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1 排名十六,黑刀南宫 - 少年王

941 排名十六,黑刀南宫

苗家仁、苗家桐兄弟俩对我有意见,这是我早就知道的,毕竟我之前帮助宋孝文在阳城展开扫毒行动,确实抓了不少苗家寨的贩毒人员,对我不爽也是理所当然。 但我想着,我是阳城的王皇帝,还是十三城的皇盟盟主,苗家寨要是想在南方继续做生意,我这道坎儿是怎么都绕不过去的。更何况,我这次的诚意如此之深,亲自跋山涉水来到苗家寨里,难道还不能够化干戈为玉帛,大家握手言和、开开心心地一起做生意?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苗家仁开口就要杀我,当时我猛地就愣住了,还以为苗家仁是和我开玩笑,直到门外哗啦啦闯进一列卫兵,手持铁索和钢刀,要把我拖出去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玩真格的,苗家仁真要杀我! 当时我就毛了,脑子里面嗡嗡直响,反不反抗咱先另说,关键是心里觉得憋屈,简直一肚子火。这苗家仁有毛病吧,上来刚说了一句话就杀人,他是杀人狂魔吗? 别说我了,就连黑头、苗雪雁、苗冰骆显然都没想到,一个个都傻了眼,各自面目错愕。 不等那些卫兵上前,我便大声喊道:“大寨主,你要杀人,总得有个理由吧?我王皇帝大老远地跑到这来,就是让你来杀我的?” 苗家仁摆了摆手,制止那些卫兵继续上前,冷哼着说:“你想要理由么?好,我告诉你!你在阳城和宋孝文合作,抓了我那么多的兄弟,我身为苗家寨的大寨主,难道不该杀你?我本来想亲自出山收拾你的,没想到你主动自投罗网,倒省得我麻烦了!” 我心里想,你还亲自出山,你有那个胆子吗,你只敢躲在苗家寨里当缩头乌龟。 当然,我嘴上肯定不会这么说的,当即恼火地道:“这件事情,我能解释!” “好啊,你说说看。” 苗家仁给了我机会,我便迅速讲了一下前因后果,说我当时刚到阳城赴任皇帝一职,结果就被宋孝文打了个措手不及,要把我抓到局子里去问罪。我迫于无奈,才和宋孝文合作扫毒,否则在阳城就站不稳脚跟。 讲完这些以后,我又继续说道:“我也知道愧对二位寨主,所以这才亲自登门致歉。我可以向你们保证,苗家寨被抓的那几个人,我有办法将他们给捞出来!” 我是龙组二队的副队长,放几个人对我来说易如反掌。而且我也不是徇私舞弊,这叫放长线钓大鱼,只要取得两个寨主的信任,以后才有机会端掉这个大毒窝。 我这慷慨激昂的言辞,终于有些打动了苗家仁,他和弟弟苗家桐对视一眼之后,又问我说:“你有把握捞出我的兄弟?” 我笑了一下,说大寨主,你怀疑我的能力吗?我不仅是阳城的王皇帝,还是南方十三城的皇盟盟主,要是连几个马仔都捞不出来,以后还混什么? 听完我的话后,苗家仁明显松了口气,脸色也缓和了很多,摆手让那些卫兵退下去,接着又让人给我看座。等我坐下以后,苗家仁才继续说道:“王皇帝,我就信你一次,另外你说你要和我合作,这是怎么回事?” 终于进入正题。 我猜,苗家仁一开始就不打算杀我,就是吓唬我一下,或是给我个下马威。我可是能够给他带来巨大利益的人啊,他怎么忍心杀我? 我便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说苗家寨的白货生意在南方已经达到饱和状态,是时候往北方发展了。接着又说我在北方有一位朋友,和近年来崛起的“北方十三狼”是好朋友,只要苗家寨的白货质优、价廉,绝对可以迅速占领北方市场。 因为我本身就是北方的人,所以说起北方的事来轻车熟路,搞得好像我来之前已经做过大量调研,而且所有关系、门路都打点了,就差最关键的供货方苗家寨了。 并且,我还把前景描述的很宏伟、盛大,仿佛明天就能把一座金山搬到苗家寨来,苗家仁、苗家桐兄弟俩听得两眼放光,世上有谁不爱财呢? “对于安全,两位寨主大可放心,你们尽管供货就好,外面的一切事宜就交给我。我们夜明的背景有多硬,相信你们也有所耳闻,‘北方十三狼’更了不得,据说和龙组还有一点关系,绝对万事无忧!” 这套说辞,是我来之前就想好的,在我看来完美无缺、天衣无缝,骗过苗家寨的两位寨主没有问题。 果不其然,两位寨主听得眉开眼笑,不断抚掌、点头,仿佛已经腰缠万贯、富可敌国。 “两位寨主,现在我们可以合作了吧?”我乐呵呵的,报以最真诚的微笑。 “可以,可以……” 苗家仁微笑、点头:“来人,把他给我拖下去杀了!” 我也点头、微笑,看着左右的人,但却很快变了脸色。 什么? 什么鬼,怎么又要杀我! 外面再次响起凌乱的脚步声,一列卫兵手持铁索和钢刀闯了进来,一窝蜂地朝我扑了过来。 我豁然而起,冲着苗家仁道:“大寨主,你这什么意思?” 刚才还谈得好好的,怎么说翻脸就翻脸,这也太喜怒无常了吧? 别说我了,就连苗家桐都很意外,转头疑惑地问:“大哥,怎么回事?” 至于黑头,以及苗家姐妹,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苗家仁。 苗家仁则冷笑着说:“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就是我从来不信天上会掉馅饼!南方的生意,是我打拼了这么多年才达到的,代价就是永远不得踏出凤凰山一步!现在却告诉我说,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北方的生意就打开了,坐在家里收钱就行……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怎么可能相信?这世上最难赚的就是钱,如果有人上杆子往你家里送钱,绝对非奸即诈!他说得越是轻巧、容易,这事越有可能是个陷阱。所以,我怀疑他根本就是警方的细作,来这里打探我们苗家寨的虚实,绝对不能放他出去!” 听着苗家仁的分析,我的心中当然无比震惊,没想到他通篇都是可能、或许,再凭着一些本能的警惕,竟然就将我的目的分析了个八九不离十,这人实在是个人才,怪不得警方这么多年抓不到他! 而我,则没想到我都说得这么完美了,还能被苗家仁抓到破绽和漏洞或者说不叫破绽和漏洞,正是因为太完美了,才让苗家仁起了疑心! 看得出来,我除了没有瞒过苗家仁外,包括苗家桐在内,还有苗雪雁、苗冰骆,以及黑头,都信了我说的话。所以,当苗家仁讲出这番话的时候,他们一个个还是满脸错愕,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不过,苗家仁显然并不在乎他们的想法,他是一个独断专行、只信自己的霸主,当即摆着手说:“快,将他拖下去杀了!” 那些卫兵继续朝我冲来,我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唰”地一下抽出打神棍来,恼火地说:“大寨主,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不信我没有关系,不跟我合作也没关系,将我赶出去也就算了,杀我算是怎么回事?我可是南方十三城的盟主,你要把我杀了,会有什么后果,你不考虑一下?” 单论实力,苗家仁肯定不会惧我,毕竟苗家寨在凤凰山中,属于易守难攻的地带,十三城的人就是想为我报仇,怕也有心无力。但我也不是用暴力来威胁苗家仁,我指的是他将我杀了以后,在南方的白货生意显然完了,起码在我所管辖的十三城中,谁还会买他的东西? 这是多么大的一笔经济损失,难道苗家仁算不清这个账吗? 苗家桐也跟着说道:“是啊大哥,你也只是怀疑而已,又不能确定他真是警方的细作?合作不了就算了,咱们和他一拍两散,还是别杀他了,代价未免太大。” 苗家仁却冷笑着说:“兄弟,这事你不用愁,根本没人知道他来苗家寨了,咱们将他杀了,神不知鬼不觉,没人怨到咱们身上!” 听了苗家仁的话后,我才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和我约法三章,其中一条就是不能向任何人泄露我的行踪,并且全程都由黑头监视着我。赛金花只是猜到我去哪了,都被黑头一刀杀了。 这说明苗家仁一开始就打好了主意,要将我杀之而后快! 我的脑子一阵阵眩晕,我以为我是来骗苗家仁的,没想到却钻进了苗家仁的圈套! ***才叫黑吃黑啊…… 确实,阳城之中除了一清道人,根本没人知道我来苗家寨了。就算是我死了,他们也不会得到消息,只会以为我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一清道人就算发觉不对,想要为我报仇都不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苗家寨的具体位置! 我去,好大的一个圈套! 我的心里又急又怒,却没有一丁点的办法,看得出来苗家仁就是这里的权威,他说杀我,那就没人能够救我。哪怕是他的亲弟弟苗家桐,也只能默不作声、沉默不语。 眼看着十多个卫兵冲向了我,我肯定不能坐以待毙,第一想法就是得冲出去。 我立刻挥舞起打神棍来,唰唰唰地将眼前几人给劈倒了,接着又铆足了劲儿往外面跑。但,院中有更多的卫兵冲向了我,他们虽然不是我的对手,可也成功阻了一下我的脚步。 就这一下,就全完了。 趁着这个机会,苗家仁就足以抓到我了。 但,并没有,身后并无声音,苗家仁和苗家桐都无动静。 我的心中一喜,继续挥棍前行,以我龙组十星的实力,对付这些普通的卫兵完全不是问题,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我的脚下,前方很快就被我杀出了一条血路。 眼看着门口就在眼前,只要我奔出去,不断往前飞奔……总能逃出苗家寨的! 四周是一片惨叫声,只要那两个寨主不出手,根本没人是我的对手。 “这家伙好厉害!” “快去通知队长,队长才能打得过他!” 队长? 什么队长,卫队队长么?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有人喊道:“队长来了!” 这个声音一起,四周那些本来惨叫连连、狼狈不堪的卫兵,就好像看到英雄和救星一样,纷纷兴奋和雀跃起来。 “队长来了,队长来了!” “队长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六位,一定可以对付这个王皇帝的!” 华夏风云榜,第十六位?! 听到这样的介绍,我的脑袋顿时大了起来,一清道人之前确实说过,苗家寨里除了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和第七的两位寨主以外,还有一些排名十几、二十几的高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我碰到了! 我一抬头,果然看到刚才还空无一人的门口,此刻站着一位面色冷漠的青年,也就二十八九岁的样子,长得不能算是好看,但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仿佛杀神临凡,让人望而生畏。 看着我在卫兵之中大开杀戒,青年缓缓抽出挎在腰间的长刀。 那是一柄漆黑的刀,从刀柄到刀身全是黑色,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感觉和我的打神棍有点类似,看着其貌不扬,却又难以忽视。 长刀在手,青年缓缓朝我走来,面色始终呈现一股冷漠。 四周的卫兵见状,立刻朝着四周退去,给这个青年腾开了战场。我要想逃出大门,必须得过青年这关,可他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六的高手,我又怎么是他对手? 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玩我都跟玩孙子似的! 可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 况且我也不得不为,再待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我咬紧牙关,握紧打神棍朝着青年扑了上去,我知道这个青年的厉害,所以一开始就催动了体内的龙脉之力,将自己的体能调整到了巅峰状态,无论如何也得全力一拼! 很快,我就奔到青年身前,狠狠一棍朝他当头劈下。 “唰”的一声,打神棍在空中闪过一道黑影,这一棍可是连三百斤的野猪都能击飞出去啊! 但,青年只是随便一举,那柄黑刀就挡住了我这一棍。 而且我是双手,他是单手。 我咬紧牙关、龇牙咧嘴,身上的肌肉层层绷起,拼命往下压着打神棍,却始终无法再挪动一寸。 “呵……” 青年突然冷笑一声,手中的黑刀突然往前斩来,猛地就削在了我的胸口。我一点反抗能力都没,眼睁睁看着这刀斩上来,又眼睁睁看着自己胸口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如同泉水一般哗啦啦地涌出,接着我的人也整个飞了出去。 我从堂屋逃出,因为卫兵的阻拦,辛辛苦苦、费心费力,不过走了七八米而已,这一刀将我斩回了解放前,我的身子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最后磕在堂屋的门槛上,才停下来。 接着,身后又响起呼啦啦的声音,显然有什么东西扑向了我,我想躲开,但是来不及了,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砰”的一声,我的后背受到重击,接着整个人又飞了出去,骨碌碌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竟然又滚回到了黑刀青年的脚下。 这一脚踹得我可不轻,完全不亚于之前夜哭郎君的力道,差点让我吐出血来。 我心想完了,这是要把我当球踢么? 踢过来,再踢过去? 还好,黑刀青年没有再动,站在我的身前微微躬身,像是在恭迎什么大人物。 在我身后,响起一个沉重的脚步声。 很快,有只脚已经踩在我的背上,不夸张地说一句,这只脚仿佛重如泰山,压得我根本喘不上气,也动弹不了。 就在这时,头顶也传来了苗家仁的声音:“小子,你还挺能打的,怪不得年纪轻轻就能做上王皇帝。不过,你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竟敢在我苗家寨里撒野?知道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吗,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十六的黑刀南宫,也是我的卫队队长!” 黑刀南宫啊…… 确实是蛮霸气的名字。 将我踩着以后,苗家仁又冲黑刀南宫说道:“南宫,你来得迟了一点!” 黑刀南宫低着头地说:“抱歉,出去办了点事。” “你去办什么事了?” “去买了两块糖。”黑刀南宫摊开手掌,掌心放着一包大白兔奶糖。 苗家仁更加疑惑:“你买糖干什么?” 黑刀南宫沉默一下,说道:“大小姐最爱吃外面的大白兔奶糖,我托老肖带回来的,刚刚去拿了下。” 这地方与外面的世界半隔绝,就连糖块这种普普通通的东西,也要别人帮忙捎带。苗家仁看着黑刀南宫手里的糖,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正要说话,又有一阵脚步声传来,苗家桐、苗家姐妹,还有黑头也都纷纷走了过来。 黑刀南宫看了苗冰骆一眼,暂时先把糖块收了起来。 苗冰骆也有意无意地看了黑刀南宫一眼,但是很快又把目光移到我的身上。 看来,这是一对郎有情、妾有意的小情侣。 当然,我对这些可不感兴趣,我自己都命在旦夕了,哪有心情去管别人搞对象啊! 我吃力地扭了下头,冲着苗家仁说:“大寨主,我再说一遍,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你不想跟我合作可以,但也犯不着将我杀了!我独自一人来到你们这里,已经足够彰显我的诚意!” 我一边说,一边冲着苗冰骆、苗雪雁看过去,希望她们两个能帮我说句话,我本能觉得这对姐妹还算不错。 更何况,我之前还救了苗雪雁一命,她帮我求下情也理所应当吧? 苗家姐妹都明白我的意思,苗冰骆不方便开口,便看向了苗雪雁,显然在用眼神鼓励妹妹。苗冰骆这姑娘真是不错,黑刀南宫能拥有她真是福气。至于苗雪雁,似乎也想救我,忧心忡忡地看着我,但又欲言又止,不敢说话。 但在苗冰骆的鼓励之下,苗雪雁终于开口说道:“大伯,我也觉得这个王皇帝应该不是警方的细作,咱们还是不要冤枉好人了吧!” 听到苗雪雁的话后,我的心里松了口气,心想你可算是说话了,不枉我之前救你一命。 只是,苗雪雁突然开口,让苗家桐和苗家仁都很吃惊,不等苗家仁说话,苗家桐就先问道:“闺女,你怎么帮他说话?” 苗雪雁便把之前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又说:“父亲,大伯,这人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也请放过他这次吧!” 作为苗雪雁的姐姐,苗冰骆也立刻跟着说道:“是啊,王皇帝救了雪雁一命呢,如果你们把王皇帝杀了,雪雁估计要愧疚一辈子的!” 这姐妹俩轮番帮我说话,我的心里顿时暖洋洋的,心想不管两位寨主有多十恶不赦,这对姐妹的心地还算善良。但可惜的事,不管这对姐妹怎么帮我求情,苗家仁也没有改变他的决定,冷冷地说:“你们小孩子懂什么,我今天要是把他放了,苗家寨就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我不管他到底是不是警方的细作,我只信奉一个真理,就是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好了,你们别再说了,把王皇帝拖到寨门外面杀了,顺便给货上点肥料!” “是!” 黑刀南宫立刻点头,从身上掏出一截铁索,哗啦啦地将我手脚捆住,接着便提起我来朝着门外走去。 苗冰骆和苗雪雁顿时有点着急,又帮我说了几句话,但也毫无作用。 苗雪雁甚至跪在了地上,两位寨主始终没有改变主意。 众目睽睽之下,我就被黑刀南宫提着,一直走出两位寨主的住宅,然后沿着苗家寨最中央的这条大道,一步不停地朝着寨门的方向走去。两边的人都驻足向我观看,各个一脸惊讶,不知道我是谁,也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 之前被砍的那一刀仍在流血,染红我的衣襟,又一滴一滴地落在我身下的这片土地之上……

上一篇   940 拖出去,杀了

下一篇   942 人心,隔肚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