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4 兵部,危在旦夕 - 少年王

904 兵部,危在旦夕

看着怀香格格扭曲、恐怖的脸,我以为她又进入了走火入魔的状态,差点当场就给左飞打电话,请他再回来治疗一下怀香格格。 但是后来发现不对,怀香格格并无失去意识、陷入癫狂,因为她还能叫出我的名字,甚至准确地对我发号施令,不像走火入魔时的疯狂模样。这我就纳闷了,之前怀香格格还口口声声不让我再离开,甚至还和我拉了钩,怎么转眼之间就变了脸,到底怎么回事?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五月三号”开始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期而已,和兵部也没什么关系,怀香格格怎么跟被响尾蛇咬了似的? 我当然没走,而是一脸莫名其妙地问她:“出了什么事情?” 就连青龙元帅也是疑惑不解,询问怀香格格怎么回事,怀香格格也不肯说,不断重复这一句话:“你走、快走!” 我终于有点恼火,走到怀香格格身前,按着她的肩膀说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告诉我不可以吗?我们刚才还约定了,说一生一世都不分开,怎么转眼就变了卦?” 怀香格格还是不肯解释,反而推了我一把,大声说道:“谁跟你一生一世了,那是我闲着没事逗你玩的!我可是夜明的首领,手底下掌管着上万人,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和我一生一世?你快走,听到没有?不要逼我发火!” 闲着没事逗我玩的? 听到这话,我真是气得不轻,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怀香格格这才醒来不到一会儿,就要过河拆桥、卸磨杀驴了吗?但说实话,我不相信怀香格格是这样的人,我认为她一定是有了什么事,不想让我参与才让我走这点自信,我还是有的! 我仍不走,继续按着怀香格格的肩膀,说你告诉我,到底有什么事,我们一起面对行吗?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你刚才也听到了,我们夜明风调雨顺、万事皆吉,我就是不想看见你,是你带来了龙组,太后娘娘才会死的!念你对我有救命之恩,你赶紧走,否则我就杀你!” 怀香格格说完这些还嫌不够,又对青龙元帅说道:“师父,把他赶走!” 怀香格格虽称青龙元帅是师父,但二人毕竟是上下级的关系,青龙元帅对她言听计从。 青龙元帅虽然也很疑惑,但也不敢违抗命令,只能起身对我说道:“王巍,走吧!” 我无奈了,彻底地无奈了。 如果我不肯走,那么下一步必然是和青龙元帅发生冲突,又得打上一架。 为了避免争端,我只好起身往外面走,青龙元帅跟我一起走了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怀香格格闷头不语,只是哄着孩子。孩子什么都不懂,只会嘿嘿地笑,不知他爹要被赶走,就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 我叹了口气,只好继续往外面走。 青龙元帅将我送下楼去,又顺着狭道将我送到青龙门外的山坡上。一路上,我始终叨叨不已,说怀香格格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好端端地就赶我走? 青龙元帅也是一无所知,只能摇头:“公主要让你走,我也没有办法。” 青龙元帅送了我一程,便跟我告了别,匆匆往回赶去。 看着青龙元帅的背影,我的心中实在窝火不已,还以为自己找到了庇护之所,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人赶出来了,这玩意儿上哪说理去啊? 简直好心没好报嘛! 没有办法,只能返回海南岛,继续投靠陈小练去了。 我往前走了几步,又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离开,我得搞清楚怀香格格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一听“五月三号”这几个字,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这么想着,我又返了回去。 狭道是不能走了,之前有青龙元帅护送,肯定什么事都没有,自己过去保不齐碰着谁呢。于是我又用老办法,顺着山壁爬了上去,接着又一飘一荡,跳进了顶层的走廊里,悄悄潜行到了青龙元帅的房间门口,透过门缝往里偷看。 青龙元帅也是刚回去不久,正哄孩子睡觉,怀香格格则坐在一边,闷闷地低头沉默不语。 过了一会儿,青龙元帅把孩子哄睡着了,才问怀香格格:“公主殿下,到底怎么回事?” 看得出来,二人虽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在私下也没那么多的礼仪,说起话来也像拉家常似的。 怀香格格问道:“王巍走了吗?” 青龙元帅回答:“走了!” 怀香格格叹了口气,接着才说:“他一定恨透我啦,觉得我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青龙元帅沉默不语,毕竟我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太清楚。 怀香格格继续说道:“师父,接下来,咱们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而且输的几率很大,我不想连累王巍。” 听着怀香格格的话,我的心里怦怦直跳,心想以夜明的势力,要打什么硬仗,而且赢面竟然不高?青龙元帅亦是疑惑不解,身为兵部尚书的她,都不知道夜明要打仗了,再次询问怀香格格到底怎么回事? 这一次,怀香格格终于娓娓道来。 原来,之前我来借兵的时候,怀香格格曾经接过一个电话,是一个叫做“钱皇帝”的人打来的。 夜明在南方的势力极大,在许多个城市都设立了皇帝,钱皇帝就是其中之一。 钱皇帝开口就问:“公主殿下,您的病情怎么样了?” 原来,虽然青龙元帅极力遮掩,但怀香格格“生了怪病”的事,终究还是不胫而走。 连万毒公子都知道了,何况其他一些皇帝? 怀香格格当时的情况已经很差,时而清醒、时而疯癫,而且是疯癫的时候多。但她也知道自己在夜明中的地位,知道自己如果有个三长两短,夜明必将发生动荡,就像当初太后娘娘驾崩之际,剑西来趁机犯上作乱一样。 在没有安排好后事之前,怀香格格肯定不能随便透露自己的消息。 所以她说:“我没事啊,谁说我有事了?” 钱皇帝却是冷笑一声:“公主殿下,您装什么呢,您都病入膏肓、离死不远了,何必还做出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我就提个建议啊,趁您没死之前,赶紧设立好继承人,免得到时候又引起动乱!” “你……”怀香格格气得发抖,她知道自己自从上位以来,手下的人就对自己颇不服气,但没想到这个钱皇帝会是如此大胆,如此肆无忌惮! “你什么你,我只是给你提个建议而已。”钱皇帝继续说道:“今天四月四号,我只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到下个月的四号之前,如果你还没有动静,那就别怪我不客气,只好领着其他十二个皇帝攻入兵部去了……该选谁做继承人,你的心里有个谱吧?” 夜明旗下一共有十三个皇帝,钱皇帝竟说要带十二个皇帝攻入兵部…… 意思是说,钱皇帝竟把其他所有皇帝笼络到了自己旗下! 逼宫、篡位! 十三个皇帝,个个都有兵部元帅的实力,而且他们的部下加起来至少有上万人! 反观怀香格格可以依仗的兵部,唯有青龙元帅一人能拿出手,所谓的战神上官卫只是纸老虎,剩下的青龙门、白虎门、朱雀门、玄武门加起来虽然有两千人,战斗力也很不俗,可要跟这十三个皇帝相斗,胜负还是十分悬殊…… 听着钱皇帝赤裸裸的威胁,怀香格格直接气到失去意识,再次进入到了癫狂状态,并且再也没有清醒。 听到这里,青龙元帅都咬牙切齿地说:“我说那天送走王巍以后回来,您的情况就更严重了,搞了半天是钱皇帝那个王八蛋在作祟,我一定要割了这个家伙的狗头!” 再后来的事,我和青龙元帅就都知道了。 怀香格格醒来的时候,暂时忘了这件事情,询问青龙元帅夜明内部的情况时,突然想起了钱皇帝的这个电话,所以才问青龙元帅今天的日期。 得知今天已经五月三号,距离钱皇帝所说的五月四号只有一天时,怀香格格彻底地慌了神。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青龙元帅一人,怎么抵挡得住十三个皇帝? 兵部,危在旦夕! 她的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把我赶走,因为她不希望我受到牵连。 “他要恨我,就恨我吧。”怀香格格低声说道:“只要他能好好的,我也就死而无憾了。” 青龙元帅站起身来,走到怀香格格身前,摊开双臂将她抱住。 “公主殿下,王巍迟早有天会明白你的心意……你那么爱他,他一定懂的!” 站在门外的我,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我王巍到底何德何能,能让如此善良的女孩为我倾心? 现在的我,恨不得立刻冲进门去,告诉怀香格格我没有走,我会陪在你的身边,和你一起战至最后一刻! 但我并没有这么做,在心中权衡过利弊之后,毅然转过身去,匆匆离开。 因为我,已经有了其他打算…… 您好, 李显敏(17031080),感谢,为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若相识”,阅读最新最快章节!

下一篇   905 深夜,偷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