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6 双战,一清道人 - 少年王

916 双战,一清道人

我能理解青龙元帅的做法,因为一清道人现在已经盯上我们了,必然猜到我们就是兵部的最高领导人。如果我们此刻突然转身就走,一清道人肯定不会放过我们,那么到时候就谁都走不掉了。 但就算是如此,也应该是我来拖住一清道人,青龙元帅护送怀香格格离开才对。 可惜我只慢了一步,就被青龙元帅抢了先,看着青龙元帅已朝一清道人走去,我知道现在不是逞英雄的时候,只能一咬牙、一跺脚,转身走开。 但我没走多远,就叫住了一个还算眼熟的兵部成员,我让他立刻上楼,通知紫阶队长护送怀香格格离开。 这人点头,立刻转身朝着楼梯奔去。 交代完这些事后,我也迅速回头,去追青龙元帅。 我这么做,仍然不是出于逞英雄的目的,或是大男子主义作祟,我只是隐隐觉得,即便是青龙元帅,恐怕也挡不住一清道人多久。为了给怀香格格多争取点逃跑的时间,我决定和青龙元帅联手,多撑一会儿是一会儿! 在我飞奔过去的时候,青龙元帅已经走到一清道人面前,二人相距只有四五米远,四目相视。我悄无声息地站在青龙元帅身后,不过青龙元帅还是发现了我的存在,狠狠瞪了我一眼,显然在责怪我去而复返,而我低声说道:“我已经让人通知紫阶队长护送怀香格格离开了……” 青龙元帅这才松了口气。 青龙元帅最关心的还是怀香格格,以及我们的孩子闹闹,只要怀香格格和孩子没事,她就能够十分放松。 至于我么,就无所谓了,想留就留,想走就走。 此时此刻,整个青龙门广场之中一片肃静,除了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以外,其他人也都屏着呼吸不敢说话,毕竟那位道人的恐怖,大多数人已经见识过了。 青龙元帅抬起头来,冲着对面的道人问道:“一清道人?” 对面的道人愣了一下,接着嘴角勾起一丝微笑:“你认识我?” “当然,阁下名满华夏,有谁不认识呢?” 青龙元帅这几句话说的很是违心,其实在我给她介绍一清道人之前,她可从来没有听过一清道人的名字连龙组都对这位一清道人知之甚少,更何况青龙元帅? 但是千穿万穿、马屁不穿,逢人说点恭维话总不是错。 世人皆爱名利,真正做到淡泊名利的又有几个,华夏风云榜上的高手都强成什么样了,为了排名还要打来打去,似乎越是高手,越在乎那点名声。一清道人当然也不例外,听过青龙元帅的话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有点意思,没想到我已经这么出名了啊……那么请问你又是谁?” 青龙元帅认认真真地答:“我是夜明的三公之一,同时身兼兵部尚书。” “哦,你就是那条小青龙啊。”一清道人微微笑着:“你终于舍得出来见我了吗?” 青龙元帅在夜明的地位极其尊贵,荣升太师之后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什么时候被人称呼过小青龙了?青龙元帅微微皱起眉头,也就是她知道面前这个一清道人不太好惹,否则早就翻脸无情、持刀而上了。 青龙元帅压着心头的怒火,问道:“道长,您有什么事吗?” 其实兵部已经死了这么多人,青龙元帅身为兵部的最高统帅,怎么都要手刃对方、报仇雪恨才行。但是没有办法,对方实在强的离谱,在怀香格格顺利转移之前,青龙元帅只能忍气吞声地拖延时间。 再大的火,也要暂时压下。 一清道人则开门见山:“我想见夜明的公主,你让她出来吧!” 果然! 就知道一清道人是冲着怀香格格来的。 钱皇帝的死,必然让陈老极其震怒,派来一清道人也就顺理成章。青龙元帅有些头皮发麻,但还是小心翼翼地说:“公主殿下不在我们这里,她老人家行踪不定、云游四海,道长怕是找错地方了吧?” 虽然怀香格格的年纪不大,但是因为辈分、地位够高,所以称呼起来仍是她老人家。夜明之主,本身就该十分神秘,以前的太后娘娘,什么时候露脸了,临死之前才露出了庐山真面目;也就是怀香格格不注意这个,所以才被人看清了长相、掌握了行踪。 这样的谎话,一清道人当然不信。 他既然敢来到这里,必然是掌握了一定的消息。 一清道人轻轻叹了口气。 “我并不想杀人,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一清道人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长剑。 不想杀人? 不想杀人还杀了几百个人? 这个一清道人简直虚伪到了极点,看着他举起长剑的样子,我和青龙元帅顿时倍感压力。青龙元帅同样举起弯刀,她知道已经拖不下去,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唰”的一声,青龙元帅的弯刀已经划了过去,人也神不知鬼不觉地到了一清道人身前。 青龙元帅的速度已经够快,但是一清道人的速度更快,弯刀刚刚落下,长剑已经刺出,“叮”的一声相击,迅速缠绕在了一起。 叮叮叮叮叮! 二人瞬间就已交手七八个回合,现场众人甚至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觉得一连串的火花溅出,显得十分好看。他们以为二人战了个不相上下,有人甚至忍不住为青龙元帅叫起好来,觉得到底是青龙元帅啊,终于挡住了这个恶道人。 但我却看得清清楚楚,青龙元帅完全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 青龙元帅已经使出她的全力,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她毕生的精髓,但一清道人却是漫不经心、随心所欲,仿佛在陪一个孩子玩过家家。一清道人显然未尽全力,不过借机查验一下青龙元帅的实力而已。 就像当初在密林之中,左飞查验林婉儿的实力一样,否则以左飞的实力,林婉儿哪能斗得了那么多的回合? “不行、不行!” 一清道人一边刺着长剑,一边叹息着说:“你这样的实力,并没有资格去做夜明的太师,能够和我交手也是你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好了,就到此为止吧。” 说完这句话后,一清道人猛地一剑刺出,这一剑的光华难以形容,仿佛天上的月光都不能企及。 青龙元帅那密不透风的弯刀,竟然完全抵挡不住! 眼看那一剑就要刺到青龙元帅的脖颈之上,我肯定看不下去,立刻挥舞钢管冲了上去。 我的速度当然也够快了,已经突破龙脉图三十七处穴道的我,实力已经达到标准的龙组九星,无论走到任何地方都是一流高手的存在。 我的脚尖点地,瞬间就来到一清道人近前,“叮”的一声就击开了一清道人的长剑。 虽然只有这么简单的一下,但是一清道人立刻就感觉到我的实力和青龙元帅不相上下。即便如此,一清道人也是“嗤”的一声:“嘿,又来了个不怕死的!” 一清道人应该不玩网络游戏,否则他会将这种情况形容为“送人头的”。 我和青龙元帅立刻联手,双战一清道人! 无论是我手里的钢管,还是青龙元帅手里的弯刀,都被我们耍到了极致,也竭尽了我们的全力。两个九星级别的高手联合,按理来说都能挑战十一星的龙组队长了,可我们仍旧不是一清道人的对手,他仍带着一点戏谑的态度在和我们二人交战,但是也就十几个回合而已,他就烦了、厌了。 “真是麻烦,送你们上西天吧。” “唰唰唰”几剑分别挥出,有的剑刺向青龙元帅,有的剑刺向了我。 我和青龙元帅分别举起手里的家伙抵挡,青龙元帅当即就被逼得连连往后面退,而我的钢管竟被瞬间削成几截! 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第一次,是被钱皇帝的斧子砍成两截。 可斧子那个重量还情有可原,一清道人的长剑明明那么轻,怎么能把钢管给削断的?! 实在是太可怕了! 就在我分神的一瞬间,一清道人的长剑再次刺到,这次直接朝着我的脖颈刺来,等我想躲避,或是想抵挡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小心!” 青龙元帅突然扑了过来,长剑猛地一下划在她脊背上。 “啊……” 青龙元帅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怀抱着我一起扑倒在地。 “青龙元帅!” 我的双手摸向她的脊背,却摸出了一手鲜红的血。 “走、走……”青龙元帅使劲推着我。 一清道人却不肯放过我们,仍旧持着长剑刺了过来,好在周围的人也没坐视不理,再次手持刀枪冲了上来,团团将一清道人围住。 虽然他们都是炮灰,冲上去的结果只有死路一条,但他们还是一个接一个地冲了上去,就像飞蛾扑火一样,扑一个、死一个。一清道人手中的长剑不停刺出,四周的人也在不断倒下。 “走,走!”青龙元帅仍旧在推着我,她希望我什么都不要管,尽快离开这里。 但,我又怎么能走? 或,就算我走,又怎么能抛下青龙元帅? 看着我们的人不断倒下,看着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的一清道人,我终于抑制不住自己内心中的怒火,一双眼睛瞬间就变得红通通了,浑身上下的热血也在隐隐沸腾。 “啊……” 我发出了一声震天撼地的咆哮,轻轻将青龙元帅放在地上以后,立刻拔拳朝着一清道人扑了过去, 我的武器已经没了,只能动拳。 而且一出手,就是我的杀手锏,体内的龙脉之力涌动,双拳一个变得灼热,一个变得冰寒,同时冒着丝丝白气,朝着一清道人轰了上去。 这是我最后的杀手锏了。 不成功、便成仁。 只要我能偷袭成功,哪怕是和一清道人同归于尽也好啊! 用我的死亡,来换回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的安全,我觉得值。很值! 但可惜的是,我还没有靠近一清道人,就被他发现了我的存在。 他冷笑一声,手中长剑一撩,便朝我刺了过来,但只刺到一半,他就突然停下了动作。 接着,他的眼睛瞪大,盯着我的双拳,满脸尽是不可思议:“你……你怎么会龙脉图上的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