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0 背后的人物 - 少年王

870 背后的人物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用很快的速度洗涮完毕、收拾完毕,接着便准备出发去任家了。 然而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铁面判官打过来的。 我以为他知道我要去任家的事了,接起电话便说:“铁面大哥,你放心吧,我不是去闹事的,我就是想看看晴姑娘。” 铁面判官反倒愣了一下:“什么,你要去任家?!” 这时我才明白,铁面判官压根不知道我要去干什么,我又反过来问他找我有什么事? 铁面判官告诉了我一件让我极度惊喜的事。 王晓雨落网了! 这真是几天来最好的一个消息了。我问他是怎么抓到的,他说本来以王晓雨的狡猾,确实很难抓到这个家伙。但他后来想到,王晓雨和笑面鬼肯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会那么轻易就断了联系,所以就派兄弟在笑面鬼的住所附近守着。 功夫不负有心人,事实证明铁面判官是正确的,就在昨天晚上,他们成功把王晓雨抓获了。 “有什么收获吗?”我连忙问。 “收获很大。” 铁面判官严肃地说:“王晓雨冒充大阎王的儿子,果然就是为了一统帝城的地下世界。但笑面鬼并不是主谋,他也只是个打下手的,他们两人背后还有更深的利益集团。” “谁?” “陈老!” 铁面判官说出的这个名字确实吓了我一跳,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结结巴巴地说:“是……是那个陈老吗?” “是!” 铁面判官的回答,证实了我心中的猜测。 果然就是那个陈老! 怪不得王晓雨敢那么嚣张,原来背后站着陈老! 我的脑中一阵嗡嗡作响,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事竟会扯到陈老,因为陈老绝对是整个华夏最有权势的人之一。掌握着许多军、政大权,甚至在每晚七点半的新闻联播上出镜率都不低,没可能也没必要搀和这种道上的事啊? 对他有什么好处? 但我随即又想起来,夜明背后的人物至今还没查出,据说也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物,在中央担任着非常重要的职位,足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难道也是陈老? 夜明失败以后,又想培植新的势力,所以便从帝城下手? 他到底想干什么? 无数疑问从我心底涌起,但我意识到这件事情不是我能解决了的,所以我便坚定地说:“铁面大哥,这件事情不用再往后查。陈老那个级别不是咱们能触碰的。” 铁面判官说道:“我和你的想法一样,那王晓雨怎么处理?” 说实话,我早就想把王晓雨给杀了,抛开我们两人的恩怨不谈,单单七尾蜈蚣一件事情,我就想要把他生吞活剥,这种想法都不是一天两天了。 但说真的,我又不敢惹陈老,如果杀了王晓雨,遭到的报复恐怕更大。 我稍稍一做思考,便说:“先将他软禁起来,别让任何人知道王晓雨在你手里。” 铁面判官说好。 挂了电话以后,我又火速给小阎王打了一个电话,将这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可想而知,小阎王在听完以后也是大吃一惊,问我:“是真的吗?这种事情可不能乱说!” 自从干掉太后娘娘,小阎王就一直在追查夜明背后的主子到底是谁,可惜到现在都一无所获。而我也是瞎猫撞上死耗子,无意中抓了一个王晓雨,竟然套出这么大的秘密,比龙组辛辛苦苦好几年还要管用。 但说实话,我也不能确定这事究竟是真是假,毕竟这只是王晓雨的一面之词,万一他只是扯虎皮做大鼓。拿陈老的名字来吓唬我们呢? 于是我说我也不太确定,但王晓雨在我手里,你可以查一查他。 小阎王说好。 我又给铁面判官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和小阎王做好王晓雨的交接手续。 如果王晓雨真是陈老的人,那他就是个烫手山芋,早点交给小阎王也好。 搞定这件事后。我才驱车直奔任家。 现在的我,身为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不敢说就已经跻身上流社会,但和很多大人物都有往来却是真的。有人送我房子,也有人送我车,现在我开的这辆车子。外表普普通通,黑色奥迪a6而已,但它的厉害之处在于车牌。 有多厉害? ----这么说吧,开到长安街上,交警看我没有警车开道,甚至连红灯也没闯。都会惊得张大嘴巴,以为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有这么一辆车,根本不怕堵车,走到哪里都是畅通无阻,所以很快就到了任老将军的府上。 因为这次婚礼是秘密进行的,知道的没几个人,参与的也没几人,所以门口的车子不多,也就十几辆而已,但每一辆车的背景都很不俗,纵横整个帝城不是问题。 以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的地位,能来参与婚宴的都是些什么人,不用我说想必你也能够猜到。 他们的名字,在互联网上甚至打不出来,只能用“x老”来代替。 任府的大门紧闭,也未见有任何张灯结彩,显然是决定将低调进行到底了。 我停好车子,走上前去敲门。 不一会儿,有个鬼头鬼脑的下人开了一条门缝,问我是谁,有什么事? 我微微笑,说我叫李大威,受杨老将军之邀,来参加杨公子和任小姐的婚礼。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当然是无比疼痛的,但我还是成功掩盖住了自己的情绪,始终都以微笑示人。 随着我拿下武道会的冠军,并成为帝城地下世界的领袖以后,我的名字当然已经传遍大街小巷、人尽皆知。 听我自报家门,门口的下人显然吃了一惊。上下看了我一眼之后,才稍稍让开一点身子,恭恭敬敬地说:“请进。” 显然,杨老将军已经安排好了。 我迈进门去,跟着下人往里面走,下人自始至终都低着头,就连抬头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 回想我之前以龙组成员的身份进入杨家时所受到的待遇,现在可真称得上是人上人了,为国尽忠的龙组成员比不上一个地下世界的老大,这可真是个魔幻的社会。 任家,之前我来过一次,是任楠带我来的,再加上格局和杨家差不多,所以还算熟门熟路。 顺利穿过前院以后,准备迈进中院的时候,几个卫兵走了上来。 “不好意思,我们要搜查下你。” “好说。” 我举起双臂,任由他们检查。 他们的器具也很先进,形似地铁安检的金属探测器,在我身上扫了一遍,确认我没带什么危险物品,才肯放我进去。 我确实什么都没有带,我也知道一定会遭遇检查,所以提前就把打神棍交给朋友保管。 我一迈进中院。一个人就迎面走来,正是满头白发的杨老将军。 杨老将军今天没穿军服,但也穿了十分正式的中山装,毕竟是要参加自己儿子的婚礼。 杨老将军的面色不太好看,看向我时更是露出凶狠的表情,我也立刻作揖,笑呵呵说:“杨老将军,怎么还亲自出来迎接我了,这可受不起啊!” “谁来迎接你了?” 杨老将军走到我的身前,恶狠狠说:“我是来警告你的,你要敢在婚礼上闹出什么幺蛾子,我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这位老将军是我的亲姥爷。而我是他的亲外孙,但他对我说这番话,我丝毫心疼的感觉都没,因为我们之间没有一丁点的感情。 我继续笑呵呵的,说杨老将军,今天是令公子的婚礼。老说死啊死的多不吉利?我真是带着真诚的祝福而来,希望我们之间的恩怨可以一笔勾销,您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杨老将军活了这么大的年纪,炮火纷飞的战场都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回了,岂能被我这么一个黄口小儿轻易糊弄。 他狠狠瞪了我一眼,接着安排下人领我进场。 杨少宇和任雨晴的婚礼要在中院进行,因为这里地方够大,也适合搭建礼台。 任府外面虽然没有什么展示,平平常常的像是什么事都没有,但在院子里面还是下了功夫的,中院里面处处张灯结彩,红灯笼、红喜字到处都是。显得十分喜庆热闹。 礼台已经搭建好了,下面也有不少座位,人还没来多少,也就三四十人,看着稀稀拉拉的。 不过就这三四十人,已经足够让我感到震撼。其中有好几个都是新闻联播上才会出现的主儿,甚至一大半都是互联网上的违禁词。 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在帝城的地位,确实非常恐怖。 像我堂堂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在外面有多少人抢着奉承我啊,来到这里也只有缩脖子的份儿了。 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我一边往里走,一边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只见五步一岗、十步一哨,确实守卫森严,到处都是腰间挎着枪的卫兵,只有脑子进了水才在这里闹事。 礼台下的座位有十几排,看样子有资格参加婚礼的也就七八十人。 七八十人听着挺多,普通老百姓结个婚。能来这么多人已经算是人气挺旺,但对任老将军和杨老将军来说,已经是精简到不能再精简了。 座位越靠前、地位自然越高,而我的座位理所当然地被安排在最后一排。 我当然也不计较,直接坐了下来。 而我一坐下来,便有十几个影子同时朝我靠近,虽然他们的动作假装很随意,但还是被我注意到了。 我一观察,才发现是十二铁卫。 为了防我闹事,杨老将军竟然派了十二铁卫来盯着我,实在让我哭笑不得,没想到我竟然重要到了这个地步。 不知该怎么说。是深感荣幸,还是略感悲哀? 我做出一副温顺良民的样子,稳当当地坐着,双手都放在膝盖上,不让别人对我产生怀疑。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突然奔到我的身前。着急地说:“李大威,你来干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