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 前辈,你自由了 - 少年王

929 前辈,你自由了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夜哭郎君确实有点不正常,明明是他把我塞到棺材里的,现在反说我和他的老婆偷情。而且开什么玩笑,我一个二十来岁、正当壮年的小伙子,和一个四五十岁、人老珠黄的老太婆偷情? 看来赛金花说得没错,夜哭郎君已经疯了,疯到一遍又一遍地重演抓奸现场,不知道他是不放过赛金花,还是不放过自己? 之前我还以为他真是为张鲁一报仇,搞了半天玩这一手。 当时的我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虽然赛金花之前说只要我是龙组的人,我们两个就都有救了,可她还没来得及说怎么去做,我就被夜哭郎君一把抓了出来,这可如何是好?乙妻乙挲巳鎏灸跋。 我没法回答夜哭郎君的问题,只好回头看向棺材,结果一巴掌拍在我的脸上,冲我吼道:“我问你话,你看我老婆干什么?!” 这一巴掌抽的够狠,顿时让我头晕目眩,身子也斜斜地栽了出去。这时候我才注意到自己躺在一片空地上,四周都是黑黝黝的密林和山坡,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夜哭郎君又冲过来,整个人的气势都非常猛,我在他面前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力,华夏风云榜上的第八名啊,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夜哭郎君抓起我的领子,抡起他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就朝我的脑袋瓜子砸了过来,我觉得就凭这家伙的恐怖力量,几拳就能把我砸个稀巴烂。 好在这个时候,棺材里面终于传来赛金花的声音:“别的人你都能杀,唯独他不能杀!” 夜哭郎君也真听话,当场就停下了拳头,疑惑地问:“为什么不能杀?和你偷情的人,统统都得死!” 赛金花说:“因为他是龙组的人!” “什么?!” 听了这句话后,夜哭郎君如同晴天霹雳一般,整个脸色都变得极其不对劲了,哆哆嗦嗦地说:“你……你胡说八道,他怎么会是龙组的人,他明明是阳城的王皇帝!” 有时候我也搞不清楚,夜哭郎君到底疯癫还是正常,说他疯癫吧倒也知道我是谁,说他正常吧又老做些莫名其妙的事。 赛金花继续说道:“他确实是龙组的人,他以王皇帝的身份接近了你,他是来抓你的你不知道?你以为你躲了这么多年,真能躲得过去吗?龙组一直都在抓你!” 听赛金花这个意思,夜哭郎君的底子显然不白,年轻的时候估计做过什么惊天大案,才会被龙组所追缉,整天东躲西藏,以至于成了心病。 赛金花就是利用这个来要挟、恐吓夜哭郎君。 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八的人,听到龙组的威名一样胆战心惊! 果不其然,赛金花说完这番话后,夜哭郎君的脸色更不对了,紧张兮兮地问我:“你真是龙组的人?” 当时我也看明白了,只有承认自己是龙组的人,才有可能捡回一条命来,否则只有死路一条。赛金花和夜哭郎君做了这么久的夫妻,当然对自己丈夫的秉性十分了解,于是我便认真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我不信……”夜哭郎君的脸色铁青:“你不是王皇帝吗,你怎么成了龙组的人?” “你老婆说了,我故意伪装成王皇帝,目的就是接近你!你以为你躲了这么多年,真能躲得了吗,龙组一直都记得你!”我一边说,一边摸出了自己的证件给他看。 其实一般情况下,我是绝对不会暴露自己身份的,但是现在不暴好像不行了,我总得保住自己的命吧。 至于夜哭郎君知道我的身份以后,是吓得魂不附体,还是一气之下将我杀了,那就完全听天由命了。 但我隐隐觉得,赛金花肯定不会骗我,毕竟她也不想被囚禁在棺材里了。 夜哭郎君应该是见过龙组证件的,在我亮了证件以后,夜哭郎君的脸色更加惨白,额头上也有涔涔的汗水流下。这位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在我看来实力或不逊于左飞等人的汉子,竟然吓得浑身瘫软,站也站不动了,“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放……放过我吧……” 夜哭郎君的声音哆哆嗦嗦、浑身颤颤巍巍:“求……求求你了……” 看着这个场面,我确实无比震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凡能上得了华夏风云榜的人,应该每一个都狂傲到了极点,士可杀不可辱、宁折不弯的那种汉子,夜哭郎君竟然直接跪倒在了我的面前,而且哆嗦地像是一只风中的小鸡,让我怎么能够平静?! 夜哭郎君不是不知道他要杀我轻而易举,但他还是跪了,这其中可能有他精神不太正常的原因,但可能性更大的还是“龙组”二字的威名! 仔细想想也是,太后娘娘在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五,还拥有强大的夜明作为支柱和靠山,听到“龙组”二字还会猝然变色,别提势力小的多,还有犯罪前科,被龙组追了不知多少年的夜哭郎君了。 因为龙组,都不知他这辈子做过多少噩梦,简直吓也要吓死他了,时间一久自然形成条件反射。而且,现在虽然只有我一个龙组成员,谁知道在我背后还潜伏着多少龙组成员? 从这方面的角度来看,夜哭郎君能被一张小小的龙组证件吓成这样,倒也情有可原、理所应当。 夜哭郎君跪在我的面前,不断冲我磕头,哀求我能饶他一命。这样的场景,我是做梦也没想到,但我肯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我来找他本就只有两个目的,现在胎记男既然已经安全,那么下一步就该让他走了。 在这基础上,我也不能辱没了龙组的威名。 想到这里,我便冷冷地说:“夜哭郎君,我不想再看见你,你立刻离开阳城,有多远走多远,否则别怪我们下手无情!” “是、是……” 夜哭郎君忙不迭地答应,赶紧起身就走,不一会儿就消失了踪迹。 死里逃生,我也松了一大口气,转身走到棺材边上探头往里面看。里面果然躺着一位四五十岁的妇人,虽然年纪已经不小,倒是也有几分姿色,看得出来年轻时候是个美人,和夜哭郎君确实挺搭配的。 本来该是一对人人羡慕的神仙眷侣,最后却闹到这个地步,不得不让人觉得遗憾。 我叹了口气,伸手去搀扶她,说前辈,你自由了! 在我的搀扶下,赛金花坐了起来,接着又从棺材里面跳了出来。结果她没站稳,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我赶紧又去扶她,结果却发现她两条腿软的像面条一样,根本站不起来。 “这……”我很惊讶,难道这赛金花是个残疾人? 赛金花白了我一眼,淡淡地说:“你在棺材里躺十几年,你也站不起来!” 我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赛金花长时间不走路,导致双腿退化,撑不动身体了。 我说那怎么办? 赛金花说:“没事,我平时也有悄悄锻炼,稍微活动一下就可以了。” 赛金花一边说,一边按摩着自己的双腿。 赶走了夜哭郎君,我的心里松了一大口气,也不着急走了,就和赛金花攀谈起来,说前辈,你将来打算到哪里去? 赛金花说:“我还年轻,当然是找个汉子嫁了。” 虽然在我看来,赛金花已经不小,但她说自己年轻,也没什么不可以。 我说前辈,我的身份是保密的,麻烦您别和第三人说,否则影响我的任务和事。 这次竟被赛金花看穿了身份,以后和宋孝文说话得小心点,千万不能让人看出我是他的上级。 赛金花点了点头:“放心,我没那么嘴碎,不过你刚才应该趁机杀了夜哭郎君。” 我倒吸一口凉气,说他毕竟是你丈夫,你这么心狠的啊? 赛金花咬着牙说:“他囚禁我十几年,让我过得生不如死,到底是谁心狠,我不该杀了他么?如果是你,你能好心好意地放了他?” 我心里想,确实是这么个理儿,别说被囚禁十几年了,哪怕只是十几天,我恐怕都受不了。针没有扎在自己身上,谁也不知道有多疼,随随便便就劝别人大度,实在是要不得。 十几年啊,再深的夫妻感情,都要被磨的只有恨了。 于是我便不再说话。 赛金花继续说道:“当然,我让你杀他,不是我想报仇,而是为了你好!” “为了我好?”我疑惑不解。 “是的,夜哭郎君的精神不太稳定,可能现在被你吓得屁滚尿流,没准明天又要杀你,你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自求多福吧。当然,我也要走,我可不想再被他给抓到。” 听完赛金花的话后,我的脑袋顿时疼了起来,夜哭郎君要是再来找我,那可怎么办好? 赛金花却不管这些,反正她是自由了,她揉好了腿,气血恢复以后,便站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茫茫密林之中。我一个人站在黑黝黝的山脉之间,旁边还有一口硕大的黑色棺材,山风一吹,四周的枝叶哗哗摆动,说不出的渗人和可怕。 我稍稍辨别了一下方向,便朝着山下的阳城方向走去。 走了没多久,就听见密林之中传来杂乱无章的脚步声……

下一篇   930 我,标准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