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6 王晓雨的报复 - 少年王

866 王晓雨的报复

明天就能救出杨大小姐? 毫无疑问,铁面判官说的百分之百成功率打动了我,我来帝城为了什么,不就为了能够救出我妈!现在大半年过去,终于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我当然非常开心并第一时间表示同意。 接着,我便和铁面判官商量了下明天晚上的行动计划,虽然基本没有问题,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决定叫上小钟馗、幽冥老人和忘川怒汉。如果不小心撞上十二铁卫,也好有个照应。 凭我现在的身份,喊来他们不是问题,不过现在已经太晚,还是明天再说。 商量完后,铁面判官便起身告辞,让我早点休息。我说不着急,我还想和刘鑫再聊一聊。铁面判官知道我和刘鑫多日不见,肯定有着很多话说,所以也没阻拦,将刘鑫叫进来后,便和老五他们先离开了。 刘鑫进来以后,和我相对无言,我问他怎么了,几天不见怎么还哑巴了? 刘鑫苦笑着说:“我觉得咱俩身份差距太大,不仅是帝城地下世界的头儿,还是大阎王的儿子;还有,咱俩实力差距也大,你都拿武道会冠军了,我才刚刚突破灵泉穴,都不好意思和你说话了。” 我捶了他胸口一下,说你丫真矫情,多少年的感情了还说这个? 刘鑫这才笑了起来。 我将他拉到阳台,让他喝茶。刘鑫问我:“我和我们大哥说了你的身份,你不生气?” 我说这有什么好生气的,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 当时我被龙组开除,又被定为a级通缉犯,正是处境艰难的时刻,刘鑫为了让铁面判官帮我,所以才说出了我舅舅是小阎王这事。当然,后来铁面判官不信,又亲自跑到省城展开调查,就是另外一件事了。 得亏铁面判官对待我爸忠心耿耿,但凡他对我有一点点歹意,我就可能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这并不代表我舅舅给我的忠告就无意义,笑面鬼不就是居心叵测的人么,王晓雨绝对和他有着利益纠葛,毕竟二十多年过去,指望所有人都对我爸忠心,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好在这次的宝押对了,收获了铁面判官这样一个忠心大将,这才叫做大浪淘沙,患难之中乃见真情。 所以在这事上,我不仅不怪刘鑫,反而要谢谢他。 另外,刚才得知刘鑫突破了灵泉穴,我也是蛮开心的。突破灵泉穴后,刘鑫也会寒冰拳了,实力当然更加强劲。他说还好有我的前车之鉴,提前找了一个妹子帮忙,水乳交融之后果然顺利突破。 我说什么交融? 刘鑫嘿嘿地笑,说:“你装什么,突破灵泉穴的时候,寒气和热气在身体里面打架,融合之后几乎快要爆炸,只有释放出去才能活命。还好你提前告诉了我,不然我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听着刘鑫的描述,我的心里蛮不是滋味,这才明白当时青龙元帅确实帮了我的大忙,她牺牲了自己的身体,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刘鑫并不知道我在想什么,仍在滔滔不绝地讲着他的经历,他说他虽然顺利突破灵泉穴了,可是最近莫名其妙犯了次病,疼的他满地打滚,持续了好几分钟,回想起来仍旧心有余悸。 说到这事,我便立刻向他说起我的经历,说我在武道会期间连续犯病两次,甚至第二次就发生在昨天晚上,差点没把我给疼死。刘鑫连忙问我后来怎么样了,我说这也正是我要和你讲的。 接着,我便把左飞为我疗伤的事,原原本本给他讲了一遍。 刘鑫得知我们身上的疼,是因为身体素质不过关,却强行导入天地之气,导致经脉全部受损才发作的,也是惊得不轻,同时又羡慕我有龙组三队队长帮忙疗伤。 我说我已经和左少帅说了,他也同意帮你疗伤! 刘鑫顿时欣喜万分,连声对我说着谢谢,并且问我什么时候方便。 当时也是有点聊嗨了,心想左飞之前才给我打过电话,应该还没有睡,便当着刘鑫的面,给左飞去了一个电话。但是电话刚刚接通,我就有点后悔,这都凌晨三点多了,未免有点太打扰了。 但是电话已经打通,我只好硬着头皮给他讲了一下事情经过,同时又说:“您看您什么时候方便,咱们另外约个时间就好。” 左飞说道:“没关系的,我现在去。” 这可把我激动的不轻,连声说着谢谢,刘鑫也是欣喜若狂,直呼左少帅果然和传说中一样是个大好人。 左飞来的很快,也就半个多小时的样子,就来到了我的房间。我先向他道歉,说很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搅你;左飞则说没有关系,他正好在附近执行任务,顺便就过来了。 左飞永远都是这样,明明帮了别人大忙,却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刘鑫非常激动,也是连声说着谢谢。 和昨天晚上一样,左飞也让刘鑫躺平在地、四肢展开,首先帮他检测伤情,接着开始为他治疗。 我知道这是一个大工程,又想起左飞已经连续两天没睡觉了,心里实在过意不去,便说明天再弄也行,毕竟刘鑫现在还没犯病。左飞则说没有关系,早弄早好,拖的久了容易出现意外。 左飞帮我疗伤,好歹中间还隔着个我舅舅,他们同为龙组队长,算是帮我舅舅的忙。可是刘鑫,他完全就不认识,还能如此尽心尽力,让我心中实在感动,我觉得如果是个陌生人,左飞一样会去仗义相帮,这样的人简直堪称伟大,说他心怀苍生都不为过。 和他一比,我就觉得自己实在太渺小了,因为我是那种特别自私、冷血的人,除了自己的朋友、亲人、兄弟以外,很少会管陌生人的闲事,从来也不关心陌生人的死活。 坦白说,左飞这种高尚的情操,我确实是学习不来,这就叫做本性难移。 一开始我还守着,看着左飞帮刘鑫疗伤,可我这几天下来实在太累,不一会儿就开始打盹。左飞看我很困,便让我去睡觉,说是等我睡醒以后,我兄弟就治疗完了。 我说没事,我陪着你。 嘴上虽这么说,但身体是老实的,不一会儿就趴在地板上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起来一看,外面的天光已经大亮,左飞还在帮着刘鑫疗伤,看位置已经进行到一半了。和昨晚一样,左飞大汗淋漓,显然很是吃力。 我也不敢打扰他,又去看我手机,发现是个陌生号码,立刻接了起来。 我“喂、喂”了两声,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我以为是打错了,正想挂掉的时候,却听到里面传来“嘿嘿嘿”的笑声。 一听这个笑声,我便忍不住汗毛倒竖:“王晓雨?!” 没错,正是王晓雨的声音! “不错嘛李大威,竟然还记得我。”电话里面,王晓雨仍旧嘿嘿地笑,笑声古怪而诡异。 我又好气又好笑,说咱俩才刚分开一个晚上,我怎么会不记得你的声音?你胆子挺大的啊,竟然还敢打电话来,不知道六大组织正在通缉你吗? 王晓雨发着狠说:“李大威,你别得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说你有毛病吧,揭穿你的是铁面判官,又不是我,你找他啊! 王晓雨说:“我先杀你,再杀他!” 我说你本事倒是不小,你连大阎王的儿子都敢冒充,现在整个帝城都在找你,你先自己活下来再说吧。 我也不想和他多费口舌,说完这句话后便把电话挂了。 左飞问我怎么回事,我便把王晓雨的话给他讲了一下。左飞一边继续给刘鑫疗伤,一边说道:“这个王晓雨的来头应该不小,否则笑面鬼不会那么捧他,所以你还是要小心点。” 左飞见多识广,不会无缘无故让我小心,我当然很信任他,便点头说好。 已经早上九点多了,左飞的治疗终于进入尾声。我给前台打了一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几份早餐,打算待会儿和左飞、刘鑫一起吃。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便有敲门声传来,我以为是送早餐的,也没多想,便走过去开门。 结果这门一开,便有一柄利刃朝我刺来,得亏我反应快,立刻就往后退,接着定睛一看,发现门外站着的人竟是王晓雨。 王晓雨的双手包着纱布,显然还未彻底恢复,这也是他握刀不稳,没有行刺成功的原因。看到他的瞬间,说实话我有点哭笑不得,这家伙也真是个暴脾气啊,刚在电话里说不放过我,这么快就找上门了。 我是一点都没怕他,他的双手还没恢复,肯定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我身后还有左飞,干掉他十个都没问题,我特么怕他个鸟啊?! 所以我打趣着说:“哟,王晓雨,你来啦,胆子不小啊,你觉得你是我对手吗?来来来,昨天还没打够,咱们继续练练。” 昨天没能杀了他为七尾蜈蚣报仇,本来就是我的遗憾,现在他自己送上门来,我肯定不能放过他了。 但王晓雨没再主动进攻,反而往后退了几步,脸上也露出几丝诡异的笑。 “李大威,我想对付你,何须自己动手?” “不要忘了,你是国家的a级通缉犯,只需要我打一个电话,自然有人来收拾你!” “你的地位确实不低,一个举报电话出去,你猜猜是谁来了?” “哈哈,我告诉你吧,是龙组的人!” 王晓雨的话音落下,在他四周左右便出现一群黑衣人,脸上统一蒙着黑纱,个个胸口刺着一条金龙,果然就是龙组的人……

上一篇   865 择日不如撞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