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6 兴奋的一清道人 - 少年王

936 兴奋的一清道人

一次性突破大圆满的境界都有可能!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一清道人的语气都变了,变得激动、变得兴奋,双眼甚至都有点红了,显然对这长生果无比垂涎。 突破大圆满的境界啊! 毕竟一清道人也曾说过,只要他能突破大圆满的境界,将整个龙脉图所标记的穴道全部突破,那他就能真的横扫整个华夏风云榜了除了猴子、左飞等人仍旧没有把握以外,其他所有的人不在话下。 我和刘鑫也是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个长生果的功效如此玄妙,包治百病虽然不一定是真的,但对人体肯定有着极大裨益,否则不会名声在外。至于能帮暗劲修为大进,则肯定是真的了,十年一结的果子,要连这点功效都没,也不会成为苗家寨的镇寨之宝。 不用多说,苗家仁、苗家桐兄弟俩肯定将这长生树看得比老婆还紧,否则一清道人早就下手了吧? 在一清道人接下来的讲述中,也印证了我这一点。 苗家仁和苗家桐,分别是苗家寨的大寨主和二寨主,除此之外下面还有许多个小寨,徒众足有上万,可谓兵强马壮。这苗家寨深处凤凰山中,经济虽然不是很发达,但也能够自给自足,过着半隔绝的生活,除非采购必要物品,一般人都不肯出来。 那他们在山里到底做些什么? 一清道人告诉我说:制毒、贩毒! 原来南方这边的白货,大部分都出自苗家寨,那地方可以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毒窝了,号称南方的金三角。 南方这边气候温暖、潮湿,地理非常适合种那东西,警方也不是不想打击,可实在是有心无力,延绵上百公里的大山,进去以后根本不辨南北,更何况还有瘴气、毒虫挡道,以及两位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六和第七的高手兄弟坐镇! 除非里面的人主动出来,否则外面的人根本就进不去。 警方也试着围剿过几次,可惜均以失败告终,就连军队也对这茫茫大山束手无策。 一清道人倒是想搞那长生果,他也得有这个本事! “师父,你斗得过那兄弟俩吗?”刘鑫问道。 一清道人沉思一阵,说道:“如果单打独斗,我还有获胜的希望……如果两个人一起上,我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不过嘛,说这些都没有意义,我根本就进不到苗家寨去,外面的瘴气和毒虫就足以阻住我的脚步了。” 南方这边,尤其是深山老林,确实盛产毒虫和瘴气,除了万毒公子不怕以外,我还没有见过有谁不害怕的。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叹气:“真的是可惜了,我特别想弄到长生果,这样一来咱们师徒三个以后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听得出来,一清道人想要长生果,除了为他自己,也为我和刘鑫。不说一清道人的人品怎样,对徒弟确实是不错的,难怪刘鑫、野狐等人那么敬重他们师父。 但实际上,我和刘鑫早就不会疼了,所以一时间我们谁都没有说话,默默地看着天上的繁星。 一清道人也没有多想,以为我们一样觉得遗憾,还笑呵呵的安慰我们:“没事,你们也别着急,为师肯定能够想到其他办法。为师跟了一个大人物,什么灵丹奇药都能搞到手的,随后多给你们吃点,虽然不能根治,但也能够延缓。” 一清道人所说的这个大人物,当然是指陈老,以陈老的地位,弄到一些奇药也不算难。一清道人之所以能撑到现在,很大一部分就是仰仗了陈老所提供的灵丹奇药。 一清道人越是对我俩好,我俩就越内疚,觉得自己真不是人,竟然处心积虑地想要害他。 我还好点,毕竟一来我和一清道人没有太深的感情,二来我也和他有着深仇大恨,我爸的结拜兄弟都死在他手上;至于刘鑫就惨了点,面对养育他那么多年的师父,别提心里有多难受和折磨了,要不是龙组的信念支撑着他,非得精神崩溃不可。 这就是卧底的悲哀。 我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非常能够理解刘鑫。 说句实话,我都不知道刘鑫能撑多久,之前他可是舍命保护他师父啊,真的忍心协助龙组加害一清道人?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一清道人像是突然被人踩了尾巴,“飕”的一下坐了起来。我和刘鑫吓了一跳,以为出了什么事情,赶紧坐了起来,却发现前面什么都没有,整个高尔夫球场上只有我们三人。 “怎么了师父?”刘鑫奇怪地问。 “嘘” 一清道人示意我们安静,接着用手一指前面的草坪。 我们定睛一看,只见十多米外有条五彩斑斓的毒蛇正往这边爬来。南方出现这东西也不奇怪,毕竟是个蟑螂都会飞的地方,只是隔着这么远,一清道人都能听到,不得不佩服他的耳力。 一般情况下,碰到这种毒物,避开也就行了,没必要去招惹它。 但是一清道人来了兴趣,舔舔舌头说道:“咱们一会儿开个荤吧?让你们见识一下为师的手艺。”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抽出了背后的长剑。 毒蛇当然能吃,剪了头就能吃了,烧烤烹炸都没问题,碰到手艺好的,足以做成人间美味。 只是在我眼里,一清道人这样仙风道骨、高高在上的人物,竟然还有这样接地气的一面,确实令我挺吃惊的。这人啊,距离远了肯定会觉得神秘,甚至会把对方想的无比玄妙,但实际上相处多了,才知道一清道人也会拉屎放屁,也会看到美食而大流口水,甚至拔出剑来,要给他的两个徒弟开荤。 早说过了,作为师父来讲,一清道人确实非常合格。 刘鑫立刻开心地说:“行啊,好久没有吃过师父做的东西了!” 一清道人又嘘了一声,示意我们两个安静,手中长剑轻轻举起,准备斩死那条毒蛇。 广袤的夜空之下,绿色的草坪之上,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以及他的两个徒弟,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地上,等待着那条毒蛇缓缓爬来,自投罗网。 这种场景,怎么看怎么有趣,但是我们比谁都要认真,定定地看着那条快死的毒蛇,毕竟那是我们今晚的夜宵。 那条毒蛇爬得很慢,应该是晚饭后出来遛弯的,浑然不知危险正在悄然接近。以一清道人的隔空剑气,只要它再往前爬一丁点的距离,一清道人就足以将其一剑斩死。 然而就在这时,那条毒蛇像是预感到了危险似的,硬生生停止了前进的步伐,接着脑袋一转,极速朝着相反方向而去,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和草坪之间。 我们三人顿时大眼瞪小眼,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情况。 这种没什么智商的冷血动物,竟然还能察觉到前方危险的所在吗? 刘鑫愣愣地问:“师父,是不是你的杀气太盛,将它给吓跑了啊?” 这种猜测也不是不可能,当初一清道人夜闯兵部的时候,狼谷中的狼就没有一头敢现身的,就是感应到了一清道人身上的超强气势。 “不可能啊?”一清道人疑惑地说:“我已经尽力在收敛我的杀气了,而且这种东西没有那么机警,怎么可能七八米外就逃走了?” 一清道人一边说,一边来回在我和刘鑫的身上看,似乎怀疑问题出在我们两人身上。 刘鑫连忙摆着手说:“师父,你别看我,我可没那本事!” 一清道人的目光又落在我的身上。 我正想说我也没那本事,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 就这一点微小的情绪变化,迅速被一清道人捕捉到了,一清道人皱着眉头说道:“王峰,到底怎么回事?” 以一清道人的老辣,既然我已露出端倪,就肯定是瞒不住他的,只好迟疑地说:“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 我一边说,一边轻轻吹了一声口哨。 一条硕大的、却明显断了半截身体的青色蜈蚣,从我的领口爬了出来,横刀立马一般坐在我肩膀上,耀武扬威一般晃动着它的两根毒钩,在这惨白的月光底下显得无比渗人。 当然就是万毒公子给我的那条七尾蜈蚣! 这条七尾蜈蚣,虽然还是刘鑫给我送过来的,但刘鑫显然不知道之前的木匣子里装着什么,当场吓得“哎呦”一声,险些栽倒在地。 一清道人则是满脸震惊:“万毒之王、七尾蜈蚣?!这么看来,刚才的毒蛇之所以吓得掉头就跑,就是因为这个东西……但是,你怎么会有七尾蜈蚣的……怎么还断了半截身体?” 一清道人确实很有眼力,竟然一眼认出这是七尾蜈蚣,于是我也半真半假地给他讲了一下,说兵部以前有个成员是玩虫子的,跟我关系不错,无意中捕捉到这条七尾蜈蚣,离开之前送给了我。 至于为什么断了一半,这种东西随便一编就行,毕竟它也不是铜头铁臂,稍微有点实力的人都能做到。 听完我的讲述,一清道人也没计较这些故事是真是假,总之他看着我肩膀上的七尾蜈蚣,神色变得无比兴奋、激动起来:“有了这大家伙,我们能进苗家寨了,我们能得到长生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