不去的。我观察了一会儿之后,又绕着寨墙走出去几百米远,苗家寨的寨墙修的像城墙一样,不仅高大,而且上面还能走人,不断有巡逻的卫兵走过。 但其他地方的寨墙,防守终究要比大门那边松些。 我选定了一个地方,趁着上面没人的时候,摸出打神棍来凿坑,像只壁虎一样慢慢爬上墙去。刚爬上去,就看到一列卫兵正在走来,我便贴在墙上没有动弹,心里也扑腾扑腾直跳,毕竟他们只要往下一看。就能看到我的身影,到时就全完了。 还好,他们没有想到下面有人,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听说没有,那个王皇帝逃走了!” “当然听说了啊,南宫队长不是率领三百精兵去追了吗?” “嗯,据说是二小姐放走的……真不知道二小姐在想什么!” “我听人说,二小姐好像欠王皇帝一个人情,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来。唉,真是糊涂,大寨主不会放过她的!” “是啊,私放人犯可是死罪,不知道大寨主会怎么处置……” “应该不会死的,毕竟是二寨主的女儿,而且大小姐肯定帮她求情,大小姐对二小姐有多好,整个苗家寨都知道啊!” 这些人渐渐远去之后,我的心中更加焦急,一个鹞子翻身翻上墙头,迅速跨过中间的横面之后,接着又从另外一边翻了下去。 苗家寨的常驻人口虽然有上万人,并且分成十多个小寨,不过除了那条主干道热闹一点以外,其他地方都显得比较冷清。这个时间,人们大多都在外面劳作,居民区反而没什么人在,所以我很顺畅地一路前行,除了需要躲避偶尔交叉巡逻的卫兵以外,其他基本没有什么危险发生。 毕竟谁也不会想到王皇帝还会回来,所以寨中的氛围反而比较轻松一点。 我猜,苗雪雁此时肯定在那栋大宅子里,接受两位寨主的讯问,我必须要找到她说明情况。让她明白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我一路穿街过巷,很快就来到两位寨主所住的宅院附近,但是宅院这边所聚集的人却非常多,不仅有身穿甲胄、手持长枪的卫兵,还有一些看上去地位蛮高的人,据我判断应该都是苗家寨里的骨干分子,或是各个小寨的头领。 此时此刻,他们的神情都很凝重,虽然没有进门,但是都往门里看着,各个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我躲在某个巷子门口,顺着他们的目光同样往里看去,就见院中站着两个人高马大、威风凛凛的汉子,正是大寨主苗家仁和二寨主苗家桐。而在他俩身前,则跪着两个女孩,一个是苗冰骆,一个是苗雪雁。 “你好大的胆子!” 一声暴喝突然传来,苗家仁手指苗雪雁,气得手都在哆嗦了,额头上的青筋根根暴起,像是要把苗雪雁当场吃了一样。 而二寨主苗家桐,直接一个耳光狠狠扇在苗雪雁的脸上,口不择言地骂道:“你这个混账!你敢放了王皇帝,你知不知道你惹了多大的祸!如果他是警方的细作,那咱们就全完了,苗家寨上万人的性命,你负担得起吗?!” “他不是!”苗雪雁仰着头,坚定地说。 “你还嘴硬!”苗家桐又一耳光甩在苗雪雁的脸上:“就算他不是,等他回去以后,咱们的生意还怎么做,这么多人要吃什么……” “他不会的……”苗雪雁低着头,泪水滚滚而落,口中轻轻说着。 看到苗雪雁还是执迷不悟,苗家桐顿时怒火中烧,还要伸手再打。旁边的苗冰骆看不下去了,伸手就抓住了苗家桐的手,哭着说道:“叔父,你别怪雪雁了,她只是想报恩啊,王皇帝毕竟救过她一命,她又有什么错呢?” 如果我不知道苗冰骆的真实面目,现在看到她为苗雪雁苦苦求情的样子,或许还会被她感动,心想这真是个好姐姐啊。 但是现在。我只觉得作呕,甚至毛骨悚然,这演技实在太精湛了,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可怕的女人? 苗冰骆还想再说什么,但被大寨主苗家仁突然一脚踹飞,并且狠狠骂道:“滚开,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还不是你每天纵容她,才让她变得越来越任性了?要是让我知道这事和你也有关系,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看得出来,苗家仁是真的发怒了,毕竟苗家寨还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 苗冰骆跌倒在了一边,苗雪雁赶紧扑了上去,抓住苗冰骆的手哭着说道:“姐姐,你别为我求情了……” 接着,苗雪雁又回过头去,冲着两位寨主流着眼泪说道:“父亲、伯父,这事和姐姐没有一点关系,全是我自作主张,是我一个人的过错,你们要罚就罚我好了!” “罚你!”苗家仁怒火中烧地说:“我要杀你!来人,把她给我杀了!” 苗家桐站在一边,眼中虽有不忍。但也不敢忤逆兄长的命令,毕竟她的女儿确实犯下滔天大错,如果不杀,整个苗家寨都不会服气。 哗啦啦的声音响起,一列卫兵闯进院中,迅速来到苗雪雁的身前,准备当场将其击杀。我也心急如焚,想跳出去说明一切,然而就在这时,门外众人哗啦啦跪倒一地,各个小寨的头领以及苗家寨的骨干人员齐声高呼:“大寨主手下留情。请放二小姐一条生路!” 苗家桐碍于身份,虽然不方便说什么,但是众人却能光明正大地求情。 就连苗冰骆,都重新爬了起来,跪在地上说道:“父亲,你就放过妹妹这一次吧!南宫他们一定能把王皇帝抓回来的!” 苗冰骆看似在为苗雪雁求情,实则句句含针、字字带刺如果抓不回来,又该怎么办呢? 苗家仁直接哼了一声:“好,如果抓得回来,我就放她一条生路;如果抓不回来,定杀不误!” 接着又回头看向旁边的苗家桐:“兄弟,你觉得怎样?” 苗家桐低头说道:“一切听大哥的。” 苗家仁也不再看地上的两个女孩,目光遥遥看向门外的大道,显然在等黑刀南宫的消息。我也忧心忡忡,不知自己该做什么,究竟怎么才能挽救苗雪雁一条生路? 就在这时,一个卫兵突然急匆匆奔到院中,跪在地上说道:“大寨主、二寨主,我们发现了王皇帝的血迹,发现他似乎并没走远,甚至很有可能返回寨中来了!” “什么?!” 苗家仁大吃一惊,旁边的苗家桐。以及跪在地上的苗冰骆、苗雪雁也都是一脸错愕。 就连我,也是吃惊不小。 发现了我的血迹,怎么可能?!我不是已经包扎…… 我低头一看,只见自己胸口的伤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迸裂开来,果然有血正往地上滴着。而我心里一直挂念着苗雪雁,所以没有发现这个致命缺陷。这血流得虽然不多,很久才会滴下一些,但是足以暴露我的行踪。 我猛地回头一看,果然看到地上有些星星点点的血迹,并不明显,但也能够发现。 我立刻扑上去用脚去踩。还好这里都是土路,很容易就能消掉痕迹。 也就是在这时,一道怒不可遏的吼声冲天而起:“查,给我查遍整个苗家寨!” 苗家仁的命令一起,聚集在宅院外的那些卫兵,以及各路人马纷纷行动,朝着各个巷子窜了过来。 这样下去,我非被找出来不可! 我顿时心慌意乱,立刻朝着巷子深处奔去,极力躲避着那些人的搜查。但是不用多久,四面八方都传来了脚步声,每一个路口都将有人出现,堵死了我全部的去路。 我一咬牙,摸出了自己的打神棍,时至此刻也没其他办法,只能和他们拼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身后的一扇房门突然开了,一双大手猛地把我捞了进去。我当然无比吃惊,伸手就想反抗,然而那人迅速关上房门,同时低声对我说道:“王巍,是我!”

上一篇   942 人心,隔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