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 唯独,一人讲理 - 少年王

798 唯独,一人讲理

听了这位“杨少爷”的话后,我们几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什么叫颠倒黑白,什么叫混淆是非,我们今天算是认识到了,这位杨少爷的无耻实在超出我们想像。明明是他欲对林玉瑶无礼,却倒打一耙,反过头来林玉瑶勾引他,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 而且更可气的是,他已经知道我们是龙组的了,仍旧不依不饶,还要再打我们一顿,这也侧面明在他这种人的眼里,我们龙组是多么不值一提,简直就是他们杨家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狗! 四周的卫兵和十二铁卫,本来还觉得我们几个占理,但在听到这位杨少爷的命令之后,立刻变身成了咬人的狗,一窝蜂地朝着我们扑了上来,边扑还边叫骂着:“什么玩意儿,敢我们少爷非礼,我们少爷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见过!” “明明就是你们的妞儿想倒贴我们少爷,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简直异想天开!” “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我们少爷都敢打,不知道帝城是谁的地盘吗?!” 虽然杨家在帝城很有地位,杨将军更是某位大领导身边的红人,风头确实很劲,但要帝城是杨家的地盘,未免也太狂了些。我在帝城呆得时间虽然不久,但要出几个能和杨家抗衡的家族,也不算难。 什么叫狗仗人势,我们今天也是清清楚楚地看到了! 杂七杂八的声音从四周响起,至少有几十个人朝着我们扑了上来,挥舞着刀枪棍棒要把我们剁成肉泥。林玉瑶已经吓坏了,这位被誉为六队第一天才的少女,到底也只是四星实力而已,而且也没经历过多少战场的洗礼,吓得花容失色、面目惨白,紧紧抓着阿古的胳膊。 我和万毒公子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战这些家伙,虽然我们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十二铁卫的对手,但要想让我们低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我摸出了自己的钢管,而万毒公子也拿出了他的玉笛,不过他看四周的人比较多,就准备召唤出自己的毒虫来了----虽然活跃的毒虫并不太多,终究还有。 就在这时,阿古突然高声喊道:“杨少爷,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挑起这件事的,而且我还是这支龙组分队的队长,我愿意一人承担所有过错,你要打就打我一个人吧,让他们三个先离开这!” 我和万毒公子对视一眼,同时觉得阿古这人真是仗义,都这时候了,还想着自己承受所有压力。但以我俩的性格,哪能做出抽身而退的事,反而更坚定了要和阿古并肩到底的决心。 但实话,阿古这番话也没什么用,毕竟主要是我和万毒公子动的手,杨少爷怎么可能放过我们,就听杨少爷大喊:“一个也别他妈想跑,通通给我往死里揍!” 事情俨然已经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杨少爷今晚什么也要出口恶气,阿古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立刻开始解自己身上的绳子,准备拔出长刀和我们一起迎战了。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是我们几个谁都没想到的,我们日日夜夜为杨家操劳,自从来到这里,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果,实在让我们感到寒心。 但还是那句话,麻烦既然来了,那就只能硬着头皮去扛。我们三人默契地将林玉瑶围在中心,形成三面对外的状态准备展开这场恶战,不是林玉瑶就没有战斗力,是林玉瑶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再动的话恐怕会有走光的风险,我们作为男人,肯定不会让她落到那种地步。 更何况,林玉瑶吓得不轻,身子颤个不停,连站都站不住了,也没法再跟人打架。 我的钢管,阿古的长刀,万毒公子的玉笛,已经全部握在手中,四周的喊杀声也愈发激烈,一场恶战分毫之间就已爆发。最先冲上来的是一些普通的卫兵,这些卫兵最想立功,急于在杨少爷面前表现自己,所以也跑得最快,不过他们哪里是我们的对手,没几下就被我们给砍翻在地了。 紧接着便是十二铁卫冲了上来,他们代表着杨家的最高战力,也是杨家最忠诚的捍卫者。他们十二个人一起上,连阎王都不是对手,我们就更敌不过了,果然交手没有几下,我们自以为坚固的堡垒便遭到了破坏,距离分崩离析、全线溃败也只是分分钟的事了。 谁都看得出来我们不是这十二铁卫的对手,需要被人搀扶才不至于倒下的杨少爷更是兴奋的大叫起来:“哈哈,什么狗屁龙组,没有我家的十二铁卫厉害吧?我让你们再狂,给我打、打死他们!” 自知不是对手的万毒公子立刻将玉笛横到嘴边,准备将他为数不多的毒虫召唤出来助阵,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传来:“住手!” 这道声音不算太大,却有一股极强的震慑力,甚至盖过了现场的喊杀声。而现场的人,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立刻纷纷停下了手,同时朝着某个方向鞠躬致意:“夫人!” 我们也停下了手回头看去,果然是将军夫人带着几个下人走了过来。 虽然已经凌晨四点多了,但是将军夫人依然衣冠整齐,满头白发也梳得一丝不苟,像是还没休息似的。但是我却知道,将军夫人这是刚从梅园出来,听到前院的动静以后,就过来一看究竟。 众人看到竟然惊动了将军夫人,也都吓得不敢话了。 此时此刻,将军夫人已经没有了平时的笑容,一边快速往这边走,一边冷冷地:“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妈!” 一声大叫突然响起,受伤不轻的杨少爷,跌跌撞撞地朝着将军夫人扑了过去,一直奔到夫人身前,然后一头跪倒在地,哭着道:“妈,我回来了,不孝儿给您磕头啦!” 将军夫人定睛一看,也惊喜地:“少宇,是你啊,你怎么回来了……” 又惊讶地:“你怎么成这样了,谁打伤你的?” 杨少爷哭着道:“妈,我很想你,我请了探亲假,专门回来看您老人家的!刚落地,就被几个朋友拉去喝酒,一直到现在才回来家!刚一进门,就有个骚娘们往我身上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糊里糊涂地就被她带倒了……” 杨少爷的这套辞,和刚才跟铁老大他们得一模一样,暂且不这人有多无耻,让我感到吃惊的是,这人竟然真是杨将军的儿子! 在这之前,我以为他是杨家的什么亲戚之类,所以众人才会称呼他为杨少爷;结果看到他叫将军夫人为妈,而将军夫人也完全认他的时候,我真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 难道在我妈和我舅舅之后,杨将军和夫人真的又生了一个儿子?! 在我吃惊不已的时候,杨少爷已经将整个“过程”叙述了一遍,当然是胡八道、鬼话连篇。阿古虽然不善言辞,但在这个时候也不能坐以待毙,连忙就把刚才的事了一遍,法当然和杨少爷大相径庭。 杨少爷顿时怒火中烧,指着阿古道:“当着我妈的面,你还敢颠倒黑白,来啊,继续给我打!” 众人一听,就要再次围攻我们,阿古、林玉瑶、万毒公子都是一脸绝望,知道这当妈的终究还是护着自己儿子。而我却不这么认为,因为我知道我的这个姥姥,这位杨将军的夫人,绝不是不分是非的人。 果不其然,将军夫人再次喊了停手,又狠狠瞪了杨少爷一眼,道:“你闭嘴吧,你一回来就惹事,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东西?” “妈,这次真的……” 杨少爷还想辩解,但将军夫人已经不理他了,而是快步朝着我们这边走来。 走到我们身前,她先看了看站在我们身后的林玉瑶,看到林玉瑶衣衫不整、眼中含泪的模样,显然已经明白了几分,又冲着我:“伙子,到底怎么回事?” 看到将军夫人问我,大家都是面面相觑,因为这种情况,肯定是问当事人林玉瑶最好,谁也不知道将军夫人为何最先问我。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她的问题,法当然和阿古是一样的。 我的这位姥姥肯定不是傻子,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其实她比谁都清楚。听完我所后,她便叹了口气,道:“家门不幸,出了这种孽子,真是委屈你们几个了。我向你们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你们也看在老身的面子上,别再和我那个儿子计较了!” 将军夫人这一番话,就给这事定了基调,算是还了林玉瑶和我们的清白,确实是杨少爷非礼在先,而不是林玉瑶勾引了她。整个杨家上下,似乎只有这么一位老人还算讲理,今晚要不是她的话,我们几个非得折在这里不可。 而且我们也揍了那个杨少爷一顿,怎么着都不算吃亏,也该见好就收了。 于是我们向将军夫人道过谢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这。杨少爷虽然没敢再什么,但他那双眼睛始终恶狠狠地瞪着我们,也让我们知道这事恐怕没有那么轻易结束……