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8 卫兵?全干掉了 - 少年王

878 卫兵?全干掉了

就凭他,是我大阎王的儿子! 一道粗犷而霸道的声音,瞬间打破了任家前院的平静,并且回荡在整个任家的上空,震得众人的耳朵都嗡嗡直响。 大阎王?! 这个二十多年前就名满帝城,甚至到了今天还如雷贯耳的名字,清晰地传进现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大阎王来了? 怎么可能! 所有人都吃了一惊,瞪大眼睛回头去看,只见门口的方向,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正在慢慢走进。他的相貌普通、身高普通。甚至有点微微伛偻,怎么看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更惊人的是他身上还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蓝色囚服,像是刚从监狱里逃出来似的,这让他看上去显得更加狼狈和落魄。 如果说他浑身上下还有那么一丁点不太普通的话,可能就是他的那双眼睛了,他的眼睛里面充斥着疯狂的火焰,仿佛要把整个世界化为灰烬似的,让人望而生畏、不寒而栗! 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普普通通的老人,竟然使得现场大部分人都颤抖起来,有人甚至哆嗦着说:“真……真的是大阎王,大阎王回来了!” 是铁老大的声音,铁老大盯着那个老人,身子开始莫名地发抖,面色、嘴唇都变得无比惨白。仿佛大阎王就是他内心中的噩梦,是他一辈子都不愿提起的梦魇! 听到铁老大的声音以后,现场大部分人都恐慌起来,一边紧紧盯着那个老人,一边本能地往后退去,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恐惧。 “真的是他,他回来了!” “是大阎王,是大阎王……” “大阎王回来了,我们要完蛋了……” 充满惊惧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响起。恐慌的气氛也在人群之中蔓延。仿佛那位老人真的就是坐镇地府的阎王,随随便便就能勾走人的性命,所以人们才会如此惧怕于他! 现场的人中,有的认识大阎王,有的却不认识大阎王;但就算是不认识大阎王的,也一定听过大阎王的名字,而且听到耳朵要起茧子。 比如任雨晴和尹红颜,这两个姑娘因为年纪尚浅,从未见过大阎王的真容,现在听说来的就是大阎王,个个都瞪大了眼,脸上写满震惊。 而我,在看到大阎王的到来以后,更是心潮澎湃、精神振奋,真的是我爸来了! 我爸的样子几乎没怎么变,只是因为焦急和愤怒,看上去更加显老而已。可他迈出的每一步都行走如风、步履刚健,整个人也看上去精神奕奕,并不高大的身体里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力量。 我为我爸的到来而感到激动,可我想不通他为什么会来。他不是还在罗城监狱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我第一个想到的是铁面判官,他知道我今天会来参加婚礼,担心我会发生什么意外,最有可能去给我爸通风报信。现代的交通又这么发达。想去哪里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吗? 我爸知道我有危难,肯定毫不犹豫就会赶来,任何枷锁和牢门都拦不住他! 我一直知道我爸在帝城之中的名声极大,看似混乱的地下世界至今仍旧将他奉为神明,甚至还有一帮老兄弟忠心耿耿地等他回来。但我怎么都没想到我爸的威名竟然大到这个地步。只是现了个身而已,就把现场的人吓成这样,铁老大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那张脸也变得像纸一样惨白。 我爸的强,确实超过了我的想像。我相信那些人不是装模作样,他们是发自真心的害怕我爸、畏惧我爸。 可是即便如此,我仍旧很担心我爸,因为他看上去是一个人来的,单枪匹马杀进了任家院中,虽然此刻的他气势冲冲、豪情万丈,可他一个人又怎么斗得过现场这么多的高手? “慌什么!” 果不其然,一片恐慌之中,杨老将军最先反应过来,声音也跟着陡然响起,同样犹如晴天霹雳,一点都不比大阎王刚才的声音逊色。 杨老将军剑眉倒竖、怒目圆睁:“区区一个大阎王而已,又不是没有来过!我能收拾他一次,就能收拾他两次,全都给我站好!” 杨老将军的声音沉稳、中气十足,似乎一点都不惧怕大阎王的到来。 但我知道他在说谎,距离他很近的我,能看到他的额头已经滴下一些冷汗。不过,杨老将军也确实无所畏惧,他的身板挺得像松树一样笔直,头颅也高高昂起,直面大步走来的大阎王。 在杨老将军的鼓舞之下,院中的众人也重振士气,唰唰唰地往前走去,组起了一道坚固的人墙。试图阻拦大阎王的脚步。 而大阎王,也终于在此刻停下脚步,一双眼睛同样直勾勾地盯着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却没时间和他对峙,立刻高声叫道:“陈老,你先离开这里,我这可能会有一些麻烦!” 杨老将军到底是忠党爱国的,都这时候了还想着陈老的安危,不让陈老置身于危险的境地之中。虽然他也不满陈老的称帝行为,但也不可能让陈老遭到大阎王的毒手。 在杨老将军的警示之下,那四名保镖最先护住了陈老,准备护送陈老离开任家。 但,陈老并未动弹,反而放声笑了起来,同时说道:“杨老将军,区区一个大阎王而已,还吓不倒我!这个大阎王,我以前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他在帝城闹得最厉害的时候,我还想出来见一见他,可惜刚刚动了这个念头。就听说你已经把他赶出去了。嘿嘿,看来所谓的大阎王也不过如此,他既然还敢回来,咱们今天一并收拾了他!” 看这意思,陈老竟然还想留下来看看热闹。 杨老将军却着急地说:“陈老,他没您想像的那么简单,当初我能对付了他,是因为我出动了军队,今天我们这里只有些看家护院的卫兵,您还是赶紧走吧。让我来对付他!” 看得出来,杨老将军是真的着急,毕竟他和大阎王是交过手的,深深知道大阎王的手段和厉害,所以才会这样建议陈老。 否则。以杨老将军的狂傲,怎么会急成这个样子? 但,陈老还是不为所动,缓缓摇着头说:“杨老将军,你也太小题大做了,当初他能闹成那样,是因为他手下有着不少兄弟。可现在呢,他不过是一个人来的,怕成这样干嘛?就算他有通天的功夫,咱们这里不是还有枪吗。他再强能强得过枪?他那个身体,能挡得住子弹?” 陈老一边说,一边笑,笑声之中满是鄙夷。 但他笑着笑着,突然就不笑了。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笑容也凝固在了脸上,有些吃惊地说:“你是怎么进来的,门外那些持枪的卫兵呢?” 之前,陈老组织了几百名持枪的卫兵。将准备离开任家的我和猴子等人拦了回来;后来因为魏老的横插一脚,陈老决定采用江湖手段解决事情,所以便让那几百名卫兵先出去了。 没有陈老的命令,他们肯定不敢擅自离开,一定就在门外待命。 在这个年代。功夫固然重要,但肯定不是最强的。 枪,才是。 有了枪,就有了力量,小弟就能轻松干掉大哥,甚至组织起恐怖的民间武装力量,这肯定是严重危害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也是我们国家严格禁枪的重大原因。 民间就算有枪,也都是些自制的土枪、猎枪,远远不能和国家力量抗衡。 再强的高手。面对数百条枪,也是无力和苍白的。猴子和黄杰都强成那样子了,也还是被那几百条枪逼了回来,不敢轻举妄动。 这就是陈老自信的来源,因为他掌握着更强的力量。 但他吃惊的地方也在于此。门外既然有几百条枪,大阎王是怎么突破封锁进来的呢? 直到这时,大阎王才缓缓回过头去,看向站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陈老。 “那些卫兵?” 大阎王淡淡地说:“全被我干掉了。” 大阎王的语气极为轻松,说到干掉那几百人时,仿佛只是喝水、吃饭那么简单。 但,现场的人却是心中巨震! 几百个人、几百条枪,就这么悄无声息地被干掉了? 这哪里是人,根本就是魔鬼! “不可能!” 陈老脸颊微颤,咬牙切齿地说:“绝对不可能!” 别说陈老不信,就连我也不信。 我相信我爸确实很强,既然能在二十多年前称霸帝城,必然有着非凡的实力和身手,但我确实不信他能在无声无息之间干掉几百名持枪的卫兵。 这里面,必然有着其他蹊跷! 但无论陈老信不信,大阎王都不再解释,而是很平静地看着陈老。 真的是很平静,仿佛一潭沉默的湖。 但,陈老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走!” 陈老突然一声急喝,朝着门口的方向奔去,他的那四名保镖也紧跟不舍,自始至终都将陈老围在中心。 大阎王并没阻拦,也没必要阻拦。 他是来救我的,而我在杨老将军手里,不在陈老手里。 但陈老走着走着,突然又不走了,眼神震惊地看着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