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4 真正的掌权者 - 少年王

934 真正的掌权者

是一清道人的声音。 又是一清道人的声音! 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是,一清道人的声音不再有气无力,而是中气十足,充满了硬朗和阳刚。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立刻睁开眼睛抬头去看,旁边的刘鑫也是一样,睁大眼睛往夜哭郎君身后看着。 此时此刻的一清道人,正从别墅的后门缓缓走出,他的身体不再颤抖,脸色也不再苍白。 他的手中持着一柄长剑,一举一动都飘逸自然,虽然他的嘴角、前襟仍旧有些鲜血,但他显然浑身上下充满力量,再也不是那副孱弱的样子了。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状态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我和刘鑫的心中更是清楚,一清道人已经摆脱了疼痛的折磨,恢复到了往日的正常状态,又成了那位仙风道骨的高手! 我和刘鑫当然兴奋不已,两只眼睛都放出了光,看着逐渐走近的一清道人,就好像看着一个从天而降的英雄。此时此刻,我们暂时抛却了一些立场上的偏见,因为现在的一清道人,不只是个会为陈老效命的杀手,更是一个为徒挺身而出的师父! 至于夜哭郎君,当然把脚从我头上收了回去,转过头去一脸疑惑地看着一清道人。二启纠二启厮疤。 以夜哭郎君的眼力,当然看出眼前这位老道的状态发生了变化之前的这位老道连站都站不稳,现在竟然能够气定神闲地朝自己走来。 “有点意思……” 夜哭郎君轻轻说了一句,意识到我和刘鑫已经不算什么,真正的威胁来自眼前这位持剑的老道。夜哭郎君双手一扳,就将那口大到离谱的黑色棺材又举起来,像是拿着一柄大刀似的对准了面前的一清道人。 这刀,哦不,这棺材是真大,大到几乎遮天蔽日,大到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一个凡人,怎么能够举起这么大的棺材? “好像……”夜哭郎君喃喃地说着:“现在必须正视你了?” “正视?”一清道人重复着这两个字,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邪魅的笑:“怎么能是正视我呢?你只能仰望我!” 你只能仰望我! 好嚣张的一句话。 但从一清道人的口中说出,感觉就是那么自然。 夜哭郎君当然不服,皱着眉头说道:“你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还敢说出这样的话?” 一清道人哈哈哈地大笑起来:“手下败将……不错,我是你的手下败将,但你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势必就是没能趁我发病的时候将我弄死,才给了我现在倒戈一击的机会!夜哭郎君,你的末日到了!” 一清道人的这一番话,直接宣判了夜哭郎君的死刑,而且他说到做到、身体力行,话音刚落,便持剑朝着夜哭郎君冲去! 其实自我认识一清道人以来,很少见他主动攻击,总是站在原地等着别人来攻,永远都是一副气定神闲、不紧不慢的样子。之前在兵部,面对我和青龙元帅的围攻,他就是这样的,还有在擂台上和张鲁一交手,也是这样子的。 但是现在,他竟然主动攻击夜哭郎君! 在我看来,一方面是他比较重视夜哭郎君这位对手,一方面也是憋屈了太长时间,堂堂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刚才竟被打成那副狗样,让他怎么忍受得了! 更何况,他的两个徒弟也被打得奄奄一息,让他这个师父更是脸上无光。 连自己的徒弟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师父? 所以,不需任何废话,也不需任何缓冲,一清道人一瞬间就爆发了,打算在最短的时间内杀死夜哭郎君! 一清道人的速度极快,头发和胡子整个飞扬起来,像是横向生长的葱,根根朝后。几乎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一清道人就已经来到夜哭郎君近前,手中长剑也精准无误地刺向夜哭郎君的咽喉。 一清道人的剑法当然极其玄妙,尤其是配合体内的龙脉之力以后,更是达到了近乎无形、无迹的地步,常人的肉眼甚至很难看到长剑,只会恍惚之间觉得一道白光闪过。 唰! 很多人都曾死在这一剑下,许多籍籍无名之辈就不说了,兵部的现任战神上官卫,已经算是当世强者之一,也同样死在这一剑下。 但,夜哭郎君既然能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到第八,自然有着他的本事和实力,也绝对不是一清道人一剑就能解决了的。 在一清道人一剑刺过来的刹那,夜哭郎君双眼的瞳孔迅速收缩,以夜哭郎君丰富的阅历和战斗经验,当眼一眼就看出了这一剑的不凡。他没有任何的犹豫,立刻举起手里那口硕大的棺材,铺天盖地一般朝着一清道人的剑砸了过去。 一力降十会。 任你再快的速度,我也一力击之。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都是空谈! 面对从天而降的硕大棺材,一清道人不得不改变策略和方向,否则他的身体会被砸成肉泥。他的手腕往上一挑,剑尖也朝着棺材底部顶去,看着这幕的我和刘鑫都忍不住淌下冷汗,看上去无比脆弱的长剑,真能挡住这口大到离谱的棺材吗? 但还不等我们多想,就听“叮”的一声,剑尖已经顶住棺材。 看似脆弱的剑身并未弯曲,棺材也并未继续下坠。 一柄长剑,一口棺材,就这样僵在半空,似乎谁也没有占据上风。 但夜哭郎君的鬓角已经流下冷汗,眼皮也在微微跳动,别人或许不懂,但他心里明镜一般,仅用一柄长剑就能抵住他的棺材,怎么可能是一般人? 他有点后悔了,后悔之前没有先杀了这个老头,才会造成现在这样难堪的局面。 但他知道,后悔也没有用。 只有拼、唯有拼,才有一条生路! 夜哭郎君狂吼一声,再次挥舞起了手中的棺材,轰轰轰地不断砸向一清道人! 一口黑色的大棺材,无论其体积还是重量,都不是一般人能玩转的,普通人甚至连举都举不起来。但在夜哭郎君手里,愣是耍得像普通人手里的钢刀一样娴熟,上下翻飞、气冲斗牛,一会儿遮住了天,一会儿又挡住了地,再加上棺材特有的体积和重量,带起的风声不断呼呼刮向四周,地上的草坪都被掀起一阵阵涟漪。 就是一个字,猛! 我和刘鑫连滚带爬,躲得远远的,生怕一不小心就被棺材伤到,同时也尽量不给一清道人造成拖累,省得一会儿夜哭郎君不是对手,又拿我们两个当做人质。 这种事我们可见多了,当然不能犯这错误。 只是,我们虽然站在一清道人这边,但从现场交手的情况来看,两人一时还难分出胜负,也不知道究竟谁会获得最终胜利。 毕竟一清道人也曾说过准确地说,是和刘鑫说过凭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彻底横扫华夏风云榜! 一柄长剑、一口棺材,咣咣铛铛地不断交击,同时也擦出不少的火花,让人眼花缭乱、目不接暇。 上一次看到这种级别的战斗,是左飞和小阎王联手鏖战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五的太后娘娘,也是精彩到了极点,看得我是又惊又叹。在我看来,夜哭郎君应该是和左飞、猴子他们一个级别的,这也符合我之前对左飞的推断,如果真将他们排到华夏风云榜上,至少也是第七第八、第九第十的水平。 夜哭郎君确实是强,能把棺材当武器的,真是整个华夏找不出第二个了。 夜哭郎君和一清道人的这场战斗,绝对称得上是惊天地泣鬼神了,反正我是达不到这种水平,只有目瞪口呆的份儿。 二人的战斗大概持续了十多分钟,始终处在一个难解难分的状态,而且双方各有损伤,不是一清道人的长剑刺在夜哭郎君肩上,就是夜哭郎君的棺材砸在一清道人背上。 但是隐隐能看出来,一清道人终于渐渐占了上风,一柄长剑始终在棺材四周游走,而夜哭郎君却累得有些气喘吁吁,毕竟是这么重体力的活儿,就是神仙也吃不消啊。 夜哭郎君知道这样下去,吃亏的迟早会是自己,所以进攻的力度更加猛了,显然想在自己气衰力竭之前,尽快把一清道人干掉。 就在这么一个时候,四周忽然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至少有几百个人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而且个个手里持着长枪。再看他们身上的穿着,赫然都是部队上的人,接着人群之中又传来了宋孝文的声音:“夜哭郎君,你已经被包围了,速速缴械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嚯,宋孝文还真把军队给调来了,我对他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位公安局长的作风着实强硬到了极点。 咔咔咔! 几百条枪迅速上膛,一起对准了仍在不断挥舞棺材的夜哭郎君! 这就是国家力量的强大,管你什么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几的高手,军队分分钟教你做人,让你知道谁是真正的掌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