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7 十一星的较量 为55000金钻加更 - 少年王

867 十一星的较量 为55000金钻加更

王晓雨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到了我这个级别的通缉犯,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动手,直接一个报警电话打出去,自然就有龙组的人来收拾我。 ----刚到帝城的时候,我就曾经干掉过一个a级通缉犯! 其实在我参加武道会,名声刚开始大噪的时候,就有警方的人盯上我了,只是被我舅舅和左飞等人用手段压了下来;如今我已经贵为帝城地下世界的头领,无论政治资源还是各路人脉都挺丰厚,保护伞也是一抓一大把,按理来说警方拿我更没办法。 不过有句老话说得好,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我才刚刚成为头领,什么人脉、资源,都还没来得及展开。就在这么个节骨眼上,王晓雨突然打电话举报了我,而且还把龙组的人带来了,真是要命! 显然王晓雨也知道,这事是拖不得的,否则等我翅膀硬了,再想对付我就难了,这就叫趁我病、要我命! 龙组的人一出现,王晓雨便疾速往后退去。同时用手指着我说:“就是他,就是他!” 龙组的人足足有十多个,张牙舞爪地朝我冲来,果然个个身手非凡。 退到后方的王晓雨更是兴高采烈,兴奋地喊着:“李大威,我看你这次往哪里跑,就你还想当帝城的首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我不知道这些龙组的人是几队的,但他们的确实力强劲、配合默契,一出手就展现出极强的团战素质。我要硬拼,也未必不是对手,只不过没有那个必要罢了,我身后还站着龙组三队的队长,何必去费那个功夫? 于是我也迅速往后退去,尽量不和他们发生冲突,王晓雨却更加兴奋:“李大威,你躲个毛啊,你不是很能打吗?各位龙组的兄弟,赶快把他拿下,你们就是大功一件!” 王晓雨也是够不要脸的,竟然称呼他们为兄弟,也不看看自己有没那个资格。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龙组的人一冲进来,正在为刘鑫疗伤的左飞就叫了起来:“住手!” 听到左飞的声音,这些龙组的人纷纷站住脚步,当他们看清喊停的人是谁以后,个个都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左队长?!” 听到“左队长”这三个字,门外的王晓雨也是一愣,似乎明白过来什么。那家伙狡猾如鼠,意识到不对劲后,立刻脚底抹油、撒腿就跑,我想去追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立刻给铁面判官打了电话,告知给他王晓雨的下落,铁面判官没有任何犹豫,立刻派人过来围追堵截。 等我挂了电话。左飞和这些龙组的人也聊上了,询问他们是几队的。 他们说自己是五队的。 五队,我认识个余伟文,之前在杨家曾合作过。余伟文是个老油条,我和他的关系不咸不淡,没有什么交情,但我知道他们的队长叫宋金刚,据说实力同样非常出众。 ----那是肯定的,想当龙组的队长,硬性规定就是必须达到十一星的实力! 得知他们是五队的人后,左飞便点头说道:“李大威是我先盯上的,随后就会将他绳之于法,你们先回去吧。” 左飞当然是帮着我的,但也不能表现太过直白,所以才用这种方法支开他们。 但龙组五队的人并没离开,而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人说道:“左队长,您的命令,我们不敢不听;但我们在来的时候立了军令状,必须要把李大威给带回去,要不您和我们宋队长说一声?” 左飞点头,说可以。 其中一人拨了宋金刚的电话,并拿到了左飞耳边。在这过程之中,左飞仍为刘鑫疗伤。一下都没停过。电话拨通以后,左飞便把刚才的话原模原样说了一遍,也不知道宋金刚说了什么,左飞皱着眉头说道:“这不是抢功,确实是我先盯上李大威的,你的人在进来之前,我就已经在这房间里了,不信你可以问你兄弟。” 又不知宋金刚说了什么,左飞冷冷地说:“总之有我在这,谁也带不走李大威,不爽的话你来找我!” 一听这话,就知道左飞和那个宋金刚聊得不太愉快。说句实话,我认识左飞这么久了,一直以为他对任何人都温和有礼,没想到也有如此冷酷可怕的一面,这句话一出口,整个房间的温度似乎都跟着骤降不少。 两人说到这里,电话也挂断了,左飞一声不响,继续给刘鑫疗伤,那些龙组队员依旧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儿,左飞的情绪似乎缓和一些,才淡淡地说:“这事你们不用管了,你们队长一会儿过来处理。” 五队的人不敢说话,但也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边。 屋子里面十分安静,一时间谁也没有发声,只有左飞还在为刘鑫疗着伤。 但这安静,仿佛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平静的湖面下隐藏着暗流涌动,仿佛随时都会天崩地裂。 我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感觉又给左飞添了麻烦。之前我还以为像他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都畅通无阻,处处都是他的朋友,谁不卖他个面子呢?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左飞也有搞不定的人啊,还是和他同为龙组队长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逐渐响起了脚步声,而且越来越近,显然是宋金刚来了。脚步声十分沉重,像是一座泰山正在移动,不用多久,脚步声便停在了门外。 我抬头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这五队队长宋金刚,也是一个大块头,身上的肌肉棱角分明,像是泰山上的石头。几乎要撑破衣服。他的脑袋,都比常人的两个大,一看就是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这人一出现,站在一边的五队队员都紧张起来,立刻站直了身体,齐声叫道:“宋队长!” 宋金刚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来。 左飞也主动和他打了招呼:“老宋,这么快就来了?” 宋金刚其实不老,也才四十多岁的样子,左飞这么称呼也是表现一种亲昵。 宋金刚却一摆手:“别叫老宋,咱俩还没那么熟!” 宋金刚这一句话,摆明了就是不给左飞脸。左飞倒也不恼,反而淡淡一笑。宋金刚左右一看,目光很快落在我的身上,走过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挑着眉说:“你就是李大威?” 宋金刚的力气确实很大,那只大手也像铁钳一样,我竟完全动弹不得。 我点点头,说对,我是。 “跟我走!” 宋金刚扯着我就往外走,那感觉怎么说,就好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其实我的实力也不弱了吧,不说已经达到九星级别。和铁面判官他们一个层级,起码也刚刚拿到帝城武道会的冠军,在地下世界绝对是横着走的存在,竟然被人如此拿捏、拖拽,简直毫无面子! 当然话说回来,龙组作为国家最神秘的特种部队,队长级别的人物更是出类拔萃的佼佼者,实力强过帝城的地下世界倒也没有什么稀奇,否则这个社会不就乱套了吗? 我内心当然是抗拒的,也试图挣扎了下,却完全不是宋金刚的对手。 我就像是一条死狗,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宋金刚往外拖拽。好在就在这个时候,左飞终于一跃而起,同时闪电一般窜来,伸手抓向宋金刚的手。左飞的手做爪状,显然是发动了缠龙手,宋金刚似乎知道厉害,猛地将我的手放开了,并且迅速往后退去。 左飞也没咄咄相逼,而是见好就收,将我拉扯到了身后。 “左飞,你干什么?!”宋金刚发出一声咆哮,一张脸也变得无比狰狞,像是魔王发怒,整个房间几乎都颤动起来。 相比宋金刚的愤怒,左飞倒是显得平静许多,淡淡地说:“我说过了,李大威是我先盯上的,总得有个先来后到。” 我注意到左飞的眉毛上、头发上还有些冰碴子,显然刚为刘鑫处理好灵泉穴,刘鑫目前的进度就是灵泉穴,也就是说左飞的工作已经完成。我回头看了刘鑫一眼,他还在昏迷之中,并不知道屋内的事。 而宋金刚却是愈发地愤怒了,吼声震耳:“你还敢说你不是抢功?!” 左飞仍旧面色平静:“就算是抢功吧,那也是我先来的,到底谁抢谁的?” “我们是接到正规的举报,以及上级的命令才过来的,和你私下行动可不一样!”宋金刚据理力争,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无论如何,我都必须带走李大威!” 左飞却也不肯妥协,平静的话语之中带着寸步不让的坚定:“人,我留定了!不爽的话,就来硬抢!” 这一句话,不仅代表着左飞的坚决,更代表着他的自信,正是因为断定宋金刚抢不走我,才会理直气壮地说不爽来抢。左飞这样一向待人温和,逢人先露三分笑的主儿,能被逼得说出这样的话,可见这宋金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了左飞的话,宋金刚更加恼火:“左飞,你我都是十一星的实力,你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那么狂,以为我不敢抢吗?” 左飞平静地说:“你可以来试试看。” 左飞越是平静,宋金刚就越是恼火,仿佛被他看不起似的。宋金刚再度发出一声咆哮,猛地从腰间摸出一柄朴刀,就朝左飞“唰唰唰”劈了过去。我还是挺为左飞担心的,毕竟就如宋金刚所说,他们都是十一星的实力啊! 然而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宋金刚压根就没出几下手,就被左飞用缠龙手抓住了刀,接着又绕到他的胳膊上,“咔嚓”一声卸了他的关节! 朴刀“咣当”一声落地,宋金刚也垂着胳膊往后退去。左飞一样没有趁胜追击,而是目光平静地望着宋金刚。宋金刚“咔嚓”一下,又给自己上好了胳膊,接着再次朝左飞扑了上去,这次直接动用了硕大的拳头,狠狠朝着左飞的脸砸了过去! 宋金刚的块头极大。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如果是我,肯定躲不开这一拳。但左飞稍稍一个侧身,这一拳便落了个空,与此同时,左飞的手再次神不知鬼不觉地探了上去,抓着宋金刚的胳膊就是一扭,一声微小的“咔嚓”过后,宋金刚的胳膊再次垂了下去。 宋金刚往后疾退,再次给自己上好了胳膊,第三次朝着左飞冲了上去。 但结果是一样的,根本不用多久,宋金刚就垂着胳膊往后退去。 这一次,宋金刚没有再攻,而是站在原地喘着粗气,目光也有些惊恐地盯着左飞。 这三次交锋,我全部看在眼里,并且叹为观止,缠龙手实在太厉害了,不怕钢刀利刃也就算了,近战也完全不落下风,分分钟卸掉对方的胳膊,简直堪称无敌。 以后谁在我面前说缠龙手是笨功夫,我跟谁急! 宋金刚却还不肯罢休,稍作喘息之后,再次朝着左飞扑上。 “宋队长,别打了,你不是我的对手。”左飞淡淡地说。 宋金刚站住了脚步。 他知道左飞说得没错,连续三次进攻而不得,如果左飞痛下杀手,恐怕他早就没命了,再上也不过是自取其辱。龙组的五队成员也低下头去,唉声叹气起来。 “为什么……” 宋金刚喘着粗气、红着眼睛:“我们明明都是十一星的实力,为什么你强过我那么多?” 这不光是宋金刚的疑惑,更是现场所有人的疑惑。 左飞很平静地为他答疑:“你是十一星,是因为你的能力只能到十一星;而我是十一星,是因为龙组最高只有十一星。” 原来这就是答案。 同样都是十一星的龙组队长,实力未必真的不相上下。就好像学霸考一百分,是因为卷面最高只有一百分,所以即便其他学生考了九十八分,也未必能入学霸的眼。 左飞显然就是那个学霸。 “我明白了……明白了……” 宋金刚露出一丝苦笑,又悲哀地摇了摇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一群五队队员也跟上去。 其实在我看来,宋金刚的实力已经很厉害了,比起当初的剑西来都不差上多少,放眼整个华夏也是一流的存在。但可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和左飞的一番交手之后,让他意识到了自己和左飞的差距,所以才会如此的绝望,这种打击常人难以理解,但是我却可以理解几分。 大概就类似于我第一次和王晓雨交手的时候,这个看上去比我还小的家伙,竟然分分钟就秒杀了我,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到了宋金刚这个级别,龙组队长啊、国之重器啊,斩杀过多少坏人,抓捕过多少罪犯,军功章恐怕都拿到手软了,本身也骄傲的不是一星半点,结果这么轻松就被小自己好多岁的左飞给秒杀了,能不绝望吗,能不难过吗? 宋金刚离开以后,屋子里终于恢复了安静,左飞却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似的,告诉我说刘鑫已经治疗好了,让我自己也注意安全,他要走了。 “尽快利用你手里的资源和警方搞好关系,将自己的人脉也扩大一些,我们几个虽然能帮着你,但我们的影响力毕竟有限。有些地方照顾不到,还要靠你自己努力。” 左飞循循善诱,我也全部记在心里,说好。 左飞离开以后,我便把刘鑫挪到床上,我知道他还有一段时间才能苏醒。左飞说得没错,我已经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了,是时候打造一下自己的人脉关系了,保护自己也能保护身边的朋友。 不过在这之前,还是得先完成一件事情,昨天晚上就和铁面判官商量好的事情。 我打了电话,把小钟馗、幽冥老人、忘川怒汉、铁面判官都叫来我这。没叫笑面鬼和莲花婆婆。就像铁面判官说的,笑面鬼立场不明,而莲花婆婆不会真心去救杨大小姐。 除了铁面判官以外,另外三人并不知道我有什么事情,可能也没把我这个头儿很放在眼里,所以迟到的迟到、拖延的拖延,一直到中午才来齐了。 我也没有计较,毕竟对他们还有所求。 我做东,请他们吃了顿饭。 在饭桌上,我把准备营救杨大小姐的事和他们说了:“我来帝城虽然不久,但是也很仰慕大阎王,视大阎王为我的榜样。所以,我很想为大阎王做点事情,大阎王虽然不再出山,可我还是想救出杨大小姐,让她回去和大阎王团聚,大家觉得怎样?” 我把大阎王都搬出来了,几位大哥当然没有话说,纷纷表示同意我的主张。 但他们同样也有疑问。 “杨家固若金汤,门里门外都是卫兵,还有十二铁卫坐镇,怎么救呢?” “硬闯肯定不行,杨老将军毕竟身份不凡,我们说到底只是一群泥腿子。怎么敢和正儿八经的军方做对?” “最好还是暗中进行,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杨大小姐救出,才是上上之策。” 我点头,说对,你们说的都对。 接着,我便把我和铁面判官商量好的计划通通讲给他们。 几人均是震惊不已,谁也没有想到原来铁面判官早就安排好了一切,铁面判官消失的两年多就是在忙这事,他们几乎什么都不用干,就能坐享其成! “同意!” “去救杨大小姐!” 众人斗志昂扬,纷纷表示愿意共同前往。 说起大阎王的事情,他们总是有着浇不灭的动力。我也为此感到欣慰。 这么多年过去,我爸还有这么一群忠肝义胆的兄弟,真的值了。 他们当然也问我为什么没叫笑面鬼和莲花婆婆,我则一样实话实说,表达出了我的忧虑。几位大哥纷纷点头,表示我说的没错,莲花婆婆暂且不说,那个笑面鬼确实有点问题。 营救杨大小姐的行动计划获得大家的一致同意以后,我们便开始了积极的准备,该带的东西都带上,一切准备就绪,只欠东风。 夜。很快就来了。 参加行动的人在我房间集合完毕,除了我和另外四位大哥以外,他们还分别带了两个身手不错的兄弟,以防万一。这个配置,即便是撞上十二铁卫,也能全身而退。 虽然按理来说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晚上十二点钟,我们分别坐车出发,最后在某个挺大的公园集合。 这个公园,距离杨家所在的那条街道不远,直线距离大概也就两公里而已,铁面判官挖的地道入口就在这里。直线两公里。听着虽然不长,但是要挖一挖也很费劲,需要避开地下的所有管道,还要注意不要被人发现,所耗费的时间和精力,简直不敢细细去想。 铁面判官对大阎王的忠心,确实日月可鉴。 在铁面判官的安排下,一群人井然有序地进入地道,打着手电往杨家的方向去了。 地道里面七拐八折,足足半个多小时后,才走到了尽头,头顶就是出口,也就是杨家了。 铁面判官早就讲清一切,地道出口在池塘下面,所以大家也没废话,迅速换上早就准备好的水行衣,揭开盖子一个跟着一个窜了出去。所谓水行衣,其实就是一层油布,通体是密封的,能够保证我们不被池水浸湿。 反正池塘也没多深,用脚一蹬就上去了,也不需要换气。 上岸以后,我们便把水行衣脱了下来,放在草丛之中掩好。 这座池塘。有着我和任雨晴的很多回忆,数不清的夜里,我们在这里互诉相思之苦。 不过现在肯定不是伤春悲秋的时候,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整理好了衣服以后,便带众人朝着后院方向奔去。 我在杨家呆了好几个月,对这里的地形简直熟到不能再熟,哪里是监控上的盲区,没人比我更门儿清了。 铁面判官一样对这里颇有研究,前几天他还探过一遍地形,知道什么时候没人巡逻,从哪里走能够避开卫兵。在我们两人的带领下。大家很快来到了后院的梅园门口……

上一篇   866 王晓雨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