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3 接近小姐者,死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4次加更 - 少年王

803 接近小姐者,死 为用户704274的皇冠第4次加更

梅园挺大,占地少说也有七八亩,顶得上一个小型的中学操场了。在这寸土寸金的地带,竟然还有这么大的荒园,实在有点暴殄天物,再想想那些无家可归的人,确实有点讽刺。 我加急脚步,不一会儿就追上了杨少宇和林玉瑶,但也尽量和他俩保持一点距离,防止自己会被发现。此时此刻,梅园之中一片漆黑,几乎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没过多久,一声厉喝突然响起:“什么人?!” 只见荒草之中,已经站起几个人来,正是把守梅园的卫兵。之前老夫人进梅园的时候,我曾透过虚掩的门往里张望,所以早就知道里面有卫兵了,现在也不觉得奇怪。 杨少宇站住脚步,喝道:“眼睛瞎啦,看不清我是谁吗?” 几个卫兵定睛一看,连忙躬身致意,叫杨少爷。杨少宇说:“都退下吧,我去看看那个疯女人。” 几个卫兵面面相觑,其中一个大着胆子说道:“杨少爷,您进可以,您旁边这位” “少废话,通通给我退下,我愿意带谁就带谁!” 杨少宇一发怒,卫兵们哪里还敢反抗,纷纷退下去了。因为杨少宇的安排,我也顺利地跟着他俩继续前行。一路上,碰到四五拨卫兵,都被杨少宇给喝退了,约莫几分钟后,我们终于来到一栋小木屋前。 木屋不大,是单层的,看上去也只能居住一人而已。站在木屋门前,杨少宇说:“那个疯女人就住在这,应该还在睡觉,你在窗边看看就好,千万别惊动她,她的性格不是太好,容易暴躁,小心被她骂了。” 林玉瑶兴奋地说好,便小心翼翼迈步往前走去,准备透过窗户看看里面的情况。 躲在十几米外的草丛里的我,心中百感交集、难以形容。激动肯定是要激动的,想到两年多不见的我妈,就在不远处的小木屋里,我的一颗心几乎要从喉咙眼里蹦出来了,恨不得撒开双腿去里面看望一下我妈;除此之外,还有一丝愤慨,我妈是个多么温婉的女人,在杨少宇的嘴里成了性格不好、容易暴躁----任何人在这地方呆上两年,都不会还有什么好脾气吧? 等我的心情好不容易平复下来,又忍不住在想,这梅园里面一片荒芜,又是隆冬时节,不知道这木屋里面有没有暖气,我妈会不会挨冻? 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林玉瑶已经靠近了木屋,正站在窗边往里面张望。我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她有没有看到我妈。然而就在这时,林玉瑶却爆发出“啊”的一声尖叫,仿佛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事物,人也连连往后倒退,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 杨少宇吃了一惊,连忙上去搀扶林玉瑶。 我也吃惊不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探着脑袋往前张望。 林玉瑶颤抖地举起一只手,指着窗户说道:“有有人!” 杨少宇一抬头,窗户正好“吱呀”一声开了,窗边果然站着一个女人。这人披头散发、面色苍白,身上也穿着白色的睡衣,乍一看像个荒郊野岭里突然窜出来的女鬼,尤其是在这黑不隆冬、荒草丛生的环境里面,突然出现这种诡异的场景,确实让人不寒而栗、浑身发毛。 但,林玉瑶虽吓坏了,我却一点事都没有,反而激动得差点流出泪来,因为这个像是女鬼一样的人,正是我妈! 两年多没见我妈,我妈几乎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因为没有化妆的缘故,看上去有点苍老、憔悴;但在我的眼里,我妈还是一如既往地好看,这世上没有比她更好看的女人了。 真的,我几乎无法形容自己激动的心情,整个身体也开始躁动不安起来,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和我妈见面,需要极强的定力才能按捺得住。 与此同时,看到我妈突然现身的杨少宇也是倒吸一口凉气,但他很快就平静下来,咬牙切齿地说:“疯女人,大晚上你不睡觉,站在窗边干什么呐!” 不管杨家的人在私底下怎么称呼我妈,但是按照辈分,杨少宇怎么都该称呼我妈一声姐姐,但他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当着我妈的面还叫疯女人,气得我心里呼呼直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出去狂甩杨少宇两个嘴巴子。 不过我的心里同样也很奇怪,现在是凌晨五点多,我妈这是已经起床,还是压根没睡? 我妈面对“疯女人”这个称呼,却是一点反应都没,一张苍白的脸上布满冷漠,随意地瞥了杨少宇一眼,眯着眼睛说道:“你是谁,你怎么还能进入梅园?” 我妈竟然不认识杨少宇? 我的心里觉得奇怪,虽说杨少宇是我妈走了以后才被杨将军和老夫人收养了的,可我妈已经被软禁在这两年了,而且老夫人还经常来给她送食物,不可能不知道啊? 但我妈的这一句话,无疑激怒了杨少宇,杨少宇猛地起身,趾高气昂地说:“我是杨家的少爷,杨少宇!” 杨少宇的语气里充满骄傲,显然很为自己的身份自豪。但我妈却皱起眉头,疑惑地说:“不可能,杨家的少爷只有一个,叫做杨天啸!你是哪个茅坑里面蹦出来的?” 杨天啸,就是我舅舅小阎王的大名,只是很少有人叫他的名字罢了。我妈这语气和用词确实够损,我也不知道她究竟知不知道杨少宇的存在,但她言语中的蔑视却是真真正正存在着的。 杨少宇果然气得面红耳赤,大声说道:“什么杨天啸,早就和你一样,被杨老将军逐出家门去了!杨家现在只有一个少爷,就是我杨少宇,将来继承杨家的,也是我!” 看得出来,杨少宇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所以才会这么锱铢必较。这也说明,杨少宇其实对自己的出身很自卑,也知道自己的来历不算光明正大,所以才想急于获得认可。 我妈似乎直到这时才想起了杨少宇的身份,恍然大悟地说:“你就是那个杨老将军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的孩子啊?没想到啊,你都长这么大了,可惜啊可惜,你这种下三滥的小混混,就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你的气质比起杨天啸来可差得远了,也敢自称是杨少爷么?” 原来我妈知道杨少宇的来历,之前只是故意假装不知,故意气杨少宇的。这件事情,确实是杨少宇的痛处,俗话说打蛇打七寸,我妈确实戳到了杨少宇的要害,成功地把杨少宇给激怒了。 我知道我妈一向不服输,可她何必要这样做呢,气到杨少宇又有什么好处? 杨少宇的一张脸更加通红,身为杨家高高在上的杨少爷,在帝城的纨绔圈里也是鼎鼎大名的一号,已经多少年没人敢在他的面前提到他的出身! 杨少宇气得手脚都开始哆嗦,双眼之中喷出熊熊的火光,浑身上下也变得杀气腾腾起来。 “你这个疯女人,我杀了你!” 杨少宇突然发出一声咆哮,如风一般朝着窗边冲去,伸手就要抓我妈的脖颈。 虽然我妈被杨家逐出来了,可她被杨老将军软禁在梅园里,也没人胆敢伤害她的性命,所以我是怎么都没想到,杨少宇会向我妈下手! 我妈虽然出身将门之家,也有一身的彪悍气息,但她完全不懂功夫,在有“六星实力”的杨少宇面前,脆弱的如同一只小鸡仔般。如果杨少宇这一下抓实了,我妈非得当场殒命不可。 眼看我妈就要被杨少宇给杀死,我也是急到不行,这时候哪里还顾及什么身份暴露,立刻就要窜出草丛去阻止杨少宇。 但我和杨少宇尚有一段距离,就算是冲出去,也完全来不及阻止了。就在我心急如焚、惊恐万分的时候,站在窗边的我妈,身体却是纹丝不动,接着一道黑影突然从木屋顶上蹿下,正好和冲过来的杨少宇撞在一起。 “砰”的一声闷响,至少有六星实力的杨少宇竟然完全不堪一击,身子猛地倒飞出去,摔出去四五米远,方才停下! 等到杨少宇爬起身来,抬头看向窗边,只见那里站着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汉,大汉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四处打满补丁,可他往那里一站,却如一座巍峨的山峰,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 杨少宇吃惊地望着这个人:“你你是谁?!” 这个伟岸大汉的气势实在太过恐怖,站在一边打算看好戏的林玉瑶都吓得不轻,连连往后面退。 然而,杨少宇虽然不认识他,我却是认识他的,这人正是我妈的贴身保镖,天奴! 原来天奴也跟着我妈来帝城了,依旧守在我妈身边保护着她。看到天奴现身,我才明白我妈为什么敢肆无忌惮地讥讽杨少宇,这才叫仓里有粮、心里不慌,天奴在这,区区杨少宇算得了什么?我的一颗心也放了下去,杨少宇竟然还想对我妈不利,简直异想天开。 我知道我妈肯定没问题了,所以又悄无声息地缩回到了草丛之中。 我妈虽然被软禁了两年,但杨少宇显然是没见过天奴的,所以一双眼睛瞪得比谁都大,吃惊地望着天奴,眼神里满是惊恐和畏惧。 天奴当然不会和杨少宇说话,只是一双眼睛冷冷地盯着他。 “老子问你是谁!” 杨少宇变得更加愤怒:“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梅园?!” 天奴终于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接近小姐者,死!” 这句话,说了等于没说,这个大汉仍旧没有解释自己是谁。杨少宇不敢再往前进,大声吼道:“来人啊,来人!” 哗啦啦的声响自四周传来,几十个卫兵从四面八方赶来,一道道黑影聚于杨少宇的四周。 “杨少爷,什么事?” “这个人是谁?”杨少宇指着天奴,愤怒地说:“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梅园里?” 四周的卫兵也注意到了天奴的存在,一个个面面相觑,显然谁也不知道天奴是谁,没人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他们在这里驻守两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恐怖的大个子! 杨少宇当即恼火地说:“梅园里闯进人了也不知道,一群废物!去,把十二铁卫叫来,围歼这个家伙!” 杨少宇还是比较冷静的,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尚且和这大汉一招都过不了,杨家的卫兵更加奈何不了他了,这种事情非得十二铁卫出马不可。卫兵们得到命令,立刻拿出对讲机来呼叫:“杨少爷的命令,让十二铁卫到梅园中来,这里有闯入者!” 十二铁卫没有到来之前,几十个卫兵也不敢散去,自发围成一个圈子,个个虎视眈眈地盯着天奴。杨少宇也咬牙切齿地说:“大个子,十二铁卫马上就来,你的死期到了!” 面对杨少宇的威胁,天奴却是面不改色,一张脸上满是冷漠,仿佛一点都不在意。 眼看着事情越闹越大,躲在草丛里的我也是焦急不堪,不知道这事最后会怎么收场,天奴在十二铁卫的围剿下还能平安无事么?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有“唰唰唰”的脚步声响起,十多个人正往木屋这边奔来,正是杨家的十二铁卫,领头的人则是铁老大。十二铁卫一围上来,铁老大就问:“杨少爷,出了什么事情?” 杨少宇指着天奴说道:“这大个子不知道是谁,竟然闯到梅园来了,你们赶紧将他杀死!” 铁老大的年纪很大,已经六十多了,跟随杨老将军也已经很多年了。他回头看了一眼天奴,先是吃了一惊,接着又说:“杨少爷,他叫天奴,是小姐的贴身保镖,已经跟随小姐很多年了。我想,他出现在梅园中,也是杨老将军允许了的。” “是吗?!” 杨少宇这才恍然大悟,回头上下打量天奴。 听到铁老大这么说,我的心里也松了口气,看来这架是打不起来了。然而下一秒钟,杨少宇就突然说道:“不可能,我爸只囚禁了这疯女人一个人,从来没说还有其他人的,这个什么天奴肯定是自己闯进来的,你们将他给我杀了!” 十二铁卫均是倒吸一口凉气,显然谁也没有想到杨少宇会下这样的命令。躲在草丛里的我,都忍不住在心里暗骂杨少宇,心想这人真是疯了,铁老大都解释过了,他还要再下毒手。 铁老大都皱着眉说:“杨少爷,这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 杨少宇打断了他的话:“我敢保证,这人一定是自己闯进来的,我爸怎么可能允许这样的人呆在那个疯女人的身边?你们尽管下手,出了什么事情由我担着!” 杨老将军不在家里,老夫人也还在睡着,整个杨家当然是杨少宇说了算的。铁老大叹了口气,回头看了天奴一眼,眼睛里露出点惋惜的意思,接着高声说道:“布阵!” 铁老大一声令下,十二铁卫立刻严阵以待,各自摸出自己的武器,以一种奇怪的站位和姿势包围住了天奴,有的人在前,有的人在后,有的人直挺着身子,有的人则蹲在地上,显然是一种独特的围攻阵法。 我虽然对什么阵法不懂,但也能粗略地看出,他们的这种站位和姿势,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封死了天奴所有的退路,并且占据了所有进攻的角度,堪称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之前我们几个也和十二铁卫交手过,但那时他们可没使用这么独特的站位,看来是为了对付天奴,才特地使用的阵法。 “抱歉了,天奴。” 铁老大沉沉说道:“你也知道这‘十二天罡大阵’的威力,今天恐怕是你的末日了!” 天奴没有说话,面色却变得凝重起来,双手也慢慢举起,做出迎战的姿势。显然即便是他,都对这“十二天罡大阵”有所畏惧。 想来,小阎王当初也是败在这“十二天罡大阵”之上。 “嘿嘿,你再狂啊,我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杨少宇得意地笑着,拉着林玉瑶的手往后退,给十二铁卫腾出战斗的场地。林玉瑶也松了口气,饶有兴致地看着。 “上!” 铁老大突然一声断喝,手持一根狼牙棒,一马当先地朝着天奴冲了过去。剩下的十一个人,也从不同角度,分上、中、下三路,朝着天奴围攻过去,天奴也挥舞起了自己的双手,战斗一触即发,“砰砰啪啪”的声音顿时响彻整个梅园! 一般来说,围攻某个人的时候,最多只能同时上四五个人,再多就会显得碍手碍脚,自己就先乱起来了。 所以平时有什么围歼战役,三四个人是最合适的,最多不能超过七人;但是这十二天罡大阵确实厉害,十二个人一起涌上,竟然完全不觉得乱,有人攻前、有人攻后、有人攻上、有人攻下,一层又一层,一步又一步,层层递进、步步为营,他们的每一个动作都很默契,每一个角度都很完美,就好像已经演练过千遍、万遍。 天奴当然非常厉害,厉害到让我觉得,即便是我舅舅,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他的每一拳、每一脚,仿佛都蕴含着天地之威。如果这十二铁卫和他单打独斗,绝对没人是他的对手,甚至就是三四个、五六个,也不能奈他如何。 但是偏偏,这十二个人联合起来,威力却是那么的无穷,哪怕对手是天、是地,他们也是那斩天的刀、裂地的剑! 所以不出一会儿,天奴便展现出了败象,他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气,顾得了前却顾不了后,顾得了上却顾不了下,只是短短几分钟的功夫,他的身上便挨了七八下,鲜血从他身上各处迸溅出来,要不是他个子足够大、体力足够好,放到一般人的身上,早就倒下去了! 如果说天奴是一只猛虎,那周围的十二铁卫就是围攻猛虎的狼群,他们足够有耐心,也足够有手段,一点一点撕裂着天奴的身体。 站在旁边看热闹的杨少宇一脸兴奋,对林玉瑶说:“看到我家十二铁卫的威力没有?” 林玉瑶点着头说:“确实厉害,我们队长恐怕也不是对手!” 杨少宇“嘁”了一声,不屑地说:“你真是坐井观天,眼里只有你们龙组!你们龙组的队长算什么,上次那个七队的队长小阎王,也败在我家十二铁卫的手上了。我跟你说,杨老将军当年走南闯北,好不容易才把这十二铁卫集齐了的,我家就凭这十二铁卫,足以在帝城横行无忌!” 林玉瑶说:“是是是,你家的十二铁卫最厉害,可以了吧?” 杨少宇得意洋洋,不再说话。 而我看着天奴身上的伤越来越多,心里却是焦急不堪,再这样下去的话,天奴非被他们折磨死了。可我又完全帮不上忙,我这实力就算出去也是只有挨打的份儿,除非我回去叫阿古、万毒公子他们一起过来,大家各施手段扰乱这个阵法,才有可能助上天奴一臂之力。 可我怎么去叫人呢,我连身都没法现! 在我心急如焚的时候,同样站在窗内观战的我妈,却是一脸平静的模样,好像天奴受再多的伤也和她无关似的。我妈的淡定,杨少宇同样看在眼里,顿时冷笑着说:“什么接近小姐者死,多大的本事还敢口吐狂言?什么小姐,不过是个弃女罢了,我现在就接近她,看看你要怎样?” 杨少宇一边说,一边嬉笑着绕过正和天奴战斗的十二铁卫,大摇大摆地朝着木屋那边走了过去,眼神也充满不屑地看着我妈。 我妈依旧一动不动,面色冷漠地直视着他。 没人知道杨少宇到底想干什么,或许是想对我妈不利,也或许是单单想要挑战天奴的权威,想把“接近小姐者,死”这一句话踩在脚下。但他这一步明显是走错了,有点故意作死的味道,天奴就算斗不过十二铁卫,收拾个他总是没问题的。 在杨少宇走向木屋的时候,天奴的身子突然猛地一扑,撞飞了十二铁卫中的某人,接着又朝杨少宇扑了过去。天奴没动拳也没动脚,只是单纯用身体撞了一下,杨少宇便“砰”的一声飞了出去,不光身子滚出去七八米远,还喷吐出了一大口的鲜血。 “接近小姐者,死!”天奴再次爆发出了响彻梅园的吼叫,震慑天地! 杨少宇还不等爬起,就听到呼呼的风声响起,惊恐地抬头一看,只见一个黑影已经扑到自己身前,一只硕大到惊人的拳头,也已经砸向他的面门

上一篇   802 那个疯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