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7 武道会,开启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3枚玉佩加更 - 少年王

837 武道会,开启 为旧故灬然龙的第3枚玉佩加更

这个叫做王晓雨的年轻人,其实在刚出现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一来我俩的年纪差不多大,肯定免不了要多看他几眼,二来因为我不加入鬼王派,其他汉子都对我冷嘲热讽的时候,唯有这个王晓雨默不作声、一语不发,也让我对他有了一些潜在的好感。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王晓雨不发声则已,一发声就一鸣惊人,竟然说我只配给他提鞋! 这时我才明白,原来他之前不是不发声,而是不屑于发声。 这个王晓雨年纪轻轻,就能站在笑面鬼的身边,我从未轻视过他的实力,却没想到他是这么的狂,当着众人的面就侮辱我。我也是个年轻人,同样也年轻气盛,当场就有点怒火中烧,死死地盯着这个王晓雨。 王晓雨却还是一脸不屑的样子,甚至连看都懒得看我,抬头看着天上的云。 就连笑面鬼都哈哈笑了起来:“李大威可是前龙组成员。刚才咱们也见识了他的实力。王晓雨,你说他只配给你提鞋,是不是太狂妄了一点?” 这个笑面鬼,表面上似乎在为我说话,实际上颇有点挑拨离间的意思。但不得不说他是成功的,王晓雨听了这样的话后,再次冷笑一声说道:“是吗,那你问问他,敢不敢和我打一架?” 王晓雨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仍旧看着天空,头也昂得很高,看都没有看我一眼。笑面鬼唯恐天下不乱,又回过头来对我说道:“李大威,有没有兴趣和我这位小兄弟切磋一下?” 我等的就是这一句话,我实在看不顺眼王晓雨那副高傲自大的模样,恨不得立刻给他一点教训,所以马上说道:“来啊!” 这两个字,终于勾起了王晓雨的一点兴趣。 王晓雨这才低头看向了我,但是眼神之中仍然有着高高在上的味道,嘴角也勾起一抹透着邪魅和冷酷的微笑,对我说道:“要打可以,但你输了的话,可要为我提一次鞋。” 王晓雨的狂傲再一次激怒了我,我的怒火“噌噌”地往上冒,毫不犹豫地答道:“可以!” 王晓雨笑了起来,甚至还冲我吹了一声口哨,显然在鼓舞我勇敢上前,仿佛他是睥睨天下的主宰之神,而我只是游荡凡间的卑微蝼蚁。 我见过狂的,实在没见过他这么狂的,这个家伙究竟有什么本事,就敢这么骄傲自大、目中无人?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手持打神棍就朝他冲了上去。冲势之猛犹如一头刚刚下山的恶虎! 笑面鬼等人,也悄无声息地退到一边,给我们两人腾开了战场。 转瞬之间,我就已经奔到王晓雨的身前;我一出手,便是我最凌厉、最凶狠的招式,将打神棍法的精髓一股脑地全使出来,打神棍幻化成了一条几乎看不见的黑影,以翻云覆雨、翻江倒海一般的威势迅速扫向王晓雨的浑身上下,如果他要扛不住我这一招的话,必将粉身碎骨、七零八落! 当初我暴揍杨少宇,用的就是这招,那家伙好歹也有六星实力,所以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一条命,但也落了个金钱豹似的浑身伤疤。 别怪我出手狠,实在是这王晓雨太狂傲了,我要是不给他一点教训的话,这家伙恐怕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然而令人惊奇的是,我的冲势已经足够猛、动作也足够凶了,王晓雨却是一点都不在乎似的,甚至都没有把自己的武器摸出来,就那么云淡风轻、面带冷笑地看着我。 直到打神棍已经攻到他的身前,他才猛地顿脚迅速往后退去。险之又险地避开了我的几套连招。王晓雨能够避开,我也没有太大惊讶,毕竟他年纪轻轻就能站在笑面鬼的身边,必然有着他独特的实力;而且笑面鬼点名让他和我切磋,必然也是觉得他够格和我交手。 所以我并未气馁,而是继续疯狂地向他攻去,手中一支打神棍几乎被我舞得出神入化,一招比一招快、一招比一招猛,不给王晓雨留任何余地。王晓雨连退了七八步,始终都处在防守的状态,一次也没主动招架或是进攻。 就当我以为自己已经压住王晓雨的时候,王晓雨的嘴角突然再次勾起一丝冷笑,轻声说道:“就只有这样而已吗,还真是让我失望啊!” 听到这一句话,我的心中顿时一凛,难道这家伙始终不出手,不是被我压得出不了手,而是在观察我的实力和招式?就在我疑惑的一瞬间,王晓雨倏地出手,我甚至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动作的,他的右拳就已经穿过我的重重棍影,狠狠一下打在我的胸口! 几乎没有任何悬念,我就好像被一辆正在行进中的火车撞到一样,当时就觉得这冲撞力根本就不是我能承受的了,整个人也毫无意外地迅速往后倒飞出去,“砰”的一声摔倒在重重荒草之中,足足翻了两个滚才停了下来。 鬼王派的那些汉子都是“嚯”的一声,接着一个个喜笑颜开起来,说着“晓雨真是不错”“年轻人中,晓雨真是独当一面”之类的话。笑面鬼则是面带微笑、一言不发。 而王晓雨,则长身而立,双手都背到了身后,脸上的不屑之意也更浓了。 我当然是不服气的,竟然被人家一招就给打败了,肯定是我太急于求胜的缘故,我一定要稳住,一定要稳中求胜。于是我立刻翻身而起,再次手持打神棍冲了上去。 王晓雨顿时“啧”的一声:“还不服输啊?” 我不说话,咬着牙朝他冲去,手中的打神棍再次狂劈而下。这一次,我不再那么急,也不再那么猛,而是一招一式有板有眼,力求稳重、有序。尽量发挥出打神棍最大的威力来。 我连着劈了七八棍,王晓雨仍是只退不进、只防不攻,一边避还一边微微点头说道:“这次不错,有那么点意思了!” 那模样,就好像他是一代宗师,正在点评我的功夫似的。这当然让我很不爽了,心想你算什么东西,也有资格来点评我?我刚这么想完,王晓雨突然话锋一转,说道:“不过,要对付我还是不够!” 这句话一出口。王晓雨的拳头再次打了过来。 说来也怪,按理来说我的打神棍攻守兼备,不光进攻的时候可以无比凌厉,顺便还能将自己的上下三路护好,舞得那叫一个密不透风、针插不进,但王晓雨的拳头,偏偏就能神奇地穿过我的重重棍影,然后准确无误地打在我的胸口。 和上次一样,我的身子再次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荒草地里。 “好!” 四周那些鬼王派的汉子再次轰然喝彩,毫不吝啬地为王晓雨送上了雷鸣般的掌声。王晓雨则再次长身而立,以居高临下的态度看着我。笑面鬼也微笑着道:“好了,既是切磋,那就点到为止。李大威,王晓雨是我手下最出色的年轻人,你就算是输在他的手上也不丢人……” 话虽如此,可我还是很不服气,再次从地上一跃而起,朝着王晓雨第三次扑了过去。 笑面鬼看我还没有放弃,于是也闭上了嘴巴。 我像一阵旋风,再次冲到了王晓雨的身前。手中的打神棍也如狂风骤雨一般扫向了他。面对我的攻势,王晓雨仍旧面不改色,只是微微摇头,似在叹息我的不自量力,在我攻出四五招后,他的拳头再次窜了出来,依旧成功穿过我的重重棍影,准备将我又一次地打倒在地。 再一再二不再三,我肯定不会掉在同样的坑里第三次了。 这家伙不是打拳很厉害吗,好,咱们就来较量一下拳头! 我心里这么想着,打神棍已经猛地被我甩到地上,同时暗中催动体内的龙脉之力,穿过右手腕处的阳谷穴后,一股热量便聚于右拳之上,将整个拳头烧得通红,丝丝白气也从指缝之中渗出。 虽说我现在有“炎烧拳”和“寒冰拳”两个杀手锏,但说到底还是“炎烧拳”运用的更娴熟些,威力也更大些。 我不敢说我的炎烧拳或是寒冰拳有多厉害,但在和人“对拳”的战斗中还没输过,尤其是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更是能把对方打个猝不及防。之前在夜明的兵部大比上,单论实力我并没有西门牛厉害,但就靠着这样的出其不意,硬生生将他给打败了! 这次也是一样,我相信王晓雨绝想不到我会突然和他对拳,一定能打他个猝不及防! 果不其然,王晓雨看到我突然扔掉打神棍,换拳来和他打的时候,当下就“咦”了一声,但也没有多想,仍旧一拳砸了过来。看得出来,他对自己的拳头十分自信,即便跟人“对拳”也毫不畏惧。 眼看着我们两人的拳头就要撞到一起,我似乎已经看到王晓雨惨叫一声,接着捂着拳头狂嚎不止的场景,那样我就可以挽回一点损失的颜面了。我的心头腾起一丝兴奋,心想我看你能狂到几时! 然而就在这时,王晓雨突然再次“咦”的一声,似乎发现了我拳头上的异样,面色也变得有点古怪起来。 他没有选择继续和我对拳,而是猛地变拳为掌,在他的掌中,也赫然出现一柄匕首,刀锋上面寒芒闪现,朝着我的拳头直刺过来。 太快了,王晓雨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我是怎么都没想到王晓雨会突然变招,还变戏法似的多出来一柄匕首,但我知道我肯定不能撞上去。我的右拳虽然灼热、滚烫,但说到底也只是一只肉拳,不是铜皮铁骨,不能刀枪不入! 所以我的心头一惊,同样只能猛地收拳。 但我收了回来,王晓雨却没停手,他的匕首继续往前刺来。“噗呲”一声正中我的胸口。眼看着他的匕首还要继续深入,笑面鬼大喊了一声住手,王晓雨犹豫一下,“噌”的一下将匕首收了回去,我胸前的伤口虽不严重,但也殷成了一片红色。 我知道自己刚从鬼门关走了一趟,要不是笑面鬼及时喊停,我这条命都没了。 我的面色苍白,豆大的汗从额上流下。 我知道我输了。 虽然我还有力气战斗,但显然已经没必要了。王晓雨手下留情,我白捡回来一条命,如果还要继续上前,就有点不知好歹了。我呆呆地站在原地,任由胸前的血不停流着,也还是一动不动、一语不发。 王晓雨收回匕首,往后退了几步,又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我没有回嘴,也没有脸回嘴,因为他说得没错,确实是我不自量力。如果王晓雨想的话,在打我第一拳的时候,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出匕首,瞬间置我于死地。 回想起我之前还想给人家一个教训,治治王晓雨的狂傲病,真是有点可笑! 他有狂的资本,狂的正大光明,狂的理所应当! 四周也是一片窃窃私语,不知他们是在夸王晓雨,还是在笑话我。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整个脑子都是乱的。 不知过了多久,王晓雨突然把脚上的鞋一甩,说道:“来吧,给我提鞋!” 这几个字,像针一般钻进我的耳朵,顿时让我倒吸一口凉气。我低头看向那只已经被王晓雨脱下来的布鞋,上面沾着不少的草灰和泥土,让我去提那只鞋,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可是又能怎么样呢,这是战斗之前就已经说好的事,我不可能出尔反尔、言而无信,我自己说出口的话,就是打碎牙齿都得往肚里咽。我忍着心里巨大的耻辱,默默地走向了王晓雨的那只布鞋,然后慢慢低头去捡。 四周起了一阵笑声。鬼王派的那些汉子都在笑着,嘻嘻哈哈地看着我去捡鞋。就在不久之前,他们还一个个怒骂我太狂妄了,竟然连笑面鬼的邀请都不接受,现在也算是报了他们的仇。 就在这时,笑面鬼的声音突然传来:“够了!” 我的手指僵在半空。 笑面鬼走了过来,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李大威,我邀请你入鬼王派,确实是看中了你的实力,但你也并不是唯一,我手下比你厉害的大有人在。看得出来,你小子挺狂,觉得自己挺有本事是吧?所以我才用这样的方式杀杀你的锐气。你也不要见怪,年轻的时候败上几次,其实对你也有好处。行了,武道会结束之后咱们再见。” 说完这番话后,笑面鬼伸脚一踢,将王晓雨的鞋踢了回去,让他自己穿着。接着,笑面鬼便带着他的人离开了,随着脚步声渐渐远去。老林子也渐渐安静下来,只剩我一个人了。 我站了很久很久,才满脸颓然的一屁股坐倒在地。 虽然笑面鬼最终没有让我捡鞋,但是我受到的屈辱却比捡鞋更甚。 不可否认,之前我在拒绝笑面鬼的时候,确实带着一丝傲气,觉得自己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本事,各大派还不是随我挑吗?正是因为如此,笑面鬼的心中才暗暗不爽,才用这样的方式来教训了我一下,让我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 说句实话。我从未觉得自己是天下无敌的,毕竟我见过太多的高手了,从凤城到帝城,能够秒杀我的高手大有人在。小阎王也告诉过我,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我也知道这世上的高手很多,现在的我连个屁都算不上。 可在我这个年龄段里,至今没有遇见过一个比我还厉害的,我出色的身手、弱冠的年龄,常常会引起人们的惊叹,或许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这样的话听多了,我真的以为自己在这个年龄段是无敌的! 猴子、黄杰他们虽然厉害,可他们已经二十七八岁,我甚至也时常在想,等我到了他们那个年龄,实力未必就比他们弱了! 年轻就是我的资本,我还有大把的时间去挥霍、去进步,和我同年的人里,又有哪个比我还厉害呢?这样的话,我虽然从来没说出口,可我心里一直是这样想的,这也是我一直引以为豪的骄傲! 可是现在。和我同龄的王晓雨,成功击碎了我的幻想,将我的骄傲也砸了个粉碎,甚至还踩在地上跺的稀烂。王晓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哪怕是在这个年龄段里,我也是个狗屁,而他才是真正的王! 王晓雨说得没错,我只配给他提鞋。 我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满心的沮丧,所有的骄傲和自豪都不复存在…… 我连王晓雨都打不过,还想在帝城的武道会上大显身手。简直就是可笑至极。 可我能放弃吗? 我扪心自问,就这样放弃了吗? 答案肯定是不能的,在我人生的字典里面,从来没有“放弃”这个字眼。在我最弱最弱的时候,面对赵松或是程虎这样的强敌,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放弃”这两个字,知难而上、逆流而上一向都是我风格,也是我的本色! 无论是我的本性也好,还是大阎王的血脉传承也罢,今天所遭遇到的惨败,不仅没有将我打倒。反而让我更加的不服,也让我认清了真实的自己。 距离帝城武道会的开幕没有几天了,现在临阵磨枪显然已经来不及了,我在武道会上或许也难有大的作为。但我并没有因此放弃,也没有因此颓废,熊熊的战火燃烧了我的胸膛,冲天的意志轰炸着我的身体。 我要拼搏,我要奋斗,我要挥洒热血,我要不留遗憾! 天空慢慢暗了下来,我整个人也一跃而起。重新拾起了自己的打神棍,在这偏僻无人的老林子里更加疯狂的努力起来…… 几天的时间下来,除了吃饭和睡觉以外,我无时不刻都在练功,全心全意地投入到龙脉图的修炼之中,终于在帝城武道会的前夕,成功突破了第三十四处穴道…… 龙脉图,越往后练难度越大,甚至进步也不明显,但我还是有着脱胎换骨般的感受,在武道会正式召开的那天晚上,自信满满地和金爷一起走进了小钟馗的“重天酒店”。 重天,就是“三十三重天”的意思,意思是这座酒店一共有三十三层,只要登上最顶一层,就能站在帝城的地下巅峰,号令群雄! 这样重要的武道会,当然场面极其盛大、高手汇聚一堂。 但凡是武道会,当然也有个开幕式。 开幕式在重天酒店的地下进行,那地方可真是宽敞,四面都是座位,足可容纳好几千人。就这也坐不下。来的迟了只能聚在大堂,大堂有个直播开幕式的大屏幕,可以供人观看。 据说这样的武道会,也是官方默许了的,因为有什么问题、纠纷,在武道会上解决挺好,只要别跑到大街上影响老百姓,官方还是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武道会,由“阎罗教”主办,开幕式的主持人,当然也由小钟馗来担任。 我和金爷一伙人来的挺早。所以有幸在地下大厅里占了位置,可以近距离地看到小钟馗。小钟馗现身以后,顿时让我吃了一惊,因为这小钟馗长得实在是太丑了,凶神恶煞不说,脑门上还顶着个大瘤子,怪不得外号要叫小钟馗,简直跟古画上的钟馗一模一样。 自从来到帝城,我一直是龙组的人,所以没怎么接触过地下世界的人,也是在最近才开始和各路大哥结交;但是因为金爷的地位和影响力都有限,接触到的大哥级别也没多高,像是小钟馗这样顶级的大哥,更是第一次见。 小钟馗有五十多岁,是上一届武道会的冠军,虽然长得难看,但是往台上一站,也是不怒自威、威风凛凛,现场立刻响起一片如雷般的掌声和欢呼。这两年来,小钟馗一直是帝城地下世界的执牛耳者,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颇为引人注意。 和我之前参加过的两次比武大会一样,小钟馗也先介绍了一下帝城武道会的来历,原来这武道会是大阎王还在的时候定下来的规矩,每两年就进行一次比武盛会,得冠军者便能统领帝城的地下势力。 不过在大阎王还在的时候,每一次冠军都被大阎王所拿下,所以大阎王直到现在仍旧是帝城地下世界的一个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