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巍子,怎么不上 - 少年王

79 巍子,怎么不上

月上柳梢头,天气还是异常得闷热,但是隐隐已经有凉风拂面,这个看似漫长的夏天终于快要过去了, 回想我这一路走来,从最初我爸捅倒赵疯子开始,到对付赵松、程虎和熊子,然后一步步杠上我们学校有名的黑二代陈峰,接着被绑到矿场,又经历了整整一个暑假的魔鬼训练,到现在的高一年级最猛新人王,连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到现在竟然有了干掉陈峰的本钱, 有时候不得不感慨,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清风拂面,让我紧张的心情也得到了一丝舒缓,可以让我更加细腻而有致地盘算着今天晚上的计划,只要没有意外发生,那么一切都没问题,随着饭店越来越近,我的信心也愈发地充足起来,今天晚上就是改变历史的真正时刻, 这个学校长久以来一直都被陈峰把控,今天终于要易易主了,那些长期被剥削的贫困学生也终于可以得到解脱当然,我的主要目的肯定不是这个,我还没有那么伟大, 我就是想当这个天, 我就是想让我舅舅能够看得起我, 不知不觉间,我便已经走到陈峰所定的饭店门口,如月酒楼,是我们学校门口最气派、最上档次的饭店,吃饭、唱k、休闲一条龙,只有那些有钱学生才能到这里消费、快活,走进饭店大堂,这里同样豪华气派,金黄色的地砖和华丽的水晶灯彰显着这里的奢靡;大堂中央长达数米的鱼缸,以及里面的数条价值上万的红龙,也和这里的氛围十分相配, 此时此刻,鱼缸前面站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少年,少年的帽檐压得很低,几乎将他的整张脸都挡住了,他站在鱼缸前面,正饶有兴致地逗弄着里面的鱼儿, 我叼了支烟走过去,说兄弟,借个火, 他摸出打火机给我点烟,头颅微微抬起,正好和我四目相对,才看清他的脸,是花少, “怎么样,”我问, 他冲我比了个三, 我的心里一惊,陈峰带了这么多人过来,不像是只干乐乐一个人啊, 难道,他真的想连我也一起干掉, 似乎看出我在想什么,花少轻轻说道:“九成九是这样的,” 我沉默下来, 其实,我不是没有过这样的猜测,但我总觉得有我舅舅给我押后,陈峰应该是不敢对我做什么的,而他现在真的这样做了,那答案无非两个,一个是陈峰实在太在乎天这个位子了,以他的多疑性格绝对不会留我,所以不顾一切代价也要将我干掉;一个是李爱国说的那样,陈峰已经知道我舅舅根本不会管我,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地对我下手, 如果是前者还好,那我们可以来一场公平角力,看看谁才是最后的王者;但如果是后者的话……我就有点头大了,即便我现在干掉陈峰,那他身后的陈老鬼也会再跳出来, 但事已至此,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由不得我再考虑那么多了, “我们的人准备好了吗,”我问花少, 花少点了点头, 我呼了口气,转身,朝着楼上走去, 一路小桥流水、繁花似锦,年轻貌美的女侍应生穿来穿去,整个场景都美不胜收;却没人知道,这里即将发生一场血腥惨案…… 来到某个包间门口,我轻轻叩门,里面传来声音:“进来,” 我推门而入,这是一个很大的包间,有电视和备餐室,还有独立的卫生间,中间有张可以容纳十个人的大桌子,陈峰正坐在主位,看我进来,便笑呵呵地站起来,说巍子来啦,就等你了,快坐快坐, 我斜眼瞟了一下坐在一边的乐乐,这家伙还是斜靠在椅子上,两条腿大大咧咧地架在餐桌上面,还是那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嚣张气焰, 我坐下来,陈峰轻轻在我的手上捏了捏,意思是计划照旧,接着他又摆手,冲备餐室里的服务生说:“上菜吧,酒也上来,” 菜上来了,各个菜式精美、色香俱全;酒也上来了,三十年的青花汾,真是大手笔, 陈峰坐在主位,我和乐乐各坐一边, 陈峰给我们倒上酒,端起杯笑呵呵说:“来来来,大家都是自己兄弟,如果之前有什么不愉快啊,这杯酒下去之后就结束了,怎么样,” 我端起酒、站起身, 但是乐乐却没有动,还是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好像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陈峰有点不高兴了,拍着桌子说道:“乐乐,不要这样,给我个面子,来的时候不都说好了吗,” 乐乐打了个呵欠,这才坐直了身体,不过依旧没有端酒,而是用手指轻轻弹着酒杯,说和好也行啊,你让王巍给我磕三个响头,叫我一声乐乐爷爷,这事就过去了, 卧槽,乐乐也真敢演啊,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我的脸绿了,陈峰的脸也绿了,因为这几句话很熟悉,当初我舅舅小阎王对陈老鬼就是这么说的,乐乐这是活学活用、照搬过来了,要不说他是我舅舅的翻版呢, 无疑,这几句话深深地刺激了陈峰,连我都还没有说话,陈峰倒先气上了,两只眼睛瞪了起来,咬着牙道:“乐乐,你什么意思,” 乐乐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我什么意思都没有啊,就是想让王巍给我磕个头,然后叫我一声乐乐爷爷,不然我这口气消不下去,” 陈峰再次大怒、震怒,他猛地把酒杯砸在地上,指着乐乐吼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今天给我说清楚了,” 其实按照我和陈峰的计划,本没有这么快和乐乐翻脸的,起码要和乐融融一段时间,等乐乐彻底放松警惕了,然后我俩再下手干掉他;如果我俩也不够用(因为乐乐太可怕),那外面的人也会冲进来, 但,计划赶不上变化,乐乐一开口就把陈峰给激怒了,设想中的和乐融融也就不存在了,或许是陈峰觉得自己胜券在握,觉得没必要再和乐乐演下去了,所以也跟着上演发怒戏码,看样子要和乐乐直接开战了, 而乐乐,好像完全无法理解陈峰的怒气从何而来,他一脸迷茫地说:“我明明是和王巍说的,你气成这样干嘛,”那无辜的模样,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陈峰怒气冲冲,指着乐乐的鼻子说道:“我x你妈,你到底想干什么,是不是我平时太给你脸了,” 乐乐冷冷地说:“我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还有,我妈早死了,你最好别乱说话,” “指你,我他妈还砸你呐,” 陈峰突然一声怒吼,猛地从桌上抄起汾酒瓶子就朝乐乐砸了过去,看来是真不准备再继续演这个戏,之前所套好的词也都用不上了,长久以来,他确实够忍、够让乐乐了,憋了这么长时间的气在这一刻终于彻底爆发;再加上他自以为牢牢把控着局势,所以一下手就毫不留情,几乎用上了他所有的力气,并且蕴含着他所有的怒火和气势, “要不是我和我爸说要亲手收拾你,你他妈早完蛋了,根本等不到今天,”陈峰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神采,手里的酒瓶子也距离乐乐的脑袋越来越近, 与此同时,他还不忘冲我使个眼色,意思是让我紧随其后,和他一起干乐乐, 我冲陈峰点了点头,意思是放心吧,我会上的, 有了我的暗示,陈峰更加兴奋,也更加有底气了,眼中的神采也更加绚丽,仿佛这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 快意恩仇,简直不能更爽, 但,就在陈峰的酒瓶子快砸到乐乐的时候,乐乐突然一跃而起,还从桌上抄起一把银色叉子,狠狠挥向了陈峰的小腹, “我说了,我讨厌别人用手指着我,”乐乐冷冷地说着,然后猛地拔出叉子,上面已经红通通的了, 刚才还气势万千、勇猛无敌的陈峰,此刻就像泄了气的皮球,身子猛地就软了下去,手里的酒瓶子也无力地跌到地上,他捂着自己的腹部,慢慢地往后退、退,一直退到墙根,才靠着墙坐下来,拼命喘息, 他喘了两口气,转头看向我,说:“巍子,你怎么不上啊,” 我莫名其妙:“我上什么,” “上去干乐乐啊……”陈峰无力地说着, “为什么啊,”我皱着眉:“不是说要给我俩办和事酒吗,怎么好端端地打上了,” “你,你……”陈峰无力地抬起手,指着我, 我端着酒杯走过去,把里面的酒尽数倒在陈峰头上,酒水顺着他的头发流下去,淌过他的脸颊和脖子,同时响起我幽幽的声音:“忘记说了,我也很讨厌别人指着我,” 陈峰的头靠在墙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看看我,又看看乐乐,似乎明白了什么,仍旧不死心地叫道:“来人啊,来人,” 砰,啪, 门被撞了开来,确实有人进来了,不过是飞进来的,这人是陈峰的兄弟,外号老四,老四跌在陈峰身边,陈峰惊愕地问他:“怎么回事,” 老四惊悚地说:“峰哥,外面都是人,咱们被包围了,” 陈峰惊愕地抬头看去,只见外面人头攒动、杀声四起,怒吼声和厮杀声一起响了起来,不断有人撞在墙上或是飞进包间,桌椅板凳和外面走廊上的各种设施也遭到破坏,本来安静和谐的酒店此刻变得犹如修罗地狱一般疯狂……

上一篇   78 陈峰的坦白

下一篇   80 陈峰,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