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2 人心,隔肚皮 - 少年王

942 人心,隔肚皮

黑刀南宫走的很慢,像是故意在让我游街示众,又或是让我的痛苦更加漫长一些。 苗家寨本来就大,前后纵横好几公里,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对我指指点点。一直到了寨门外面,黑刀南宫又拎着我往山坡上走去,山坡上当然开满了各种各样的罂粟花,白的、红的、粉的什么颜色都有,风儿一吹所有的花都在点头,像是商量好了一起为我送行。 苗家仁说过,让我给货上点肥料。 所谓的货,当然就是这片罂粟,腐烂的人体就是最好的肥料,所以黑刀南宫才会把我带到这来。 部分罂粟已经成熟,一些小孩和妇女正在采摘,黑刀南宫拎着我左拐右拐,终于来到一片没人的地带。 “砰”的一声,黑刀南宫将我丢到地上,接着慢慢拔出了他那柄黑刀,刀尖对准了地上的我。 黑刀南宫的眼睛里面没有一点感情,看向我的目光比看向一条狗好不了多少。像他这样的人,大概只有看向苗冰骆的时候才有些许温情,别人在他眼里甚至都不能算人。 四周仍是五彩缤纷的花海,这看上去像是天堂一般的地方,最终却成为了我的死亡地狱。而站在我面前的黑刀南宫,就是来自地狱的死神,阳光虽然洒在他的头顶,在他身上却感受不到丝毫温暖,有的只有冷漠和无情。 只要他手起刀落,我的这颗脑袋就要滚到地上,埋葬在这无尽的罂粟花之间了。 就在昨天,赛金花还警告我千万别来苗家寨,说我一定会死。赛金花为了阻止我,甚至还搭上了她自己的生命。当时我为她叹息,认为她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我堂堂王皇帝,南方十三城的盟主,怎么可能出事? 现在才知道,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是我,我一直自诩聪明,觉得自己什么事情都能想到,什么人都能被我骗了。一清道人够老油条吧,几乎横扫华夏风云榜的存在,还是被我耍得团团转,区区苗家仁、苗家桐又算得了什么? 而且我准备的足够充足,谎话说得连我自己都信了。 实际上我如果真的想做这笔生意,完全能够打开北方市场,那么多年的积累和沉淀,想要完成这点不算太难。 就是抱着这样的心理,我才自信满满地来到苗家寨,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出色地完成任务,再为国家除掉一群顶级祸害。哪里想到苗家仁是个如此多疑的老怪物,坚信天上没有白掉的馅饼,秉承“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非要把我杀了! 但说实话,即便是我被扔在罂粟花里,黑刀南宫也亮出了他的黑刀,我也完全没有放弃希望。我的希望在苗冰骆和苗雪雁身上,我总觉得那对姐妹一定不会弃我不顾,她们一定会救我的! 哪怕整个苗家寨都充满了罪恶,那对姐妹也一定是最后的良心! 其实我和那对姐妹认识不久,会这么想纯粹出于直觉,而我的直觉一向很准,我看人的眼光也一向不差。 果不其然,黑刀南宫刚亮出刀来不久,某个方向就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准备动手的黑刀南宫皱起眉头,朝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随着一片罂粟花被拨开,一个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妙龄女孩钻了出来,正是苗家桐的女儿,二小姐苗雪雁! 黑刀南宫立刻收刀,并且躬身施礼,说二小姐,您怎么来了? 苗雪雁一路奔跑,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都沾满汗水。她擦了擦汗,就立刻说:“南宫队长,大寨主改了主意,让你放了王皇帝!” 听了苗雪雁的话后,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因为我觉得以苗家仁的性子应该不会放我,否则之前不会那么坚决,苗雪雁应该是传了假的命令。我都能够想到这点,别提卫队队长黑刀南宫了,黑刀南宫面露狐疑,不太相信地看着苗雪雁:“真的?” “千真万确!”苗雪雁说:“我怎么敢假传大寨主的命令?” 黑刀南宫显然还是不太相信,正想再说什么,苗雪雁又说道:“怎么,你不信我?” 黑刀南宫立刻低头:“不敢……只是,我需要确认一下,还望二小姐能够体谅。” “行,你快去吧,我看着他。”苗雪雁一脸镇定。 黑刀南宫看了我一眼后,立刻转身匆匆走了。 黑刀南宫一走,苗雪雁立刻弯下腰来,三下五除二解除了我身上的铁链,接着又说:“王皇帝,你快走吧,希望你看在我救你的份上,回去以后不要为难我们苗家寨的生意,就像你说过的话,买卖不成仁义在。” 时至此刻,我已经完全确信,苗雪雁这是私自放我。 身为苗家寨二寨主的女儿,显然她也非常为难,一方面是生她养她的苗家寨,一方面是救过她一命的我,站在哪边也不合适。所以她才想了一个折中的法子,希望我回去后不要因此报复苗家寨。 我有些意外地看着她,说你相信我么? 听到我的这个问题,苗雪雁显然愣了一下,沉思良久之后,又重重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这一刹那,我的心里有点复杂,感觉自己像个渣男,就这么利用了一位无辜女孩的信任。我这一回去,肯定要把地图交给龙组,龙组也迟早会把苗家寨给灭了,到那时候苗雪雁肯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吧? 但是后来一想,苗雪雁无辜个屁,在这片恶毒的土地上,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我是一名龙组成员,不该被眼前这点小恩迷惑,更何况是我先救了苗雪雁,她本来就欠我一个人情,现在只是还我而已,我自责个屁? 男子汉大丈夫,岂能拘泥于这点事情!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没什么愧疚感了,冲着苗雪雁点点头,说好,谢谢,那我就先走了! 苗雪雁也点点头,接着又问:“有驱虫囊吗?” 所谓的驱虫囊,就是黑头之前给我的那个香囊,里面存着许多名贵草药,戴在身上以后能够驱除大部分的毒虫,使得毒虫不能近身,是苗家寨才有的特产。 当然,也不是对所有毒虫都有效,比如七尾蜈蚣就不惧这个,但也足够平安走出凤凰山了。 我说有的,便把黑头之前给我的那个香囊拿了出来。 苗雪雁只看了一眼,便说:“这个不行,这是一次性的,效果已经没了,用我这个!” 苗雪雁从自己身上解下来一个香囊交给了我。 原来这香囊还有时效,黑头给我的那个估计是一次性的。苗雪雁的这个显然精致许多,上面用金线描着边,还绣了几只大雁,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苗雪雁的私人物品。 我也没有矫情,直接就接过来,并说了一声谢谢。 虽然我不需要这玩意儿,但我肯定不能直说,所以还是接下。 系好香囊以后,我便和苗雪雁告别,准备离开这了。但我走了两步,还是有点不太放心,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又回头问:“你私自放我,真的没有事吗?” 听了我的话后,苗雪雁却气得跺脚,说道:“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样婆婆妈妈!我可是二寨主的女儿,我能有什么事?你快走吧!还有,我之所以救你,是因为你之前救我一次,咱们从此以后就扯平了!” 说完以后,苗雪雁转身就钻进了罂粟花中,一会儿就不见影子了。 如此一来,我也放松很多,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但是也就走了七八步的样子,我就觉得自己脑子一阵眩晕。我知道这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再走下去非得休克,只好坐下来处理自己身上的伤,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打理好自己才能走的更远,否则没走多久肯定又被追上。 我耐着性子,安心地给自己止血、上药、包扎。 也就是在这时,竟然又有脚步声传来,而且听声音还不止一人。 我吃了一惊,心想这么快就有人追来了吗,赶紧伏下身子,藏在罂粟花间。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透过繁密的罂粟花杆,我看到有两个人走了过来,站在了那堆铁链子边上。 这两个人,是一男一女。 男的二十八九岁,满脸充斥着冷漠,腰间挎着一柄黑刀;女的二十二三岁,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像一只美丽的白天鹅。 赫然就是黑刀南宫和大小姐苗冰骆! 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心想他们怎么到这来了? 正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苗冰骆已经开口说话,她的语气十分冰冷,和之前温和的样子判若两人:“王皇帝应该跑远了吧?” 黑刀南宫微微低头,答道:“那人死里逃生,肯定溜得比兔子还快,至少也在数里之外了。” 苗冰骆轻轻笑了起来,说出的每一个字,却像针尖一样都扎在我的心上:“这次,雪雁犯下如此大错,我看谁还能够救她……这么多年,终于能够除掉这个眼中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