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0 拖出去,杀了 - 少年王

940 拖出去,杀了

大自然很奇怪,越是色彩斑斓、绚丽多姿的东西,往往越是有毒,比如一些毒蛇、蘑菇,还有一些鱼类、蛙类,都是这样。举个再极端点的例子,还有漂亮的女人,金庸老先生曾经说过,漂亮的女人最会骗人,他老人家真是火眼金睛。 罂粟花就是这样的生物,虽然外表极其美丽,却代表着黑暗和罪恶。在华夏,对这东西的管控其实已经很严格了,抓着就是杀头的死罪,但这玩意儿只要有利益在,就总会有人铤而走险,而且有些地方天高皇帝远,也实在管不过来。 比如说深藏在凤凰山中的苗家寨,大家都知道他们干得什么勾当,就是毫无办法、束手无策。不怪警方无能,实在是苗家寨太强大了,这种事情非得龙组出手不可。 行走在这片长满恶之花的土地上,虽然四处的景色美丽、怡人,但我内心还是一阵阵的作呕,这些东西毁了多少人和家庭!尤其是我干这行的,见过多少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悲剧,源头就是这些东西,怎能不恨它们? 然而,黑头和苗雪雁却是习以为常,面色平静地走在其中,一点都不觉得这些东西有多恶毒。 有些罂粟花已经结出果实,从那里面提取的汁液就能炼毒,时不时就能看到老人和妇女正在采摘,其中甚至还有七八岁的小孩。苗家仁、苗家桐兄弟俩真是恶贯满盈,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 他们是大毒王,苗雪雁就是小毒妞,一开始我对苗雪雁还有点好感,现在一看到她就犯恶心,恨不得连她和这些罂粟一起烧了。 这里的气候确实适宜,漫山遍野种的全是这种玩意儿,一眼望去再也没有其他东西,真是个充满罪恶的所在啊。 又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出现一座极大的寨门,是用混凝土筑起来的,通体呈灰色,看上去凹凸不平,似乎还加了其他作料。现代社会,已经很少看到这么粗糙的工艺了,看来这里的生活水平确实有些简朴,寨门之上有穿着甲胄、手提长枪的汉子来回走动,虽然透着彪悍,却也土里土气,像是来到什么影视基地。 二小姐苗雪雁,和黑头都是身份不低的人物,出现之后那些卫兵立刻就打招呼。当然,也少不了对我进行排查,黑头介绍过我的身份,又说我是两位寨主邀请来的,其中一个卫兵前去汇报、确认,返回来后才放我进入寨中。 黑头和苗雪雁就继续领我前行,正式走进了苗家寨中。 苗家寨里既然常驻上万人口,当然是大的很了,而且就如一清道人所说,还分着一些小寨,大概有十几个,分别坐落在不同方位。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也没有平整的柏油路,只有一栋又一栋混凝土做的房子,以及早就被踩硬实的土路,倒也干干净净、错落有致。街上的行人衣着朴素、面色温和,似乎没有什么烦恼,就是简简单单、顺其自然地活着。 如果抛开“毒窝”这个称呼,暂时忘却外面那些漫山遍野的罂粟,这里真有点像桃花源里面描述的村庄,与世隔绝、安宁和乐,这里的人大部分都没出过山,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怎样的,所以对自己的生活感到满意和幸福,才会露出这样天真淳朴的样子和表情。 一路上,不时有身穿甲胄、手持长枪的汉子列队而行,看到黑头和苗雪雁总会问一声好,黑头在这里也算是个小头目了,经常能到外面去跑,说明深得两位寨主的信任。 不知不觉,我就随着黑头和苗雪雁走出去几公里远,这苗家寨确实很大,也让我看了个够。我仔细在脑海中记着一切,为事后的绘制地图做出准备(给龙组,不是给一清道人),这里的一切都很平和,看上去像个普通的小镇,如果不是盛产白货的话,真能称得上是世外桃源了。 “雪雁!” 就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 前方的街角处,站着一个挺高、挺白的女孩,年纪大概也是二十几岁的样子。在这普遍皮肤偏黑的苗家寨里,突然出现一个肌肤胜雪的女孩,确实挺意外的,让人眼前一亮。 女孩不光皮肤白皙,身材也很不错,前凸后翘、窈窕有致,虽然身着少数民族的服饰,却也难挡她身为女人的魅力,站在那里像是一株傲人的白莲,给人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刚才叫“雪雁”的,就是她。 “姐姐?!” 苗雪雁惊喜地叫了出来,三两步就窜到了那个女孩身前,握住女孩的手,说姐姐,你去哪里? 高个女孩笑眯眯的:“我哪也不去,我在这里等你,看你这个小淘气什么时候回来!再过两个小时要是还没动静,我就派人去找你了。” 苗雪雁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让姐姐担心啦!” 黑头也走上去,恭恭敬敬地叫了一声:“大小姐!” 原来这位高个子的女孩就是大小姐,苗家仁的女儿苗冰骆,之前黑头提过一嘴,所以我还记得。苗冰骆也就比苗雪雁大个两三岁的样子,性格却显得稳重了许多,按照外面世界的话说就是女神范儿足,苗雪雁则有点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这也就能明白,为什么苗雪雁的皮肤偏黑,苗冰骆的皮肤偏白了,必然是苗雪雁整天在外面瞎跑,而苗冰骆在家里呆得多了。 不过看得出来,这对姐妹感情还是很不错的,自从见面开始手就一直牵着,始终没松开过,时不时就相视一笑,仿佛有说不完的话。 苗冰骆又问黑头是怎么和苗雪雁碰上的,黑头则一五一十地将前情说了一遍。 得知是我杀死野猪,救下黑头和苗雪雁的,苗冰骆立刻向我认认真真地说了一声谢谢,我则摆手表示不客气,都是举手之劳。 苗冰骆又问苗雪雁:“你跟人家说过谢谢没有?” 苗雪雁低声说道:“姐姐,他是阳城的王皇帝,你还不知道他嘛,前段时间……” 不等苗雪雁说完,苗冰骆就板着脸说:“一码事归一码事,不管他之前做过什么,但他确实是救了你的命,你怎么可以是非不分、恩怨不明?快跟人家说声谢谢!” 这素质,真是不比不知道,大小姐苗冰骆可比二小姐苗雪雁强多了。苗冰骆比苗雪雁也大不了几岁,都是在苗家寨长起来的,却像两个世界的人,一个彬彬有礼,一个刁蛮任性。 好在苗雪雁蛮听姐姐的话,最终还是不太情愿地跟我说了一声谢谢。 苗冰骆笑着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我这妹妹任性惯了。” 我还是摇头,说没事的。 苗冰骆继续说道:“王皇帝,我父亲和我叔叔已经等候你多时了,请跟我来吧!” 苗冰骆口中的父亲和叔叔,自然指的是苗家仁和苗家桐。 我也点头,说好! 就这样,我便跟着黑头,以及苗家姐妹继续往前走去。 不一会儿,道路尽头出现一处蛮大气的宅院,建筑风格和其他的房子明显不同,青砖红瓦、雕梁画栋,门口还矗立着两头威武的石狮,算是这里最气派的房子了。 我立刻就猜到,这是苗家寨两位寨主的房子。 果不其然,黑头和苗家姐妹带我走进宅院,地上到处都铺着青石砖,和外面的土路形成鲜明对比。院中,也有身着甲胄的卫兵走来走去,更加印证了我心中的推测,看来苗家仁、苗家桐就在这了。 一清道人说过,长生树就种在后院,不知是真是假。 穿过院子,来到正对面的堂屋,堂屋里面同样十分大气,墙上挂着几张虎皮和熊皮,两边摆满了椅子,有种忠义堂、议事厅的感觉。正中,则并列着两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两个大汉,都是虎背熊腰、威风凛凛,个头差不多,样子也差不多。 “拜见两位寨主!”黑头立刻跪下磕头。 “父亲!” 苗冰骆和苗雪雁分别站在两个汉子身后。 原来,眼前这两个汉子,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六和第七的苗家仁、苗家桐! 我的心中惴惴不安,我连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都打不过,别说这兄弟俩。站在他们面前,就有一种本能的敬畏----不是我窝囊,确实是本能啊,就像羊碰上狼,没有压力是不可能的。 不过,我也尽量装着平静,毕竟我的身份是王皇帝,南方十三城的盟主,单论身份不比他们差的。我稍稍定了下神,冲着面前的二人拱手,语气自然地说:“二位寨主,久仰大名!” 坐在左边的这位,也就是苗家寨的大寨主苗家仁,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之后,说道:“你就是王皇帝?” 我面带微笑,说对,是我,如假包换。 “很好。”苗家仁的脸色突然变得极其冷峻,语气也随之充满杀气:“没想到你敢来见我,胆子倒是不小!来人,拖出去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