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 我看,哪个敢走 - 少年王

910 我看,哪个敢走

!go> ,。 兵部尚书?! 上官卫竟然要当兵部尚书?! 别说怀香格格,就是狼谷中的众多兵部成员,也是一脸惊愕。 其实平心而论,自从青龙尚书牺牲以后,兵部确实再找不出一个比上官卫还优秀的人了。去年的兵部大比,上官卫轻轻松松就击败了西门牛,顺利拿下了紫阶之星,并被赋予新的战神称号,各个紫阶队长也都不是他的对手。 这样优秀的上官卫,前途肯定是光明的无量的。 只是,各门的元帅之位还空着,上官卫直接就要当兵部尚书,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了? 况且还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上官卫突然提出这样的要求,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总觉得有些趁火打劫的意思。 就在怀香格格百般为难倍感绝望的时候,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自怀香格格的背后传来:我看哪个敢走! 可是即便如此,也无异于饮鸩止渴,就算暂时把上官卫拉了回来,最终受苦受难的一定是自己啊! 要封他为兵部尚书吗? 要妥协吗? 看着这些人的动作,怀香格格的脑子一阵阵眩晕,她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她早就知道自己斗不过上官卫的。怀香格格的心里绝望极了,她看着渐渐走远的上官卫,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那些没走的人,也是一个个惊讶不已面面相觑,不知该做什么选择。 人群哗啦啦地一片响动,至少有一半人站了起来,准备跟着上官卫一起离开。 这些人一带头,人群之中也有许许多多的人纷纷站起,并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告假,不是这个头疼,就是那个闹热,甚至有人脚气犯了痔疮犯了,实在走不动路,需要回去休息。 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那二三十个伤兵败将也纷纷站了起来,跟在上官卫的身后朝着同样的方向走去。 公主殿下,我浑身伤痛难忍,这场大战就不参与了…;…; 公主殿下,我一夜没睡,实在打不动了,望您准我回去休息。 公主殿下,我也有伤在身,需要回去休养。 然而,更气的还在后面。 你…;…;怀香格格看着上官卫的背影,气得发起抖来。 只是,我有伤在身,实在难以领兵出战,特向公主殿下告假,希望公主殿下恩准…;…;说完这番话后,上官卫便缓缓起身,转身朝着狼谷的另外一边走去。 怀香格格松了口气,以为自己的强硬终于起到作用。 不敢…;…;上官卫低下头去。 她已经下了决心,上官卫如果真敢抗命,哪怕冒着兵部大乱的风险,她也要当众杀了这个家伙! 难道你要抗命?怀香格格咬牙切齿地说着。 整个狼谷一片寂静。 上官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怀香格格。 唰的一声,怀香格格举起了手中的弯刀,恶狠狠道:上官卫,我命令你立刻领兵出战! 偏偏,一道又一道的急报传来,兵部大门外面的人群越积越多,如果错过这个出战的机会,再想取胜可就难了! 怀香格格的脑子气得有点发晕,身子也开始微微颤抖。 上官卫是兵部的战神,只要有怀香格格的口谕,足以暂时统领兵部大权,如此纠缠叽歪,说白了还是想做兵部尚书! 威胁,**裸的威胁! 但,怀香格格的心思,上官卫似乎了如指掌,他并没给怀香格格推延的机会,而是抱着双拳说道:公主殿下,我无名无权,实在无法领兵,望您能够谅解。 怀香格格已经想好,先把十三皇帝的叛军击退,再找个机会处死上官卫,总之不能让他当了兵部尚书。 想到这里,怀香格格立刻低头冲着上官卫说:上官卫,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能击退十三皇帝,我必封你为兵部尚书,请你立刻领兵出战! 她一听就知道,十三皇帝的人显然是分批到来的,趁着他们没有完全集结的时候,此刻杀出去是最好的机会! 怀香格格也紧锁眉头。 至少有几千人了,而且人数还在不断增多!这名汉子神情忧虑,显然感到大事不妙。 来多少人了?怀香格格立刻反问。 公主殿下,外面来了很多人,正在兵部大门外面集结,好像是十三皇帝的人!这人是在外巡视的兄弟,一有情况便立刻来汇报了。 这人拖长了音,一路飞奔,迅速来到怀香格格身前,并且单膝跪下。 怀香格格的心被揪紧,正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突然有人急匆匆地从第一道石门奔了出来。 自己不被搞掉,就是老天照顾了! 怀香格格知道这不可能,如果此战真的侥幸能够获胜,到时整个兵部都是上官卫的,自己就是孤家寡人一个,怎么撤得掉他? 大战结束之后,就将他的尚书之位撤了? 上官卫痛心疾首地唤了一声,又神色激动地说:请您不要再对青龙尚书抱有念想了,她是真的死在钱皇帝手上了啊!我真的没有其他想法,只是想有一个合理的身份,来合理地带领大家而已!您要是不信任我,可以在大战结束之后,就把我的尚书之位撤了! 公主殿下! 但让怀香格格没有想到的是,都这样了,上官卫还是不肯让步。 太后娘娘在天有灵,知道她这么和一个上官卫说话,必会降一道雷当场将她劈死! 怀香格格的姿态已经极低,她以一个夜明之主的身份,和一个兵部战神这样说话,本身就是屈尊,语气还如此委婉,按理来说上官卫该答应了。 怀香格格在心中默默地念叨着,只要能把十三皇帝击退,将来有的是机会收拾上官卫。 只要过去这道坎儿…;…; 怀香格格觉得自己耻辱极了,耻辱到像是那个屈尊嫁给多尔衮的孝庄太后,一切的忍辱负重卧薪尝胆,都是为了将来可以挺起胸膛做人! 说白了,还是怕上官卫,担心上官卫翻脸,直接带着半个兵部罢工,那她就一点点翻身的希望都没有了。 怀香格格的声音极轻,充斥着商量的口吻,甚至有一点点哀求的味道。 怀香格格的心里恨透了上官卫,偏偏又打不得骂不得,而且还要依着他靠着他。怀香格格小心翼翼地轻声说道:上官卫,我很信任你的能力,也认为你有足够的资格来做兵部尚书。只是,目前不能确定青龙尚书是否真的牺牲,你看这样行吗,这场大战过后,如果我们能够击退十三皇帝,又确定了青龙尚书确实不在人世,到时候再敕封你为兵部尚书如何? 如果上官卫能击退十三皇帝的围攻,他一定会这么做的。 怀香格格知道,这个家伙的野心没有底线,现在做了兵部尚书,那么下一步就要取代她成为夜明之主,到头来不过是另一个钱皇帝罢了! 绝对不行! 但,就这么让上官卫做了兵部尚书吗? 她不敢,也没这个勇气。 她知道,自己唯一的翻身希望就在兵部身上,而上官卫又掌控了过半兵部,她哪里有本事去和上官卫斗? 但,怀香格格不敢。 都这种时候了,上官卫竟然还要争权夺利,怀香格格真是恨不得想杀掉他,恨不得冲上前去狠狠扇他两个耳光,问他良心难道被狗给吃了吗? 这才是真正的外有猛虎内有恶狼! 看着面前躬身倒地看似忠诚的上官卫,怀香格格感到浑身上下一股恶寒。 无论哪个,都让怀香格格感到不寒而栗,她以为自己现在能掌控的只有兵部,没想到连兵部都快抓不住了。她第一次感觉到,原来自己这个夜明之主是个空壳子,离了青龙尚书几乎什么都不是了,没有一个人听她号令,没有一个兵听她指挥。 上官卫是什么时候搞定这些人的,是在自己做出决断之前,还是这个家伙早有预谋? 看这动静,兵部至少有一半人是站在上官卫这边的。 但,怀香格格不傻,她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一切都是上官卫安排好的。 呼声一阵接着一阵,搞得好像整个兵部上下都支持上官卫做兵部尚书一样。 公主殿下,除了上官卫外,我们现在谁也不认了! 是啊,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帅,我们现在只服上官卫一人,有他带着我们冲锋陷阵,我们大伙都放心啊! 公主殿下,请敕封上官卫为兵部尚书! 而且不光他们,两千人的队伍之中,也不断有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 喊得如此心齐,显然是早就商量好的。 而在他的身后,那些和他一起逃回来的伤兵败将,竟也齐声说道:公主殿下,请敕封上官卫为兵部尚书! 说完这番话后,上官卫的脑袋再次磕了下去,碰的一声撞在沙土路上,震人心魄。 像是猜到大家的怀疑,上官卫再次抬起头来,面色凝重地说:公主殿下,我绝非趁火打劫,只是国不可一日无君军不可一日无帅,如今兵部到了史上从未有过的艰难时刻,十三皇帝所率领的叛军马上就到,如果我们的人心不能凝聚,势必难以抵挡即将到来的叛军!所以,公主殿下,我愿意在此刻承起重担,带领众人冲锋陷阵,誓将叛军击退!只是,我需要个头衔,需要个众人心服口服的头衔,如此才能顺理成章地领导大家!公主殿下,我的一颗忠心可昭日月,请您敕封我为兵部尚书! 怀香格格的脸色沉了下去,众人也都面面相觑。 您好,?mr_大脸,感谢,为方便下次,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信你的邪,最新最快章节!m.qu.,。 !over>

上一篇   909 战,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