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8 失踪的杨大小姐 - 少年王

868 失踪的杨大小姐

此时夜朗星稀、凉风习习,已是暮春三月,气温刚好不冷也不热。 站在梅园门外的我确实心潮澎湃,这是我朝思暮想的地方,现在终于可以救出我妈!之前在杨家呆了几个月,靠近梅园的机会少之又少,想要救出我妈更是一点可能都没,如今我离开杨家已经有半年了,反而再次回到这里,实在让人不胜唏嘘,感叹命运着实奇妙。 我们一行十多个人聚在门口,除去我在小心翼翼地摆弄门锁之外。其他人都神色警惕地看着左右,提防有人突然出现。自从我和万毒公子走了以后,留在杨家帮忙的只有梁海和余伟文了,巨大的工作量肯定使得他们难以照顾周全,所以反而给了我们可趁之机。 门锁被我无声无息地弄开了。 在我的带领之下,我们一群人猫着腰进入梅园。梅园里面,冬天的时候尚且都是一人多高的荒草,春天就更不用说了,一眼过去根本看不到人。但是进过梅园的我和铁面判官知道,这里面至少藏着二三十个巡守的卫兵。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引起不必要的震动,所以我们兵分四路,我和铁面判官直奔梅园中央的小木屋,其他三位大哥各领两人分沿不同路线前行,将潜伏在梅园中的卫兵挨个干掉,力求做到整个过程悄无声息。 这么做的目的有两个,一个就是我上面说的,为了避免引来麻烦。所以要在救杨大小姐以前,先把碍事的卫兵干掉;另外一个,则是我不希望我和我妈相认的场面被铁面判官以外的人看到,做到最大限度的保护自己,不是我不相信忘川怒汉等人,而是确实没有这个必要。 我和铁面判官暂时原地未动,看着忘川怒汉等人钻进草丛、悄然前行。借助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一个又一个的影子无声倒下。梅园中的这些荒草,本来是那些卫兵藏身的利器,有外敌侵入的时候,他们可以化身猎手,在荒草之中狩猎;只是现在调了下个。我们成了猎手,而他们成了猎物。 前路不断被清扫着,我和铁面判官也开始前行,猫着腰在草丛之中不断穿梭,一路上果然畅通无阻,很快就来到了木屋跟前。铁面判官俯下身子,低声说道:“少主,我怕我一出去,那个大个子又来打我,反而引起不必要的骚乱!” 我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说:“你在这里,我去!” 说完这句话后,我便猫着腰继续前行,朝着那栋木屋去了。 想到马上就能见到我妈,说实话不激动是假的。上一次见到我妈,还是跟着杨少宇和林玉瑶进了梅园,记得那时是个凌晨五六点的样子,我妈竟然还没有睡,穿着一身白衣站在窗前,看上去又寂寞又孤独,着实让我心疼不已。 至于铁面判官进来那次,虽然我也在场,不过我妈并没现身,倒是天奴出来把铁面判官给打跑了。 无论如何。这次终于能够救出我妈,帝城这近一年的努力也算没有白费。我极力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三两步就窜到了小木屋的门前,我想天奴一定发现我了,之所以没有现身,当然因为我是自己人啊。 我迅速开始敲门。并且轻声喊着:“妈,妈!” 没有回应,屋内一片死寂。 我以为我妈是睡着了,又敲了几下门、喊了几声妈,但是里面仍旧没有回应。 我很奇怪,又仰头轻喊:“天奴、天奴。你在吗?” 之前两次见到天奴现身,都是从房顶上跃下来的,所以我才往上面喊。但奇怪的是,天奴一样没有回应,仿佛根本不在这里。我感到一丝不妙,又绕到旁边的窗户去看。窗户里面没有帘子,可以一眼就看到床,之前林玉瑶偷看我妈,就是站在这里看的。 我把脸贴在玻璃上往里面看,然而让我震惊的是,床上竟然空无一人。 这时候,铁面判官也发现了蹊跷,猫着腰过来问我怎么回事。 我摇了摇头,又迅速来到门前,略施手段把门撬开,然后走了进去,铁面判官一样跟了进来。 屋子不大,但五脏俱全,卧室、厨房、卫生间都有,各种生活设施干净整洁,杨老将军倒也不算亏待我妈,最多只是限制了她的自由。但我和铁面判官在屋子里绕了好几圈,都没发现我妈的身影。 我妈,根本就不在这里面! 我历尽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却发现我妈根本不在,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我又仔细搜查每一个角落,看看有没有暗室之类的所在,但是最终仍旧一无所获,我妈确实不在这里。 当时我真的有点绝望,我不知道我妈到哪去了,是不在这个世上了,还是被杨老将军转移到其他地方了? 在我惶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细心的铁面判官有了新的发现,他说根据他的观察。屋子里面并无落灰,说明我妈离开也没多久,最多也就一两天而已。而且衣物、被褥也都不见,说明应该是搬走了,不是有生命危险。 我也观察了下,认可了铁面判官的判断。 我们立刻出门,准备抓来一个卫兵问问怎么回事,他们应该知道我妈的下落。 但也就在这时,小钟馗、幽冥老人、忘川怒汉也围了上来,说是已经把梅园中的卫兵都干掉了,询问我们这边怎么样了,有没有见到杨大小姐。 以他们的能力,说把卫兵都干掉了,那就一定是干掉了,绝对分毫不差、一个不留。 我和铁面判官都很无奈,看来有时候队友太强也不是件好事。 铁面判官和他们说了一下刚才的情况,一群人也都挺无语,问我下一步该怎么办? 好在杨家也不是只有这么点人,想要探听到杨大小姐的下落,总还有其他方法的。梅园一片死尸,已经没了利用价值,于是我们又出了梅园,来到杨家院中。 还是那一句话,在杨家呆了好几个月的我。对这里的地形了如指掌,安排大家都藏好后,我也躲在一棵大树后面,耐心等着梁海出现。 铁面判官已经告诉我了,前半夜是梁海巡逻,后半夜是余伟文巡逻。 果然不到一会儿,一个人影渐渐出现,正是半年不见的梁海。 梁海打着呵欠,步伐也比较散漫,我们已经从梅园出来了,还杀死一大片人,他还一点都不知道。这业务能力实在令人堪忧,怪不得三十多了也还没啥成就。 梁海走过我身边的一瞬间,我便立刻伸出手去捂住他的嘴巴,同时将他往树后面拖。 梁海当然吓了一跳,玩命似的挣扎,只是以我现在将近九星的实力。制服他还是没有问题的。我一边死死按着他,一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是我,老实一点!” 我和梁海的关系虽然一般,但是再怎么说也相处了好几个月,他当然能听出我的声音。 梁海猛一回头,发现果然是我以后,便不闹腾了。 我俩之前就交过手,他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所以当然不敢作乱。 看他挺老实的,我便放开了他。 梁海紧张地说:“李大威,你怎么又回来啦……哦,听说你拿了帝城武道会的冠军。还做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真是恭喜你啊!以前我就知道,你肯定非池中之物,迟早会飞上九重天的!作为你曾经的同僚,我真是为你感到骄傲,昨儿我还和老余讨论你……” 梁海这家伙。以前就是个擅长阿谀奉承的主儿,现在也是一点没变,连我的马屁都拍上了。 我哭笑不得,迅速打断了他,让他别说这些没用的,又问:“你知不知道杨大小姐到哪去了。怎么不在梅园里了?” 梁海的面色顿时一震,显然没想到我会询问杨大小姐的下落,结结巴巴地问:“你……你打听她干什么?” 他的眼珠子一转,似乎想起什么似的,又说:“李大威,你不会真和那伙人是一起的吧。我一直以为你是被冤枉的!” 之前铁面判官他们闯进梅园,试图掳走杨大小姐,失败以后紧急撤退,顺便还带上了我。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到,也是我被龙组开除的原因,梁海说的就是这事。 但我并不想和梁海过多解释,我说我都不是龙组的人了,还成了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是不是冤枉的还有什么意义?你别跟我废话,赶紧告诉我杨大小姐的下落,不然我要你命! 梁海虽然是个十足的小人,浑身上下也充满了缺点。但他毕竟是龙组的人,龙组精神还是有的,当即咬着牙说:“李大威,那你还是杀了我吧,让我背叛龙组,门都没有。” 我也曾是龙组的人。知道龙组个个都是硬骨头,指望用死亡威胁肯定是不可能的,于是我也换了一个策略,说梁大哥,哪有那么严重,跟你打听一下杨大小姐,怎么还和背叛龙组联系上了?你知道的,杨大小姐是大阎王的妻子,我们道上的人又奉大阎王为神明,我们是要救她,不是害她。 “你就当做件好事,告诉我吧!” 在我诚恳的请求之下,梁海终于有所松动:“那好,我就告诉你吧,杨大小姐被转移到任老将军家里去了……” 我吃了一惊,说为什么? 结果梁海接下来的答案,更是让我大为震惊! 他告诉我说,杨少宇要和任雨晴完婚,而且两家商量过后,婚礼定下在任家办,杨家老少都到任家去了。 杨老将军担心家中有变,所以杨大小姐也被一并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