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7 一清道人的礼物 - 少年王

937 一清道人的礼物

有了七尾蜈蚣,我们就能进入苗家寨、得到长生果了? 我瞬间就明白了一清道人的意思,对于一清道人来说,进入苗家寨最大的困难不是那对身居华夏风云榜第六和第七的兄弟,而是寨子外面的重重密林和数之不尽的瘴气、毒虫。 连门都进不去,还谈什么长生果! 不过对于现代科技来说,所谓的瘴气已经造不成什么威胁,一些防毒的面具和口罩多的去了。最让人头疼的还是毒虫,说不上来什么时候头顶就会爬下来一条毒蛇,或是脚底钻上来一条蜈蚣,肉眼可以看到的还好说,看不到的可就麻烦大了,有些蚂蚁虽然个小,一口也能把人咬死。 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千百年来都不曾变过。 这就是一清道人不敢轻易冒犯苗家寨的真正原因,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无处不在的毒虫阻住了一清道人的路。但,自从一清道人看到我的七尾蜈蚣以后,整个人都变得兴奋、激动起来,因为他知道有这万毒之王,足以震慑这世上大部分的毒虫了,我们也能平安无事地进入苗家寨! 我知道一清道人在打什么主意,但说实话心里不太情愿,如果让他得到了长生果,治好了他身上的顽疾,还突破大圆满的境界,不仅左飞、猴子等人可能遭殃,以后再想对付他可就难了。 但是当着一清道人的面,我肯定不能直截了当地表达我的想法,只能假装好奇地询问一清道人怎么进入苗家寨? 果不其然,一清道人将他的计划娓娓道来,和我之前的想法一模一样。不过,一清道人说道:“进入凤凰山是没问题了,苗家寨的具体位置还没彻底摸清,还不能够轻举妄动,否则咱们进去也得迷路。” 一听这话,我倒松了口气。 是啊,凤凰山如果比兵部所在的那座山还大,想要找到苗家寨的具体位置可没那么容易。一清道人之所以能够找到兵部,肯定是陈老给他提供的进山路线和地图,苗家寨则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地方,哪有那么容易找到? 我以为此事能够暂时搁浅,谁知一清道人还有办法。 苗家寨既然是给南方这边提供白货的,那我作为南方十三城的皇盟盟主,足够和苗家仁、苗家桐平等对话了,到时候以谈生意之名进入苗家寨,就能顺便摸清苗家寨的路线和地形,对于我们来说便是事半功倍! 一清道人笑呵呵道:“王峰,这事非你不可,不过咱们也甭着急,慢慢来就好了。” 一清道人也没问我愿不愿意,直接就给我下了命令,显然他认为我肯定愿意毕竟我们都遭受着相同的痛苦,急需长生果来滋补! 有了进山的办法以后,一清道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面色变得红润,脸上也挂着开心的笑,整个人仿佛年轻了十岁似的。一清道人问我家里有没有烧烤架,说要亲自给我和刘鑫准备夜宵。 既然是住别墅的,还自带着院子,怎么可能没烧烤架呢? 一场激战过后,前院里面死伤的兄弟不少,此时此刻一片狼藉,称得上是哀鸿遍野。不过,一清道人并不在乎这个,直接把烧烤架搬到院中,开始给我和刘鑫准备吃的。 院子内外遍布哀声和惨嚎,甚至还有一些尸体,一清道人就像没看见似的,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确实冷血到一定程度了。 旁人的死活,跟他一点关系都没,也引不起他任何的哀痛。 一清道人不管,我却不能不管,毕竟是我手下的兄弟。我把王伦和胎记男都叫来清理现场、料理后事,有的送往医院,有的赔抚恤金,有他们两个在我身边,一切井井有条。 宋孝文也来和我说了几句话,得知夜哭郎君被龙组的人带走了,也松了口气。 他的部下,同样死伤不少,接下来有他忙的了。 总之,一切忙完以后,已经到后半夜了,院子里面只剩和我刘鑫、一清道人三人。烧烤架里,炭火正旺,一清道人准备好了丰富的夜宵,各种羊肉、羊腿自不必说,滋滋地冒着油、飘荡着香气,还有烤玉米、烤尖椒、烤韭菜、烤大蒜,每一样都让人垂涎三尺。 “来来来,尝尝我的手艺。”一清道人笑呵呵地招呼我和刘鑫。 在这世上,似乎除了他的徒弟以外,再也没人能有这待遇了。 桌凳已经摆好,冒着白沫子的啤酒也倒进了杯中,我们师徒三人就在这漫天的星空之下,大吃大喝起来。不得不说,一清道人的手艺确实是好,去外面摆摊都够资格了,可能和他经常到处游走,需要自己准备吃食有关。 比如说我,我的野外生存能力同样不差,全部都是逼出来的。 和我、刘鑫在一起,一清道人没有那么端着,一点都不仙风道骨,也没有半点世外高人的气势。他把袖子一撸,又吃又喝,满嘴的油光,跟我和刘鑫划拳,不仅满嘴的脏话,还笑话我和刘鑫的酒量不行。 “自从来到南方,好久没这么痛快地喝过啦!这边的人都喜欢喝茶,还是和你们两个喝得开心!” 一清道人哈哈笑着,搂着我和刘鑫的肩膀大声唱歌。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一清道人的嗓音非常难听,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顶级高手,唱歌会是这么难听。但他唱得高亢、激昂,我和刘鑫也被感染,借着酒劲跟他合唱起来,三个人大声唱着这首老到不能再到、土到不能再土的歌,歌声飘出去很远很远…… 我们的心境,也很符合这首歌的歌词,我们确实都是流浪在外的人啊,所以大家都唱得格外用力、真诚,甚至眼圈都通红了,抱在一起相互安慰。 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被这种简单、淳朴的师徒情谊给感动到了,心里忍不住想:如果一清道人是我们这边的人,该有多好! 这一夜,我们就睡在了院中,四仰八叉地躺在一起,因为有七尾蜈蚣的存在,蚊子都不敢来骚扰了,所以这一觉睡得格外踏实。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就在住处休养生息,一方面我和刘鑫需要养伤,一方面一清道人指点我俩的功夫。 一清道人教得很认真、也很用心,对我和刘鑫几乎没有区别对待。得知我卡在第三十九处穴道上不去了,一清道人告诉我说,第四十处穴道是个关键的坎儿,冲过去后就能达到暗劲外泄的效果,近可护体、远可伤人,让我多多坚持、努力。 暗劲外泄的神奇,我已经见过不止一次,除了一清道人可以施展的隔空剑气以外,夜哭郎君所说的“保护层”,也让我心动不已。一清道人详细给我们讲了其中的理论,说要破掉夜哭郎君的那种保护层,就得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同样的暗劲外泄,才能击穿保护层。 简单来说,就是暗劲外泄,才能破除暗劲外泄。 甚至,他还拿左飞来举例子,说左飞的缠龙手挺厉害的,全天下的兵器无不能挡,甚至还能徒手接下子弹;但要破掉也并不难,只要暗劲能够外泄,包裹手中的兵器,就能破掉左飞的缠龙手。 当然,前提是暗劲外泄的功力要比左飞更深才行,否则还是徒劳。 整个华夏,能够暗劲外泄的不多,华夏排行榜上排名前四十的才能达到。除此之外,再加上一些公门人物,以及榜单未能统计到的神秘高手,最多不过百人。 也就是说,只要我能突破龙脉图第四十处穴道,达到暗劲外泄的层级以后,就能跻身华夏前百的高手了!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几乎不吃不喝、不眠不休地修炼起来,我所住的这个地方依山傍水,空气也是非常好的,导入到我体内的天地之气也很纯净,按理来说应该事半功倍,但是不知怎么回事,就是迟迟无法突破。 就像一清道人说的,第四十处穴道真的是个坎儿,过去了就能跻身真正的高手行列,过不去就只能沦为一般的平庸高手。 虽然,混个兵部元帅、龙组副队长什么的还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我的志向肯定不止于此,我希望自己努力努力再努力,多多修炼多多进步,毕竟我爸我妈还等着我救,毕竟还有一个陈老要去对付…… 可惜的是,理想和现实往往有着差距,无论我怎么努力,始终无法突破第四十处穴道。 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有天晚上,一清道人将我叫到后院,让我陪着他在高尔夫球的场地上散步。 月朗星稀、秋风爽利,不过我的心情不是太好,一来因为自己始终无法突破的桎梏,一方面我知道一清道人叫我是来干什么的。 他肯定想告诉我,该去探查一下苗家寨的地形了。 果不其然,一清道人先问我的进度,得知我未能突破以后,便忧心忡忡地说:“这样可不行啊,咱们还有正事要做!”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 “你一味去练也不合适,有的时候反而适得其反,容易钻进牛角尖里,越想突破越是突破不了。” 我还是没有说话。 我知道一清道人的目的,他想让我暂时放弃修炼,转而去查苗家寨的地理位置。 “所以我决定帮你一把。” 听到一清道人的这一句话,我吃惊地抬起头来,不知他会怎么帮我? 一清道人笑眯眯的,摊开手掌到我面前,只见他的手掌中心有颗浑圆的白色药丸,不知是什么东西,还散发着淡淡的香气。我正想问,一清道人已经说道:“这玩意儿叫提气丸,对咱们修炼暗劲的人很有好处,可以迅速提升体内的暗劲修为,助你冲过第四十处穴道的坎儿!我跟你说,这玩意儿可值钱的很,每一颗都价值连城,整个华夏都没多少,还是我投靠的那位大人物送了我几颗,当初我和你一样卡在第三十九处穴道、迟迟无法突破的时候,就是靠这玩意儿才得以冲过去的。” 听着一清道人的解释,我的心中当然掀起滔天巨浪,这东西竟然这么厉害,能够提升人的暗劲修为!不过,提气丸既然这么宝贵,还是陈老相赠,一清道人怎么舍得给我?! 还有,这东西既然这么有用,一清道人为什么不自己吃,他不是也卡在第四十七处很久了吗? 像是看出我的疑惑,一清道人耐心地解释起来:“到我这个级别,吃这东西已经没有用了,你是我的徒弟,我当然要给你的。你跟为师这么多天,帮了师父不少的忙,这就当做为师的见面礼吧!” 一清道人说的轻松,可我知道这玩意儿极其宝贵,即便他吃了已经没用,也完全可以卖个天价,或是换取更加重要的东西,无论怎么用都比送我这个徒弟划算多了。 可是,一清道人还是送给了我,而且出手如此大方,让我心中既感动、又矛盾,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一清道人摊开我的手掌,将药丸放到我的手心,敦敦说道:“我没有早点给你,还是想让你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突破,毕竟无论什么灵丹奇药都有副作用的……现在看来,似乎有点困难,该用药的时候还是用吧,否则很有可能一辈子都困在这了。对了,这事你可别和刘鑫说啊,我不希望他从此以后就放弃努力,专门打我这个提气丸的主意了。还有你,用过提气丸后,也别形成依赖,该自己练还自己练,药物这种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一清道人的语气像极了上学时的班主任,或是家里唠叨个不停的父母,虽然啰嗦,却是为了我好。我明白他的良苦用心,再一次被一清道人所感动,这人可真是矛盾啊,对待外人冷酷无情,对待徒弟却又和如春风、百般关照。 但是仔细想,我又何尝不是这样的人? 只不过,一清道人做的比我更加极端罢了。 接下来,一清道人又详细给我讲了这提气丸的副作用,说服下这东西后,消化、分解可能也需一段时间,这就要看个人的体质了,有人可能三五天就有效果,有人或许三五个月都没动静。 有了效果以后,首先会觉得体内的暗劲澎湃、乱窜,不受自己所控制了,这个时候不要慌张,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压制、引导,最终完全转化为自己体内的能量。 有人败在了这一步,不能完全控制的话,就有几率走火入魔。 “和左飞他们在一起的那个郑午,你知道吧?”一清道人冷笑着说:“据说他当年就是服下提气丸后才走火入魔的,现在不出来了,估计就是被此事所困扰,不知道被关到哪了。” 虽然我没见过郑午,但我心想,就算郑午走火入魔,左飞可是能治疗的,应该没问题吧? 不过,一清道人也是道听途说而已,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 总之,这确实是提气丸的副作用。 一清道人继续说道:“当然,因为咱们龙脉图的特殊性,暗劲绝不可能窜进大脑,所以也就没有走火入魔的可能。但这并不代表你就高枕无忧了,因为提气丸的药劲实在太大,当年的我有效果后,体内的暗劲四处乱窜,疼的我生不如死,足足一个礼拜才缓过来……” 一个礼拜! 听着这个数字,我的心中确实惊诧不已,想当初帝城武道会的时候,我疼了几个小时就顶不住了,还好左飞及时过来救我,否则疼死了我都有可能。一清道人竟然忍了一个礼拜,实在非常人也。 他能有今天的实力,靠的不只是运气啊! 不过,我知道一清道人为什么会疼。 左飞曾经说过,因为我们修炼龙脉图,身体不能承受这样霸道的暗劲,所以导致体内的经脉尽皆损伤。提气丸这东西如此霸道,能够让体内的暗劲迅速澎湃、活跃,这就更加刺激那些损伤的经脉了,不疼才算有鬼。 好在我大部分经脉已被左飞治疗好了,就算服下提气丸会发作一些疼痛,也肯定不像一清道人那般痛苦。 不过,一清道人的警示对我很有作用,起码让我能够提前防范,所以我很认真地对他说了谢谢。 “你也不要着急,等咱们忙完苗家寨的事,再服这个东西不迟……我觉得你的资质不错,可能没几天就有效果,先别耽误咱们的正事。”一清道人循循善诱地和我说道。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虽然我很不情愿去帮一清道人拿到什么长生果,但我既然接了人家这么宝贵的东西,只能点头应下。 我把提气丸收了起来,打算等到一个合适的时机再吃。 到第二天,我就开始忙活苗家寨的事了。 我心里想的很明白,长生果是肯定不能帮一清道人拿的,到时候我随便找个理由,就说苗家寨我进不去,也就妥了。 就像一清道人说的,南方这边的白货既然大部分都是苗家寨供的,要想找到苗家寨的人实在太容易了。 虽然近段时间以来,在我和宋孝文的联手打击之下,阳城的白货买卖已经被压缩到了一个极其微小的状态,但也还是有的。更何况,另外十二个城也被我所掌控,找出几个苗家寨的人来易如反掌。 在我的安排之下,很快就有几个苗家寨的人被带来见我。 我是阳城的王皇帝,更是十三城皇盟的盟主,点名要见他们,他们不敢不见。 和一清道人提供的消息一样,苗家寨是某个少数民族的聚集地,所以苗家寨的这几个人的长相、口音都和汉族不太一样,肤色偏黑、眼睛偏大,明显的异域风情。 在我的召唤之下,这几个人不敢不来见我,但是他们一个个都挺傲的,浑身上下透着彪悍之气,可能是因为他们背后有苗家仁、苗家桐撑腰,所以在见我时并没有一般人的谨慎和畏缩。 其中一个外号“黑头”的汉子,大咧咧冲我说道:“王皇帝,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这个黑头人如其名,皮肤确实挺黑,应该是阳光暴晒后的结果。在他到来之前,我已经对他有过一些了解,知道他是苗家寨里负责外销白货的一个小头目,他的态度让我有点不爽,但我还是压着内心的火说道:“你们整天往我的地盘销售白货,难道我还不能见见你们?” 黑头沉默一番,知道我说得没错,态度稍微变得恭敬一点,说道:“话是这样没错,可你也得到了不少利益啊!” 得,看这意思,好像我靠他们赚钱似的,怪不得一个比一个傲! 我摆摆手,说行了,不废话了,我想见见你们寨主,麻烦你能通报一下。 黑头面色一变,说道:“你见我们寨主做什么?我们寨主一向不见外人!” 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是阳城的王皇帝,还是南方十三城的皇盟盟主,想见你们寨主都不行么?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想和你们寨主谈笔大买卖,需要和他面谈,如果他不愿意就算了,我可以找别人去谈,这世上最不缺的就是白货! 黑头疑惑地说:“什么大买卖?” 我看对方上钩,便说:“我在北方有个朋友,他的权势通天,能够打开北方市场。北方十三狼,你听说过没有?和他是好朋友!这买卖够大了吧,问问你们寨主愿不愿意和我谈谈,不愿的话我就换人。” 黑头一听,忙不迭地和我说道:“王皇帝,你别着急,我这就和我们寨主商量一下,三天以后给你回信行吗?” 我说干嘛三天,一个电话也用不了几分钟啊! 黑头摇头:“我们苗家寨,至今没有通信网络,所以需要一点时间!” 听了黑头的话,我满头黑线,心想这苗家寨也太落后了,竟连通信网络都没,这是生活在原始社会?后来转念一想,又明白了,他们毕竟干的是杀头的活儿,肯定是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才这么做,防止被人定位、跟踪嘛。 我便说行,我等你的消息。 三天以后,黑头回来找我,说道:“我们寨主答应见你,不过他有几个要求!”

下一篇   938 你,一定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