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1 任雨晴的婚礼 为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玉佩第二次加更 - 少年王

871 任雨晴的婚礼 为小熊西班牙代购的玉佩第二次加更

我一抬头,才发现是任楠。 和周围的人不同,任楠参加婚礼,竟然还是穿着一身军装,再加上一头利落的短发,看上去格外英气勃勃,要不是她女性特征也挺明显,都有可能被人认成男人。 不过,今天毕竟是任雨晴和杨少宇的婚礼,大家穿得都挺正式,身为任雨晴的姑姑,任楠穿了这么一身过来,实在有点不伦不类。 只是现在的我,肯定也没心情去管别人的事。 看到任楠,我的心中顿时有些发苦,毕竟她当初答应过我,说是不会让任雨晴嫁给杨少宇的,结果两人的婚礼都马上要举办了,再说其他还有什么意义呢? 任楠似乎也明白我心中的想法,顿时低声说道:“真是对不住,我还是没劝住我家老爷子……” 我摇摇头,表示可以理解,任老将军那个脾气,有人劝得住他才算有鬼。 接着。任楠又低声说道:“李大威,你到底来干什么了?” 我说我什么也不干,就是来参加婚礼的。 我这种话,任楠当然是不信的,又着急地说:“我可告诉你,千万不要闹事!我知道你前几天刚做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手下徒众超过数千,可你不要忘了这是什么地方,这是军区大将的府邸,不会随便让你折腾!实话告诉你吧,今天这里防守森严,不光有持枪的卫兵,杨家的十二铁卫也被抽调过来,还有两支龙组的队伍藏在暗处严阵以待!” 任楠的话,确实让我心中一惊,我说这么多人,就为了防我一个? 任楠无奈地说:“怎么可能?你不看看今天来了多少大人物,主要是为了保护这些大人物的安全!但你要有一丁点的不轨想法,立刻就会灰飞烟灭,尸骨都留不下!” 我苦笑着,说任阿姨,别说得那么严重,我真是来参加婚礼的,一点不轨的想法都没。 任楠是我舅舅的未婚妻,又是任雨晴的姑姑,我叫她一声任阿姨,当然也不过分。 虽然她比青龙元帅也大不了几岁。 听着我的保证,任楠还是不太放心,忧心忡忡地说:“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希望你能好自为之!” 我点点头,说谢谢,我知道了。 任楠这才起身离开。 周围的大人物确实挺多,一些平时难得一见的人物,在这都有露面,也难怪会有这么森严的防守了。 我左看右看,一方面想一饱眼福。毕竟见到这些真人不太容易,平时只能在新闻联播里面看到他们;一方面想看看来的是哪两支龙组队伍,没准会有认识的人呢? 可惜,龙组的人藏得太深,连个毛都没有看到。 只是我的行为,让负责看守我的十二铁卫更加紧张,他们以为我在观察地形、伺机伏击什么的,一个个把手揣在怀里,随时准备摸出家伙。 我赶紧又把双手放在膝盖上,做出一副温顺良民的样子。 人渐渐来得多了,中院也变得热闹起来,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一起出来迎客,笑呵呵的和每一位宾客打着招呼,整个院中的气氛喜庆、祥和,唯有十二铁卫始终紧盯着我,一刻都不敢放松。 宾客逐渐落座,台下几乎座无虚席,唯有我身边空着几个位置,这也是杨老将军特意安排好的,不让任何人和我有过多的接触,也方便十二铁卫更加严密的盯梢于我。 来参加婚宴的几十人里,也有那么一小部分和我有着往来,就在前几天还和我一起喝过酒,甚至有着一些肮脏的交易。 他们也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纷纷交头接耳,议论我怎么来了。 有不认识我的,也因此就认识了。 之前说过,我和任雨晴的事早就人尽皆知,所以他们讨论的时候不免要往歪处去想,以为我是来闹事、抢亲的。 这也正常,是人都会这么想吧,否则杨老将军也不会这样防我。 面对许多的议论声,我也始终巍然不动,用实际行动证明着自己的清白。 任、杨两家的亲属也在前排落座,杨老将军、任老将军,以及任楠、老夫人等等,都在前排。随着喜气洋洋的音乐响起,这场小型的、秘密的婚礼终于要开始了,大家的注意力也放在台上,不再讨论我了。 司仪当然是专业级的,央视的一位知名主持人,特点是幽默、风趣,几句俏皮话就能逗得大家哈哈大笑,场子从一开始就变得非常火热,大家的热情劲儿也非常高。 即便是这种级别的婚礼,其实流程也和民间没有太大区别,都是先请新郎上台讲述感情经过,接着再请新娘上台完成仪式。 杨少宇先上了台。 杨少宇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西装,再配合他那张形似陈冠希的帅脸,看上去确实翩翩如白马王子,一出现就获得不少掌声和欢呼声。 只可惜他的气色非常不好,身体看着也很虚弱,一点精神都没,整个人都是耸拉着的,仿佛重病缠身。 他甚至是被人搀上来的,凭他自己都走不动道。 能来参加婚宴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说了杨少宇的一点状况,知道他的身体不太理想,医生都查不出来怎么回事。还是高人指点,说他被鬼缠身,需要结婚来冲冲喜,所以婚宴才在女方家里进行。 大家既然早就知道,也就没有表示疑惑,还是该鼓掌的鼓掌,该喝彩的喝彩。 杨少宇颤颤巍巍地走上台后,主持人也按照常规开始问他问题。 “杨公子,方便讲讲你和任小姐的感情经历吗?”主持人把话筒伸到了杨少宇的嘴边。 杨少宇强打精神,有气无力地说:“我……我和晴儿从小青梅竹马……” 杨少宇都三十岁的人了,竟然也好意思说他和刚刚二十岁的任雨晴青梅竹马,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他在扯谎。 不过杨少宇刚说了一句就说不下去了,使劲地咳嗽起来,不停的咳、咳、咳。仿佛快要死掉。 有人立刻冲上台去,给他灌了一口汤药,才让他的病情缓解下来。 台下的人碍于情面虽然没说什么,但也人人心里犯着嘀咕,感觉这杨少宇比传闻中的还要严重,似乎活不了多长时间了。 还有人轻声说着:“杨老将军也够倒霉,本有一儿一女,全都叛出家门。好不容易收养一个儿子,据说也挺争气,年纪轻轻就在军中担任重要职位,结果又成了个药罐子,真是可怜!” 等到杨少宇终于不咳嗽了。但也说不出什么话来了,呼吸都很费劲。 曾经意气风发、纵横帝城风月场所的杨大公子,现在竟然落得这种局面,实在令人不胜唏嘘。 主持人也不忍心继续问他什么,而是替他说了起来。 这位知名主持人确实舌灿莲花,在他的讲述之下,杨少宇和任雨晴俨然成了一对金童玉女、天作之合,天上地下都没有比他们更般配的了。 甚至,主持人还讲了几个小故事,用来渲染杨少宇和任雨晴之间的感情,说杨少宇在参军的过程中,二人曾经爆发过感情危机。差一点点就要分开;还说他们经历了重重考验,才终于走到了一起。 这几个小故事一听就是瞎编的,因为我和任雨晴在一起过,知道她和杨少宇连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哪有什么故事。只是这位主持人口才了得,讲得也声情并茂,不愧是宣传部门的一哥,说起谎话来一套接着一套,哄的大部分人轰然叫好,为二人的爱情鼓掌喝彩。 最后,主持人动情地说:“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前几个月,杨公子突然患上怪病,甚至到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是任小姐不离不弃、坚持不懈地照顾着他,并且在杨公子还未完全好转的情况下,还毅然决定现在就嫁给他!这份坚定不移的爱情,让我这个阅历丰富、见多识广的主持人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主持人讲着讲着,竟然真的当场流下泪来,一如他平时在电视上的表演风格,那可真是说哭就哭,着实惊到了我。 众人也被他的情绪感染,几个豪门夫人、小姐甚至红了眼眶,更加盛大的掌声也在此时响起。 等到掌声慢慢平息,主持人才缓缓说道:“现在,让我们欢迎新娘任雨晴登台,请她来为我们讲述一下这其中的心理路程!” 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在动人的音乐声中,任雨晴在伴娘的陪同下,渐渐从后台走了出来,朝着台上走去。 看到任雨晴的瞬间,我就忍不住窒息了,因为今天的她实在是太美了,一身洁白如雪的婚纱覆盖在她的身上,再加上头顶那顶小巧精致的皇冠,将她整个人都衬托得像仙女一样美丽,周身也散发着超凡脱俗的气质,看上去无比的光彩照人,真真如同天上的仙子降临人间。 在她身后,还跟着几个可爱的花童,有人负责帮她拎着长长的裙摆,有人负责往她头顶不断洒下粉色花瓣,也让整个场景如梦似幻,像是动漫里的画面一样。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任雨晴的脸色不太好看,虽然她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可人们还是看得出来她的眼睛红肿,显然刚刚哭过。 只是,大家把这当作了喜极而泣,以为任雨晴是开心的不得了,所以才会上台之前流下眼泪,完全忽视了她眼中深不见底的哀伤,反而大声欢呼、叫喊起来,整个院中充斥着欢天喜地的气氛。 整个现场,大概只有我笑不起来,看着任雨晴略微红肿的眼眶,我的心中是说不出的痛苦和难过,仿佛有千万根牛毛细针齐齐扎来。 这么说或许不太准确,因为现场除了我心里难过以外,还有另外一个人显然也不太开心。 这个人就是任雨晴身边的伴娘,尹红颜。 没错,尹红颜是任雨晴的伴娘,小心翼翼地陪着任雨晴一起上台。 尹红颜穿着一身精致的白色礼服,站在任雨晴的身边,一样美丽、出众,丝毫不落下风,两人都是美的令人窒息。 只是尹红颜的脸色也不好看,陪着任雨晴一点一点往台上走。 台下坐着七八十人,而我又在最后一排,按理来说没人看得到我。 但奇怪的是,任雨晴正往台上走的时候。突然就鬼使神差地往台下看了一眼,而且不偏不倚地落在我的身上。 这肯定是个巧合,任雨晴并不知道我会来,但就那么巧的恰好朝我看来。 任雨晴看到我的瞬间,当场就愣住了,眼睛里面充斥着不可思议,她甚至还使劲眨了眨眼,以为自己是看错了。 顺着任雨晴的目光,尹红颜也朝我这看了过来,看到我的瞬间同样当场愣住,显然和任雨晴一样,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台下面。 新娘和伴娘都呆站着,一步也不往前走,这回,台下纷纷窃窃私语起来,有人直接朝我这里指指点点。 杨老将军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看看台上的任雨晴,又看看台下的我,心中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于是当场重重咳了一声表达不满。 这声咳嗽,如同打雷一般。 任老将军也立刻说道:“晴儿,你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台!” 单论地位,两位将军其实是平起平坐的,但任老将军始终觉得自己欠着杨老将军一条命,所以常常唯杨老将军是从。 而任雨晴,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她这个爷爷,当场就哆嗦了一下,用很复杂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这才继续朝着台上走去。 而她一边走,一边仍旧往我这边瞟来,目光中除了刚开始的震惊外,还有一丝疑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而尹红颜,则有点忧心忡忡,不停用眼神警示着我,让我千万不要闹事、作乱。 而我自始至终,都冲任雨晴露着温暖的微笑。 我的心中其实难过极了,但我还是努力冲她笑着,并不给她一丁点的压力。 等到任雨晴终于走上台去,身为伴娘的尹红颜便退到一边去了。 主持人也赶紧趁机问着任雨晴,想从她的口中撬出一点有关杨少宇的事情。 “你在照顾杨公子的过程中,有发生过什么事情吗?是什么信念,让你坚持下来,还嫁给他的?” 主持人的问话,应该是有台本的,但是过程显然不太顺利。任雨晴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而是低着头不发一言。 台下也是一片寂静,场面显得十分尴尬。 主持人饶是身经百战,也没经历过这种场面,一时间急得都有点落汗了。 好在这个时候,任老将军及时救场:“不要问了,赶紧举行仪式吧!” 主持人也如释重负,赶紧举行接下来的仪式。 主持人开始朗读一段感人的爱情宣言,什么无论生老病死,还是贫穷、富贵,是否愿意不离不弃、追随一生等等。 主持人先问杨少宇:“你愿意吗?” 杨少宇气若游丝地答:“我……愿……意……” 接着,主持人又把话筒递给任雨晴,询问她是否愿意。 任雨晴没有回答,却抬起头,痴痴地看向了我。 任雨晴的目光实在太明显了,谁都看得出来她在看我,台下顿时一片哗然,个个面面相觑,有人再次小声议论起来。 谁都看得出来,任雨晴对我显然余情未了。 谁都知道,这个时候就是最容易发生变故的一刻。 那些影视剧里,男人开始闹事、抢亲,往往就发生在这种时候。 杨老将军猛地紧张起来,立刻回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十二铁卫也变得极其紧张,同时朝我这边聚拢过来,提防我有什么动作。 就连一些卫兵,都开始往怀里摸,随时准备摸出枪来,将我当场射死。 而我始终一动不动,腰杆挺得笔直,双手放在膝盖上面,面带微笑地看着任雨晴。 现场众人都以为我是来闹事、来抢亲的,这样才符合一般事物的发展规律,那么这场婚礼开始之前,恐怕会有一场血案。 但我始终纹丝不动。像是一具风化的雕塑,早已失去了生命和灵魂。 现场众人都以为我会闹事,但我偏偏就没有闹。 其实在这之前,我已经闹过两次婚礼。 第一次是李娇娇,他们那个虽然只是订婚,但是场面也很隆重。 我按捺不住怒火冲了出去,最后却被火爷像狗一样丢了出来,什么都没干成,还受尽了侮辱。 第二次是冯千月,她和刘璨君的盛大婚礼,同样吸引了省城众多名流。 我还是按捺不住怒火冲了出去,一样什么都没干成,还拖累了我舅舅,差点害死我舅舅。要不是我爸及时出场,我们当天恐怕集体都要遭殃。 有过这两次的前车之鉴,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不足,除了添乱以外什么都做不成,何必还去自讨苦吃? 最后不仅没有抢走任雨晴,反而把我的命也丢进去了。 就像帝城武道会之前,我已经参加过两次比武大会,所以经验十分丰富,知道应该怎么去打;闹婚这事也是一样,既然我能猜到结果,干嘛还要去害人害己呢? 所以我真不是来闹事的。我是来祝福任雨晴的。 说“祝福”这两个字或许有点虚伪,准确地说应该是鼓励。 其实我一开始,真打算来闹一闹的,起码三天之前还是这么想的。但是昨天晚上,看了任雨晴传来的视频,又听了尹红颜的话后,我突然就觉得有点释怀了,我知道任雨晴不希望我来闹事,她更希望我在有能力后再光明正大地带她离开。 她愿意等我,为了等到那一天的到来,她甚至愿意忍辱负重地嫁给杨少宇。 她说,她不知道自己能否保住自己的清白。但她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如果不能,还希望我别嫌弃她。 如果我嫌弃她,就永远永远不要去找她了。 但她实在是太傻了,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她呢,哪怕她就是为杨少宇生儿育女,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带她走啊! 真正的爱情,怎么可能在乎这些东西! ----更何况,我知道杨少宇早就废了,他的那玩意儿也早就不管用了。 林婉儿提供药方的时候就曾说过,这东西最先损害的就是男性的那玩意儿,首先会缩成米粒一般大小。然后彻底丧失应有的功能。 当时林婉儿还说,如果万毒公子再骚扰她,就偷偷给万毒公子喂这东西来吃。 万毒公子吓得不轻:“姐姐,千万不要!” 所以,杨少宇后来虽然强迫过任雨晴几次,甚至还急不可待地扒她衣服,但我知道杨少宇不过是虚张声势,他其实早就不行了,不是个男人了。 但即便这样,我也对杨少宇充满愤怒,所以才一怒之下将他打个半死。 帝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姑娘被他祸害过了。杨少宇能有今天,我觉得是他自找的,一切都是他自己活该。 所以我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任雨晴,我不在意她嫁给杨少宇,更不会嫌弃她什么清白不清白。我就是要告诉她,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行动,但我迟早有一天会带你走。 一定会的,你相信我。 我一动不动地坐在位子上,冲着任雨晴露出温暖的笑。 我和任雨晴之间,早已超越一切、心有灵犀。 她明白了我的心意,一样冲我笑了起来。 接着,她冲话筒一字一句地说:“我----愿----意。” 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她是看着我说的,就好像是我们在结婚一样。 我知道,她只有看着我,才能说出这三个字来。 我闭上了眼睛,努力让泪水不要流下。 不能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已经够悲哀了,更加不能在自己的女人面前露出自己脆弱的一面。 台上的主持人,声音也瞬间提高了八度:“好好好,看来新郎新娘真是情比金坚,他们当着当着亲朋好友,共同说出了‘我愿意’这三个字,希望他们能够遵守承诺、相互扶持。过完这一生一世!好,接下来让我们继续举行仪式,有请新郎新娘交换彼此的戒指!”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主持人的声音不断响起,台下、四周也响起冲天的欢呼声,激昂和喜庆的音乐也在不断变幻,整个世界仿佛都很欢快。而我自始至终都闭着眼睛,虽然我来得坦坦荡荡,并且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可我仍然看不下去任雨晴和别的男人举行婚礼仪式,看不下去她和别的男人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 四周一片欢腾之声,好像伴郎、伴娘都上了台,还有双方的父母、家人也上了台。共同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婚礼在一片热热闹闹的氛围中进行着,没有任何变故发生,一切顺顺利利。 只要我这个头号危险分子能够安稳下来,这场婚礼理所当然地能够顺利进行。 听着主持人一声又一声的祝福,听着四周欢天喜地的呼喊声,我的心里如同千刀万剐,像在滴着鲜血。 而我,始终都没睁开眼睛,其实睁不睁又有什么区别呢,眼前的世界就算再明亮,我的心里也是一片黑暗,早已没有了色彩。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想娶任雨晴吗,我能帮你。”

上一篇   870 背后的人物

下一篇   872 杀机四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