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6 我,就是国法 - 少年王

876 我,就是国法

黑压压的几百条枪,犹如几百条蓄势待发的毒蛇,单单视觉上的观感就足以让人触目惊心。 能在帝城调动这么多的枪支,当然并非凡人。 站在最后的陈老,一脸冷漠地看着我们。 我不知道陈老是一开始就没走,还是去而复返? 见过大世面的猴子和黄杰,自然不会被这几百条枪给吓到,他们真正恐惧的是那位权倾四海的陈老。猴子和黄杰开始往后面退,我们一群人也跟着往后面退,那几百条枪则跟着我们走了进来。始终压制着我们这一群人。 猴子低声说道:“黄杰,这几百条枪一起发射,你能躲得开吗?” 黄杰皱了皱眉:“你能?” “不能。” “那你不是废话?” 猴子沉默下去。 到了一定的实力以后,凭借对危险的本能和直觉,躲开一些零散的子弹没有问题,要想避开如此密集的火力压制,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我们退到了前院,几百条枪也跟着来到前院,陈老同样如影随形。 任、杨两家的人发觉不对,跑了过来查看情况,当他们看到是陈老带了一批卫兵拦住去路,一个个都沉默下去。 在陈老面前,即便是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也只能保持沉默。 前有狼、后有虎。 进不能、退不得。 我们一群人只好站住了脚步。 这个时候,陈老终于开口:“老杨、老任。怎么回事,就这么把抢亲的人放走啦?” 杨老将军讪笑着说:“我是想杀他的,可是两位龙组的队长突然现身,说李大威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必须要将他给带回去。我一开始也不愿意,但是奈何两位队长太过强势,所以……陈老,您怎么来了?” 杨老将军多精明的一个人,分分钟就把自己的责任撇干净了,还装作不知道陈老为什么会来的样子。 为什么会来。难道他心里没点逼数? 当然是为了杀我灭口! 陈老“哦”了一声,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原来是这样啊……我嘛,我从你这出来以后,就去附近拜访一位老朋友,刚坐下就听说你这里发生了动乱,所以赶紧带人过来支援,闹了半天是龙组的人啊?” 在这条街上住着的人非富即贵,陈老说去拜访一位老朋友,倒也合情合理。 陈老的话音刚落,猴子就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做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哎呀,原来是这么回事,刚才真是吓死我了!突然几百条枪对着我,我心脏病都要犯啦!陈老,没多大事,我们龙组想抓李大威好久了,这次好不容易逮住机会,当然要将他缉拿归案了!至于抢亲这事嘛,我们肯定会帮杨老将军和任老将军出口气的!” 猴子一边说,一边抓住我的领子。恶狠狠说:“小王八蛋,你都是a级通缉犯了,竟然还敢到处乱转,这次竟然闹到任府上了,是不是真把自己地下头头的身份当回事了?跟老子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给两位将军好好出气!” 猴子抓着我就往外拖,一边拖还一边冲陈老笑,说陈老,实在不好意思。竟然惊扰到您了,我们这就离开。 我知道猴子是在救我,所以也不作声,默默跟着他往外走。 但还没有走上两步,陈老就冷冷地说:“站住!” “哗啦”一声。那几百条枪也顺势对准了我和猴子。 我以为猴子会硬到底,结果猴子怂的比谁都快,立刻举起双手:“别、别,陈老,有话好说,这是怎么回事?” 陈老冷笑着说:“既然是a级通缉犯,也别带回去审问了,不如在这就地正法!” 陈老当然不会放我离开,毕竟我已经知道了他那么多的秘密。 “就地正法?” 猴子“啪啪啪”地鼓起了掌:“这真是个好主意,像李大威这种混蛋,什么时候杀了都不过分。” “唰”的一声,猴子又将他那柄金刀抽了出来,作势就要划我的脖子。 陈老也不说话,就冷冷地看着猴子。 猴子准备动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抬头说道:“可是陈老,这不合规矩啊,咱们毕竟是个法治国家,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杀人?我还是建议将他移交法办,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和制裁!大家说,是不是?” 猴子说到最后一句话,突然提高了音量,像是准备获得舆论支持。 不过可惜的是,四周一片静悄悄的,没一个人附和他。 猴子看了黄杰一眼。黄杰却是纹丝不动,甚至眼神还透着些鄙视。 因为黄杰知道,这种方式一点作用都不会起。 猴子有些尴尬,又冲陈老说道:“陈老,您说是不是呢?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咱们还是照章办事。” “国法?” 陈老反问:“难道我说的话,不是国法?我想杀一个人,难道你有什么意见?” 四周再次一片静默。 陈老的话其实没错,包括他在内的那几位老人,掌握着绝对的力量和权势,而且完全凌驾于国法之上,随随便便都能定人生死。但是这样的话,一般没人会说出口,对外总是宣称国法大于一切,起码表面功夫会做到位----像陈老这样直截了当就说出来的,真是第一次见。 这人想做皇帝,真的是想疯了啊,简直到了昭然若揭的地步,连遮羞布都迫不及待地想扯掉了。 如果说任、杨两位老将军之前还对我说的话有所怀疑,那么现在他们应该已经明白一切。 只是当着陈老的面。仍旧没人敢说什么。 猴子讪笑着说:“没有、没有,我哪里敢有意见?陈老说的没错,您老就是国法,您想杀谁、谁就要死!不过……” 猴子又小心翼翼地说:“陈老,毕竟我是有上级的,我能向上级请示下么?” 猴子说的上级,当然就是龙组的赵组长。 无论怎么看,猴子都是在拖延时间。 可在拥有绝对权势的陈老面前,我想不通他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难道赵组长就敢违抗陈老的命令了? 陈老显然看穿了猴子的用意。冷笑着说:“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了,我刚给赵组长打过电话,相信他马上就到。” 听到这样的话,猴子似乎松了口气,又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说:“陈老。我真不是要忤逆您,我是怕赵组长会责怪我,望您能够海涵。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这小人物计较……” 猴子的话,怎么听怎么虚伪,但是又毫无漏洞、无懈可击。 面对狡猾如油的猴子,陈老懒得理他,只是冷哼一声。 不过一会儿,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响起,果然是那位赵组长跑了进来。 赵组长一溜小跑。行迹匆匆、满头大汗,一副特别着急的模样,显然接到电话以后就赶来了,一步都没耽搁。 众目睽睽之下,赵组长奔到陈老身前。连头上的汗都来不及擦一下,就带着媚笑、点头哈腰地说:“陈老,到底怎么回事?” 这位赵组长,给我的印象一直不是太好,对待所有大人物都是一副卑躬屈膝、阿谀谄媚的模样。让我心里实在很看不起。但是猴子之前又告诉我,说别看赵组长表面那样,其实是位热心肠的好人。 ----我选择相信猴子。 陈老慢条斯理地把经过说了一遍。 赵组长一听,顿时剑眉倒竖、怒火中烧地说:“孙孤生、黄杰,你们两人吃了豹子胆吗。怎么连陈老的命令都敢违抗,是不是处分吃得还不够多?按照陈老的吩咐行事,把李大威给我带回去!” 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但猴子立刻说了声是,抓着我就往外拖。 而陈老,前面听着还很满意,听到后面,立刻皱起眉头:“谁让你把李大威带回去了?我让你把他杀了!” 赵组长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头又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陈老,恕难从命啊。魏老刚和我打了招呼,要求把李大威带回去严加审问!” “魏老?!” 陈老顿时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说:“你拿魏老来压我?!” 魏老是和陈老级别一样的人,魏老竟然下令将我给带回去,连我都很吃惊。 赵组长立刻哆嗦的像是一只风中的鸡仔:“不、不敢!是您老给我打电话的时候。魏老恰好就在龙组总部安排任务,他说这个李大威是a级通缉犯,还是前龙组成员,必须要带回去审问清楚……” 陈老不再说话,而是冷冷地看着赵组长。 赵组长颤抖的更厉害了,显然已经害怕到了极点:“陈、陈老,我该听谁的?” “你觉得,你该听谁的?”陈老的声音越来越冷。 赵组长擦了擦头上的汗:“您要杀了李大威,魏老要把李大威带回去……要不,我折中一下,把李大威打个半死,再带回去?” “哈哈哈哈哈……” 听到赵组长的话后,陈老反而大声地笑了起来,狂浪的笑声中又带着一丝恐怖,回荡在任家院落的上空,现场众人均是噤若寒蝉,谁也不敢出声。 陈老笑了好一阵子,才拍了拍赵组长的肩膀:“好啊,老赵,没想到你还有两副面孔。可以,既然官面上的事情让你为难,那咱们就用江湖手段来解决吧!” 陈老一摆手,那些持枪的卫兵便退了出去,接着跟随在他左右的四名保镖走了出来。 “孙孤生、黄杰,你们两人要是胜得过我这几个保镖,就将李大威给带走;反之,就把他留下来!” 接着,陈老又转头看向赵组长:“怎么样,公平吗?” 赵组长只能无奈地回:“公平!” “好,上!” 随着陈老的一声令下,那四名保镖立刻化身下山猛虎,朝着猴子和黄杰两人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