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7 师父,一清道人 - 少年王

917 师父,一清道人

龙脉图?! 听到这个熟悉的词,我也忍不住停下了动作,同样不可思议地看着一清道人。 一个问题也在我的脑中油然而生:他是怎么知道龙脉图的?! 在我犹疑的一瞬间,一清道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脸上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怎样,总之整个人都变得不正常了,双目通红、神情狂热:“说,谁教你龙脉图上的功夫的?!” 一清道人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自从他进来兵部,无论杀了多少人,从头到尾都很淡定,甚至面上始终带着笑意。给人的感觉,似乎他的情绪永远不会波动,现在的他突然这么激动,确实把我吓了一跳,我不知道他和龙脉图是什么关系,也不知道他从哪里听说了龙脉图,但本能地就想要否认。 因为刘鑫告诉过我,龙脉图是价值连城、千金难求的稀世珍宝,无论什么时候都要保守秘密,否则只会带来灾祸! 我到现在都忘不了,为了一本龙脉图,刘鑫那些本来团结、友好的师兄弟,最后闹得同室操戈、自相残杀。 刘鑫告诉过我八个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我们的命或许不值多少钱,但我们所藏的龙脉图却会带来杀身之祸。 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有关龙脉图的秘密,我也只和极少数的人说过,比如我妈和我舅舅。左飞知道,是我舅舅告诉他的,也是为了帮我疗伤。除此之外还有个冯千月,那时候是要进行省城的比武大会,为了让她在短时间内提升实力,所以告诉了她。 除了这些人外,就再也、再也没人知道了,包括我深爱着的那些女人们,也没有一个知道我的这个秘密! 所以可想而知,我怎么可能告诉一清道人,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谁会把自己的秘密公开出去? 我定了定神,认真地说:“什么龙脉图,我没听说过!” 我一边说,一边收回自己的拳头,同时也收敛了龙脉之力,两只拳头很快恢复如常,不再像刚才那样冒白气了。四周的人都没听说过龙脉图,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我们在说什么。 青龙元帅倒是隐隐知道我在苦练一门古怪的功夫,甚至有次浑身发凉、结冰,还是她脱光了衣服,陪我睡了一觉才缓过来。 在我说出这句话后,一清道人不仅没有相信,反而更加愤怒,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再次挥剑朝我刺来。 “小***,满口胡说八道,赶紧从实招来,不然我要你的命!” 一清道人的剑法极快,转瞬间已经朝我刺了十七八剑,我的反应已经算快,不敢再用炎烧拳或是寒冰拳,猛地从旁边人的手里抢了一柄钢刀,唰唰唰地和一清道人斗在一起。 毫无悬念,我肯定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正常情况下我应该没有几招就被他给刺死了,但他显然并不愿意就这么要了我的命,他还想从我的口中套出龙脉图的秘密,所以并没有真的下死手,而是不断往我非要害处刺着。 肩膀、胳膊、肋骨、大腿…… 哪不致命,他就刺哪里,所以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我的身上便被刺了十几道血痕,鲜血犹如梅花一般盛开在我身上,而且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几乎成了一个血人。 四周的人想要帮忙,但是有心无力,他们根本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无论哪个冲上来都是死路一条。兵部的汉子就是再铁血、再刚强,也并不是不怕死啊,面对强大恐怖的对手,他们一样会害怕、会退缩。 青龙元帅也想帮我,但她被一清道人那剑刺得实在太重,几乎要了她半条命,连站都站不起来,怎么可能助我一臂之力? 她只能不断发出绝望而凄惨的呼喊:“不要、不要!” 可是一清道人并不在乎她的不要,仍旧一剑一剑朝我刺来,一往直前、永不停歇。 偌大一个兵部,本来有近两千人,现在死的只剩下了一千多人。就是这一千多人,也不敢对一清道人怎样,各个都是畏畏缩缩、面露畏惧。 “上啊,你们上啊!”青龙元帅大喊着。 有些不怕死的冲了上去,但是很快就被一清道人刺死,剩下的都是些怕死的,再也不敢上了。 一清道人一剑又一剑地朝我刺来,我根本就抵抗不住,十剑里面或许能够挡住一剑,有时候一剑都挡不住,除了被他刺,还是被他刺。 左飞说得没错,这家伙真是强到离谱,见到他应该有多远躲多远。 可是现在来不及躲,又有什么办法? 现在的我,已经突破龙脉图第三十七处穴道,却仍旧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甚至在他手上三招都过不了。我忍不住在想,我得突破几处穴道,才有可能和这家伙一战呢? 四十五,还是四十六? 或者,四十八? 龙脉图上一共只有四十八处穴道,我和刘鑫不止一次地幻想过,如果把这些穴道全部突破完成,我们的实力能够强到什么地步? 怎么着……都不会比这个一清道人差吧! 别人或许难以想象,我在这种情况之下竟然还能去想这么多的东西。而实际上,现在的我除了去想一些东西以外,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