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3 疯狂的一夜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8次加更 - 少年王

813 疯狂的一夜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8次加更

想要抓到飞贼,得先引出飞贼。 如何引出飞贼,其实以前阿古在的时候,我俩就不止一次地商量过了。 这群飞贼非常狡猾(并不是一个人,只是每次出现的时候是一个人罢了,其实是个组织严密、目标明确的群体),自从我们龙组分队进驻杨家以后,几乎就没怎么出现过了,仅仅出现过的两次,都是在我们龙组出现疏漏的时候,一次是我们和杨少宇发生冲突的那天晚上,一次是猴子他们刚刚大闹杨家过后的几天。 由此可以说明,他们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只要我们一出现什么问题,他们马上就会趁虚而入。如果我们假装“出现问题”的话,是不是就能将他们引出来了? 比如,我们可以假装疏于职守、消极怠工,巡夜的时候故意偷懒,接二连三地这么弄上两次,对方就是想不上套都难啊! 阿古之前就很认可我的提议,但他觉得这样做有点冒险,如果抓住飞贼也就算了,没有抓住就是我们的锅,所以当时并没答应。梁海虽然有点自大的毛病,但也不笨,很快就提出了和阿古一样的问题,如果到时没能抓住,回头一查监控,发现飞贼来到时候,咱们都在偷懒,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说这就需要咱们几个辛苦一下了,更改一下工作时间,以前不是轮着来吗,现在一起上阵,绝不放过任何一个飞贼。 在我的劝说之下,梁海终于决定铤而走险、搏上一回。 梁海问我要不要提前和谢管家知会一下,有他的认可应该更顺利点。我说不用,谢管家一心求稳,只要杨家没事就行,他不会同意咱们冒这险的。说是劝说,其实有点胁迫的意思,毕竟梁海的胆子也不是很大,就怕途中出点什么问题担待不起,但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终于妥协。 拳头大还是有好处的,梁海说得没错,强者为尊。 说干就干。 要想营造出疏于职守、消极怠工的假象,表面上的工作时间得调一下,之前是梁海、余伟文各两个小时,我和万毒公子再两个小时,最后由我独自承担两个小时;现在,成了每人一个半小时,一人工作完了去叫醒另一个人,如此循环交替,一直到第二天早上的六点。 以前两个人,还能互相监督,现在一个人,“偷懒”的机会就大了,工作的时候就悄悄找个地方睡觉。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另外三人会分别潜伏在前院、中院和后院,只要飞贼一出现,立刻发出警报,全力缉拿! 我和梁海商量好后,便把余伟文和万毒公子叫来,将这个引出飞贼的计划告诉他俩。这样一来,工作量无疑加大许多,他俩有些不大愿意,但还是愿意配合。 于是当天晚上开始,我们便实行起了新的工作时间。 “消极怠工”肯定不能一开始就表现的那么明显,毕竟我们都来杨家三个月了,一直兢兢业业、尽忠职守,突然开始偷懒也太假了,连杨家都敢闯的飞贼肯定不傻。 所以我们起初也要勤奋一点,在各自工作的一个半小时里恪尽职守,再慢慢地开始“溜奸耍滑”,只要戏做得足,不怕对方不信。 在最开始的几天里,我们表现得和以前一样认真、仔细,随着时间慢慢推移,才慢慢出现了偷懒、马虎的现象,继而践行我们的“引贼”计划。这期间里,我是真的做到了“忘却”任雨晴,一次也没去池塘找过她了,我不想让自己变成阿古那样。 阿古是第一次谈恋爱,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尚且情有可原;我也算是个老手了吧,连孩子都有了,实在没有必要再陷进去。 这天晚上,到了凌晨四点半后,万毒公子把我叫醒,轮到我去外面工作。 我一边走,一边假装打瞌睡,时不时就靠着柱子休息一下,从前院溜到后院,再从后院溜到前院。期间经过池塘数次,我连眼睛都没瞟上一下,不能说我完全忘了任雨晴,但我可以做到控制自己的脚。 然而,我刚溜达了十多分钟,穿过一截长廊,走到一块假山后的时候,一个人影突然从旁边的树后走了出来,径直站到了我的身前。我吓了一跳,以为飞贼来了,本能地就要摸出怀中钢管,结果定睛一看,发现站在我身前的人竟是任雨晴! 我已经一个星期没有见她,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大大的眼睛、薄薄的嘴唇,脸庞光滑细腻、肌肤吹弹可破,肩上也依旧披着那件白裘,说她是天上的仙女下凡,也一点都不为过;只是,她的脸色有些憔悴,眉宇间也有挥之不去的哀伤,似乎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郁结在她心中。 是因为好几天没见我吗? 虽说我在努力忘记任雨晴,并且这几天也做得很成功,想起她的次数已经少之又少,可在看到她的瞬间,我就知道自己的努力是徒劳无功的了,我还是一如既往的激动,一颗心也怦怦直跳,像是胸口装了一个马达,恨不得要从喉咙里蹦出来。 只是我努力克制着自己,一张脸上仍旧装得非常冷漠,我可不想让自己看着像个雏儿,所以冷着脸说:“有事?” 任雨晴倒是开门见山,咬着唇说:“为什么不来找我了,不知道我每天都在等你?” 这样的话,如果从一个普通的姑娘口中说出,和“”的味道真不差多少了,实在太过暧昧,也容易让人想入非非。实际上,即便是老手的我,都忍不住心里一荡,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但我知道任雨晴没有其他意思,我就好像一条经常被她喂养的流浪狗,突然有几天没有出现,让她觉得奇怪罢了。于是我又冷冷地说:“晴姑娘,真是不好意思,我还有自己的工作,不像你一样整天无所事事。” 她不喜欢“少夫人”这个称谓,我也不能真的叫她晴儿,所以就用“晴姑娘”代替,既不失礼貌,又拒她于千里之外。我一心想要将她早点赶走,省得再来扰乱我的心绪。 听了我的话后,任雨晴倒冷笑了起来:“工作?真是个好理由啊,那你前些日子干嘛盯着我看个没完,只要我一到池塘,你就必在一边守着?哦,现在看腻我了,就说你有工作,你觉得你可笑不可笑?还有,我可不是无所事事,我每天有多辛苦、多劳累,你根本就想象不到!” 任雨晴前面的话,还让我觉得有所愧疚,因为确实是这样的,我在池塘边上看了她足足有一个星期,那个时候不说工作,现在倒是说起工作来了,确实虚伪,也确实可笑;但她后面的话,却让我的心里无比光火,她在杨家有什么事,不就是照顾杨少宇吗,杨少宇的精神状态不大稳定,而且还有暴力倾向,照顾他当然辛苦劳累,但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我恼火地说:“哦,你照顾杨少宇累了,所以才出来找我解闷?那很抱歉,我不是你的宠物狗,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所以恕不奉陪!” 说完这句话后,我心里觉得痛快极了,当然因为情绪过于激动,所以显得有点气喘吁吁。 任雨晴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许久才说了一句:“你,吃醋了?” 吃醋?! 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又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一想到她整天照顾杨少宇,每天陪在杨少宇的身边,说不嫉妒那是假的。可这又有什么意义呢,于是我又冷冷说道:“没有,他是你的未婚夫,我又怎么敢吃醋呢?还有,时间快到了吧,你该回去照顾他了。” 以前每到这点,她就得急匆匆地回去,因为杨少宇又该醒了。 在我的提醒之下,任雨晴看了看手表,才说:“不着急的,他还有一会儿才醒。” 听到这话,我非但不觉得欣慰,反而更加的生气了,我不知道我算什么,只有在杨少宇沉睡的时候,才能和任雨晴说几句话吗?我真是受够这种奇怪的关系了,还是下定决心当断则断吧。 我便往后退了一步,说是吗,可惜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这话,我便转过身去,准备离开任雨晴了。结果任雨晴“哎”的一声,竟然伸手拉住了我的胳膊。说句实话,我要想甩开她,实在轻而易举,但那时候不知为何,我又有点舍不得了,被她那只小手抓住胳膊的一瞬间,我就好像浑身上下都触了电似的,四肢也像是没了力气,只想被她的手永远这么抓着,再也、再也不要松开。 只是因为我的骄傲,我又故作冷漠地回过头去,说道:“还有什么事么?” 任雨晴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你,是不是真的很喜欢我?” 任雨晴的这一句话,于我来说如同平地的一道惊雷,震得我脑子一阵嗡嗡直响,像是里面开了架直升机。我简直不敢相信任雨晴会问出这样的话来,我一直以为我在她眼里就像条宠物狗,只是寂寞了才来逗我一下而已,可她现在竟然提出这样的问题,说明她没有把我当狗,而把我当作活生生的人! 只有人,才能说喜欢和不喜欢! 我瞪着眼睛,痴痴呆呆地看着她,一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二是不知道她问这话的具体用意,就算我说了我喜欢她,又能怎么样呢,难道她会说也喜欢我,然后抛弃杨少宇和我在一起? 这怎么可能! 倒不是我妄自菲薄,我也不认为我是缺乏男性魅力的,否则李娇娇、冯千月、怀香格格她们也不可能会喜欢我,可那毕竟是建立在长期的相处之下,才慢慢开始日久生情的。 而任雨晴呢,我们连认识都没多久,真正的见面也才几次而已。她是高高在上的世家少女、任老将军的亲孙女,身份何其尊贵!而我是龙组的一名普通成员,在杨家也没有任何的耀眼之处,说白了也只是给人看门的狗。我俩的身份天差地别,一个是天上翱翔的凤凰,一个是地上卑微的蝼蚁,能够见上几次已经很不容易,已经算是上天给予的恩赐了,她又怎么可能会喜欢我。 哪怕就是我已经救过她两次,都不可能! 没有人会对我一见钟情,从来都没有过。 我又没有什么王霸之气,跺跺脚就能让女人为我倾倒;也没有盖世的容颜,微微一笑就能让女人投怀送抱;更没有惊天的功夫,一露面就能掀起惊涛骇浪!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任雨晴不可能看得上我啊! 那她问我这个问题,到底是为什么呢,仅仅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吗? 毕竟被人喜欢,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任雨晴的时候,任雨晴突然松开了我的胳膊,接着把手慢慢上移,滑过我的臂膀,抚过我的胸膛,最终放在我的脸上。 任雨晴的手掌软软的、凉凉的,但是贴在我的脸上以后,却让我觉得比火焰山上的石头还要滚烫。任雨晴突然间的动作惊到了我,如果说在这之间她还只是将我当做一个可以聊天、解闷的普通朋友,或许因为长期高高在上的地位和身份,不太懂得普通朋友间的相处才有些引人想入非非的话语,可她毕竟是个已经二十挂零的女孩,就是再天真也该懂得异性之间的差别了,不会不懂得这样抚摸异性的脸庞,代表着怎样的暗示! 我彻彻底底的懵了,完全不懂得任雨晴的用意,这个姑娘到底要做什么、想做什么? 我瞪着一双眼睛,呆若木鸡地看着她。 也就是在这时,任雨晴的薄唇突然轻轻开启:“喜欢我,就要了我吧。” 任雨晴的声音空灵而轻盈,犹如一连串细细的蚂蚁,悄无声息地钻进我的耳朵。她明明就在我的面前,可是声音却像来自遥远的天边,让我觉得无比的不可思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果说任雨晴之前的行为和语言,只是让我觉得奇怪和百思不得其解,搞不清楚她到底什么用意的话;那么现在,她说出的这一句话,简直就已经是明示了,真就如同一块泰山那么大的巨石,狠狠砸进我心底本就不太平静的海洋之中,溅起千万层楼那么高的滔天巨浪! 虽然她还年轻,偶尔也会露出天真的一面,可她毕竟已经是个成熟的成年女性,不会不懂得“要了我吧”这几个字的含义,更不会不知道对成年男性说出这句话后会有什么后果! 可是,为什么呢? 究竟是为什么呢?! 不可否认,她的这一句话成功燃起了我身为雄性的熊熊欲火,这样一个曼妙的、美丽的、活生生的女孩站在我的面前,还用她的一只柔荑轻轻抚摸着我的脸,任何一个雄性都不会无动于衷的啊! 可是,我心底的疑惑还是战胜了我的,我搞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什么状况,甚至以我长久以来的警惕心和提防心,让我怀疑这是不是什么圈套,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我? 所以,我的虽然被撩了起来,但还是一动不动地看着她,想从她的口中得出答案。 但,换来的却只有沉默。 一秒、两秒、三秒。 一分、两分、三分。 我一动不动,任雨晴也一动不动,整个世界都是一片寂静。杨家院中当然偶尔会有卫兵巡逻,但他们有固定的线路,不会到这些假山、草地中来,而且我们四周也都是树,根本没人能看得到我们。 巡视杨家的边边角角,看看有无飞贼藏匿其中,一向是我们龙组分队的责任。 不知过了多久,任雨晴突然发出“嗤”的一声笑来。 但她这笑,不是恶作剧成功后的笑,而是不屑一顾的冷笑。 任雨晴把手收了回去,冷笑着道:“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胆子,原来也不过如此。因为我是杨少宇的未婚妻,所以你怕了、怂了、软了、缩了,担心和我发生什么以后,遭到杨家的报复是不是?嘿嘿,原来你是这么没用、窝囊的男人,真是浪费我的感情啊,真是无趣、无趣。” 任雨晴一边摇头,一边转过身去,准备离开这了。 但也就是她这句话,成功引起了我的愤怒,激起了我的怒火! 我会担心遭到杨家的报复? 我会因为她是杨少宇的未婚妻,所以不敢下手? 开什么玩笑! 没有男人会承认自己是没用的、窝囊的! 所以在任雨晴转身的一瞬间,我便猛地朝她身上扑了过去,成功将她压倒在地以后,又带她滚到了一边的草丛之中,然后开始疯狂地啃噬她的脸颊、脖颈,并且一只手粗暴地撕扯着她身上的衣服。 任雨晴不怒反乐,嘻嘻地笑着,用手抱着我的背脊:“来吧,来吧,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威猛!” 我看出来了,这个娘们根本就没有她表面上看着那么纯真无邪,她根本就是个中老手,十分擅长以纯真的一面勾引男人,其实她的本性是淫荡的、下贱的,否则怎么会背着未婚夫杨少宇,在外面跟野男人做这种事情? 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由此可见,她有多么放荡! 在这之前,我被她纯真的外表给欺骗了,以为她真的纯洁无瑕,像天上的仙女一样不食人间烟火,稍微看她一眼都是亵渎了她、冒犯了她。现在才知道天真的是我,愚蠢的也是我,原来在我对她心心念念的同时,她早就将我当作了口边的猎物。 这个女人,还真是会骗人啊! 在这之前,其实我并没有真正尝过女人的滋味,虽然我有无数次的机会能够得到李娇娇她们,但是最终都没真的迈出那一步去,因为我不能保证她们的未来,不能保证将来一定能够给予她们幸福,所以迟迟没有下定决心真的发生什么。 即便青龙元帅怀了我的孩子,对那一夜我也完全没有印象,所以也说不上来算有什么经验。 但是这种事情对男人来说,到底是无师自通的。 在任雨晴面前,我没有任何的心理压力,反正是她自愿的,也是她主动勾引我的,她一个女人都没觉得有什么,我一个男人又怎么可能会矜持呢? 那就来吧,谁会怕谁! 虽然我已经当了爹,但是这种事情于我来说算得上是真正的第一次了。我没有温柔,也没有怜惜,有的只是粗暴和狂野,我就像是一头草原上发了狂的雄狮,一心只知道进攻、进攻、进攻…… 在这过程之中,我完全失去了理智,也不可能冷静下来。熊熊的欲火侵蚀着我,我又倾尽一切所能地施展在任雨晴的身上。过程之中,我察觉到任雨晴流出了眼泪,好看的脸上也充满痛苦,但她一直在强忍着,双手死死抓着我的脊背,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我在疯狂之余,又忍不住在想:看看,这个娘们又装纯了,成功吃到了我这个猎物,不知道心里有多开心呢! 第一次,我不知道有多长时间,好像很长,又好像很短。 最终,我像一头累瘫的驴,从任雨晴的身上滚了下来,躺在旁边的草地上呼呼喘气。草地当然是凉的,但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冷,现在的我浑身上下仍旧滚烫无比。 “爽了吗?”我喘着气,冷笑着。 任雨晴没有回话,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直到这时我才看到,她的泪痕已经挂满整个脸颊。她的面上没有任何表情,像是一座冰山那么冷酷,她匆匆忙忙地穿着自己的衣服,最后裹上那件已经沾满灰尘的白裘,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离开了这,似乎十分痛苦的模样,连路都有点走不直了。 看着她略显吃力的背影,我又忍不住开始冷笑,心想你继续装,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直到任雨晴的背影彻底消失,我才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这是我真正的第一次,不得不说还是很舒服的,怪不得很多男人为色着迷,女人真是这世上最的尤物啊! 想到自己竟然把杨少宇的未婚妻给上了,我实在有点忍不住想笑,想要放声大笑。这一夜实在有点疯狂,也实在没有让我想到。 没想到杨家此行,竟然还有这种好事。 阿古,我这也算是为你报了仇了。 笑着笑着,心里又忍不住有点苦涩,毕竟真实的任雨晴和我想像中的模样完全不同,就好像是一块美丽的海市蜃楼,被我给亲手打破之后,才发现是一块贫瘠的沙漠…… 此中的难过和苦涩,也唯有我一个人懂。 但打破就打破了,好歹是得到了,没有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道理。 我起身后,眼睛不由自主地往我和任雨晴刚才奋战过的地方瞟了一下。这一瞟不要紧,顿时就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见那片已经被我们压垮的草丛之上,其中有一小片灰色的草叶之间,有着一些不易察觉却又鲜明可见的淡淡血迹……

下一篇   814 让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