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2 此时无声胜有声 - 少年王

922 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份不安,我也不知从何而来,可能是多年的漂泊生涯,让我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有种本能的感应。 但,无论是申皇帝,还是他手下的两个队员,谁都不是我的对手,到底能有什么危险? 我说不清、也道不明,总之这种不安的感觉始终萦绕心间。晚上回到别墅,洗过澡躺在床上,我的心也久久不能安定,总觉得明天肯定不太顺利,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虑了。 这种感觉纠缠了我一夜,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我起床在院中打了套拳,热了一下身子才感觉好很多了。因为决赛还在晚上,所以我吃过饭后,又在院中练了会儿龙脉图,我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住下,因为因为这里依山傍水,空气非常清新,对我练功大有好处。 虽然没有什么进展,但是一通运气下来,倒也觉得神清气爽。 以前练龙脉图,对我来说是种折磨,因为经脉都损伤了,每次运气都疼痛不已;自从左飞帮我治疗好后,除了最新突破的几个穴道以外,其他穴道再也没发作过,他真是我的大恩人了。 上午十点多,胎记男过来找我,向我汇报了下阳城最近的情况,总之一切都在正轨之中。 我点点头,让他帮我去办一件事情,查看申皇帝的出战队员有无变化。 自从十三城的比武大会开始以后,另外十二皇帝都在阳城住着,所以想查清楚挺容易的。胎记男走了以后,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就给我反馈来了消息,申皇帝的出战队员并无变化。 我也松了口气,心想天底下哪有那么多的高手,以我现在的实力,要是连个皇盟的盟主都拿不下,那这两年可真算是白混了啊。 就这样,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终于慢慢到了晚上。 天色快暗下来的时候,胎记男就开着车来接我了,车上还有王伦,一起到比武场去。 王伦现在是我的忠实小弟,一切唯我马首是瞻,而且他本身也勤恳好学,无论实力还是能力,进步都非常快。不过这家伙有个缺点,就是太能说些谄媚的话了,可能是觉得自己出头不易,一心一意地抱好我这棵大树,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地讨好我,哪怕我只是随便打个哈欠,这家伙都能变戏法似的搞出条毛毯来盖在我的身上。 我翘下二郎腿,他就立刻摸出擦鞋的布,将我的鞋从里到外擦得干干净净。 还有一次走在街上,有个穿短裙的美女从我身边走过,我只是没忍住多看了她一眼,等我晚上回到家的时候,这个美女就赤条条躺在我的床上。 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刚才上车也是一样,从院子里走到车上,也就十几米不到的距离,王伦愣是给我整了一条红地毯。 这他妈都跟谁学的啊? 坐在车上,我也趁机教育了下王伦,我说我之所以提拔你,是因为你本身有能力,我想给你一个机会,不是因为你会讨好别人,你有时间整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不如想想自己应该怎么进步。 王伦一边说着是是是,一边又低头给我擦起鞋来,我也算是拿这孩子没辙了。 我觉得多亏我喜欢女的,我要是喜欢男的,他能立刻撅起屁股。 算了,以后慢慢教育不迟,今天还是专心应付决战,虽然我有很大的把握能赢,但也要认真起来啊。 到了比武地点以后,我率领着王伦和胎记男走进酒店,来到地下大厅。和前几天一样,这里人满为患、人山人海,各方面的重要人物都赶来了,六部尚书和都察院的院长都来捧场。 自从林婉儿投身龙组,老桥一命呜呼之后,刑部尚书和都察院的院长当然都换了人,现在和我的关系非常要好,不像以前那么剑拔弩张了。 还有户部的高尚书,和我也非常亲昵,不过他并不知道我是他曾经的手下王巍。 青龙元帅也来了,身兼兵部尚书和太师一位的她,能来这里让我非常惊喜,我和其他人客套完后,还是和青龙元帅的话最多,毕竟和她最熟的嘛。 我压低声音,说闹闹最近怎么样啦? 王闹那个小兔崽子,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很嫌他烦,不在一起了又特别想他。 青龙元帅同样压低声音,说道:“你还说呢,自从你走了以后,闹闹整天吵着要爸爸!” 一岁多的孩子,已经能够准确的认识人了,尤其是亲近的人,比如说爸爸妈妈,看不到了就会着急。听了青龙元帅的话后,我的心里甜丝丝的,心想这小王八蛋,之前没有白疼他啊。 青龙元帅这么一说,我就更想孩子,忍不住说:“等我忙完这阵,就回去看他!” 青龙元帅说:“不必啦,我把孩子给带来了。” 我的神色一喜:“在哪?” 青龙元帅指了指观众席的某处。 我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只见一个极不起眼的角落,坐着一个穿着低调朴素,头上还戴着鸭舌帽的女孩。虽然我看不清她的脸,但我还是一眼就能认出那是怀香格格,而在怀香格格怀里,自然躺着王闹。 原来怀香格格也来看我的决赛了! 我顿时激动不已,立刻朝她走了过去,趁着左右的人没有注意,低声说道:“公主殿下,万福金安!” 怀香格格抬起头来,露出一张如花似玉的脸,先用白眼瞥了我下,才娇嗔道:“去你的!” 怀香格格算是微服私访,肯定不能让人发现她的身份。我嘿嘿一笑,坐在她的身边,怀香格格也顺手把孩子交给了我。一个多月不见,感觉王闹结实了不少,看着更加虎头虎脑,而且最近开始学走路了,两条腿不停晃悠、扑腾。 王闹看到我,那叫一个开心,伸手就往我怀里扑,并且叫我:“爸爸、爸爸。” 我那个开心啊,别说心里有多甜了,一边逗着王闹,一边和怀香格格说话。 “怎么样,有把握吗?”怀香格格问我。 我就知道怀香格格亲自驾到,肯定还是不放心我,皇盟的盟主如果让别人做了,对我们来说肯定是件不小的麻烦事。 我说你放心吧,盟主之位我坐定了! 怀香格格点了点头,又冲我露出温暖的笑,显然很相信我。 我一边抱着王闹,一边握住了怀香格格的手,怀香格格当然没躲,我们静悄悄的,享受着这二人世界,谁都没有说话,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过说句实话,我和王闹或许真是前世的冤家,我抱这小家伙还没有五分钟,他就在我身上撒了泡尿。当时差点没把我气得抽他屁股,结果王伦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迅速把我身上的尿液擦干净了,还很贴心地给王闹换上了纸尿裤,动作熟练的像是做过一千遍了。 这反应速度我也是服。 说真的,当时都把我看呆了,我问王伦哪里来的纸尿裤,他不好意思地说:“我看你抱小少爷的时候,就让手下的人去买纸尿裤了。” 接着又低声冲怀香格格说道:“嫂子,您好!” 显然,王伦以为孩子是我和怀香格格的。 他要知道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夜明的公主殿下,估计得吓尿了,还敢叫嫂子? 砍了他头! 怀香格格当然不会搭理他了,默默把头转到一边去了。 我则哭笑不得,对王伦说:“你有这个心,想想待会儿决战该怎么打,别老把心思放在我的心上!” 王伦则嬉笑着说:“哪里用我上场?大哥您一个人就搞定了。” 眼看着决赛时间就快到了,我把孩子交给怀香格格,就和王伦朝着台上走去。路上,遇到其他前来观战的皇帝,他们知道我是怀香格格的宠臣,也认为我此战必胜,个个向我提前表示祝贺,还说等我做了盟主以后,记得多多提拔他们等等。 我和这些皇帝之前就见过面,之前他们率领叛军攻到兵部门口,就是我把钱皇帝的脑袋丢出去的。不过那些往事,大家肯定不会再提,现在我们算是同朝为官,都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了。 我也拱手表示谢意,说大家放心,如果我王某人真的做了盟主,那么有我一口吃的,就肯定有你们的半口。 寒暄完后,胎记男也走了过来,我便和他、王伦三人一起走上台去。 但,申皇帝还未现身。 这么重要的决赛现场,决定谁是“十三皇帝联盟”的盟主,申皇帝竟然迟迟不肯现身,不禁让人觉得奇怪。四周起了一片议论之声,有人怀疑申皇帝是不是怯战不敢来了? 我的心中又开始隐隐不安,那种熟悉的感觉又回来了,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便让胎记男去查询一下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胎记男就回来了,低声对我说道:“大哥,申皇帝已经到楼下了,马上就会到场!” 我点点头,说好。 但,胎记男又压低了声音:“但,他们的出战队员有所变化!” 听到这样的话,我的心里顿时猛地往下一沉!

上一篇   921 你,手下败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