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7 他,新任战神 - 少年王

897 他,新任战神

独斗整个夜明的紫阶! 可想而知,怎么能打得过,就是车轮战也耗死我了。当然,他们想取胜我,也没那么容易,我手持一条钢管,在二三十人之间来回穿梭、翻飞,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 虽然我也受了点伤,但是他们也没落着好,不止一个人被我打飞出去。 在我被四门紫阶围攻的时候,其他人都围在一边观战,不断对我骂骂咧咧、喊打喊杀。整个过程之中,青龙元帅也在观战,她没想到这么久没见我,我的实力竟然涨到这种地步,眉毛始终凝成一团。 凭着我的意志和超凡实力,众多的紫阶成员始终不能将我拿下,就在这时,一道慵懒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半天也拿不下他,你们是干什么吃得?都闪开点,让我来吧!” 这个声音非常陌生,我从来没有听过,但围攻我的众多紫阶成员却是面色一震,纷纷停下了手,往后退去。 接着,他们又统一朝着声音来源处看了过去,仍旧个个一脸严肃。现场的人也是如此,瞬间就安静下来,一起探头去望。 我也觉得奇怪,不知是谁来了。 只见人群自动散开条路,一个三十多岁的汉子缓缓走出,手里拿着一根红色的熟铜棍,满脸的倦怠之色,一边走还一边打着呵欠,似乎刚刚睡醒。我在夜明呆了一年,从没见过这个家伙。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但周围的人看到他,却是个个一脸兴奋,又窃窃私语起来。 “上官卫来了,这回王巍要完蛋了!” “是啊,上官卫出手,王巍肯定没活路了。” “上官卫算是兵部近年来最出色的人物了,我还没有见他打过一次败仗,王巍这次碰上硬茬子了。” 上官卫? 我仔细看着这个汉子,又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人物,确实没有一点印象。 不过,我离开兵部也有一年多了,兵部出现新人也不奇怪。 不用多久。上官卫就来到我的面前,距离我只有五六米远。他还是一脸倦怠的神色,仿佛谁都不会放在眼里,看上去挺有几分高手的气势,他一边打着呵欠一边问我:“你,就是王巍?” 我对这人不太了解,所以也不敢胡乱说话,只是皱着眉说:“是我,怎么?” 上官卫笑了起来,仍旧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淡淡地说:“我还说是谁打扰了我的清梦,原来是你。好啊,王巍,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难不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当我们兵部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我告诉你,这次你可走不掉了!” 我实在想不通这上官卫到底是谁,为什么敢这样口出狂言,就忍不住说:“你他妈到底是谁啊,老子的事用你管么?” 我也确实压不住火了,一个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角色,到底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大放厥词? 听了我的话后,上官卫倒也不恼,而是继续淡淡地说:“看来,你对我还不太了解。无妨,我就介绍一下自己吧,我是上官卫。” 听他这么说,我更恼火,我早知道他的名字了,刚才四周的人就有提起,这说了不是等于没说吗?而且他说“我是上官卫”,而不是“我叫上官卫”,说明这人挺有自信,以为自己的名字只要出口,就该人人皆知,甚至吓得对手屁滚尿流。 但关键是,我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啊! 我也懒得再问下去,直接把手里的钢管往前一指,说去你妈的,有能耐就上来试试,别在那逼逼个没完。 看我这样,上官卫倒是一脸吃惊,匪夷所思地说:“你不怕我?” 听他这意思,好像我一知道他的名字,就该吓得浑身发抖、跪地求饶才对;没想到我不仅没有求饶,反而主动挑衅于他,所以让他很是震惊。我也是哭笑不得,我走南闯北,也算见过不少狂人,像上官卫这样自信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 我说我怕你个鸡毛,是骡子是马,给爷拉出来遛遛! 我知道这个上官卫肯定不同凡响,否则兵部的人不会对他寄予厚望,就连紫阶众人都乖乖让道。我从一开始,就没敢小看他,但他废话实在太多,而我又急着见怀香格格,实在没有功夫跟他扯皮。 我都把话说成这样了,上官卫依旧不急不躁,仿佛要把这个逼装到底了,嘴角先是撇出一丝冷笑,接着再次淡淡说道:“王巍,看来你是真的不太了解我啊!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再行自我介绍下吧。是这样的,你是上上届兵部大比的‘紫阶之星’对吗?而我,是上届的紫阶之星,也是兵部的现任战神!” 听了上官卫的自我介绍,我才知道他的底气和自信从何而来。兵部大比确实一年一度,我离开兵部也一年多了,兵部自然又进行了一次大比。而这个上官卫就是新的紫阶之星和战神。 怪不得他如此张狂! 但我实在觉得可笑,我连帝城武道会的冠军都拿下了,早不把什么紫阶之星和战神放在眼里,他还跟这当个宝似的在我面前狂言妄语。 我实在想笑,也真的笑了出来,嘴角向上歪起,鼻子哼了一声。 上官卫显然没想到自己介绍过后,还是换来我的不屑,终于有点动了怒气,声音也提高了几个分贝:“王巍,你是不是觉得你曾经是紫阶之星,就能和我这个现任的战神平起平坐了?我告诉你,曾经和你斗得不相上下、被你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战败的西门牛,在我手上没有过上十招,就死在了我这根熟铜棍下!” 听到上官卫的这一番话,我才真正倒吸一口凉气,我说刚才被紫阶围攻,怎么没有见到西门牛呢,原来是死在他的手上了! 如此看来,这个上官卫确实有两把刷子,击杀西门牛竟然不用十招。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至于怕他,毕竟我现在已经达到准元帅的实力,还不至于怕他一个小小的新任战神。 但要说我完全不在乎,那也是不可能的,起码面色开始变得凝重起来。 看我变了颜色,上官卫以为我终于怕了,脸上呈现出了一丝傲然:“王巍,现在你明白了吧,我们之间存在着天壤之别,你要识相的话,就赶紧认输了吧,省得去吃皮肉之苦!” 这家伙,说他胖,他竟然还喘上了。 我知道他的自信来源于何处,他肯定听人说起过我的故事,对我的印象也停留在一年多前。那场兵部大比,我和西门牛确实斗得你死我活,费了九牛二虎才击败他;从这点上,上官卫就认为我不是他的对手,因为西门牛在他手上十招都过不了! 殊不知,人是会变化的,我也早不是当初的我了! 我冷笑着,说我早说过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其他的,少在这跟我扯淡! 上官卫没想到他介绍过自己的丰功伟绩之后,我还是这么不识抬举,当即勃然大怒,再也没有了刚才的淡然神色,怒火中烧地说:“好啊,既然你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就让我这个风华正茂的新战神,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日落西山的老战神吧!” 嘿,这个上官卫倒是会用成语,形容自己是风华正茂,形容我就是日落西山,还真会捧他自己啊! 不过上官卫也确实说到做到,下过挑战书后,立刻手提熟铜棍朝我冲来。 别说,气势确实可以,犹如一头下山猛虎,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变得肃杀起来。 至于那些四周的人,更是一个个鼓掌叫好,为上官卫呐喊助威,嚷嚷着让他收拾我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转瞬之间,上官卫就已奔到我的身前,举起手中的熟铜棍就往我头上砸。 我也没有怠慢,立刻举起钢管抵挡,“咣当”一声重响,两支兵器狠狠撞在一起,顿时火花四溅。单单这一下交手,我就觉得自己手臂微微酸麻,这个上官卫确实了得,怪不得能在十招之内击败西门牛,成为兵部今年来最出类拔萃的人物。 不过也是这一下交手,让我知道他并不是我的对手! 我这边如果仅仅是手臂酸麻的话,那么上官卫那边无疑是胳膊巨震了。上官卫登时就瞪大了眼,脸上也尽是不可思议之色,显然没想到我的实力和他想象中的不符,更没想到我的实力竟然有这么强! 这些微小的情绪,旁观的人哪里知道,以为我们这一招不相上下,当场轰然叫了声好。当然是给上官卫叫好,让他再接再厉将我干掉。 仅仅这一下,就让上官卫不敢再轻视我,同时也怕自己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所以他猛地再度提棍砸来,而且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快,他咬牙切齿、脸上青筋毕露,显然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想用速战速决的方式将我干掉! 在四周众人看来,上官卫的这几下确实精彩,现场根本没人能扛得住。叫好声也源源不断、此起彼伏。 但,上官卫的努力,在我看来只是徒劳,也就大概八九招的样子,便被我抓住了一个机会,手中的钢管猛地击出,一下戳中他的肚子。 上官卫猝不及防,“啊”的一声惨叫,整个人往后飞出,重重摔在地上。 说真的,也就是钢管拿着不太顺手,如果用我的打神棍,上官卫在我这里十招都过不了。 但是十招之内将他击飞,已经足够四周的人震惊,所有的人目瞪口呆,瞬间就没了一点声音。 人们不敢相信,根本没人敢信! “这,这是怎么回事……”终于有人低声说道。 “应该是上官卫轻敌了吧……” “对对对,肯定是轻敌了!王巍怎么可能是上官卫的对手!” 声音此起彼伏,大多都在为上官卫开脱,毕竟谁也接受不了他们的新任战神,会这么轻易地败于我手。 “啊……” 一声愤怒的暴叫响起,上官卫从地上跳了起来,再如猛虎下山一般朝我冲来。可惜这次也是一样,不过八九招的样子,便被我一棍扫中肋骨,整个人都飞了出去。 上官卫仍不信邪,第三次跳了起来,也第三次飞了出去。 这一次他没有那么快的站起来了,毕竟他也不是铁人,挨了我足足三棍,还能跟没事人一样? 四周一片沉默。 如果说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偶然,那么三次…… 就足以说明,上官卫不是我的对手了。上官卫在我这里甚至连十招都过不了。 上官卫之前吹过的牛,就在此时全部坍塌、破灭。 他的脸上不再慵懒、不再充满倦意、不再满不在乎、不再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取而代之的是错愕、震惊、目瞪口呆和不可思议。 说真的,如果放在外面,就凭他刚才说过的那几句话,我将他杀了都没问题。但这毕竟是兵部,先不说这样会不会引起众怒,引来更加巨大的报复和打击,就凭他们是怀香格格和青龙元帅的手下,我也不会太过分的,该留情还是要留情。 当然,借机嘲讽上官卫几句还是没问题的。 “谁是风华正茂,谁是日落西山?” 我冷笑着,不屑地看着上官卫。 这样盲目自大和自信的人,就该受到这样的待遇,让他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上官卫则完全傻眼,仍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茫然而又不知所措地说着:“不可能啊,不可能啊……你打西门牛都那么费劲,怎么可能有这么强,我不信,我不信……” 上官卫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握紧手里的熟铜棍。准备再次朝我进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从空中传来:“算了,上官卫,你不是他的对手,别再和他单独作战了,联合紫阶成员一起将他逐出兵部!” 这,当然是青龙元帅的声音。 自始至终,无论是我力战众多紫阶成员,还是和上官卫单挑,全都被她看在眼里。别人不知我的底细和深浅,但她应该看得清清楚楚,知道我的实力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青龙元帅的建议不错。如果上官卫联合众多紫阶成员,我肯定不是他们的对手,被逐出兵部也是迟早的事。 众人一听青龙元帅的命令,立刻摩拳擦掌,准备对我群起而攻之。 我也握紧钢管,立刻做好准备迎战众人,但也就在此时,上官卫抬头说道:“尚书大人,刚才是我疏忽了、轻敌了,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一定能将王巍给击败的!” 青龙元帅还是摇头:“算了,你不是他……” 话还没有说完。上官卫就打断了她:“尚书大人,我的‘上官八棍’,最近刚刚悟出了第九棍,我本来不打算这么早用的,但是现在强敌当前,我也不得不竭尽全力了,请再给我一个机会,我定能凭借一己之力,将这家伙逐出兵部!” 说完这番话后,上官卫也不等青龙元帅回话,再次如同猛虎下山一般朝我冲来。 见状,青龙元帅只能不再说话,沉默地看着我们二人相斗。 “王巍,你很幸运,你是第一个见到我‘上官八棍’第九棍的人!” 上官卫一边说,一边再次举棍朝我当头击下。 上官八棍?第九棍? 什么鬼啊! 我连听都没有听过,但也根本没有放在心上,照样举起手里的钢管抵挡。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对我来说无论什么敌人,来来回回都是打神棍法去抵挡之! 这次还是一样,八九招过后,眼看上官卫就要败于我手,这家伙突然整个人都高高跃起,狠狠一棍朝我胸口扫来,同时口中大声喝道:“上官八棍,第九棍,棍扫日月!” 这几个字,喊得确实很有气势,上官卫手中的那根熟铜棍,也挥洒出了无数道残影,仿佛真的可以扫清日月,威力确实不同凡响。 四周的人也都看呆了,纷纷叫着:“好帅的一招!” “棍扫日月,单听名字就知道很厉害啊,王巍这次肯定要有苦头吃了!” “我就说嘛,上官卫怎么可能败在王巍手上?” 耳听着四周的一片杂乱之音。我的心中却是一片清明,如果放在一年前的我身上,上官卫的这一招棍扫日月,我确实没有把握接住,但是现在嘛…… 我顺手把手里的钢管一扫,一招“毁天灭地”跟着使出,这一招是打神棍法中的精髓,无论对方的招式有多霸道,这一招都足够抵挡。 就听“咣”的一声重响,两支兵器再次交接在了一起。 这一刹那,我体内的龙脉之力跟着涌动,尽数集中在了我挥动钢管的这只胳膊上,强大的力量覆盖到了我手中这支钢管上面,随着“轰”的一声重响爆发,不仅上官卫手中的熟铜棍飞了出去,就连他的人也飞了出去,并且“噗”的一声吐出大口鲜血。 四周再次一片寂静。 “什么上官八棍的第九棍啊……”我慢慢收回手里的钢管,冷笑着说:“也不过如此嘛。” “啊……” 上官卫爆发出了一声惊天的叫声,什么淡定从容,什么慵懒傲然,此刻统统消失不见,唯有愤怒和疯狂而已。 这人啊,果然不能太装逼了,装得狠了要被人踢的。 这次。不用青龙元帅提醒,他就大声喝道:“上啊,都给我上,杀了那个家伙!” 身为兵部的新任战神,他说出的话当然有着一定分量。 上官卫一声令下,四周二三十名紫阶成员,再次呼啸着朝我冲了过来,上官卫一马当先、身先士卒,要带众人找我报仇。 一个人打不过,就叫大家一起来打,这人的作风也不过如此。 “杀啊,杀!” “杀了王巍!” 四周的喊杀声震天。因为我当众折了新任战神上官卫的面子,因此引起了兵部众人的愤怒,所有人都恨不得对我杀之而后快。 大概没人记得,青龙元帅一开始的命令是将我逐出兵部,而不是将我杀掉。 但,青龙元帅也并没提醒,而是站在高处默默地看着一切。 混战,在一瞬间就爆发了。 整个兵部的人,若论单打独斗,除了一个青龙元帅以外,再也没人是我对手。不过,一旦他们团结起来。爆发出的力量就极其恐怖了,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这么多的高手一起攻我,我就是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也难以在其中取得胜利。 一番鏖战下来,伤在我这根钢管下的人当然不少,但是我也因此受了不少的伤。 兵部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除了紫阶还有蓝阶,除了蓝阶还有青阶……打倒一个又有一个上来,击飞一个又有一个冲出,似乎永永远远都打不完,而且我还不能随心所欲地痛下杀手,我还不想把我和怀香格格、青龙元帅之间的关系搞成那样,所以这无疑费掉我更多的力气。 我毕竟是个人,而不是神,我的功夫就是再高,力气也会慢慢磨损至空。 我不知道我打飞了多少人,也不知道自己受了多少伤,但我最终变得精疲力尽,四肢都麻木到没了感觉,连手里的钢管都快握不动了。 在我又击飞一个敌人之后,实在、实在是扛不住了,整个人“轰”的一声摔倒在地。 “王巍倒了,王巍倒了!” “王巍终于倒了!” 四周响起一片欢呼雀跃的声音。也不枉他们这一夜来的努力了,又有四五个大汉争先恐后地冲出,将我的四肢死死按住,让我动弹不得。 “让我来解决他!” 就在此时,一声大喝突然响起,上官卫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这家伙现在终于又复活了。 这家伙昂首挺胸,仿佛是他将我生擒活拿一样。 众人不敢违抗他的命令,纷纷给他让开道路,让他顺利来到我的身前。 “小子,你确实很能打,之前是我低估你了……”上官卫蹲在我的身前,盯着我的眼睛阴沉沉道:“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竟连我们兵部都敢硬闯,今天就是你生命的末日!” 说完这句话后,上官卫便举起手里的熟铜棍,狠狠朝我的这颗脑袋砸了过来。 而我,已经完全没有了抵抗的力气,甚至连视线都变得模糊起来,眼睁睁看着熟铜棍朝我砸来,虽然心急如焚,却无一点办法……

上一篇   896 夜闯,兵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