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8 你,一定会死 - 少年王

938 你,一定会死

我问黑头什么要求? 黑头告诉我说,第一,只能我到苗家寨去,他们寨主不会出山;第二,只能我一个人去,不得带任何的手下;第三,此行必须保密,不能让人知道我到苗家寨去。 “尊敬的王皇帝,这是为了我们苗家寨的安全着想,希望您能理解。”黑头说完这番话后,还冲我躬身施了一礼。 苗家仁、苗家桐只肯在苗家寨里见我,这是一清道人早就预料到的,因为军界、警界的人都在抓这一对兄弟,他们万万不敢出来。这样一来,我就能够顺势摸清苗家寨的地理位置了,一切都和一清道人设想的一模一样。 至于另外两个条件也能理解,就像黑头说的,为了苗家寨的安全。 但我还是假装发了一通脾气,说你们寨主的架子也太大了,接着才“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黑头问我什么时候动身,我说一天以后吧,等我安排一下。 掌控着十三个城,这么一大摊事,总得交代一下,不能说走就走。 我把王伦和胎记男找来,说我要出趟远门,可能得三五天时间,让他们照看好家里的事。还跟怀香格格、青龙元帅讲了一下,说我出去一趟,她们知道我事情多,也没多问。 最后,我又找到一清道人,说我要走个三五天,希望师父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为了防止我泄露行踪,黑头一直是跟着我的,所以我也不能明说。但,一清道人知道我要去哪,点点头说:“徒儿早去早回。” 忙完这些事后,第二天我就跟着黑头走了。 手机什么的当然没带,凤凰山里没有通信网络,带了也没有用。没想到我一个二十一世纪的人,竟然要去体验一把原始森林的生活,想想倒是有点小激动呢。 黑头开着一辆老式的吉普车,带领着我一路向北,朝着凤凰山而去。 快要出城的时候,看到一处路牌,上面写着“井子村”三个字。本来没什么的,但是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一件事来,便让黑头拐到这村子里,说我去见一位朋友。 毕竟我的身份在这放着,黑头不敢怠慢,依言而行。 往前走了几百米远,便看到两株大槐树,树后还有一座古朴的房屋,房顶上长着草,显然很久没人打理。 我知道就是这了,便让黑头停下了车,我便朝着屋里走去。 黑头当然跟了上来。 井子村,两株大槐树,树后的一座房屋,是夜哭郎君的祖屋。 夜哭郎君在被左飞带走之前,曾经拜托我件事情,让我到他的祖屋告诉赛金花,不要再等他了,找个人家就嫁了吧。当时我认为赛金花不会等他,所以只是口头答应,并没放在心上,现在路过井子村了,虽然不抱什么希望,但是过来看看也无妨吧。 但让我意外的是,还没踏进院子,就听到一阵“咕咕咕”的声音,像是什么家禽的叫声。迈步走进院子,果然看到一群母鸡,正在地上来回地跑,一般来说屋里如果没人住着,肯定不会有家禽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又往左右看去,只见院子里面干干净净,还有一些洒水的痕迹,显然刚被人收拾过。 干净、别致的小院,和外表的荒芜形成鲜明对比。 我正发愣的时候,就听见堂屋方向传来脚步声,一个端着脸盆的中年妇女走了出来,正是有些日子没见的赛金花。看到赛金花的瞬间,我的心中顿时一惊,因为我确实没想到她真的在等夜哭郎君。 而且一等,就等了一个月啊…… 赛金花看到我的瞬间,同样也是一愣,接着便明白了一切,手里的脸盆也垂了下去。 “他败了?”赛金花低声问道。 既然我能来到这里,就代表败的一方是夜哭郎君,这是一道非常简单的推理题。实际上,赛金花只要去阳城打听一番,就不难得到夜哭郎君的消息,但她显然没这么做,就在这里日复一日地等着。 如果不是我来,不知道她还会等多久。 “是的。”我说:“被龙组的人给带走了。” 听了我的话后,赛金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她没有大声痛哭,也看不出丝毫的悲伤,只是一颗脑袋垂得很低,仿佛被什么给击垮了。 说实话,我很不理解她和夜哭郎君的感情。 在我看来,这对夫妻都是精神病,互相伤害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又谁都离不开谁。 只是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知道人性是很复杂的,不能用自己的思维,去考量别人的行为。所以我也没有过多询问、深究,我又没有闲的**,自己都一堆事,哪有时间去管别人的事? “他让你别等他了,找个好人家就嫁了吧。”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了。 “你不杀我?”身后传来赛金花诧异的声音。 赛金花能有这样的疑惑并不意外,毕竟她之前还让夜哭郎君杀我这真是个歹毒的娘们,我对她算不错吧,她却想杀了我!按照一报还一报的江湖法则,我确实应该将她杀掉。 不过说句实话,我并没有这个想法。 倒不是我圣母,实在是她没有什么威胁,杀不杀她对我根本没有影响。 我虽然杀过不少的人,但我不是杀人魔头,不是见谁杀谁的。 “好好过你的日子吧。”丢下这句话后,我继续往前走去。 “等等!”赛金花突然又叫住了我。 我疑惑地回过头来,想不通这个娘们和我还有什么话说? 赛金花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目光又转移到我旁边的黑头身上:“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苗家寨的人吧?” 哟呵,没想到赛金花在棺材里躺了十七年,竟然还能认出黑头是苗家寨的人。不过,黑头在南方这几个城市的身份是公开的,能认识他也不奇怪,我说是的,怎么? 赛金花没有说话,目光透过门外,看向几百米外的马路,显然陷入沉思之中。 “你是要到凤凰山、苗家寨去?” 嚯! 赛金花这推理能力真是绝了,当初一眼看穿我龙组的身份,现在又一眼看出了我的目的地这里可离凤凰山二百多里呐,中间隔着好几个市! 我服了,真是服了。 怪不得她能把夜哭郎君控制得死死的,这娘们的脑子真是出类拔萃,堪比计算机了。 不过从另外的角度讲,这赛金花也真是闲的,你管我去哪里干嘛,猜出来很得意吗,炫耀自己聪明?而且,我和黑头还有言在先,不能向人透露我的行踪,所以我便说道:“我去哪里,你不用管!” “我不是要管。”赛金花摇着头说:“如果你要到凤凰山、苗家寨,那我劝你一句最好别去。这是我的忠告,当做你不杀我的回报!” “为什么?” “因为,没人能从苗家寨活着走出来!”赛金花沉沉说道:“每一个进入苗家寨的外人,都得死!所以,你最好放弃这趟死亡之旅!” 赛金花的语气,像极了电影里的老巫婆,听着有够渗人。 我相信她说得是真的,因为苗家寨一向不许外人进入,进入就是死路一条,这些一清道人都有说过。不过我肯定是个例外,我是苗家仁、苗家桐亲自邀请,和那些擅闯的人可不一样。 所以我便一笑置之,说谢谢你的好心提醒,不过你管好自己就足够了!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身后传来“飕”的一声,接着又是一声惨叫。我震惊地回过头去,只见黑头已经一刀捅在赛金花的胸口,鲜血正一点一点地渗出来,赛金花一脸的痛苦和难过。 黑头冷哼一声,拔出刀来。 赛金花慢慢软倒在地。 “你干什么?!”我冲过去,一把推开黑头,伏在地上查看赛金花的伤势。 一看就知,这一刀插得极其精准,赛金花已经没活路了。 “不能让人知道你的行踪……”黑头冷冷地说着,擦干净刀上的血,收了回去。 “就因为这,你就杀人?!” 我气得双手颤抖,我虽然见过很多死人,也亲手杀过很多人,心肠也算狠毒坚硬,但还是很恼火这种行为。黑头不再说话,反正人也杀了,我说什么也没用了。 不过赛金花这次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她要不是自作聪明说穿我的目的地,也不会遭来这次杀身之祸。 对她,我只有无奈和叹息。 “没……没事,我是故意求死……”赛金花还有一口气,冲我苦笑一声:“这样,我就又能和他在一起啦……其实这么多年,我有很多机会逃走,但我一直都没有走,我喜欢他紧紧守在我身边、怕失去我的感觉……” 赛金花一边说,一边笑,倒是真有几分求仁得仁的感觉。 “对,对了……”赛金花又抬起手来,抓着我的手说:“听我的劝,千……千万别去苗家寨,否则你一定会死、一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