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 大阎王,到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5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877 大阎王,到 小熊西班牙代购旧故_然龙第5枚玉佩加更

胜得过我这几个保镖,就把李大威带走! 短短的一句话,彰显了陈老的自信和底气,他对他这几个保镖显然充满信心,不然不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也是,既然能在陈老身边做保镖,自然个个都是万中无一的顶尖人才! 所以,所谓的江湖手段,看似是陈老的妥协,实际上是他另一面的霸道,他有足够的自信将我留下。 四个保镖很快就冲到了猴子和黄杰身前,果然个个如狼似虎,而且默契的二对一。这四个保镖的武器不一,有用甩棍的,有用拳脚的,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似乎带着雷霆之威。 猴子和黄杰也很谨慎,各自挥舞起了手中的刀,和自己的对手斗了起来。 猴子平时看着很不靠谱,打架的时候也经常嘻嘻哈哈,口中时不时地要说两句俏皮话。即便是和十二铁卫斗在一起,也改不了他诙谐的性格,不是撩撩这个,就是撩撩那个。 之前杨老将军都要开枪打死我了。他都能连说三声枪下留人才肯现身,算是要把玩笑进行到底了。 但是现在,猴子意外的很认真,和其中两个保镖斗在一起的时候,不仅眉头紧锁,眼睛都很少眨一下,显然不敢有任何的放松。平心而论,我是第一次看到猴子这么严肃,可见那两个保镖确实让他感到压力。 至于黄杰,则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和杀气腾腾,不断挥舞自己手里的那柄怪刀,却迟迟不能将自己的两个对手拿下。 猴子和黄杰的实力当然是顶尖的,至少是和左飞不相上下,远远超过十一星的级别。可是陈老的这四名保镖也不遑多让,一举一动尽显高手风范,招式快到无与伦比,让人眼花缭乱。 猴子的金刀和黄杰的怪刀,一个散发着璀璨的金光,一个散发着幽幽的蓝光,“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断响起,在那几人之间来回穿梭。 这是一场恶仗,更是一场硬仗,双方谁也不敢轻敌,一心一意地要将对方拿下。 表面看去,双方似乎不相上下,谁也不能断言哪方会胜,所以现场一片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集中在他们身上,大家甚至连口大气都不敢喘,生怕惊扰到了他们的战斗。 这是一场关乎于我生命安全的战斗,我的一颗心当然紧紧悬在嗓子眼处,生怕猴子和黄杰有个什么闪失。 倒是陈老一脸的淡然,甚至嘴边还挂着微笑,显然对自己的保镖信心十足。 陈老越是淡定,我就越是紧张,我能否活得下来。完全看这一战了。 很快,双方的战斗便进入到了白热化的状态,两边各有损伤,不过好像并不碍事,并不影响他们的发挥。而场中的局势也是瞬息万变,一会儿是陈老的保镖占了上风,似乎压得猴子和黄杰抬不起头;一会儿是猴子和黄杰占了上风,似乎随时都能将陈老的保镖击败。 战况愈发激烈,仍旧看不出来哪边能胜,我的心中也愈发紧张起来,心想要是左飞和我舅舅也在,他们四人联手,肯定斗得过这几个保镖。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被安排到任家驻守的只有猴子和黄杰。 也得亏有猴子和黄杰,否则我早死了! 不知不觉之中,战斗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分钟,双方依旧不分胜负,倒是两边受伤越来越多,猴子肩头渗出了血,黄杰的腿也不太利索。看着两位队长为我拼命,我的心中惭愧到了极点,心想要不是我固执地要来参加婚礼,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事了,我真是个罪人啊! 可陈老今天不找我麻烦。也迟早会找我麻烦,所以这个问题算是无解。 就在两边陷入胶着,仍旧不相上下的时候,猴子突然狂啸一声,手中的动作猛然加快,金刀“呼呼”地化作无数幻影,犹如狂风骤雨一般攻向身前两个保镖。 他的双腿,也像装了马达似的,如同两道呼啸的龙卷风,以极快的速度穿梭在两个保镖之间。 而黄杰,一看猴子突然爆发,他也猛地狂吼一声,身上的衣服竟然咔咔裂开,露出里面犹如岩石一般的肌肉。黄杰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手中的怪刀也变得更快、更猛,呼啸着朝两个保镖劈了过去! 给人的感觉,好像是他俩直到现在才使出了真正的实力! 一点都没说错,这局势真是瞬息万变,刚才还不相上下的双方,随着猴子和黄杰的爆发,那四名保镖立刻就吃不消了,不断地往后面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马上就要败了。 我的心中也跟着激荡起来,心想猴子和黄杰果然好强,怪不得他们那几个人当初可以横行华夏,甚至还一路打到了东洋,还灭掉了什么樱花神,手里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 这样下去的话,我的命就能保住了! 也就是在此时,陈老的脸猛然拉了下来,显然他也没有想到猴子和黄杰会这么强,脸色变得又黑又沉,脸颊也微微颤抖,眼神露着杀气。 看到陈老这样,我的心里甚至有点担心起来,这家伙会不会说话不算数啊,哪怕猴子和黄杰真的赢了,他也不会轻易的放过我? 以陈老的心狠手辣,极有可能! 但,现场有这么多人,不光龙组的人在,任、杨两家的人也都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应该不好出尔反尔的吧? 就在我心中惴惴不安的时候,猴子和黄杰已经越打越猛,那四名保镖显然要扛不住,个个大汗淋漓、呼呼直喘。应该不用多久就要败下阵来。 陈老突然高喝一声:“你们四人要是败了,自己提着头来见我!” 听到这样的话,现场众人均是心中一凛,这四个保镖跟随陈老不知多少年了,陈老实在有点不近人情。 但我心里明白,陈老是非杀我不可的,因为我已经知道了他太多秘密。 而那四名保镖,在听到陈老的话后,同样面色一震,接着又拼命和猴子、黄杰打了起来。 但是就像那句老话说的,这世上有些事情并不是努力就能完成。四名保镖再怎么拼命,也不是猴子和黄杰的对手。随着他们身上的伤越来越多,显然已经无力回天,随时都要被击败了。 陈老更加恼火,一双手都颤抖不已。 陈老也知道这四个保镖必败无疑了,于是立刻抬头说道:“杨老将军、任老将军,我可是为了你们两家才留下来的,还不赶紧叫人过来帮忙?” 陈老刚才还说只要猴子和黄杰胜过他这几个保镖就放我走,现在竟然又让杨、任两位老将军派人增援,果然是个出尔反尔的小人。 他都这么高的地位了,竟然还能如此的不要脸,实在让人无话可说! 众人均是面面相觑,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也有点发愣。这两位老将军虽然为人不怎么样,可到底一生戎马、四处征战,在军中也是一言九鼎的存在,现在竟要协助陈老一起做这种事,他们心中当然也是很不情愿。 “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啊!”陈老再次喝道。 杨老将军无可奈何,只好摆了摆手,让十二铁卫上去助阵。 十二铁卫立刻抖擞精神,朝着这边奔了过来。 赵组长小心翼翼地说:“陈老,这……这不太好吧?” 陈老的眉毛一抬,厉声说道:“这有什么不太好的,只要他俩能打得过。尽管带李大威走!” 赵组长无话可说了,只好忧心忡忡地看向场中。 我的心中也骂了陈老一千遍、一万遍,真是走遍南北,也没见过如此无耻之人,这样的人竟然身居高位,真是我泱泱华夏之大不幸! 转瞬之间,十二铁卫也加入了战斗。 按理来说,猴子和黄杰只是勉强胜过这两个保镖而已,如果再有十二铁卫加入,那么他们必败无疑。 不过因为战中一片混乱,不仅分为两个战场,而且是两个打一个。如此一来,十二铁卫就没法施展十二天罡大阵了,所以只能不断在外围游走,基本插不上手。 就算偶尔插进去了,也会很快就被猴子和黄杰打出来。 毕竟如论单兵作战能力的话,十二铁卫没有一个是他们的对手,他们除了一个十二天罡大阵,再没其他什么拿得出手。 当然,如果换个方式,十二铁卫对付一人,另外四个保镖对付一人,这样肯定稳稳地就能获胜。但是他们好像都没想到这点,现场始终一团混战,久久不能攻下猴子和黄杰。 陈老又看不下去了,再次厉声呼道:“还有人没,一起上啊!老任,你的人呢?!” 任老将军不敢违抗命令,于是同样摆了摆手,十多个任家的高手,跟着一哄而上。 这回现场可热闹了,几十个人力战猴子和黄杰,俗话说好虎架不住一群狼,这两个队长就是再强,也扛不住如此分量的车轮战,更何况参战的个顶个都是高手,两人终于渐渐露出颓势。 这样下去,猴子和黄杰迟早会输! 我的心中无比焦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办。 陈老,却露出了欣慰而得意的笑。 猴子和黄杰倒是并未放弃,仍旧努力的和四周高手硬抗,可是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已经日薄西山,再怎么挣扎也不管用了。 我的心里越来越绝望,可我知道猴子和黄杰已经尽力了,碰上陈老这样言而无信的小人,谁也无可奈何。 我很感激他们,可我确实是没救了。 我谁也不怨,唯恨陈老。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手机铃声突然响起,打破了现场激烈而紧张的战斗。 众人顺着声音看来,只见赵组长拿出手机,匆匆走到一边去了。 “魏老,什么事?” 赵组长的声音虽然很低,但大家还是听到了,给他打电话的是魏老! 魏老是和陈老平起平坐的人物,同样是这个国家最有权势的人之一;就在不久之前,两人在行动上出现了一些差异,陈老要将我当场击毙,而魏老要把我带回去;虽然两人并未直接发生冲突,甚至连面都没有见到。但火药味显然已经很浓。 魏老现在打来电话,是不是别有深意? 我的心中怦怦直跳,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这个电话上面,现在能救我的人显然只有魏老了! 陈老同样紧锁眉头,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赵组长。 但赵组长的口中没再透露多余的信息,只是不断“嗯、嗯、嗯”地说着。 直到电话挂掉,赵组长才匆匆走了过来。 “住手、住手!”赵组长一边挥手一边大叫:“魏老有了新的命令!” 听到“魏老”这两个字,混乱的战斗立刻结束,四方人员同时停下了手,并且往后退去。 陈老的四个保镖,杨家的十二铁卫,任家的一些高手,还有猴子和黄杰,全部站着不动了,抬头看向赵组长。 陈老冷冷地说:“魏老有什么命令?” 陈老的表情,显然已经代表他的态度,如果魏老的命令和他相违,他是肯定不会同意的。 赵组长认真说道:“魏老让孙队长和黄队长认输,说把李大威交给陈老处置!” 听到这样的话,全场顿时皆惊,猴子和黄杰也是一脸目瞪口呆。 最为震惊的无疑是我,刚才我还把希望放在魏老身上,心想或许魏老能够救我一命,结果魏老转眼之间就把我给卖了。 但是仔细想想,魏老这么做也情有可原,难道他会为了一个区区的我,去得罪和他平起平坐的人物吗? 现场一片惊讶之中,陈老倒是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还一边摇头:“这个魏老啊,总是喜欢给我惊喜。好了,龙组的人都听到了吧,你们可以走了,留下李大威!” 猴子和黄杰当然很不情愿,快步朝着赵组长这边走了过来。 “赵组长,咱们不能走,必须把李大威带回去……” 但他们的话还没有说完,赵组长就用眼神制止了他们,接着分别在他们两人耳边不知说了什么。 两人的面色同时一震,接着低声说道:“好,知道了!” 赵组长又窜到陈老身前,又是作揖又是拱手,点头哈腰、唯唯诺诺地说:“陈老,真是不好意思,您也知道我这个职务,当真是比狗都难干呀!只要你们两老达成共识就好,我这个做属下的也能松口气了……” 陈老满意地点着头说:“没事,我没怪你,我知道你很难干。但你放心。我和魏老不会有矛盾的,我们的心是在一起的,就算偶尔有些小小的分歧,也是为了这个国家好嘛……” 趁着二人说话的时候,猴子和黄杰也频频往我这边看着,他们不能和我说话,但是用眼神暗示我,告诉我说没事。 我心里想,他们一定另有安排,肯定不会丢下我不管的,现在只是暂时妥协罢了。 我相信他们,就像我相信左飞,相信我舅舅! 可为什么,我心里还是那么的慌? 没几分钟,赵组长就和陈老告了别,并且带着一干龙组成员离开。 他们走得很快,像是急着投胎,不一会儿就离开任家了。 任家院中,只剩魏老的人,和任、杨两家的人,以及一个孤零零的我了。 十二铁卫和任家的高手,迅速将我包围住了。 我的心里很慌,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现在的情况,虽说猴子和黄杰暗示过我没事。可是现在又怎么说,还有谁来救我? 和任、杨两位老将军站在一起的任楠、尹红颜、任雨晴也是一脸焦急,就连龙组的人都救不了我,她们就更无可奈何了。任雨晴仍旧被人按着,嘴巴也被堵着手帕,除了呜呜地叫,以及不停流泪以外,再无其他半点效果。 陈老却是心情无比的愉快。 龙组的人走了,魏老也和他站在了一起,所有的麻烦都清除了,现在无人能够阻止他了。 陈老得意地看向了我。 他的眼神很明确,意思就是我再蹦达。也蹦不出他的手掌心去。 我的心里愈发绝望起来。 但,陈老是不可能亲手对付我的,他也没有任何理由杀我,除掉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反而对他的身份很有影响。 陈老抬起头来,冲着对面的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说道:“两位老将军,看我为了你们的家事出了多少力气,还差点把魏老给得罪了啊,哈哈哈……” 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也连忙说道:“是是是,辛苦陈老了,得亏您老出马,才没让这小子跑了!” “没事,你们两位劳苦功高,为这个国家流了多少血和汗,我们怎么可以亏待功臣?好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这小子敢来闹你们的场子,本来就是杀无赦的,我给你们撑腰!” 陈老得意洋洋,还挺起了自己的大肚子,双手也叉在自己腰上,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 任、杨两位老将军心知肚明,难道能不知道陈老打的什么主意,无非是借他们的手来杀我灭口罢了。但。两位老将军不可能违抗陈老的命令,连连再三道谢,同时吩咐众人立刻将我拿下。 十二铁卫得到命令,立刻朝我冲了上来! 我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再次发动了炎烧拳和寒冰拳,和十二铁卫斗在了一起。 但可惜的是,他们这次已经吸取了教训,没有一窝蜂地和我乱打,而是很快就发动了十二天罡大阵来对付我。 这个大阵,就连猴子他们都不是对手,更不用说我了。 还是那样,我的前路、后路全被封死。整个大阵天衣无缝,进也没法进,退也没法退,四面八方同时遭到攻击。如果我有打神棍,或许可以多撑几个回合,可惜现在的我赤手空拳。 不用几个回合,我便败下阵来,身上各处全部遭到袭击,甚至三分钟都没有捱到,我便受到重创,重伤倒地。 十二铁卫一哄而上,齐齐将我按住。送到了任、杨两位老将军的身前。 当然还是杨老将军做主。 远远站在一边的陈老高声喝道:“杨老将军,人就交给你了,可以尽情地出气了!” 杨老将军说了一声谢谢,接着便低头看向了我。 我趴在地上,同样仰头看向杨老将军。 让我意外的是,一向心狠手辣的杨老将军,此刻的眼中竟然露出一丝不忍之色。 他这种人,竟然还会不忍?! 简直就像天方夜谭,我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仔细眨了眨眼,发现杨老将军确实面露不忍,似乎不太愿意杀我。 杨老将军缓缓弯下了腰。低声说道:“李大威,你放心吧,陈老称帝的事,我一定会想法阻止他的。但是现在,你必须死,否则我就没法交代,你就当是为了这个国家做出牺牲吧……” 时至此刻,杨老将军已经不介意我大闹婚礼的事了,毕竟这跟陈老想要称帝的事来比,算个屁啊? 像杨老将军这种一心为国,始终把国家放在第一位的人来说,和我说这样的话不算有多稀奇。 听到杨老将军的话后,我的心里也稍稍安了一些。 我相信杨老将军的人格,他一定能说到做到。 不是说我有多爱国,但我实在看不得陈老这种奸人把持朝政,国家要是落在他的手里那才真是毁了。 我在临死之前能够揭发陈老,也算值了,就像杨老将军说的,就当为这个国家做牺牲吧。 说完这番话后,杨老将军便站了起来,同时摸出随身携带的手枪,对准了我的脑袋。 任雨晴再度“呜呜呜”地叫了起来,眼泪也不停往外涌着,她想挣扎。想要上来救我,但是完全没用。任楠和尹红颜也是一脸焦急,可是她们谁也不敢开口,尤其是当着陈老的面。 杨老将军用枪对准了我,大声说道:“李大威,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竟连我们两家的婚礼都敢来闹!你这种下三滥的癞蛤蟆,竟然想娶任老将军的孙女,你说你凭什么?!我现在就把你崩了,你到地府里去继续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杨老将军的这一番话,虽然主要是说给陈老听的,但应该也是出自他的真心。发自他的肺腑。 他是真的看不上我,觉得我没资格高攀任家,就像当初看不起我爸,觉得我爸没资格高攀杨家一样。 实际上,就算没有陈老这事,他也是一心想杀掉我的,所以他要将我干掉,其实一点愧疚都没。 “你,凭什么?!” 杨老将军咬牙切齿地看着我,同时手指也叩在了扳机之上,眼看就要一枪了结我的性命。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粗犷的声音突然远远传来:“就凭他,是我大阎王的儿子!”

上一篇   876 我,就是国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