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 比我,潇洒多了 - 少年王

915 比我,潇洒多了

兵部门外的密林中,上官卫面带微笑地朝着那位道人走了过去。 道人的面色却隐有不快,他等的是公主和青龙,结果又出来个陌生人,这让他的心情不是太好。 上官卫的心情却很不错,觉得天不亡他,送上来一头肥羊,让他有了立功的机会。很快,上官卫就到了一清道人身前,上官卫一眼就看到地上躺着十几具尸体,而且全部都是一剑封喉。 好厉害的剑法! 上官卫的心中忍不住惊叹了声,不过他并未觉得有多稀奇,因为这种程度他也能够做到。 “你叫什么名字?”上官卫像是审问犯人一样问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杀了我们兵部的人,有没有想过后果?” 上官卫的语气有种天然的骄傲,就像初次见我之时,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似乎天上地下他最牛掰。上官卫的底气,来源于他“紫阶之星”和“战神”的称号,虽然也曾打过几次败仗,但他认为这个世上能够胜过他的人已经不多。 哪有那么背的,次次都遇上比自己厉害的人? 上官卫的语气和神态,使得一清道人更加不爽。一清道人皱着眉说:“公主和青龙呢?让她们两个出来,我不想再说第二遍了!” 嚯,好嚣张的语气! 上官卫的心中惊叹,比他嚣张的可不多见,这时就要比比谁能更沉稳了。上官卫定定心神,又淡淡地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见我们公主殿下和青龙太师?看来,你还不知道我是谁,我先来个自我介绍吧,我叫上官卫,是兵部去年的紫阶之星和战神……”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一道寒光突然闪过,接着又是“唰”的一声。 同样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上官卫的声音戛然而止,接着整个人也缓缓往后倒下,“砰”的一声重重摔在地上。 上官卫大睁着眼睛,似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的脖子上面有道血痕,像是一条伸展的红线。 原来身为紫阶之星和战神的上官卫,死的时候和别人也没什么两样。 “真是啰嗦,谁有兴趣知道你是谁啊……”一清道人喃喃地说着,迈出脚步缓缓往前走去。 站在不远处的汉子都吓傻了,额头之上,冷汗淙淙而下,脸色也苍白的像一张纸。 上官卫竟然就这么死了,一招都没有抗住就死了! 要知道,他在钱皇帝手上至少还能撑上十招啊! 一清道人很快来到这个汉子身前。 一清道人轻轻叹了口气:“你为什么不肯听我话呢?” “我……我现在就去通知公主殿下和青龙太师……” “迟了。” 两个字出口,寒光再次一闪,汉子向后缓缓倒下。 一清道人再次轻轻叹了口气。 他本来想和夜明的当家人好好谈谈的,现在看来没有这个必要了,对方竟然连面都不肯露,这是看不起他啊…… 一清道人走南闯北,最讨厌的就是被人看不起,所以他决定做一些惊世骇俗的事。 比如说,大开杀戒。 一清道人继续往前走去,在这之前,他已经对兵部的地形有过一些了解,所以很顺利地进入了第一道石门。 石门之内,是通往兵部的第一道关卡,这里面有数百个人正在激烈厮杀。 一清道人视若无物,闲庭漫步一般继续往前走去。 他当别人不存在,别人却当他是肥羊,一旦有新人进来的时候,总有一些贪婪的汉子迫不及待地冲上去。 寒光一闪、一闪、再一闪。 没人看清这位道人是怎么动作的,但只要他往前走,就有人倒在他的身下,个个脖子上都有一道血痕,转瞬间就已倒下十多个人,像是多米诺骨牌一样在他身后排开。 后来他终于有些烦了,不愿一次又一次地拔剑,索性把三尺长剑持在手中,边走边杀,剑尖很快浸染上了一抹红色。 随着几十个人都倒下去后,大厅内的众人终于意识到这人惹不起了,如同潮水一般纷纷朝着两边退去,个个面色惊悚地盯着这个恐怖的道人。在这位道人身后,尸体几乎可以堆成一座小山,这哪里是人,分明是个恶魔。 从地狱里钻出来的恶魔! 这些人不再主动攻击,一清道人也懒得再杀他们,继续面带微笑地往前走去,仿佛只是吃饭喝水那么随意。他知道兵部人多,所以也没收起长剑,而是继续持剑往前走去。 在一清道人终于走出大厅,踏入狼谷之时,身后的大厅之内,众人噗通、噗通地坐倒在地,个个面色惊恐、满头冷汗。 “那不是人,那是鬼!” “世上为何会有这么可怕的人……” “兵部这次要完了!”一位见多识广的老者斩钉截铁地说:“兵部之中,绝对无人是那位道人的对手,今晚就是兵部的末日,大家各自逃命去吧!” 说完这句话后,老者头一个朝着门外扑去,众人在沉默了一阵子之后,也都纷纷跟了上去…… 狼谷之中的狭道上,手持长剑的一清道人缓慢行走。 剑尖之上,还有鲜血不断滴下,浸染在狼谷的土地之中。 以往狼谷之中出现新人的时候,总会有那么几头狼出来滋扰生事,再不济也要狂嚎两声吓唬一下;但是今天,狼谷之中竟然出奇的安静,一声狼嚎也没出现,那些绿油油的眼睛也都消失不见,这个残酷而霸道的物种仿佛蒸发一样无踪无迹。 但,如果你往密林里面走,找到这些狼的藏身之所就能发现,他们一个个都躲在山洞里面瑟瑟发抖,连面都不敢露一下。 一清道人继续往前走,穿过狭窄的狼谷之后,很快就来到第二道石壁之前。 石壁上面开了洞。 一清道人走了进去。 山洞两边,各有两道石门;山洞尽头,坐着一位昏昏欲睡的山羊胡老头。 看到有人进来,山羊胡老头醒了,摊开面前的册子,无精打采地说:“叫什么名字,想进哪个门……唉,你杀的人呢?” 山羊胡老头终于发现不对,微微皱起眉头。 一清道人走到近前,莫名其妙地说:“我叫一清道人,想进青龙门去。怎么,进去里面还要杀人?” 山羊胡老头哭笑不得:“没人给你讲规矩吗,不杀人当然不能进了!” “哦。” 一清道人点了点头,接着寒光再次一闪。 山羊胡老头的脖子上多了一道血痕,人也无力地趴倒在了桌案之上。 这个老头曾经躲过很多次的危险,龙组大举进攻的那晚,他都侥幸活了下来,但却没能活过今晚。 他死在了一清道人的剑下。 “竟然还有这种规矩,真是有趣……” 一清道人朝着标有“青龙门”的石门走了过去,他提前就已得到消息,知道他要找的人就在青龙门中。 穿过一截甬道之后,便来到了青龙门的广场。 今晚是庆功宴的最后一个晚上,兵部近两千人都在这里喝酒,而且有一大半人都喝醉了,东倒西歪地躺在地上。有人唱歌,有人大笑,还有人抱在一起跳舞,广场之中一片和谐,没人知道危险正在悄然来临。 看着这些醉醺醺的兵部成员,一清道人的眉头再次皱起,他实在是想不通,钱皇帝率领的十三皇帝大军,到底是怎么败北的? 不应该啊…… 这种破事,竟然还要劳他出马,他很忙的好不好! 一清道人走向广场,逢人就杀、见人就刺。 这些人在一清道人眼里如同草芥、猪狗,活着本来就是浪费生命、浪费空气,死了倒也清净。 一清道人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如果是在安静无人的旷野,还能听到“唰”的一声轻响;但在热热闹闹的广场上,刺出去的每一剑几乎都悄无声息,除了不时亮起的寒光以外,再无半点动静。 一个人刚刚端起酒杯,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死了。 一个人正在啃着鸡腿,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死了。 一个人正搂着哥们的肩膀说话,两人的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死了。 寒光闪过一个人的眼睛,这人还以为闪电了,抬头看了看天,发现月朗星稀,实在不像要下雨的样子。 他正觉得奇怪的时候,脖子上就多了一道血痕,死了。 一清道人杀了很久很久,杀的手都酸了,竟然没人发觉怎么回事,整个广场上面依旧一片和谐。虽说一清道人的剑足够快是个原因,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这是庆功宴,而且已经接连举办了三天,有人醉倒不算什么稀罕事,所以那些倒下的人,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更何况,这都是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进行的。 被杀掉的那些人,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一清道人都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数十个,还是上百个? 真的像切菜一样容易,走过去杀掉就好了,一点技术难度都没。 但,事情终究还是败露了。 一清道人的剑法再精,也终有失手的时候。严格来说,也不算是失手,可能是一清道人的手有些酸了,力气也有点乏了,所以出剑的时候角度稍稍偏了一点。 人是死了,但鲜血却飞溅出来,脖子上不再是一条红线,浸染的有点乱七八糟。 对于有完美强迫症的一清道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个大型失误。 一清道人轻轻叹了口气。 而且飞溅出去的那道鲜血,不偏不倚正好落进某个人的酒杯里,“叮”的一声溅起一些水花,接着完全沉了下去。 端酒的人愣了,眼睁睁看着酒杯里面浸染成了红色。 他抬起头,虽然醉眼朦胧,却也看到一个伙伴倒了下去,旁边还站着一个仙风道骨的道人。 道人手里,还持着一柄滴血的长剑。 夜明之中,哪有这种打扮的人? 他又看向道人身后,发现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堆……至少有上百人的样子,个个脖子上都有一道红线。 “有刺客!” 这人铆足力气,歇斯底里地喊出这句话来。 他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青龙门的广场。 不过,这也是他人生中的最后一句话了,因为下一秒钟,一清道人的剑就刺了过去。 好在这一秒钟,现场所有人的目光也盯在这个人的身上,每一个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清道人是怎么动手的。 轰! 整个青龙门广场像是炸开了锅,无数的人咆哮着、大吼着冲向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也毫不畏惧,手中长剑唰唰唰、唰唰唰地不断刺出,每一剑刺出总有一人倒下。战神上官卫,在他手上尚且过不了一招,更不用说兵部的其他人了。 不得不说,同样都是夜闯兵部,一清道人显然比我潇洒多了。 整个青龙门广场一瞬间就乱了套,无数的人大喊大叫,怒吼声充斥夜空。 有人飞速来向我、青龙元帅、怀香格格汇报。 其实不用汇报,我们在屋子里也听到了外面的大乱。 当时,我们正在屋子里聊天,因为我马上就要到阳城做皇帝了,所以还有很多话要和她二人说。我一边逗着孩子,一边和怀香格格说道:“如果陈老再给你打电话,你一定要接,你可以虚以委蛇,也可以假意奉承,千万不要和他闹翻……” 正说这句话的时候,外面就乱了起来。 一开始,我们以为兵部自己的人打起来了,因为庆功宴这三天里,吵吵闹闹的事可不少,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又喝了几口猫尿,很容易发生矛盾,不过每次都能及时压下,毕竟各阶队长也不是吃干饭的。 但是后来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对劲,这次的吵闹声显然比以往更大,至少有几百个人卷入其中! 哪怕是内乱,也足够大条了。 我立刻把孩子往怀香格格怀里一塞,起身就往门外奔去,青龙元帅也是一样,跟着我一起跑了出来。我们二人站在护栏边上往下张望,就见下面闹哄哄的一堆,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可以看到几乎所有人都在闹腾。 “怎么回事?” 怀香格格抱着孩子也走了出来,震惊地看着下方的广场。 就在这时,青龙门的紫阶队长气喘吁吁地奔了上来,焦急地说:“公主殿下、青龙太师、总帅大人,有刺客潜进兵部来了,至少有上百个兄弟死在他手上了。” 我的职务,现在是兵部四门的总帅,仅在青龙元帅的尚书之下,所以兵部的人称呼我为总帅大人。 听到有刺客闯了进来,还杀了上百个夜明的人,我们三人都是吃惊不已,外面的巡逻队没发现吗,警报声为什么没有响起? 青龙元帅问道:“多少刺客?” “不太清楚,好像只有一人!”紫阶队长焦急地说。 只有一人?! 我们三人同时吃了一惊,一个人就能闯入兵部,还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这人得有多强?! 我和青龙元帅神色一紧,不再迟疑,同时朝着楼下奔去。 我也曾经夜闯兵部,知道这有多么困难,对方竟然这么潇洒自如,实力恐怕在我之上,非得我和青龙元帅同时出马不可! 怀香格格也想跟来,但是被我们给制止了,她是夜明的公主殿下,任何时候都不能亲身涉险。 我们甚至还让紫阶队长留了下来,负责保护怀香格格。 我和青龙元帅飞奔下楼,很快就来到了青龙门的广场之上。 广场上面确实一片大乱,到处都是人,人挤人、人堆人,望眼过去全是我们的人,哪里能够看到什么刺客?但是顺着人群拥挤的方向,我们大概可以看出战场的中心位置在哪。 惨叫声仍旧接连不断地响起,我们的人显然正在遭受疯狂屠戮,我和青龙元帅简直一秒钟都等不下去,朝着战场的中心疯狂奔了过去。 青龙元帅亮出弯刀,我也握紧了一支钢管昨天我就给万毒公子打过电话,拜托他去找下刘鑫,送过我的打神棍来。不过现在还没有到,所以我也只能暂时用着钢管。 我们一边跑,一边喊:“让开、让开!” 青龙元帅和我,绝对算得上是兵部的核心了,所以在我们现身以后,现场也是响起一片喊叫。 “青龙太师来了!” “总帅大人来了!” “大家让让,交给青龙太师和总帅大人!” 四周众人,显然将我们二人当做救星,纷纷给我们让开了道,但还有一小部分仍旧缠着那个刺客。人影晃动,我看不清那个刺客的身形,只看到寒光不断闪过,我们的人不断倒地。 一路之上,横七竖八躺着不少尸体,我还是多了一个心眼的,朝着那些尸体看了过去,发现这些尸体有个共同点,脖子上面都有一道血痕。 显然一剑毙命。 看着这个场景,我的心中不由一紧。 这个场面有点熟悉,之前在海南岛的时候,我和陈小练去找海王。进入海王住的院子以后,院子里面横七竖八的尸体,脖子上统一有道血痕,和现在的场景一模一样。 后来我知道了,行凶者是一清道人。 难道说…… 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再次一紧,忍不住抬头朝着战场中心看了过去。 此时此刻,纠缠刺客的一小部分人已经全部倒下,战场中心终于露出了那位刺客的真面目。 只见那人身穿八卦道袍、手持三尺长剑,下巴上的白胡须迎风飘荡,大约有六七十虽的年纪,看着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这人确实是强,无论他的身前身后,都倒下了一大片人,少说也有几百个了,堆积起来几乎是座小山。 兵部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侵入,无论当初的龙组还是之前的我,都干过这种事情。可龙组手下留情,只要是不抵抗的,统统都没有杀(当时高台附近微聚的一百多人,都是打算顽抗到底的);至于我就更不用说,一个人都没杀。 这个道人却是见人就杀,他一个人杀的比龙组还多! 看着这个道人的长相,再联想起海王院中的遭遇,还有左飞跟我描述过的某人…… 我几乎可以断定,这人就是一清道人! 一清道人不是负责网罗华夏风云榜上的人物吗,怎么跑到兵部大开杀戒来了? 我一下就反应过来,一定是钱皇帝的失败让陈老愤怒了,所以陈老才会派出一清道人这个大杀器来剿灭怀香格格。看来陈老已经下了决心,要另立夜明之主了! 否则,一清道人不会这么大开杀戒! 想通一切之后,我的脑子顿时“嗡”一声响。在龙组的情报中,一清道人是陈老麾下的第一高手,其危险性犹在夜明之上;别说兵部现在人才凋零,就是尚在鼎盛状态,也不是这个一清道人的对手! 在我思考这一切的时候,青龙元帅已经超过了我,手持弯刀朝着一清道人冲去。 我立刻疾走两步,瞬间抓住青龙元帅的胳膊。 “不要!”我焦急地喊了一声。 “怎么?”青龙元帅回过头来。 “他是一清道人!”我气喘吁吁地说着。 青龙元帅的面色猛地变了。 左飞交代过我的那些,我都事无巨细地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说过,所以青龙元帅非常清楚一清道人有多危险。 左飞说过,如果不幸遇到这个一清道人,能躲多远就躲多远! 此时此刻,一清道人继续往前走着,然而已经没人再敢和他交手。兵部众人围成一个很大的圈子,将其团团裹在其中,一清道人往前走一步,众人就往后退一步。 一清道人捋着胡须、面带微笑,边走边说:“这回闹得动静足够大了,夜明的当家人还是不肯出来吗?” 众人把希望都放在我和青龙元帅身上,所以纷纷朝着我们二人看了过来。 一清道人也注意到了我们二人,面带微笑地朝着我们看了过来。 但,我是绝对不会和一清道人交手的,我知道我不是他的对手,青龙元帅也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两人上去就是死路一条! 我抓着青龙元帅的手,低声说道:“咱们快撤,护送怀香格格离开这里!” 青龙元帅看看四周众人,又看看徐徐走来的一清道人,咬牙说道:“走不了的,我来拖住他,你送公主离开!” 说完这句话后,青龙元帅猛地甩开了我,手持弯刀、面色肃穆地朝着一清道人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