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9 夜哭郎君的绿帽子 - 少年王

929 夜哭郎君的绿帽子

你大可以想象一下这种场景,当你到某个人家做客,主人突然把你丢进棺材里面,并且“咣咣咣”地盯着棺材盖子,打算将你闷死其中。你正心急如焚和拼死挣扎的时候,身下突然有人抱住了你,还让你冷静一点…… 请问,你冷静的下来吗? 反正我是不能。 我知道这棺材里面放着夜哭郎君的老婆,但这存放了不知多少年的干尸,竟然还能动弹、竟然还能说话! 我也是经过大风大浪、闯过大江南北的人了,却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场面,差点没把我给当场吓尿,我哪里还冷静的下来啊,更加拼命地大喊大叫,并且用力推着棺材盖子。 砰砰砰! 砰砰砰! 以我现在的实力,按理来说打烂一截木头不成问题,但夜哭郎君家里的这具棺材不知什么材质做的,我拼命打砸了半天,却愣是一点反应都没,似乎中间套着钢板。 夜哭郎君往里敲的钉子,也是预先打好的口。 夜哭郎君“咣咣咣”敲着钉子,我“砰砰砰”推着棺材,身下的人不断对我说着:“你冷静点、你冷静点!” 各种声音糅杂在一起,形成一出精彩的大戏。 唉,这真是个复杂的社会。 好在这里动静闹得很大,埋伏在门外的血刀组听到了,最先闯进大门想要救我。院中传来厮杀的声音,两边的交战显然十分激烈,血刀组已经算是难得的精英,夜哭郎君的家丁却也相当不凡,一时间难以分出上下。 就在这时,又有一堆杂乱的脚步声闯了进来,接着一个粗重的声音高高喊喝:“所有人都不许动,双手抱头蹲在地上!” 一听这声音,我就知道是宋孝文来了,看来提前让宋孝文守在附近,是个极其正确的选择。虽然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但我能想象到一群身穿制服的刑警横空出世能有多么威风,可比什么黑衣大汉、盖世太保之类的帅气多了。 果不其然,宋孝文的声音响起之后,外面的嘈杂声顿时小了许多,毕竟在我们这个国家,敢和警察叫板的还是少数。一般人看到警察,本能地就会产生畏惧,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有枪呢? 外面迅速安静下来,想来宋孝文已经控制住了局面。 夜哭郎君也停止了敲钉子,躺在棺材里面的我松了口气,心想宋孝文真是来得及时,赶紧把我救出去吧,我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呆了。也不知道身下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鬼,总之她也不说话了,并把双臂收了回去,我也一动都不敢动,生怕她张嘴把我吃了。 不过黑暗的空间里面,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呼吸,温热的气息喷在我后脖子上,似乎不像是鬼。 那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棺材里面? 不过,现在的我也没工夫去探究这些问题,我不断拍打着棺材盖子,冲外面大喊着:“宋局长,救我!” 我是龙组二队的副队长,宋孝文算是我的手下,当然要拼尽全力救我。宋孝文终于听到我的声音,知道我在棺材里面,立刻大叫着道:“不许动,举起双手!” 我猜,现在的宋孝文一定用枪对着夜哭郎君。 夜哭郎君但凡有点脑子,应该不会忤逆一位持枪的公安局长。 但可惜的是,夜哭郎君似乎就是没有脑子,他阴沉沉地说道:“立刻滚出我家,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你说说,这是个正常人会说出的话吗? 宋孝文也是个干脆果断的人,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夜哭郎君的危险,所以不再废话,立刻就开了枪。 砰砰砰砰砰! 宋孝文连开数枪,似乎要把夜哭郎君当场击毙。 不过说句实话,到了夜哭郎君这个实力,一般的枪根本不会放在眼里。但他抵御子弹的手段十分奇葩,我突然觉得自己头晕目眩,人也忽上忽下,像过山车一样刺激,接着“铛铛铛铛铛”的声音传来,那些子弹尽数打在了棺材上面。 原来,夜哭郎君以棺材为武器,将宋孝文击过来的子弹尽数挡下。 宋孝文吓了一跳,立刻扯着嗓子喊道:“王峰,你怎么样了?!” 他担心子弹穿透棺材伤到了我,但实际上这棺材的质量确实不错,一颗子弹也没进来。 我立刻喊道:“我没有事!” 接着又说:“你一个人是伤不了他的,让你的手下一起开枪射他!” 不得不说我的心也挺狠,直接就宣判了夜哭郎君的死刑,不仅仅是因为这家伙想杀我,还因为我已经下了决定,哪怕把这家伙当场击毙,也不能让他被一清道人给抓去了! 大丈夫做事不拘小节,有些人该死就死吧,反正活着也是浪费粮食、危害社会,比如夜哭郎君这一种人,死多少次都不嫌多。 对于宋孝文来说,我的命令就是圣旨,服从就是他的天职。 所以他也没有废话,立刻号令全员冲夜哭郎君开枪。我不知道宋孝文带来多少人,几十号总是有的吧,这么多枪算是很厉害了,反正我是没有把握能够避开,不知道夜哭郎君又怎么样。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夜哭郎君没有敢硬碰硬,但他也同样没有缴械投降。夜哭郎君再一次挥舞起了棺材,我也再一次觉得头晕目眩,整个身体仿佛在天空中飘,接着便是“砰砰砰铛铛铛”的声音不断传来,无数子弹打在棺材上面,虽然没有一颗能穿进来,但我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夜哭郎君似乎正在向前飞奔,一边用棺材挡着各路子弹,一边马不停蹄地冲出家门。因为我听到枪声和喊声越来越远,而夜哭郎君的脚步声则不断,躺在棺材里的我,时而觉得上升,时而又觉得下降,根据夜哭郎君所住的地理环境,我判断夜哭郎君这是正在上山! 枪声和喊杀声逐渐彻底消失,只有夜哭郎君的脚步声不断响起,这家伙扛着一口硕大的棺材,棺材里面还装着两个人,上山愣是连口气都不喘,而且健步如飞、如履平地,真不愧是华夏风云榜上排行第八的男人啊。 躺在棺材里面的我,心中则是惴惴不安,其实夜哭郎君能够闯出重围,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但我不知他要带我到哪里去? 棺材中仍是一片漆黑,我和身下的女人谁都没有说话,只有彼此的呼吸声不断响起。这时我才想起,夜哭郎君已经钉死棺材好半天了,但是氧气并没真的断过,看来这棺材还有其他透气的地方。 还有,我已经确定我身下的这个女人是个活人,不是僵尸或者干尸,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绝不相信这世上会有什么鬼怪。或者有鬼我也不怕,我比鬼可凶恶多了。 虽然我不知道她的身份,但既然知道她是一个女人,我又压在她的身上,当然会很不好意思,所以低声说道:“有没有压疼你啊?” 对方沉默一下,说道:“没事,我习惯了。” 习惯了? 听到这话,我确实挺吃惊的,难道说夜哭郎君经常往这棺材里面塞人? 随着局势稳定,我也渐渐冷静下来,听出身下这个女人的年龄已经不小,至少有四十多岁的样子,或许已经超过五十,和夜哭郎君是一个年龄段的,是个中年妇女。 我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谁啊,为什么会在棺材里面?” 妇人倒也并不避讳,直接说道:“我是夜哭郎君的妻子,我在棺材里面已经很多年了。” 夜哭郎君的妻子,不是已经难产去世了吗,怎么会在棺材里面很多年的? 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但也猜到这里面肯定有些蹊跷,便又问她到底怎么回事? 妇人沉默一下,说道:“我和你说有什么用,你能救我出去吗,你连你自己都救不了。” 确实,我自己都生死未卜,哪有心思去管别人的事,于是我也沉默下来。夜哭郎君不知要到哪去,脚步不断往前飞奔,似乎永不停歇。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妇人突然又问:“你的身份肯定很高贵吧?” 我不知道妇人好好问这干嘛,便说我是阳城的王皇帝,还是十三城的皇盟盟主,也还行吧,怎么? 陈老以前忽悠我,说等将来事成以后,要封我做个藩王,其实以我现在的地位,和藩王也相差无几了,谁敢说不高贵呢? 但妇人却说:“不,这和你是不是王皇帝没有关系。刚才那个宋局长那么听你的话,你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好像你是上级,他是下属。如果你仅仅是个皇帝,绝无可能命令一位公安局长,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我心里想,这个妇人的心思还挺细腻,连这么微小的细节都察觉到了。不过,我肯定不会跟她说明我的身份,当时就装傻充愣,说没有吧,我和宋局长的私交不错,怎么会是上级和下级的关系? 但我这么拙劣的谎言,显然瞒不过去这位心细如发的妇人。妇人叹着气说:“你还骗我,我也是见过钱皇帝的,钱皇帝绝对不敢像你那样命令阳城的公安局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或许你是龙组的人?” 我去! 我去、我去、我去! 当时我满脑子都是这两个字,因为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身份竟被一个躺在棺材里面很多年的老娘们给看穿了。当时的我很是心虚,同时又强装镇定地说:“什么龙组,我可没听说过,我就是王皇帝,阳城的王皇帝。” “你看,你又在说瞎话了。”妇人叹着气说:“如果你真的只是王皇帝,那你不会不知道龙组的,毕竟夜明兵部两年前才被龙组攻破,你说你不知道龙组有谁信呢?你这是欲盖弥彰啊,如果说我之前只是怀疑,那我现在完全可以确定,你就是龙组的人了。” 我满脑子都是浆糊,感觉被这妇人快绕晕了,我一直自恃聪明,但和这个妇人一比,顿时有种被碾压的感觉。我强压着心中的震惊,问她:“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干。”妇人说道:“如果你真是龙组的人,那么咱们两个就有救了。如果不是,那么你就得死。” “你说说怎么个有救法?”时至此刻,我仍没承认自己的龙组身份,但我想听听这妇人会怎么说。 这妇人也不计较,似乎已经确定我的身份,坦率地说:“在说咱们两个怎么获救之前,我先说说我自己的经历。”益启益萨泗琉疚疤。 接着,妇人便把发生在她身上的事,一五一十全部给我讲了一遍。 我和妇人交谈的声音始终很低,所以并不担心外面的夜哭郎君会听到了。 原来,妇人的名字叫赛金花,确确实实是夜哭郎君的结发妻子,外界盛传她多年之前难产而亡,全部都是假的,都是夜哭郎君编的。实际上她没死,这么多年都生活在棺材里,吃喝拉撒也都在棺材里,一切都由夜哭郎君操持。 “到底怎么回事?”我低声问她。 “这要从十七年前的一个晚上说起了……” 十七年前,赛金花和夜哭郎君新婚不久,二人郎才女貌、珠联璧合,四邻八舍都很羡慕二人,盛赞他们是天生的一对。不过好景不长,有天晚上夜哭郎君回家的时候,正好看到赛金花和另外一个男人在床上鬼混,衣服裤子都扔了一地。 “没有办法。”说到这里,赛金花还幽幽地叹了口气:“那个男人长得实在太帅,我经受不了他的诱惑……” 我无语地说:“什么叫经受不了诱惑,既然你结婚了就得有责任心,怎么能给夜哭郎君戴绿帽子呢?长得太帅你就把持不住,天底下的帅哥多了,难道你要一个一个地上过去吗?” 妇人“哎”了一声,说道:“看你说得这么冠冕堂皇,难道你一辈子就爱过一个人?” “我……” 我本来想理直气壮地说是,后来想想自己的诸多老婆,又实在没有这个底气;又想说我还没有结婚,结婚以后肯定就不一样,但又想到自己将来肯定不会只娶一个老婆,顿时又哑了火。 我自己都是这个德行,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赛金花呢? 赛金花哼了一声,说道:“你们男人花心就是风流、多情、天涯浪子,我们女人花心就是淫荡、下贱、水性杨花,你告诉我这是凭什么、为什么?我们女人天生比男人低级还是怎么着?” 赛金花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串,愣是把我怼得哑口无言,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我只能幽幽地说:“我是有好几个老婆,不过她们彼此知道对方的存在,而且愿意和平共处!” “我呸!” 赛金花说:“那是她们太爱你了,没办法了只能妥协,你问她们如果能独享你,又有哪个愿意和别的女人分享?你不能把女人的忍辱负重,当做你可以无耻的理由!” 赛金花这嘴皮子真是利索,她不仅脑袋瓜好使,口才也十分了得,将我怼的一点脾气都没。我仔细想着我的那些老婆,从李娇娇到孙静怡,从冯千月到郝莹莹,还有任雨晴、怀香格格等等……她们确实曾经或暗示、或明示,不在乎我还拥有其他女人,可如果我说我只娶你一个,又有谁不愿意? 所以说,这赛金花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 看我不说话了,赛金花继续说道:“你以为我不想好好过日子吗?我之所以和其他男人鬼混,是因为他先在外面找了女人!我气不过,和他吵了很多次架,结果周围的人都劝我,说男人这样是正常的,晓得回家就可以了!还说男人只走肾、不走心,外面就是随便玩玩,家里的老婆才是真爱。哎,我就纳闷了,到底凭什么啊?如果只走肾、不走心就可以出轨,可以啊,那我也找男人,我也只走肾、不走心,看看他能原谅我吗……” 听着赛金花言之凿凿的痛诉,我大概将当初的事理出一个轮廓。 两人结婚以后,确实是夜哭郎君先出的轨,不过夜哭郎君振振有词,认为自己只是随便玩玩,让赛金花不要大惊小怪。赛金花以牙还牙,也找了一个男人,并且故意让夜哭郎君抓到,让夜哭郎君也体验一下这种滋味。 “我也只是玩玩,你别大惊小怪。”赛金花当时躺在床上,靠在男人怀里幽幽地说。 赛金花的报复……其实也说得过去。 本来就是凭什么男人出轨,女人就要忍让? 都是爹妈生的、爹妈养的,凭什么女人就要比男人低个档次? 赛金花做的并没有错,唯一可惜的是她在做这些前,没有考虑这件事的后果,以及夜哭郎君的可怕。 男人和女人,终究有着体力上的差别…… 更何况,夜哭郎君的实力在十七年前就已经很惊人了。 没有男人承受得住绿帽子的打击。 哪怕这个男人整天在外花天酒地、妻妾成群,也不允许女人给自己戴绿帽子。 绿帽子往男人头上一戴,轻则精神崩溃,重则伤人害命。 这件事听上去很不合理,凭什么呢,到底凭什么呢? 但这就是男人的天性。 男人在是男人之前,首先是个雄性,雄性的本能就是侵略和占有,狮王和猴王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独占所有母狮和母猴。虽然人类不断发展,精神和文明都已达到极高的层次,但是这种“侵略和占有”的基因仍旧深深刻在男人的血脉里。 所以,即便夜哭郎君在外面玩过很多女人,但他看到自己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鬼混时,还是彻底疯狂。 如果是个窝囊、软弱的男人,这件事可能也就忍了,可夜哭郎君一点都不窝囊,那个时候的他,就已经是一方霸主了。 夜哭郎君将那个男人大卸八块,又准备将赛金花也杀掉的时候,终究还是没有狠的下心。 但在夜哭郎君的心里,赛金花已经死了。 所以夜哭郎君把赛金花放在了棺材里,对外声称赛金花难产而亡,夜夜为她哭灵、烧纸,不允许她跨出棺材半步。 久而久之,夜哭郎君的精神终于慢慢出了问题。 他一遍又一遍地回忆妻子和出轨的场景,这种精神压力折磨着他的脑袋,渐渐让他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变得有点不正常了,开始从外面抓些男人回来,再将男人钉在棺材里面,接着重现当时抓奸的场景,打开棺材将男人大卸八块。 这么多年,夜哭郎君重复做着这些事情,有时候三五天抓回来一个男人,有时候三五个月抓回来一个男人。 “你他妈不是喜欢偷人吗,偷啊!”夜哭郎君总是一边钉着棺材一边大吼。 之前夜哭郎君刚钉没多久,血刀组就杀进来了,所以还没来得及喊出这一句话。 总之,久而久之,赛金花也麻木了。 她也不记得夜哭郎君到底杀了多少人,这么多年下来,四五十个都是有的…… 听完赛金花的讲述,我也长叹了口气,说道:“原来是你逼疯了夜哭郎君。” “我逼疯他?!”赛金花咬牙切齿地说:“我才出轨一次,他就受不了了,那他出轨那么多次,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就因为我是一个女人,就活该承受这一切吗?!” 在我看来,无论赛金花还是夜哭郎君,似乎精神上都有点问题,处不来分开不就行了,大家各寻归宿就是,何必互相折磨、搞成这样? 不过,我也没有兴趣跟赛金花讨论这些。 大家对人生、感情、婚姻都有不同理解,各人过好各人的就行,谁也做不了谁的人生导师。我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还没资格去指点已经四五十岁的赛金花和夜哭郎君该怎么活。 我直接问:“你就说说,咱们到底应该怎么逃出生天?” 按照赛金花之前的讲述,夜哭郎君接下来就该重现抓奸现场了,要将我给大卸八块。夜哭郎君现在已经深入大山,我相信无论是我的人,还是宋孝文的人,肯定会不遗余力地找我,但肯定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我。 与其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不如积极展开自救,这是我多年以来的经验。 所以,我才抓紧时间询问赛金花,毕竟她之前说过,如果我是龙组的人,那就能获救了。 然而,赛金花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砰”的一声,夜哭郎君已经把棺材放在地上,接着又听“咔咔咔”的声音不断传来,棺材上的钉子显然正在一个一个启开。 “哗”的一声,棺材盖子掀了开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天星光,接着是夜哭郎君的那张大脸。 夜哭郎君龇牙咧嘴、面目狰狞,仿佛得了狂犬病似的,接着两只大手伸进,抓住我的领子将我拖出棺材,然后张开嘴巴冲我大吼:“你他妈的,敢和我老婆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