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4 怪人的笛声 - 少年王

894 怪人的笛声

王晓雨确实回来了。 就像我说的一样,虽然龙组控制了他,但陈老将他捞出来也是分分钟的事。更何况,王晓雨也并没犯罪,冒充大阎王的儿子算什么罪,龙组没理由稽留他的。 小阎王为了从他口中套出更多消息,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最后不得不放。 王晓雨出来以后,帝城的大势已去,笑面鬼自身都难保了,更不可能还罩着他。王晓雨没有了利用价值,陈老都懒得看他一眼。所以他决定回老家,提前给父亲打过电话,但是并打不通,这让他觉得奇怪。 他又给父亲的几个心腹打电话,还是打不通。 他隐隐感觉到了不妙,连夜潜回海南岛,终于打听清楚一切,原来父亲已经遇害,罪魁祸首是曾经的九大寇之一,陈小练!陈小练请了一个来自凤城的什么大哥,联手做掉了他的父亲,登上了老大的宝座。 知道这一切后,王晓雨就发狂了,当天晚上就冲击了陈小练所在的总部大楼,见人就杀、状若疯魔。 以王晓雨的实力,这些人当然拦不住他,将整个八大寇叫过来,都拦不住他! 好在王晓雨到底是人,而不是神,他就是杀的再快,也不可能瞬间来到陈小练的身边。陈小练在几个保镖的陪同下,迅速从消防通道逃走,等王晓雨到了办公室,早已人去屋空。 陈小练逃出去后,当然也没闲着,毕竟也是海南岛的老大了,还能这么容易让个单枪匹马的人制住手脚? 他立刻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组织人手围剿王晓雨,一方面通过官面上的人追缉王晓雨。也就是说,黑白两道都出动了,掘地三尺也要把王晓雨给送上西天! 但奇怪的是,经过一夜的折腾以后,王晓雨却完全失去了踪迹,仿佛突然人间蒸发一样,一点点影子都找不到了。 陈小练知道这个家伙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王晓雨只是过了最初的冲动劲儿,化身成了一个狡猾的猎手,耐心潜伏起来,等待机会取他性命。【w ww. 】陈小练一想到这个家伙此刻正藏在暗处,磨着獠牙给他致命一击,就忍不住开始头皮发麻。 “老大真是不好当啊…;…;”陈小练摇头叹息。 此时的陈小练,藏身在一栋远离市中心的别墅之中,屋中和院内埋伏着大量保镖,而且人手一支手枪,里三层外三层,围得像铁桶一样,真是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 这样应该安全了吧? 在给我打完求援电话以后,陈小练起身在屋子内外走了一圈,确定安保没有任何问题,又回到了卧室里面。 我在电话里告诉他说,天黑之前就能赶到他的别墅,让他务必要保护好自己。 一天而已,撑过去还是没问题的吧。 陈小练这么想着,忍不住困意袭来,毕竟他已提心吊胆了一个晚上,就是铁人也撑不住了。他关照身边的人好好看守,千万不要掉以轻心,又把唐刀搁在自己枕边,这才安然睡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天色都暗下来,陈小练才缓缓醒了过来。 他睁开眼睛,发现四周一片寂静,显然什么事都没发生,除了窗外的太阳快落下山,其他几乎什么变化都没。 这一天,就这样平淡无奇地过去了。看来那个王晓雨也没多厉害嘛。 想到我马上就能赶来这里,陈小练就觉得更放松了,伸了一个懒腰坐了起来,同时本能地往枕边一摸。 像我们这种人,到了一定程度以后,视武器为生命,若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贸然脱手。 陈小练在睡觉之前,把唐刀放在了自己的枕边,但是现在竟然空无一物。 陈小练觉得莫名其妙,把自己的枕头、被子都掀起来,连床底下都找了一遍。就是没有看到他的唐刀。 “谁把我唐刀给拿走了?!”陈小练有些窝火地冲门外喊。 他以为是哪个手下多事,将他的唐刀给收起来了。【w ww. 】 但,门外并无回应,仍旧静悄悄的。 别墅内外,至少藏着一百多人,怎么可能一点声音都没? 陈小练顿时有点毛骨悚然,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从他心头涌起,冷汗也从他的额头慢慢浸下。 但,还不至于把陈小练给吓到。 这世界上,还没有能让陈小练害怕的东西,大不了就是个死,能有什么怕的? 他慢慢地起了身,慢慢地穿了鞋,慢慢走向门口,慢慢拉开了门。 门外,是横七竖八的尸体,鲜血染了一地。 怪不得一点声音都没,原来这些人都死了。 陈小练觉得脑子有点发蒙,仿佛天地都跟着旋转起来。他知道这些人都是谁杀的,可他想不通王晓雨是如何在悄无声息的状态下,将他一百多个持枪的手下全干掉的? 还有,王晓雨杀了这么多人,为什么单单放过了他,只拿走了他的唐刀? 想到王晓雨曾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床边,注视着他昏睡的样子沉默良久,最终只是拿走了一柄唐刀,他就觉得头皮发麻、不寒而栗。 曾经有那么一刻,死亡距离他是如此之近! 从不害怕的陈小练,现在终于觉得有点怕了,腿肚子都在发抖。 好在陈小练是清醒的。他知道这个地方绝对不能多呆,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然后和我汇合! 想到这里,陈小练马上行动,跨过一个又一个的尸体,朝着院外的方向奔去。 但可惜。想法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他刚走到走廊尽头,就听身后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你觉得,你走得了吗?” 陈小练跟随渔王已经两年,而王晓雨是一年前才去往帝城,陈小练当然能听得出王晓雨的声音。 王晓雨离他很近。就站在他的身后,他甚至能察觉到王晓雨的体温。 一股寒气从陈小练的头皮窜到脚后跟。 陈小练知道自己逃不过去了,索性回头狠狠一拳砸向王晓雨。 陈小练没有了刀,只能用拳。 王晓雨面露冷笑,不断地往后退,陈小练却是一拳快过一拳。拳头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攻出。但这攻击并没持续多久,王晓雨似乎是玩腻了,突然狠狠一拳击出,瞬间穿过陈小练看似密不透风的拳影,砸在陈小练的胸口之上。 就像王晓雨在帝城武道会上的表现一样,能用一拳搞定的事,从不会用第二拳。 陈小练闷哼一声,倒飞出去、摔在地上。 王晓雨走过去,一把抓起陈小练,恶狠狠说:“小子,我不是冲你来的,让你那个什么凤城的大哥过来!” 陈小练终于知道王晓雨为什么不杀自己了。 王晓雨把陈小练绑了起来,放在客厅的椅子上,接着摸出他的手机,翻阅着电话本和通讯记录。 “这个叫‘大哥’的人,就是你的那个什么大哥?”王晓雨晃着手机问他:“就是他,帮你杀了我爸?” 我告诉过陈小练,绝对不能泄露我的身份,所以他在通讯录上记载我的电话,也仅仅是用“大哥”两字代替。陈小练没有答话,因为他怕王晓雨的电话打过去后会听出我的声音,接着又会引来陈老,那我就全完了。 但王晓雨并不需要他的答话,自多主张地拨出去了电话。 这一刹那。陈小练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 还好王晓雨比他想象中的更狂,拨通电话以后甚至没讲什么废话,直接就说:“听清楚了,一个小时之内不到,你这个叫做陈小练的兄弟,就会被我掏心挖肺!” “要什么一小时呢,我现在就到了。”一个声音跟着响起。 不过这个声音不是从电话里传出来的,而是从门外传进来的。 随着声音的响起,客厅的门也被推开,一道白色的人影站在门口。 王晓雨诧异地望着这个人,他从来没见过这么奇怪的人,白惨惨的面皮、黑黝黝的头发,长得倒是不差,偏偏看着像鬼一样,要不是听到这人声音,甚至分不出他是男是女! 王晓雨觉得诧异,陈小练也觉得诧异,因为陈小练压根没见过这个人,他想不通这个人为什么会拿着我的手机! “就是你,杀了我爸?!” 王晓雨迅速从诧异之中走出,咬牙切齿地看着面前的怪人,他不管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只要确定这人就是杀害父亲的凶手,那就将其置于死地! “不错。就是我。” 怪人微笑。 “那你就去死吧!” 王晓雨一声大喝,怒火已经燃烧他的身体,迅速拔出双拳朝着怪人冲了过去。但他知道怪人既然能置父亲于死地,身手肯定不同凡响,所以也并没有轻敌,一开始就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两柄锋利的掌中刀迅速从他指缝之中露出,杀气腾腾地朝着怪人挥舞过去。 他要将怪人当场斩杀! 怪人倒是不慌不忙,从怀里摸出一支白色玉笛,放在唇边轻轻地吹了起来,悠扬的笛声瞬间响彻充斥客厅。王晓雨和陈小练都觉得奇怪,不知道这个怪人为什么好端端吹起了笛子? 强敌当前,怎么会有如此闲情雅致? 怪人的动作十分优雅,一举一动都显得很有格调,仿佛他本来就是个音乐家,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演奏,所谓的暴力和血腥都和他无关。 但在下一秒钟,令他们更加震惊的事情出现了,客厅四周响起了“嘶嘶”的声音,密密麻麻的虫子从墙缝里、沙发下、吊灯中、壁纸间钻了出来,有蜈蚣、蝎子、毒蛇、壁虎…;…; 黑压压的一大片,它们扭着身体、张着嘴巴、晃着毒钩、吐着舌头,朝着客厅中央聚拢过来!?? mr_大脸(2652296)?您好,感谢,为了方便下次阅读,可在微信中搜索关注“小说连连看”,阅读最新最快章节!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