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6 女人,都是骗子 - 少年王

926 女人,都是骗子

这一跪,当然满含屈辱! 我不会忘记是谁抓了我妈和天奴,不会忘记我爸的结拜兄弟海王是死在谁手上的,更不会忘记夜明兵部的几百个人死得如何凄惨! 但我又不得不跪,一来一清道人弄死我跟玩儿一样,二来我也希望能借一清道人之手战胜张鲁一,拿下皇盟盟主之位。 一清道人对我是真不错,态度也发生了天差地别的变化,在我跪下去后,他也立刻伸出手来,托着我的两个肩膀将我扶起,温和地说:“好徒弟,我是你师父啊,我不帮你谁帮你呢?好了,快起来吧,带为师进去!” 一清道人突如其来的亲昵实在让我不太适应,但是我也不敢怠慢,立刻弓着身请他进去。一清道人也不客气,一张脸上写满傲慢,背着双手、慢条斯理地往里走去,我和刘鑫则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出去的时候,我还是受人敬仰的王皇帝;回来的时候,却亦步亦趋地跟在一个老道身后,这就不免让大家觉得奇怪和疑惑。 更何况,一清道人的打扮确实奇怪,现代社会很少看到一身道袍的人,更何况身上还负着一柄长剑,感觉像是穿越过来的人物,所以窃窃私语之声立刻从四周响了起来。 “谁啊这是,打扮的这么奇怪,来拍电视剧的吗?” “王皇帝对他那么尊敬,莫非是王皇帝请来的帮手?” “这人,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夜哭郎君?” 别人不认识一清道人,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却是认识的,二人见到一清道人的一瞬间,面色同时一变。那天晚上的惨案,在我们三人的脑海中永远不会忘却,对他产生本能的恐惧也是理所应当。 申皇帝的面色也微微有点变化,他搞不清楚在我前面的这人是谁,立刻回头看向台上的张鲁一。张鲁一也摇了摇头,显然并不认识一清道人,申皇帝反倒松了口气,笑着说道:“老王,还以为你真把夜哭郎君给请来了,看来不是?” 我摇摇头,说不是! 只要不是夜哭郎君,申皇帝就放松多了,正要问我这人是谁,一清道人便接着说道:“夜哭郎君,给我提鞋都不配!” 好狂的一句话! 就在刚才,张鲁一和申皇帝就提过不止一次夜哭郎君,就算从没听说过这个名字的,现在也有所耳闻了,知道这是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而且性格比较怪癖,连我的面子都不肯给。 甚至,张鲁一都亲口承认,如果夜哭郎君到了,那他就要甘拜下风。 张鲁一有多强,大家已经全都看在眼里,搞我这个十三皇帝之中公认最强的王皇帝就跟玩儿似的,“月城张家”确实名不虚传。但,张鲁一却说自己不是夜哭郎君的对手,简直难以想象夜哭郎君强到什么地步! 结果这个老道,却说夜哭郎君不配给他提鞋,可想而知四周的人多么震撼! 从我唯唯诺诺、亦步亦趋的脚步上,可以看出这位老道的地位不同凡响,实力更是不容小觑。所以,现场倒也没人敢嘲讽他吹牛、说大话,申皇帝也没敢乱说什么,生怕一不小心打了自己的脸,只能回头看向张鲁一。 站在台上的张鲁一,面色却是一阵发青,就好像受到侮辱的是他。 也是,如果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夜哭郎君不配给眼前的老道提鞋,那他这个排名第十七的张鲁一,岂不是舔脚都没资格了? 张鲁一顿时有点恼火,站在台上居高临下地说:“阁下这么狂妄,想必一定很知名吧?敢问阁下尊姓大名,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几?” 还在七八米外的一清道人站住脚步,现场所有人也朝着他的方向看了过来。 “贫道法号一清,人都叫我一清道人!”一清道人做了自我介绍:“我是王皇帝的授业恩师,华夏风云榜上暂时没有我的排名。” 四周均是一片哗然,显然没人听过这个名字,不过听到“王皇帝的授业恩师”这几个字,大家还是忍不住纷纷对他侧目。虽然我之前败在了张鲁一的手上,但我的实力也获得了众人的认可,能够教出我这样的一位高徒,可见这位一清道人确实有两把刷子。 今天晚上可有热闹看了! 这就是现场众人心里的想法。 不过对我来说,却有点不是滋味,心想着一清道人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啊,明明一招都没指点过我,也好意思说是我的授业恩师。当然,我也不可能去拆穿他的。 张鲁一则是皱起眉头,“王皇帝的师父”这几个字可以唬住别人,却吓不住他,当即冷冷地说:“什么一清道人,听都没有听过!华夏风云榜上都没你的排名,你也敢说夜哭郎君不配给你提鞋?” 听完这句话后,一清道人倒是没有急于回话,反而把头转到另外一个方向。 众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他看得竟是夜明的青龙太师。我的心中怦怦直跳,不知道他突然看向青龙元帅干什么。青龙元帅也是一怔,满脸写满疑惑和不解。 一清道人的目光有些幽怨,叹着气说:“上次你说我名满华夏,结果根本没人认识,你这个大骗子。” 这时我才想起,一清道人之前进入兵部,做过自我介绍以后,青龙元帅曾经说他名满华夏。当时只是句客套话,没想到一清道人仍然记得,反而还怪上青龙元帅了。 青龙元帅自然是一脸无语的表情。 “骗子,女人都是骗子,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一清道人微微摇头、喃喃说着,目光又转向台上的张鲁一,沉沉说道:“没听过我没有关系,华夏风云榜上确实没有我的名字……不过我猜,今天晚上过后,我就能够排名第十七了。” 今天晚上过后,我就能够排名第十七了! 虽然不是每一个人都知道华夏风云榜是个什么东西,但是现场每一个人都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张鲁一的面色同样巨变,当即咬着牙说:“好大的口气,那就上来试试!” “正有此意!” 一清道人甩开大袖,飕飕飕地窜上台去,很快就站到了张鲁一的对面。 而我则和刘鑫走到阳城众人之中,看着台上的一清道人和张鲁一。青龙元帅走了过来,悄声问我:“他怎么来了?” 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他是来帮我的。” 趁着一清道人还在台上,刘鑫则给我解释起了原委。 原来,他和一清道人自从离开兵部,就来到阳城了,目标就是华夏风云榜上排名第八的夜哭郎君。不过可惜的是,夜哭郎君避不见客,而且院墙、宅门都高的离谱,里面还有不少家丁,一清道人虽然一身本事,愣是连门都进不去。 硬闯? 一清道人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并无万全的把握活捉夜哭郎君,更何况这还是夜哭郎君的地盘,对方占着天时地利人和,所以一直耽误到了今天。 这些天来,一清道人一直在想办法,可惜始终没有进展。 就在这时,他们听说十三城的比武大会召开,所以决定来看看热闹,结果这一看不要紧,发现我竟然成了阳城的王皇帝。 当时,一清道人就拍着自己的大腿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原来我的爱徒是阳城的王皇帝,有他帮忙,何愁进不去夜哭郎君的家?” 身为王皇帝的我,在阳城自然是重权在握的,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强龙还不压地头蛇呢,我要真铁了心去敲夜哭郎君的门,甚至借助公安方面的关系去威胁他,还愁打不开他家的门? 钱皇帝之前三顾茅庐而不得,说到底还是不想把关系搞得太僵。 一清道人的算盘打得不错,决定利用我来打开夜哭郎君的门,这就是他突然对我十分亲昵,还主动出来帮我对付张鲁一的原因。 听完刘鑫的解释,我和青龙元帅明白了一切。 青龙元帅看向了我,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我则摇了摇头,说走一步看一步吧。 我能怎么办呢? 青龙元帅和刘鑫不再说话,和我一起抬头看向台上。 我们都很了解一清道人的实力,知道张鲁一今晚八成是要栽了,盟主之位显然稳了。 不过,张鲁一并不知道这点,在他眼里,一清道人是个莫名其妙、不知从哪蹦出来的人物,活了一大把的年纪,连华夏风云榜都没有上去,也好意思这么大言不惭? 但,一清道人好歹是我的师父,所以张鲁一也不敢太过轻视,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一清道人。 这次,轮到一清道人云淡风轻了,他一边微笑,一边捋着自己的胡须,冲张鲁一说:“老张,我给你交个底,今天晚上你不光会败,而且会失去你的自由。” 张鲁一皱起眉头:“什么意思?” “有位大人物看中你了,想要让你过去为他效力。”二坝榴坝琪坝坝。 “做梦!” 张鲁一狂喝一声,双腿如电朝着一清道人疾奔而去……

上一篇   925 恶向胆边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