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 还有,更过分的 - 少年王

928 还有,更过分的

院中宽大,两边站满了手持刀枪的汉子,至少有几十个人个个凶神恶煞地看着我。 虽然能够看出这些汉子个个不同凡响能在夜哭郎君的宅中工作肯定不会是一般人,而我却目不斜视、无所畏恨地往前走去。 别说我哪怕就是钱皇帝也不会被这场景给吓到的。 顺着两边的人墙前行很快就来到正对面的堂屋让我意外的是堂屋之中竟然放看一口棺材棺材前面还摆看供桌供桌上有张女人的黑白照片看看也有几分姿色! 照片前面则是香炉、贡品等物正有青烟袅袅升起。 两边还有白纸黑字的挽联看内容是写给早亡的妻子。这是个灵堂啊! 再往灵堂下方去看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跪在那里一边往面前的火盆里烧着纸钱一边擦,脸上未干的泪,显然十分伤心。 这位中年男子长得还挺好看年纪虽然已经不小但是皮肤仍很细腻,一双眼睛如同秋水看得出来年轻是个帅哥! 一看这人我便猜到他便是夜哭郎君了.在来这里之前我就探听过夜哭郎君的消息得知他妻子去世的早而且还是难产死的。 妻子亡故以后他也没再续弦据说侮到晚上都会哭灵。夜哭即君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 我一直以为这是夸张了的,毕竟他妻子已经去世这么多年偶尔怀念起来伤心一下也很正常,但说每天晚上哭灵就太假了。 直到我亲眼看见才不得不相信这个传说,这家伙还真是每天晚上哭啊!那他妻子这么多年也没埋么难道尸体不具、不腐不烂? 还是说经过了他特殊处理? 无论答案是哪一个都让我觉得不寒,而栗这样的夜哭郎君不仅不会让人觉得深清反而让人觉得他是一个变态说实话我有点后悔来找他了.这也太渗人了一点,但胎记男还在他的手里!一清道人,也虎视耽耽我只好硬着头皮说道:前辈我来了。” 夜哭郎君擦了擦泪回头说道:“先为我的亡妻上柱香吧!” 我心里想这也是应该做的便没拒绝走上前去上了柱香又恭恭敬敬地磕了个头。 做完这些以后夜哭郎君一边烧着纸钱一边问我:你就是新上任的王皇帝? 我心里想就在这地方谈么,这家伙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啊?当然我也没敢表现出来仍旧小心翼翼地说:“是。”夜哭郎君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之中闪过一丝惊讶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年轻。不过他的头又低了下去继续烧着纸钱沉沉说道:你让我去帮你对付张鲁一我不肯去你就要砸了我家将我赶出阳城是不是太霸道了? 以前的钱皇帝也没你这么霸道!我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胎记男惹的祸这家伙口不择言才惹恼了夜哭郎君。 像是张鲁一、夜哭郎君这种人似乎并不屑于和俗世之人的打交道要不是惹到他们头上也不会通来他们的报复和打击。 我立刻向夜哭郎君道歉说,真是不好意思我手下人不知好歹才冲撞了您,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后辈斤斤计较.接着又将存有一千万的银行卡递了上去恭恭敬敬地说;前辈,之前我确实想要找您帮忙但您不来我也没有办法完全没有其他想法。 这是一千万,密码是六个八,我已经和银行的人说了,您随时都可以取这笔钱当然也可以转到您自己的账户中去。” 虽说,这样不合规矩,但对身为王皇帝的我来说不是问题。 自始至终我的态度,都谦虚、恭谨脾气再大的人都找不出来半点毛病。 没有办法,这个世界就是拳头硬的为尊,我连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都惹不起,排名第8的夜哭郎君就更不敢得罪了!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夜哭郎君接过我的银行卡后顺手,就丢进面前的火盆里了乱窜,的火苗纷间就吞噬了银行卡口。 我当然是一脸无语,虽说那只是张卡不代表一干万真的被烧了,可我心里还是疑惑夜哭郎君的行为,这家伙不会是个傻子吧口“我跟你要一千万并不是直的想要你的钱。夜哭郎君继续烧着纸钱面色木然地说;我只是想看看你的态度如果你不肯出这笔钱,我肯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咱们就看一看到底是谁在阳城呆不下去。” 听着夜哭郎君平淡却又满含杀意的,话我的后背确实浸出一层冷汗,相比在阳城的势力肯定是我更强一些。但夜哭郎君如果铁了心的搞我恐泊我也不会好过口还好没有走上硬碰硬的那一步去。我轻轻松了口气低声说了一句;谢谢!夜哭郎君没再多言只是啪啪地拍了两下手掌接看另外一边传来了脚步声两个大汉拖看一个血淋淋的人走了出来口! 我定睛一看被拖的人,正是胎记男胎记男实在是太惨了,被打的几乎只刺一口气了看到我,后还有气无力地叫着:“大哥” 我的火嗡的一声就窜了上来.之前我还以为胎记男只是被扣押了,心想胎记男也确实有错就跟夜哭郎君道个歉吧!哪里想到胎记男竟被打成这样,胎记男确实出言不逊犯得着下手这么狠吗?!我压不住自己的火冲夜哭郎君说道:“前辈是不是太过分了? 胎记男是我的兄弟,是我派他来找夜哭郎君的,现在胎记男被打成这样我这个做大哥的怎能坐视不理、善罢甘休! 我王巍是,没什么本事但我一向护着兄弟,夜哭郎君就是再强今天也得给我一个说法! 听到我的质问以后夜哭郎君缓缓抬头看了浑身是血的胎记男一眼淡淡说道了这就叫过分了么,更过分的还在后面!打我听出他话里有话便皱看眉问他是什么意思?夜哭即君说道:“你先把你兄弟放出去吧。” 听夜哭郎君这意思似乎有事要和我单独说。我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但考虑到胎记男确实伤重还是先将他送医再说。想到这里我便搀扶着胎记男走到门口将他交给了守在门外的王伦! “怎么会成这样子的?” “先把他送到医院去吧。” 我沉沉说着又回头走到灵堂询问夜哭郎君还有什么事情? 夜哭郎君烧看纸钱问我:“一清道人是你师父?” 我的心里一紧我来这里就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为胎记男一个是为一清道人。既然夜哭郎君主动提起我也正好借这机会说说一一 夜哭郎君知道一清道人,我并不觉得奇怪那天晚上的决赛场上一清道人轻松击败张鲁一后,已经彻底在十三城中扬了名,现在还有谁不知道一清道人,我便点头说是的!我刚说完正想进入下一步话题的,时候夜哭郎君突然猛地一跃而起伸手掐向我的喉咙! 我吃惊不已完全不知夜哭郎君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反抗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再说我也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夜哭郎君的手掌如同铁钳牢牢抓看我的脖颈掐的我几乎喘不上气来口! 而且他的力气越来越大似乎想要当场将我掐死甚至还把我整个人都举了起来! 这就是夜哭郎君说的更过分的事么?“为……为什么?我抓看夜哭郎君的手腕声音嘶哑地问看夜哭郎君冷笑一声:“为什么?你师父抓了张鲁一,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我当然是为张鲁一报仇!我先杀了你再杀你师父让你们师徒二人在黄泉路上也有个伴!” 夜哭郎君一边说一边举着我往棺材边上走去。 当时我满脑子混乱,我是真没想到夜哭郎君和张鲁一的关系竟然挺好,好到夜哭即君要找一清道人报仇! 原来不只是一清道人,要找夜哭郎君夜哭郎君也要找一清道人啊! 这一战似乎怎么都无法避免了,我还跑来打算劝说夜哭郎君赶紧跑路现在看看纯属自作多情。 但夜哭郎君想杀一清道人也就算了,干嘛要扯到我的身上,这事和我有毛关系啊? 我想挣扎却怎么也挣扎不了,我在夜哭郎君手里就像个小鸡仔似的。 而夜哭郎君走到棺材边上猛地把棺材盖子往后,一掀,接着就把我丢进了棺材里面。 窝曹,这特么是要干什么? 这棺材里面不是放看夜哭郎君他老婆的尸体吗? 干嘛要把我丢进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人已经摔进了棺材里面,接着又是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夜哭即君将棺材盖子盖了上来我的眼前也瞬间一片漆黑。 我感觉自己身下软绵绵的一团,显然还有个人,估计就是夜哭郎君他老婆的尸体! 我杀过不少的人、见过不少死尸倒也不会被这场面吓到,但是棺材外面传来咚咚咚的声音显然是夜哭郎君正在钉棺材了。 这是要把我活活闷死在里面么?! 我想不通夜哭郎君为何要这么做,就算是他想杀我也犯不着这样子吧! 我越来越觉得这人可能有毛病了。我本能地用手去推上面的棺材盖子但也就在这时一双软绵绵的手臂突然突然自下而上抱住了我的腰肢接着还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嘘…冷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